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一十一章 教育問題   
  
第五百一十一章 教育問題

中午的時候,丁羽和泰熙也是刻意的帶著兩個小家伙去品嘗一下這里的風俗小吃,既然來都已經來了,就沒有必要那麼的忌口了!是不是?

而且在這一點上面呢?丁羽還真的就沒有把自己當做是一個高高在上的人,甚至于一直以來呢?丁羽都沒有把自己的位置擺得過于的高,至少還是吸一口人間氣,並沒有高冷在上,弄得自己不食人間煙火,那樣的話究竟是神?還是鬼?

所以兩個小家伙呢?自然也沒有把自己擺得高高在上,因為當父親的呢?都沒有這樣,所以他們呢?也沒有這樣,家長呢?是孩子最好的老師!至少他們在一定程度上面是受到父母影響的,而且這個影響呢?也是相當的大!

泰熙對此呢?也沒有太多的意見和想法,家里面的條件呢?把他們當成王子和公主,這個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卻不能夠讓他們兩個人沾染上其他的毛病,這是絕對不希望看到的.

而且站在自己的角度呢?其他方面的產業呢?將來的時候怎麼處理,這個問題自己說了不算,但是自己名下的這些呢?基本上都會是兩個孩子的,自己留著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和價值!自己活著的目的是什麼?不還是兩個孩子嗎?

"你平時的時候帶著他們也這個樣子?"泰熙還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置信,所以吃飯的時候,也是忍不住的問了出來,因為看兩個小家伙的狀況,真的讓自己無言以對.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如果說不是情況特殊的話,我基本上是不會插手的,甚至于連花銷都由他們自行的去掌控!這個跟年紀的大小沒有太多的關系,我也不知道如此的培養是不是就是對的,這個沒有絕對的正確!都是相對而言的東西!"

要知道泰熙是他們兩個人的母親,有關這個方面的問題呢?丁羽還真的就需要跟她相互的談話,這個是彼此之間的一種尊重!

"是不是有些太兒戲了?"這個話呢?說的比較的悄然,並沒有讓兩個孩子聽見,倒不是說教育的方式有些兒戲,而是說采取這樣的方式,會不會顯得有那麼一些太不正經了?這樣的事情可不是什麼小事情來著!

"至少從現在的表現來看,應該還是尚可的,他們已經有所認知了,科學的依據呢?沒有呀!至少在這個事情上面是這樣的,還是那句話,我們都只是人而不是什麼神,不能夠做到所有的事情呢?都面面俱全,都只是相對而言的."

兩個人趁著吃飯的時候說悄悄話,這個顯然也是引起來了兩個小家伙的不滿,憑什麼說話的時候要瞞著他們兩個人?明顯區別對待呀!這個是絕對不能夠忍受的,至于懲罰的代價嗎?這個暫時還沒有想好!

看著兩個小家伙的樣子,泰熙有那麼一些莞爾,沒有想到兩個小家伙竟然還如此的靈通,讓自己一時之間甚至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自己這個母親當的,好像有些失職!

吃過了午飯,兩個小家伙也沒有要回去酒店休憩一下的意思,對于泰熙來說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受不了,因為上午的時候陪著他們玩鬧了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是真的沒有得到任何的休息.

那里想到這個下午了,兩個小家伙竟然沒有任何要消停的意思,和著還要繼續的'胡作非為’,泰熙也是真的感覺有那麼一些暈菜了!當年拍戲的時候,自己都沒有感覺如此的累過,但是一上午的時間,自己是真的感覺有那麼一些受不住,難道真的是年紀大了?

丁羽對此都已經習慣了,實在是太小兒科了,比較起來先前時候的上山勞作,眼前的這些嗎?都只能說是小兒科而已!既然能夠適應在山上面的勞作,那麼眼前的這些嗎?就真的不會太當做一回事情了.

再者對于兩個小家伙來說,自己的老娘在這里了,所有的花銷呢?基本上都是老爹在掏,這樣的時機真的可以用千載難逢來形容,可惜的是老娘沒有給他們私藏一些小金庫,但是想一想就算是給了小金庫可能也沒有太多的作用,因為老爹是不會允許的.

所以本著現在這個時候能撈一頓是一頓的想法,兩個小家伙倒是顯得有那麼一些很'過分’,當然了這個過分呢?也是需要看情況的,不能夠一股腦的就全部都使用出來,那樣的話會得不償失的.

雖然說老爹並沒有看向他們,但是兩個小家伙還是能夠感覺的出來,畢竟這些天跟老爹在一起的日子呢?不是白過的,經受過困難,那麼就知曉其中的滋味!

下午的時候,泰熙基本上就已經癱軟了,拍戲雖然辛苦,但還有空擋的休息時間,可是陪著這兩個小家伙呢?是真的沒有任何的空隙,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過來的,如果說換成自己帶著孩子們出來的話,自己很難想象現在這個時候還能不能夠堅持的下來.

泰熙興趣弱弱,雖然說他們來到的這里的環境非常的優美,但真的是堅持不住了,小家伙們沒有任何的憂愁和煩惱,對于他們來說就是吃喝玩樂,這個是他們的主要生活,但是作為成人呢?自己並不是這樣的,相信丁羽歐巴也是同樣的如此.

但就算是興趣弱弱,泰熙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但還沒有到晚上的時候,就真的堅持不住了,原本的時候拍戲也會非常的累,但是卻不會像是現在這樣,身心俱乏!

所以一家四口也沒有打車,而是坐了安保的車回來了,在回來的路上面,兩個小家伙很是不給面子的就睡著了,泰熙的樣子貌似也沒有好到那里去,那個頭也是靠在了丁羽的肩膀上面,眼睛也是閉著.

"我才來了一天的時間!"泰熙說話的聲音很輕,甚至是細不可聞,這個話說的很歉意,原本的時候覺得帶著孩子亂跑呢?不是什麼難事,但是現在看來,情況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丁羽也是笑了一下,然後把自己的腦袋也是給靠了過去,兩個腦袋也是觸碰在了一起,"在韓國和美國那邊的玩樂,跟這里的玩樂是性質不同的,兩者之間有著相當本質的差別.在那邊的時候多少還是要自控一些,不管是家里面還是其他的什麼方面,對于他們都有著相當的束縛,不想承認,但是這一點始終都是存在的,而在這里呢?他們沒有任何的束縛感!"

"束縛感?"泰熙也是睜開了自己的眼睛,有些不解的聞到.

"家里面的條件很好,但是在有形無形之間呢?也是給予了他們相當大的壓力,總得在他們的言行舉止上面給予了相當大的約束,其實仔細的品味一下,誰都這樣的去做過,都希望孩子呢?能夠按照自己的要求和期望去成長!"

泰熙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情況還真的就是如此,兩個孩子在自己這里的時候,自己對他們也是有所要求的,而這個要求呢?在有形無形之間總是期望他們可以按照自己的要求來,至于這個要求是對還是錯,好像從來都沒有在意過的.

"以前做錯了?"泰熙的心態好像突然之間的有些失衡了.

丁羽也是用腦袋輕輕的撞擊了一下,"想什麼呢?什麼叫所謂的做錯了,禮義廉恥等等,這些呢?他們都不懂,這些都是需要家長和老師傳輸給他們,甚至于在我們的言行當中去影響他們,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你能夠想象會是什麼後果嗎?"

泰熙也是被這個話給弄得有些糊塗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

"夠矛盾的吧?其實先前的時候我也有過這樣的時候,人生呀!有的時候就是在矛盾當中過來的,求同存異,不能夠要求所有人的想法都跟我們一樣,要是那樣的話,世界早就已經和平了,不會是現在的這個狀況了!"

"什麼跟什麼呀!怎麼扯上世界和平這麼一說了!"泰熙也是被丁羽的話逗笑了.

"兩個小家伙也是一樣,他們呢?身上面有一些壞毛病,自然也有光點,我們總是看到了他們的光點,畢竟說聰慧,可人等等,但是我們不能夠總是掘他們的光點,而忽略他們的一些小毛病."

"我好像在這個方面有那麼一些不太稱職!"

"錯了,當母親的呢?總是會用包容的心態來對待兩個孩子,自然對于要求上面呢?可能會稍微的放松一些,而我當父親呢?可能經曆的事情稍微的有些多,所以這個心也是有那麼一些硬,在一些事情的處理上面,稍顯有些狠!"

"在我看來,兩者需要相輔相成,不能夠偏頗任何一個方面的!"

丁羽和泰熙兩個人聊得時間稍微有些長,甚至于到了酒店的時候都沒有談及完畢,因為回來的時候都已經吃過了東西,所以兩個小家伙也沒有多久就繼續的倒在床上面,而丁羽呢?並沒有讓泰熙立刻的就睡下.

而是給她按摩和調養了一陣,這個也是相當費工夫的,一般人還真的就很難下手,為什麼呢?看丁羽額頭上面的汗漬就知道了,絕對的不輕松,泰熙一番下來,倒是感覺精神氣爽,但是丁羽卻是坐在了那里.

看著丁羽歐巴的樣子,泰熙也是伺候著一同的洗浴,兩個人在一起呢?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情調,都已經是老夫老妻了,在這一點上面呢?根本就不需要有太多的在乎,倒是泰熙感受著的時候,也是埋怨的拍了一下丁羽的胸膛.

"你呀!也不能夠老是這麼的憋著,對身體不好!我就一個人,你是不是也得悠著點,我可是聽說了,不少人對你都是挺有興趣的,你這樣的身份呢?平時的時候也都是場面上面的事情,我對此也非常的理解!"

感覺到丁羽歐巴下身的堅硬,泰熙也是非常'理解’的說到,自己一個人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承受不起,都說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田,但是事情都不是絕對的,在自己看來,一個人呢?還真的就承受不了這頭牛!還需要幾塊田的.

不管是逢場作戲,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都是無所謂的!對于這樣的事情,自己還是非常的理解!

丁羽也是笑笑,"逢場作戲也好,虛情假意也罷,沒有太多的興趣,至少現在這個時候還沒有太多的興趣,將來會怎麼樣呢?說不好,因為我也很難做這個方面的保證!"

在現在這個時候說這樣的話呢?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不合時宜,但對于泰熙來說,還真的就是最好的催化劑,不過兩個人還真的就沒有在浴室里面怎麼樣?甚至也沒有在床上面怎麼樣?畢竟泰熙的身體剛剛的調節完畢.

丁羽還是相當憐花惜玉的,泰熙在回到了床上面之後,第一時間也是睡了過去,雖然說有丁羽的調養,但是這個身體最為直接的反應呢?也是表現了出來!

不過早上的時候泰熙醒的也是比較的早,甚至于丁羽稍微的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泰熙也是醒了過來,而醒過來之後呢?也是抓住了丁羽的身體,完全就沒有讓他起身的意思,丁羽也是苦笑了一下,"早知道這樣的話,昨天的時候就不對你下手了?"

"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不過一番的折騰呢?時間也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長,泰熙出來的時候,兩個小家伙的鍛煉還沒有完結呢!泰熙看向兩個小家伙的時候呢?倒也沒有太多的不好意思,不需要如此!

兩個小家伙一直等鍛煉完畢了之後,這才沖著自己的老娘吐著舌頭,看著泰熙舉起來的拳頭,也是嘻嘻一笑,然後跑開了,而這個時候丁羽也是從里面的臥房走了出來!

看著泰熙和兩個孩子的樣子,也是搖搖頭,簡單的去處理了一下公務,而這個時候有工作人員告知自己,張衡來了!丁羽也是愣了一下,來的這麼早?

"讓泰熙和兩個孩子吃飯!我和張衡一同的吃飯!"

不過吃飯的地方呢?就不是房間里面了,而是來到了樓下的餐廳,"羽少!"張衡的稱呼呢?也是立刻的就換了,而且看見丁羽的時候,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哆嗦!

昨天的時候自己給那位寶少打了電話,也是提及了一下自己的情況,在自己看來,已經快要壓死自己的那位,在這位寶少的面前呢?就是一句話的事情而已!驚駭的自己,一時之間甚至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

所以自己第一時間就跑到了丁羽這邊來了,打探這樣的消息並不是什麼難事,看著要端茶倒水的張衡,丁羽擺擺手!隨即自行的挑選了一些早餐,早餐的東西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多,看得張衡也是有那麼一些目瞪口呆的.

"架子大不大的呢?並不體現在這一點上面了!"謝絕了張衡的幫忙之後,丁羽也是如實的說到,"都已經是什麼社會了,我們是做人,不是做奴才的,不需要有太多的尊卑這麼一說,當面稱爹,背後罵娘這樣的事情,還是算了吧!"

"讓羽少見笑了,我就是有那麼一些難以自禁!"

"常理中事,你跟我當年的境況有些相似,當年我的運氣算是不錯,所以才能夠展翅高飛,過程就不說了,顯得太過于的無聊,怎麼個打算,今天就走?"

"我的工作昨天的時候已經完結了,今天再補拍一些就可以交工了,下午的時候應該沒有什麼事情了,也不知道羽少你有什麼安排沒有?我也不知道..."

"行了,也不需要這麼的客套,誰都有個三災九難的時候,有的時候就靠著自己一個人呢?未見得能夠挺得過去,還是需要大家幫忙,眾人是材火焰高呀!"丁羽也是笑著的說到,"不過呢?作為朋友,多說兩句,不介意吧?"

"羽少你吩咐,我張衡還是一個七尺的漢子!"

"沒有太多的吩咐,我的人生閱曆未見得有你多,不過經曆的事情多了一些,所以說一點自己的見解,人生呀!就是一睜一閉的過程,有些事情呢?眼睛里面不能揉沙子,有些事情呢?可以得過且過!"

張衡先是一愣,隨即好像也是明白了什麼,對丁羽點點頭,"羽少,我明白了!"

"明白還是不明白的,跟我又沒有太多的關系,這個本來就是你自己的事情,相信經過了這一次的困難呢?你會認識到許多不一樣的地方!吃飯!"

剛開始的時候,張衡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放不開,不過看著桌面上的東西,張衡心一橫,也是悶頭的吃了起來,但是吃到最後呢?是真的吃不動了,跟面前的這位羽少相比較,自己就是一個棒槌,甚至連棒槌都不如!

你說其他的不行,甚至于連吃的呢?你都比不上人家,昨天晚上的時候大激動了,自己完全就忘記吃飯了,早上來的有點早,也沒有吃東西,就這樣呢?還是比不過人家羽少,這個時候張衡也是感覺相當的羞愧!(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一十章 順手而為之    下篇:第五百一十二章 講道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