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二十二章 隱忍不出   
  
第五百二十二章 隱忍不出

"朋友!"但是很顯然這個時候呢?說話沒有任何的效果,丁羽已經轉身離開了,根本就沒有任何停留的意思,而那邊的白山已經打開了袋子,里面一遝遝的紅票子,也是讓大家的眼睛一下子的就紅了起來.

出手就是十萬塊呀!這個絕對不是什麼小數目的.而胖乎乎的中年人看著白山呢?嘴角也是有那麼一些抽動,黑眼珠呢?反襯著紅票子,都已經瘋狂了!就真的一點都不想一想嗎?人家為什麼這麼平白無故的就拿出來這麼多的錢來!

"見不到錢?是嗎?"何孔也是看著白山很漠然的說到,而淡漠當中還帶有著些許的陰冷,可是白山呢?依舊是處于一種興奮的狀態當中,扯著袋子,整個也是渾身不自在的抖著,看得也是讓人感覺牙根癢癢!

"壽爺!錢呀!十萬塊,沒有想到就這麼的給了十萬塊,還是壽爺你的面子大,我敢肯定這個芽兒就是一個雛兒,要不要我們再去找找他,說不定還能夠給大家一個大紅包來著!"

"我問你話呢?你見不得錢,是嗎?"說這番話的時候呢?何孔的臉色可以說是鐵青一片,"嫌我平時的時候給你少了!是這個意思吧?"而這個話呢?就好像是從嘴里面一個個蹦出來,然後砸在了白山的身上面!

白山嗯了一下,這個時候他也是注意到壽爺的臉色好像有那麼一些難看,隨即整個人也是打了一個機靈,好像剛才的時候壽爺踹了自己一腳來著!"說呀!你不是挺能說的嗎?我再問你一邊,你這雙眼睛見不得錢,是嗎?"

看著壽爺的眼睛,這個時候都已經開始有那麼一些泛紅了,白山也是不由的往後退了兩步,上一次見壽爺的眼睛泛紅,那個場景對于自己來說,曆曆在目,現在想起來,也是後腦有那麼一些涼,而現在,壽爺正用紅彤彤的眼睛盯著自己.

還沒有等白山說話,何孔直接的就是一個大嘴巴子,白山的臉就好像是被吹起來的起球一樣,那叫一個快呀!而白山也是顯然沒有想到,甚至于整個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完全就蒙圈了,壽爺沒事吧!難道想要獨吞?

這個恐怕是白山最為直接的一個想法!是不是愚蠢?另當別論,但有那麼一些自己找死!

"你要是不想要這雙眼睛呢?說話,我很樂意幫忙!"說完了之後,何孔也是陰沉著自己的臉看著白山,"明天早上之前呢?找到他們下榻的地方!好生的呢?給我伺候著!但凡出了一點問題,你知道什麼後果,說不定,這些錢就是給你買棺材用的!"

說完了之後,何孔也是拿出來自己的手機,想了想,何孔也是重新的轉過身來,"我剛才呢?是想讓你給他賠禮道歉,我還有一個緩沖的余地,結果你如此的不識好歹!你也許知道我後面是什麼人!如果這位是凡人呢?也就罷了!如果不是凡人,對不起了!"

白山像是氣球一樣被吹起來的臉,一下子就白了!比刷在牆上面的大白呢?還要白上幾分!自己對于何孔呢?是萬分的恐懼,但卻不敢有任何的怨言,彼此之間呢?看著好像很是親近,但是實際來說,彼此之間的關系呢?就跟貓跟老鼠一樣!

貓吃老鼠呢?這個是常理中事,但是老鼠敢去報複貓嗎?太開玩笑了,這個不是典型的作死嗎?知道壽爺說出來剛才的想法,自己才知道剛才上的有那麼一些過于的沖動了,說不定那個小白臉呢?就是在等著自己.

自己就知道,先前在飯館的時候,他能夠一眼就讓自己懵逼了,怎麼可能先前的時候就萎了!這芽兒的!想到這里的時候,白山也是重重的扇了自己一個嘴巴子.

先前的時候那麼的強硬,怎麼可能自己找人來了之後就變了?又是挨了一棒子,又是給錢的,典型的給自己下套呀!白山不是什麼傻瓜,很快的也是想明白了這里面的道理!但是想明白有什麼用處呢?現在已經有那麼一些晚了!

"先生,這一次的事情怪我!"麻天羽在離開的第一時間也是開口說到.

丁羽搖搖頭,"跟你沒有什麼關系,這里面的牽扯呢?也不是你能夠想明白的!"隨即丁羽也是站定了自己的腳步,"怎麼說呢?你是回去呢?還是繼續的留在我這里,我可能還會在這里留上幾天的時間!"

麻天羽也是停住自己的腳步,看著丁羽,然後重重的點了一下自己的頭,丁羽也是對後面的人打了一個手勢,很快的有人就送過來一個袋子,看得麻天羽也是有那麼一些不解,"手機等通訊設施!"

等麻天羽把自己的手機和錢包拿出來的時候,來人也是瞪了一眼,讓你拿通訊設施,你拿出來自己的錢包算是什麼意思,拿出來東西在麻天羽的身上面檢查了一番,隨即遞給了一部新的手機,跟市面上的手機呢?都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看著略顯有那麼一些新奇.

"先生,我們回酒店嗎?"

"換個地方住,本來感覺居住酒店呢?可能會更加的方便一些,但是現在出了這樣的狀況,不保證會不會有人找上門呀!我對此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情願去面對,而那邊呢?誰知道究竟是怎麼想的呢?這里畢竟是人家的主場,給點面子吧!"

丁羽對此有著一定的顧忌,自己還真的就不太想去面對那位,特別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隨即有車也是過來接了丁羽,而麻天羽呢?看著來車,猶豫了一下也是走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面!自己越來越是感覺有那麼一些看不懂了!

車輛行駛的時間並不是很長,看著來到了地方,麻天羽也是有那麼一些駭然,這里呢?自己好像還真的就聽說過,寸土寸金來著!而丁羽呢?就好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面一樣,顯得有那麼一些隨意!

兩個小家伙呢?實在是有那麼一些熬不住了,也是回臥房去休息了,而這個時候麻天羽才注意到一個外國妞呢?正在招呼著兩個小家伙,對于丁羽呢?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代答不理的樣子,看得麻天羽也是有些眼暈,都是什麼人?

進來之後呢?自己倒是遇到了一些人,對于丁羽呢?基本上可以說是相當的尊重,但是唯獨這位呢?表現實在是太不一樣了,是他的老婆?看樣子不太像呀!情人呢?如果說是情人的話,跟孩子的關系好像也不會是這樣的.

倒是丁羽一笑,"兩個孩子的保姆,對誰都是有那麼一些不假顏色,我的出行呢?有關孩子的問題基本上都會跟她商議,然後做出來相當的決定!這樣的保姆呢?有那麼一些不太好找,所以很多的時候只能是遷就一下!"

說這個話呢?其實就是一個托詞而已,丁羽對于孩子的老師呢?表示了一定的尊重,但是同樣的保姆呢?也需要給與丁羽這個孩子的父親一定的尊敬,這個是相互的,只不過是對其他人有那麼一些不太理會罷了!

"怎麼?感覺有那麼一些迷糊?"

坐下來以後,有人也是送了咖啡過來,"丁先生,我有那麼一些鬧不清楚,就是一件小事情而已,至于這麼的誇張嗎?還有我好像就是一個普通人!"

"有點害怕?是嗎?"丁羽也是不以為意的說到,"我需要在這里停留兩天的時間,跟其他的事情呢?沒有太多的關系,如果說能夠見到老班長更好,見不到呢?也是無所謂的!這個就是一個小心願,不過這里呢?人生地不熟的,有個熟悉情況的會更好一些!"

"我知道了!"麻天羽也是點點頭.

隨即丁羽也是拿出來兩遝的紙幣,"這個是給你的,工作呢?都需要有相當的酬勞,而相對于你承擔的風險呢?這個酬勞不算是特別的高!收下吧!"

拿著錢麻天羽也是去休息了!丁羽呢?這個時候也是接到了通報,這幫家伙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利索,第一時間就找到了酒店那邊,如果說自己一行回去酒店的話,肯定會被抓一個正著的,但是非常的可惜,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那邊的何孔呢?也是跟自己後面的有關人員提及了一下有關的事情,但是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相對而言呢?知道丁羽的人還是太少了,而何孔呢?距離相差的雖然說不遠,但是中間也是隔了幾層,所以也是被耽擱了!

早上醒過來的時間,麻天羽也是注意到了,丁羽和兩個小家伙呢?就是在寬闊的客廳里面打拳,看不出來有太多的變化,但是兩個小家伙呢?一板一眼的,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到來呢?就顯得什麼慌張和不好意思.

"就不在家里面吃東西了,等一會你給介紹一個地方吧!我們對這里呢?還真的就不是那麼的熟悉!你呢?畢竟是這里的人,對于這里的情況比較的了解!"丁羽也是不咸不淡的說到.

出行呢?沒有步行,而是乘車,大街上面的人呢?不少,要知道現在就算是專門在大街上面盯著呢?也未見得能夠找尋得到,更何況山城呢?如此之大,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丁羽他們又不可能一直留在一個地方了!

所以白山忙碌了整整一宿的時間,沒有任何的動靜,所有能夠休息的地方,賓館,旅店,洗浴,基本上都找尋過了,雖然說特征明顯,帶了兩個孩子,但是沒有任何的線索!

真的是日了狗的,昨天晚上就是耽擱了一會的時間而已,隨即就找尋不到任何的蹤跡了!怎麼可能的事情?如果說不是故意的,那麼這里面呢?就絕對的有問題,會不會昨天晚上的時候感覺不好,所以直接的就跑了?不是沒有這個方面的可能性.

而何孔在知道消息的時候呢?也是看著站在自己面前好像熊貓一樣的白山,隨即挑了一根香煙在自己的手上面了,白山也是第一時間就掏出來自己的打火機給點上了!非常的狗腿子.

"我們雖然說耽擱了幾分鍾的時間,但是這個反應呢?已經是夠快的了!但是依舊沒有找尋到任何的線索,這個本身就不正常!"

"壽爺,昨天晚上的時候兄弟們真的是盡力了!我也是一直在盯著,大家都很是盡心盡力."說話的時候,白山也是注意的看著何孔,生怕他下一刻的時候就翻臉!

而何孔也是在水晶的煙灰缸當中掐滅了只是吸了一口的香煙,"白山呀!你跟著我呢?也是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這件事情呢?到現在為止呢?還是透露出來些許的詭異,有些事情呢?不能夠就看表面了!"

"壽爺,有什麼話呢?你吩咐就是了!"

"錢呀!沒有人嫌多!"說話的時候呢?何孔也是拿出來了幾遝錢來,很是直接的就放置到了桌子上面,"現在究竟是怎麼一個狀況呢?沒有人能說清楚,事情既然已經生了,那麼就不能夠不聞不問,我希望你能夠把事情打探清楚了!畢竟事情因你而起!"

"我明白了,我去找麻天羽那個芽兒的,他是本地人,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就失蹤了!"

看著出去的白山,何孔也是笑了笑,十萬塊不少,但是何孔感覺自己花銷的很值當,從昨天晚上說話的口氣能夠感覺的出來,這位絕對不是一般人,一般人呢?也絕對不會這麼的說話,反正自己的心思呢?一直都沒有放下來過!

而這個時候的丁羽也已經在麻天羽的介紹之下,來到了一家早餐店,包子,油條,豆漿,稀飯這些東西呢?還是很常見的,丁羽對此無愛,兩個小家伙呢?對于這些東西也是無愛,他們來這里絕對不是為了吃這樣的東西.

不過這里呢?還是有其他的東西可以嘗一嘗的,油茶,白糕等等的東西,聽麻天羽說,現在油茶和白糕,甚至于熨斗糕這些東西呢?越來越少見了,倒是包子,油條,又或者是小面呢?越來的越興起,也不知道應該怎麼來評斷!

丁羽他們這一桌子上面擺得東西不少,不過兩個小家伙要是想要全吃了,這個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也是刻意的找了小碗,分而食之,這樣的話所有的東西都可以嘗一嘗,同時呢?又不會造成浪費,畢竟自己老爹這個大胃王也在.

而整個過程當中呢?麻天羽也是注意的看著,兩個小家伙呢?很是懂禮貌,而且對于食物的理解也是不一樣的,抓東西的時候,也是帶著塑料的手套,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來的,吃多少呢?就抓多少,不浪費的同時,也是保持了一定程度上面的乾淨!

至少不會讓其他人有反感的情緒,就算是剩下了東西,自己吃下去了之後,也不會有任何的壓力!

丁羽嘗試了一陣之後,也是點點頭,"每個地方的風俗民情都是不一樣的,所以這個東西呢?也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行千萬里路,留下來的印象呢?最好的可能就是吃的了,衣食住行,歸根結底呢?還是吃比較的重要一點!"

兩個小家伙呢?也是在旁邊偷笑著,倒是麻天羽這個時候稍顯有那麼一些尷尬,一時之間不知熬應該說什麼是好了!不過麻天羽直到這個時候才注意到,旁邊的桌子呢?跟自己這邊的情況差不多,反正自己這邊有的,那邊基本上都有.

仔細的打量了一番,才現是昨天晚上遇到的人,顯然呢?都是丁羽的保鏢,不過自己隔了這麼長的時間才現,感覺有那麼一些丟人現眼,不過很快的麻天羽也是醒悟了過來,自己呢?就是一個向導而已,不是什麼保鏢!

吃過了東西之後,大家也都是上了車,先前嗎?遠離市區就好了,至于去什麼地方,這個倒是無所謂的,就是游玩而已,怎麼高興怎麼來就是了!

何孔那邊的勢力是不小,但是那又怎麼樣呢?勢力不小,那個也只是暗地之下的勢力而已,至于明面之上的勢力嗎?現在還沒有到動用他的時候,因為在一定程度上上面來說,大家呢?還真的就不知道丁羽已經在山城這邊了!

畢竟這個跨度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先前的時候還在春城了,大家就知道丁羽消失不見了,但是丁羽究竟是在什麼地方了,沒有人能夠說的清楚!而春城和山城呢?彼此之間的距離會讓所有人都忽略的,而且丁羽沒有什麼事情,去那里干什麼呢?

大家都想不到,丁羽呢?也是故意的藏匿了自己的身份,甚至于主動的挨了一棍子,也沒有其他的什麼表示,就這樣好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忍一忍也就過去了,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當然了換句話呢?現在這個時候起了沖突,對于丁羽來說是不利的,至少是不太適合的,丁羽又不是什麼刺頭,什麼事情呢?都要去沾染一下,呈現一下自己的身份!(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二十一章 窺一孔而知全貌    下篇:第五百二十三章 突如其來的愛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