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一十六章 亮肌肉   
  
第五百一十六章 亮肌肉

周質看著自己老朋友,也是哼了一聲,"你這個老小子,如果今天不是丁羽跟我提及了這個事情,我還不知道你瞞了我這麼多年,這個事情你怎麼說?這個不是一頓飯兩頓飯的問題!"

很顯然兩個人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不過兩個人呢?也就是說笑一番而已!隨即也是重新的回到了座位上面,而這個時候先前留在座位的服務生呢?也是把桌子給收拾好了,隨即也是送了新的茶水過來!態度也是畢恭畢敬的.

"小剛,你也過來吧!"胖老者也是看著自己的徒弟,"本來呢?是要等一段時間再告訴你的,不過現在告訴你呢?倒也無妨,反正你也可以上灶了!基礎都已經掌握了,加上這些年呢?該學的都已經學的差不多了!"

"師傅!"說話的人並沒有坐下來,依舊還是站在了那里,"先前的時候是我想錯了,我總覺得師傅你沒有重視我,今天才感覺到些許的懊悔!是我出了狀況!"

"你小子運道不錯,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來著!我當年的時候呢?比你早一點上灶,但也早不了兩年的時間,剩下來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這個根基呢?你已經打好了,剩下來的東西就很是簡單了."

說完了之後胖老者也是擺擺手,行了,現在這個時候就不要留在這里繼續的煽情了!

周質看著自己的發小,也是笑了一下,"怎麼?是傷感?還是舍不得?"

"不能夠說是傷感,就是感覺有那麼一些舍不得,畢竟教授的人不少,但是出師的人呢?就小剛這麼一個,現在可以上灶,我對祖師爺也算是有所交代了!"胖老者也是搖搖頭,"反正我對得起我師父了!"

周質也是有些不太相信,"不是吧!我記得你師傅就是你父親來著!"

"父親是父親,師傅是師傅,兩種不同的身份,如果說當時的條件不是略顯有那麼一些苛刻的話,我父親未見得想要當我的師傅,但是當時的條件呀!你也知道的,大旱三年餓不死廚子,所以父親也是有著相當的考慮!"

靠!周質也是喊了一聲,"想一想好像也是的,當年的時候我好像還跟著吃了不少,當時的時候沒感覺出來什麼,現在再提及起來,好像還真的不假,大旱三年餓不死廚子,******,現在說起來,那里是餓不死廚子,廚子的兒子也沒餓死呀!"

"扯淡,就好像你們家老爺子沒少吃似的!"胖老者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不滿’,"大剛這個孩子呢?沒有太多的壞心眼,為人也比較的老實,這麼多年的呢?也沒有太多的怨言,更何況今天也是見到了貴人,就是他了!"

胖老者也是一錘定音的說到.隨即胖老者也是看向了自己的發小,"對了,剛才說給你找的東西,一百五,什麼東西呀?"

周質眼睛也是一亮,然後細細的說了起來,胖老者也是有那麼一些咂舌,對于這樣的事情呢?究竟會不會出現什麼所謂的吃虧呢?對此自己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清楚,不過在自己看來呢?這樣的可能性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

而丁羽則回去的路上面,也是看了一眼兩個小家伙,"爸爸等一會的時候在酒店那邊會有一個會議,可能需要稍微耽擱一段時間!"

兩個小家伙也是眼睛一亮,隨即也是交頭接耳,很快也是達成了統一的意見,兩個小家伙對于晚上的這頓晚餐呢?還是比較的有興趣,如果說有機會的話,兩個人還想要嘗試一下,丁羽對此也是有那麼一些哭笑不得.

要知道才剛剛的吃過了,現在就想著下一頓,典型的吃貨呀!不過丁羽隨即也是點點頭,就是一頓飯而已,這個還真的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能夠讓他們兩個小家伙高興起來,這個就已經足夠了!

帶著他們出來,教育他們是一回事情,但是也不能夠讓他們過于的抑郁了!那樣的話反倒是會出現所謂的反效果,那還真的就不是丁羽所期望看到的!畢竟是自己親生孩子.

回到了酒店這邊的時候,丁羽也是率先的去換了一身衣服,隨即才走進了會議室這邊,會議室這邊的人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但是涇渭分明的分為了三個小圈子,不過氣氛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激烈,甚至大家還會相互的用眼神交流一番!

聽到門響的時候,原本坐在那里的人呢?全部都站了起來,有人把門給推開了,隨即就看見丁羽衣裝整齊,精神煥發的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了站在那里的諸人,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勞煩諸位親自的走一趟!辛苦!"

隨即丁羽也是率先的伸手,旁邊也是有人專門的給丁羽介紹,丁羽跟每個人都說了能夠有兩分鍾的時間,然後丁羽也是走到了主桌這邊來,等丁羽率先的坐了下來,其他人呢?也是跟著的落座!畢竟丁羽呢?是主人!

會議室是不小,但是能夠坐下來的人呢?並不是非常的多,加上周圍的燈呢?基本上都已經關閉了,只是留下來桌子周邊的幾盞燈,甚至于在幾個人坐下來的時候呢?旁邊的助理等人也是第一時間就離開了,現在留下來,是不太合適的.

四個人圍桌在了小桌子的周圍,靠的比較近呢?除了因為說話比較的方便之外,還可以加深彼此之間的交流,顯然丁羽這麼的來安排呢?也是有著相當的考慮,絕對不是平白無故做出來這樣的事情!

"我呢?喜歡開門見山一些,既然大家都已經相聚在此了,我想可以相互的表述一下各自的看法和意見,我個人呢?都是比較的歡迎!只有闡述了自己的想法,大家才能夠相互的交流和理解!"丁羽也是率先的表露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見,如果說丁羽不發話的話,那麼其他人是不能夠隨意發言的.

現在丁羽有這樣的勢力,而且這個勢力呢?是真刀真槍拼出來的,並不是說出來的,所以大家看到丁羽的時候呢?也是更為的信服一些,畢竟這位可是在美國那邊站穩腳跟的,而且現在已經成勢了,現在靠過來呢?雖然有那麼一些錦上添花,但是保持好關系還是很重要的.

以往的時候大家並沒有跟丁羽打過太多的交道,所以對于丁羽呢?並沒有太多的了解,今天的見面呢?還真的就是第一次,但是丁羽給與大家的印象呢?還是非常的不錯,干練,直接,但是卻給人非常舒服的感覺,並沒有什麼所謂的蠻橫和霸道.

丁羽是有這樣的本錢的,但是丁羽並沒有選擇這麼的去做.

"丁先生,新加坡期望你的到來!"

丁羽也是笑了一下,"謝謝!大家的誠意呢?我都已經感受到了,其他我們都明白,這個只不過是相互拉近彼此關系的一種手段和方式,剝離了這些呢?會讓我們彼此之間的談話,顯得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直白!"

其他的三個人也都是笑了起來,因為事實也真的就是如此,如果說在相互交談的過程當中,不加點其他的佐料,那麼會顯得非常的生硬,本來彼此之間就沒有太多的關系,如果說這個感情方面不稍微的熟絡一下,那麼只能是讓談話越來越尷尬!甚至會面臨崩潰.

"開個小小的玩笑,商人呢?是以利益為基准的,不過每個人對于商人的理解呢?可能稍微的有那麼一些不同,我對此的感官呢?就是求同存異,不過我倒是記得**他老人家曾經說過一句話,以斗爭求團結呢?則團結存,以妥協求團結呢?則團結亡!"

一句話,也是讓三個人相互的看了看,心下也是有那麼一些駭然,這個話可以說相當的霸氣,這里面的潛意思呢?也是相當的值得玩味.

在丁羽看來呢?大家有反對的意見呢?這個而是常理中事,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自己並不准備呢?開所謂的一言堂,但是同樣的,自己也懼怕任何的挑戰,如果說有人願意來試探一下,自己倒是非常的歡迎!

至于後續的結果會是什麼?這個問題呢?自己就不會做任何的保證了!

畢竟對待朋友呢?是一種方式,對待敵人呢?又是另外一種的方式,並不是說所有的商人就只是注重利益,而不注重其他的東西,並不是這樣的!大家都有著各自的底線!

丁羽開門見山的就說了自己的底線呢?意思很是簡單,你們想要靠攏過來呢?我是歡迎的,但是同樣的,有些事情呢?先小人後君子,不越過底線呢?怎麼說都好辦,但是越過了底線呢?就不要怪我言之而不預了!

如果說其他人說這樣的話呢?大家可能就會一笑而過,完全不會當做一回事情,但問題是現在說這個話的人呢?可是丁羽,他說出來這樣的話,看著好像略顯有那麼一些霸道,但是實際上面呢?也已經表示的很是溫和了!

現在就看大家的反應了,我說了最為基本的東西,相互的合作這個是可以的,但是我需要看到你們的誠意,如果說有誠意的話,大家才能夠繼續的坐著繼續的往下談,如果說連所謂的誠意都沒有,那麼就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

丁羽這邊跟人會面的時候,京城那邊也是在第一時間就得到了消息,大家在知道了有關方面消息的時候呢?也都是感覺頭皮有那麼一些發麻!這個事情呢?丁羽並沒有要瞞著大家的意思,但也正是因為沒有瞞著,所以大家深受觸動.

害怕丁羽有動作,但是卻又期望著丁羽會有所動作,但是一旦丁羽有所動作的時候呢?大家還真的就不知道應該如何的來處理!甚至是不知道應該如何的來安置,丁羽這個家伙是不是想要上天呢?至于玩鬧的這麼大嗎?

跟丁羽會談的三方面呢?有關的消息已經被送了過來,大家也都是有所了解,全部都是東南亞的勢力,現在跟丁羽會面呢?絕對不是什麼偶然的會面,這個絕對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大家有理由去懷疑,丁羽呢?帶著兩個孩子出去了,絕對不是游山玩水,這里面肯定是有目的的,而現在呢?這個目的好像已經被暴露了出來!雖然說是暴露了出來,但是大家依舊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棘手,不是那麼的好處理呀!

有關的身份是調查了出來,甚至能夠猜測到他們會見丁羽是為了什麼,但是現在這個時候能夠做什麼嗎?還真的就是什麼都做不了的!

這個事情呢?雖然說是在國內發生的,但是彼此之間呢?都不受國內的管轄,身上面都有其他的身份,就算是想要施加壓力都不知道應該從什麼地方開始入手,從這里面呢?也是能夠看得出來,丁羽純粹就是在惡心大家!

因為從一開始的時候,丁羽就沒有做任何的隱瞞,我就在國內了,而且所經曆的事情呢?也會讓你們都看到的,但就算是你們都看到了又能夠怎麼樣?

丁羽已經顯露了自己的態度,我就是想要惡心你們,你們能夠怎麼樣?當然了你們想要不看的話,我當然也是高興,但問題是你們這些人會不看嗎?會不盯著自己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他們會死死的盯著自己.

既然盯著自己,那麼自己就讓你們難受一些.別說丁羽的這一手呢?還真的就是讓一些人有那麼一些上不來下不去的感覺!動丁羽吧?沒有任何的理由,重要的是不能夠給丁羽產生任何的掣肘,但是不動丁羽的話,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好像也不是那麼一回事情!

丁羽現在的勢力也是越來越大了,這一次呢?把會面給安排在了國內,一定程度上面呢?這個混蛋就是過來展示肌肉的,我就是把肌肉晾在了你們的面前,能夠怎麼樣?不服的話,可以試一試呀!看看誰的手腕更硬一些!

反正一些人也是被丁羽的這一手給惡心的夠嗆,倒也不至于過于的生氣,但是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癩蛤蟆跳到了腳背上面,不咬人膈應人呀!

而且大家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確定,接下來丁羽會不會得寸進尺?是看著丁羽進一步的有所動作呢?還是說現在就給掐死?但是所謂的掐死?貌似也就是說一說而已,究竟要采取什麼樣子的動作?才能夠把丁羽給掐死?

這個話說出來好像很是簡單,但是誰去做一做?絕對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輕松,要知道一直以來呢?丁羽都是很多人心中隔閡的所在,但問題就明白丁羽是一個癩蛤蟆,但是誰能夠把丁羽給怎麼樣?

反倒是丁羽呢?真的要是抓住了機會,下手絕對的狠辣無情,眾人對此可以說是有著相當的領教,所以現在呢?對于丁羽呢?是真的打不得,罵不得,在背後小小的使個絆子還行,但也就是到此為止了!

換句話說呢?有些人也已經認識到了一些問題,丁羽這個家伙好像已經起勢了,在現在這個時候繼續的跟丁羽纏斗下去,沒有太多的好處和結果!

丁羽已經把外圍的籬笆給紮緊了,現在這個時候想要突破這個籬笆呢?可能性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而國內呢?真的要是到了那一天,有個卵用?現在有不少人都已經開始打所謂的退堂鼓了,特別是現在丁羽又一次的展示了自己的肌肉.

以往的時候丁羽好像從來都沒有這麼的主動過,現在丁羽如此的主動,究竟是什麼原因?大家心里面也是真的有那麼一些虛呀!莫名是最為恐懼的事情!

王璞和老太太兩個人在知道事情的時候呢?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困惑,這個混小子現在這個時候鬧了這麼一出,算是什麼意思?沒頭沒尾的,讓大家一時之間呢?也是有那麼一些摸不到自己的頭腦!

"這個家伙究竟是想要做什麼?先前的時候才鬧出來了助學的這個事情,現在又鬧出來這麼一個事情來,就算是想要進軍國內,是不是也是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操切了?所以才如此的躁動?"

因為所有的一切呢?是真的讓人看不懂呀!現在誰也不知道丁羽的葫蘆里面究竟賣的什麼藥,做事情的風格呢?真的是讓人琢磨不妥!

"他想要干什麼,現在沒有人能夠說的清楚,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現在會有很多人感覺異常的煩躁!這是一定的!"王璞也是淡淡的說到,自己也鬧不懂這個大孫子究竟想要干什麼,但是有一點自己很是清楚,現在輪到一些人麻爪了!

"他們會主動的找上門來嗎?"老太太好像是反問,但又好像是自問.

而王璞呢?則是沉默了些許的時間,"反擊是一定的,如果不反擊的話,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混賬王八羔子接下來會有什麼動作,但是怎麼去反擊,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有待于商榷,現在就是不知道應該從什麼方向下手呀!"(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一十五章 揭穿    下篇:第五百一十七章 去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