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一十四章 微表歉意   
  
第五百一十四章 微表歉意

丁羽隨即也是起身了,根本就沒有要留下來的意思,兩個小家伙呢?也都是收拾自己的東西,完全就不需要其他人幫忙,有條不紊的!兩個小家伙的表現呢?也是讓看著的眾人,感覺到了些許的不同,一般的家庭是教育不出來這樣的孩子.

收拾完畢了之後,兩個小家伙鞠躬行禮,非常的有禮貌,退了兩步然後轉身離開,看得真是讓人感覺無可挑剔了!能夠有這樣的孩子,絕對是福氣!

"周老?就是一塊硬幣而已!值幾百萬?"

老者看著遠去的丁羽和兩個小家伙,也是笑了笑,"小陳呀!你呀?有的時候還是太過于的操切了,好聽一點的來說呢?人家比較的知性,所以不跟你一般見識!"

陳優有些不解的看向了老者,老者也是笑笑,"看到他戴的那塊手表,還有他戴的手串了嗎?那個不是凡人的東西!"說著也是打量了一下陳優身上面的裝束,"買你全身百八十倍可能有些過分,但絕對不誇張!"

"我?"陳優也是刻意的用手指了一下自己,在自己看來,這個絕無可能的事情!自己的全身究竟是什麼樣子的身價,自己很是清楚,百八十倍是個什麼價值自己都感覺有那麼一些眼暈了!周老跟自己開玩笑呢?

"信不信隨你!"老者也是笑笑,"我還有其他的事情,少陪了!"老者也是笑笑的站了起來,跟鄰桌的人打了一個招呼,隨即也是離開了!

這個陳優呀!性格上面太過于的沖動了,從他做事的這個情景就可以看出來其中的一二來,想要以勢壓人,幸虧呢?人家不願意跟他一般見識,如果說真的要是動動手的話,說不懂一指頭就只能給直接的摁死!

陳優看著家大業大的,但是呢?人家呢?富而不漏,貴而不顯,除非像是自己這樣的老江湖了,不然的話誰認識他們身上面究竟都穿戴了一些什麼呢?你根本就看不出來,因為世面上呢?從來都沒有流傳過這些東西.

別說平常的老百姓了,就算是達官顯貴可能見的都比較少!所以陳優看不出來呢?這個是常理中事,但是在對待丁羽的一些事情上面,也是讓自己看到了陳優嗎?多少還是有一些問題和狀況,所以自己的離開呢?也是把先前的事情給推脫了!

本來自己這一次呢?就不是那麼的興高采烈,經過了這一次的事情呢?自己倒也是有了借口,相信陳優聰明一些的話,也不會找上門來的,至于丁羽嗎?人家非富則貴的,相信陳優還不會傻到如此的地步!

看著自己邀請的人離去,陳優的臉色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難堪,最後周老說的那番話呢?也是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差池!因為給自己的感覺呢?就好像是套子一樣!

不會是他們故意聯合起來騙自己的吧!但是隨即陳優也是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如果說那個年輕人還有可能的話,那麼周老是絕對沒有這個方面的可能性的!畢竟他的為人呢?是被大家所有目共睹的,不會因為自己一個人一件事,而壞了自己的名聲.

回想一下,沒有感覺到事情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就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古怪!

要知道在一定程度上面呢?給兩個小孩子的上面裝著一個金飯碗,這個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誇張了呀!一個小小的硬幣作價上百萬,這個實在是有那麼一些過于的誇張了,至少對于自己來說是如此的!

如果說是什麼古玩字畫的話,那麼倒也可以理解,自己家里面呢?也有不少的收藏,畢竟盛世的古董,亂世的黃金,不僅僅是陶冶情操這麼的簡單,而且還可以保值,升值.

真的到了不時之需的時候,拿出來,也是比真金白銀要好使!

但是自己能夠理解為什麼就是一塊簡單的袁大頭就值這麼多的錢?這幫人不會是瘋了吧?

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之後,陳優猶豫了一下,隨即也是把旁邊的助理給叫了過來,"去打聽一下,剛才的年輕人究竟是什麼來頭!注意一點!不要鬧出來其他的事情來!"

陳優為什麼刻意的囑咐了一句,原因很是簡單,周老先前的時候說過了,人家一塊手表和手串能夠買自己前身百八十件沒有任何的問題,這樣的人絕對是非富則貴.如果說就是富的話呢?可能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如果說真的太貴了,自己還是縮起來自己的腦袋比較好.

"爸爸,我們剛才的時候是不是露白了?"

走在兩個小家伙身邊的丁羽也是哦了一聲,"我們的寶貝什麼時候學會這個詞了?"對此丁羽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好笑,隨即也是解釋的說到,"真的要是解釋起來的話,跟你們的關系倒也不大,主要是那位老先生呢?有些過了!"

兩個小家伙感覺有那麼一些不解?也都是齊齊的看向了自己的父親.

隨即丁羽也是解釋的說到,"你們的硬幣呢?並不是所有人都認知的,要知道流傳的在世的袁大頭可以說是相當的多,如果說不是這個行當里面的專家,是沒有人能夠分辨清楚的,而且在很多人看來呢?你們的這個銀幣?保存的如此只好,加上又是有這樣的方式保存的,給人的感覺就是複刻版本!"

丁羽的解釋還是通俗易懂的,兩個小家伙也是很快的就明白了過來,真作假時假亦真,假作真時真亦假,真真假假的,行業的人甚至都很難分辨清楚的.而那位老者呢?可能是喜歡,也可能是其他方面的原因,所以把這個事情給捅破了!

對于丁羽來說呢?倒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過丁羽也不是什麼話都沒有說,自己說是替他找一枚,但是這個話呢?可以看做和善,同樣的呢?也可以看做是一種警告,很多的時候呢?大家都是心造不宣!

如果說放置到以前的時候呢?丁羽說不定早就已經怒了,就算不打斷胳膊打斷腿,也不會有太多的好果子吃,但是現在嗎?丁羽的心中還是相當的平和,並沒有任何的暴怒的表現,當然了這個也是跟兩個孩子在身邊了,也是有相當的關系.

"丁先生!"丁羽帶著兩個孩子走了沒有幾步的距離,就被人給追上了,看著追上來的老者,丁羽也是看了一下,"老先生,你好!"丁羽也就是笑笑而已,並沒有太多的理會,這位老者現在這個時候趕了過來,意義多樣的.

"丁先生見諒!"周質也是抱起來手里面的拳頭,"剛才的時候多有得罪!"周質也是非常誠懇的說到,丁羽也是笑笑,並沒有停下來自己的腳步,兩個小家伙倒也沒有太多的忌諱,在旁邊的位置相互的打鬧著.

"怎麼?老先生還有事!"丁羽不咸不淡的說到.

周質看著丁羽,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丁先生不計較,但是我這個老家伙不能夠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吧!更何況這件事情如實的來說呢?是我利用了丁先生,丁先生有大量,不跟我這個老家伙一般見識,我總不能夠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丁羽也是點點頭,"尋常中事,沒有什麼見怪的!"雖然說老者過來了,但是丁羽呢?依舊是先前的那個態勢,慢條斯理的,做什麼事情好像都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上心的樣子,而老者則是陪著丁羽的身邊位置,兩個人就好像平常聊天一樣的走著.

"丁先生來這里旅游?"

"帶著他們兩個人過來見識見識!祖國的河山如此之大,趁著現在還有這個時間和精力呢?也是走動走動,將來還有沒有這個時間呢?真的是不太好說!"

周質因為先前的時候利用了丁羽,所以感覺心里面多有愧疚,加上自己過來找了丁羽之後,他竟然什麼表示都沒有,這個多少讓周質感覺有些忐忑.

陳優呢?看著好像勢力雄厚,但是呢?自持身份,自己跟他本來就不是一路的,所以不會有什麼影響.但是面前的這位小年輕呢?絕對是非富則貴,這樣的人真的是計較了,自己的問題可就大了!

要知道自己活了這麼大的一把年紀了,鹽吃的多了,自然也是有一定的經驗,越是這樣的人呢?越是不太好招惹,人家不願意跟自己計較,但是並不代表著這件事情就沒有放在心上面了,所以自己化解了這段'恩怨’.

"如果丁先生不介意的話,我知道一個不錯的地方!想必丁先生也是品嘗過不少的名勝,但是有些呢?還真的就是我們這些老鬼們才知道的,畢竟我們在這里的時間比較的長,所以知曉的東西呢?也是比較的多!"

丁羽也是看了一眼兩個小家伙,隨即對周質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看到丁羽點頭,周質也是心下一松,丁羽點頭了就是好事呀!要知道先前的時候自己的態度已經很是不錯了,但是奈何這位一直都沒有松口,而現在點頭了?說明了自己的一番作用呢?還是起到了些許的效果!

"老先生倒是很有情趣!"丁羽也是看了一下這位老爺子手里面的扇子,要知道這個時間段手里面拿著扇子的人呢?真的不是非常的多,換句話來說,就是裝逼用的,至少現在的人都會這麼的去理解!

"習慣了!"周質的心情好像也是不錯,"我呢?掛著一個書法協會的名,當年的時候跟著我的老師學了一些,拿著這個東西呢?多少有那麼一些附庸風雅的意思,但是不拿著的話,總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自在!"

"了解!"丁羽也是笑笑,"我父親也是一名醫生,他曾經跟我說,當年的時候拿手術刀都拿出來魔怔來著,放下手術刀的時候就是感覺不太得勁,總感覺少了一點什麼!不過好在呢?並沒有養成拿菜刀的習慣!"

聽到丁羽如此的說,周質也是大笑了起來,既然說開了,那麼其他的事情就好辦了,要知道彼此之間呢?並沒有太多的矛盾,對于這樣的老油條呢?丁羽也不知道真的就記恨在心.

"丁先生的氣度不凡,不像是醫生!"

"是嗎?"丁羽也是指了一下自己的臉,"當小白臉是不是有些太可惜了?"這就是一句玩笑話,有那麼一些自嘲的意思,"還真的就是當醫生的,我父親就是當醫生的,受到了父親一定的影響,所以對此也算是比較的有興趣!"

並不是什麼熟人,丁羽也是犯不上上來之後就自報家門,再者說了,自己本來就是一個醫生,這一點沒有什麼好說的,因為這個是自己的本職,不過現在還沒有完全的出師,要知道就算是帶著兩個孩子出來,自己也是都沒有放棄有關方面的研究.

"沒有醫生的那股味,要知道我也有幾個當醫生的朋友,中醫和西醫的都有,中醫的還好一點,雖然說味道濃郁,但是習慣之後,感覺還挺親切的,但是西醫的味道真的是沒有辦法承受,而你身上面沒有這樣的味道,反正我沒有聞到!"

丁羽則是細細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老者,這位的鼻子很是特殊呀!能夠清楚的分辨出來其中的味道,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一般的,要知道很多人都是分辨不出來的.

"可能我沾染的還是比較少吧!"丁羽並沒有強行的去解釋什麼,沒有這個方面的必要,隨即四個人也是找了一輛車,一輛出租車,既然這位老爺子盛情邀請,自己也不能夠拒絕才是,反正自己這邊也沒有其他的什麼事情.

來到了地頭之後,丁羽也是站在外面看了兩眼,一個店面的興旺呢?也是有著諸多的講究,這里的環境呢?並不算是高雅之地,但是看了一下周邊,再回頭看一看這里,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特殊!

"好地方!"丁羽也是難得的說了一句,倒是旁邊的周質微微的一愣,"丁先生,我來這里很多次了,也跟不少的朋友來過很多次,但是大家都責怪這里略顯有那麼一些偏僻,好在這里的東西不錯,所以生意也算尚可!"

丁羽搖搖頭,"真的是好地方呀!"隨即丁羽也是看了一下屋簷,然後轉頭看了一下周圍,欣賞了一陣之後,這才往里面走了進去,之所以看屋簷,這個也是有講究的,做生意的人呢?並不是說屋簷越高越好!

看到丁羽並沒有拒絕的走了進來,周質也是盯著房簷看了兩眼,就是有些古樸而已,也沒有看出來一個所以然來,不知道丁羽究竟是真的看出來了什麼,還是說故意的說兩句好聽的,但好像有那麼一些不太應該吧?

看著里面的裝修和布置,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古樸呀!要知道一般的情況之下,飯店里面呢?基本上都是椅子,而這里呢?長條板凳,看著上面油光锃亮的,絕對有年頭了,桌子倒是非常的乾淨,實木的桌子,很是結實.

兩個小家伙並沒有率先的坐下來,一直等老者和自己的父親坐下來之後,這才找了自己的位置做了下來,隨即好像也是看到了什麼,也是把背包放置到了不遠處的密碼箱里面,把鑰匙掛在了手腕上面.

還別說在這樣古樸的店里面看到如此的'高科技’,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適應,但還真的就是非常好的方便了顧客,至少不會因為吃東西的時候擔心自己的隨身物品!

隨即也是看見服務生打著毛巾就走了過來,這個裝束也是兩個小家伙興趣大增,從板凳上面挑了起來,然後去自己的物品箱那邊拿了東西回來,"叔叔,我可以給你照張相嗎?"兩個小家伙也是率先的問及了一下,並沒有貿然的去動手.

服務生也是人,也是需要去尊重的,兩個小家伙的話語也是讓服務生一愣,顯然也是有那麼一些沒有想到,隨即也是表示了同意,兩個小家伙也是擺好了設備,很快的也是拍攝了起來,拍攝過後呢?也是表示了誠摯的感謝.

"門風家教太好了!"周質也是衷心的說到,"我這個老家伙也算的上是兒孫滿堂了,但是家里面的孩子們呢?真的是不比不知道,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嗨,這話說對了,你這個老家伙還像點樣子,但是你的那些兒孫呀!當初的時候就應該那啥了!"

丁羽也是會看了一眼,誰呀!這是,說話可是有點沖呀!

俗話說得好呀!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來著,但是這位老爺子呢?直接的就開罵了,而且還是揭短的開罵,特別是還當著外人這麼的說,這個就有那麼一些不太像話!

周質也不是白給的,隨即也是開罵了起來,倒是兩個小家伙在旁邊傻眼了,這兩位老爺爺都已經多大的年紀了,怎麼還跟小朋友似的,看這個架勢呢?甚至都要動手了!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火爆呀!(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一十三章 硬幣    下篇:第五百一十五章 揭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