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九十五章 給個交代   
  
第四百九十五章 給個交代

走過來的兩個人呢?目露凶光,其中的一個人立起來自己的肩頭,就朝著丁羽撞了過來,而另外一個人呢?則是順手的朝著小丫頭的臉蛋摸了過去,看著指尖閃爍的光芒,丁羽的眼睛也是閃了一下.

撞過來的這位呢?貌似也是用足了力氣,看意思不僅僅是撞到了這麼的簡單,甚至稍有不慎就可能撞斷幾根肋骨,但問題是整個人撞了過去,卻沒有任何的反應不說,反倒是自己一個踉蹌直接的就倒在了地上面,而這個時候丁羽的手也已經抓住了伸向小丫頭的手.

啊喲,被抓住的這位,就感覺自己的手腕好像被鋼爪給卡住了一樣,但問題是自己想要有所動作的時候,就感覺自己的心口位置好像突然的挨了一拳,恍惚之間的一拳,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想要往外嘔吐,但是又吐不出來.

隨即整個人也是感覺腿一軟,身體控制不住,但是丁羽的手上面也是用力,等手掌都已經張開了之後,亮晶晶的小刀片也是掉落在地上面,出來很是清脆的聲音來.

兩個小家伙這個時候也是恍然大悟,不過好在都沒有要叫出聲來,但是略顯有那麼一些害怕,而這個時候有人也是第一時間的就來到了丁羽的身邊位置,丁羽微微的擺了一下自己的手,對兩個小家伙示意了一下,隨即也是看著兩個小家伙把刀片給撿了起來.

放在一般的孩子身上面呢?可能還真的就沒有這樣的勇氣,但是對于兩個小家伙來說,卻沒有太多的顧及!

"爸爸!"小丫頭也是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好在自己的老爹出手比較的快,丁羽也是看著不遠處的情況,掃視的看了一眼,隨即也是對不遠處的人使了一個顏色,很快也是有人離開了,究竟去做什麼事情,不言而喻.

"先生,我們是市場的保安!"

丁羽看著站在面前的人,也是微微的笑了一下,不過神情有那麼一些冷漠,"你可以站在一邊的位置看著,當然也可以選擇報警,無所謂的,怎麼做都可以.還有呢?幫著帶一句話,告訴讓你來的人,甚至于他背後的人,我現在給他們機會跑!不然的話會有什麼樣子的後果就不好說了,對于這件事情呢?我很是生氣!可以試試!"

"先生!"

保安的這個話剛剛的說完,就看見丁羽的手輕輕的一折,然後已經跪在那里的這位整個人都要蹦了起來,不過這口氣剛剛的到了嗓子眼,丁羽就又是一拳,這位就又跪在了那里,不過這個時候呢?也已經是捂著自己的手腕在地上面打滾了.

看著地上面的這位,保安第一時間就離開了,別看玩笑了,如果說就是普通人的話,自己倒是可以上去試一試,但問題是人家的手就是輕輕的掰了一下,然後這個手就斷了,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可怕了.

要知道那個是人呀!不是柴火,自己就是一個保安,反正現在這個時候呢?自己是不會繼續的往前摻和的,至于報警這樣的事情呢?想必已經有人去解決了!跟自己有沒有太多的關系,這個時候只需要維持著,不要讓太多的人過來就可以了!

隨即有人也是拖著兩個家伙來到了拐角的位置,而丁羽呢?也是找了位置自顧的坐了下來,安撫著兩個小家伙,剛才的時候可是有那麼一些凶險,至于現在嗎?有人負責來解決這個事情,丁羽就沒有必要出手了!

兩個小家伙呢?先前的時候還有那麼一些緊張,但是經過丁羽的安慰之後呢?也是很快的就平定了下來,甚至還舉起來了自己的小拳頭,看那個樣子呢?也是想要躍躍欲試,丁羽對此也是笑笑,勇氣可嘉!

而這個時候,得到消息的宮俊這個時候也是沖了上來,本來都已經准備去吃飯了,甚至都走出大門了,但是竟然聽到了這樣的事情,看著坐在那里的丁羽,宮俊也是趕忙的說到,"丁先生?出了什麼事情?"

丁羽看著宮俊也是點了一下頭,"有人對小丫頭出手!出手可是有那麼一些狠辣,直接的就對著臉劃了過來!"說話的時候呢?丁羽也是指了一下旁邊的刀片,"下手可是夠狠的,直接的就對小丫頭出手,有點不能夠接受呀!"

"丁先生,這件事情我肯定會給你一個交代!"說話的時候,宮俊也是怒氣上湧,自己先前的時候都已經打過了電話,沒有想到竟然有人直接的就把目標對准了丁羽,有什麼本事的沖著自己來,對付小孩子,這個手段可不僅僅是齷蹉,甚至是相當的不齒.

丁羽擺擺手,"無所謂了,我已經讓人帶話了,給他們一個逃的機會,能夠逃得了,說明也是有本事的,逃不了的話,那麼就只能是接受懲罰了!這個本來是你們藥市的事情,跟我沒有什麼關系,但是對我的孩子出手,這個好像就跟我有關系了!"

"我明白了,丁先生,事情是由我而起,我這邊始終都會給先生你一個交代的!"

說完了之後,宮俊也是躬身,然後轉身離去.

而這個時候勤務人員已經帶著人回來了,這位倒也沒有出現鼻青臉腫的情況,但這個時候也是淚流滿面的看著丁羽,就是一個小活而已,誰想到直接的就撞到了鐵板上面,而且上來之後,就掰斷了自己的手腕,太可怕了.

丁羽看著放置在那里的刀片,"我閨女的事情呢?是因我而起,你對我動手的話,有情可原,但是你選擇的對象呢?竟然是一個小孩子,而且還是毀容,這個我就沒有辦法原諒了."

看著坐在自己面前的這位,丁羽也是用手敲了敲自己旁邊的椅子,隨即手心朝下,輕輕的一摸,隨即放置在那里的刀片,憑空的就消失了,兩個小家伙呢?也是第一時間看向自己老爹的手,甚至于還故意的去把弄自己老爹的手,但是什麼都沒有找到.

"背後的事情呢?跟你倒是沒有太多的關系,你是干活的,但是你這個活干的有那麼一些不太漂亮呀!還有從你的身手來看呢?你是靠手上面的活吃飯的,但是你的所作所為明顯的是犯了行規,是家傳呢?還是半路出家的?"

兩個小家伙找了半天的時間都沒有找到,但是就在他們放棄的時候,丁羽的手一手,刀片也是出現在了丁羽的手里面,而這個時候呢?丁羽的手心朝上,刀片在丁羽的食指指心飛快的轉動,甚至都已經出來了影子了.

"我錯了!"

"錯了不解決任何的問題呀!"丁羽也是哼了一聲,"要不你給我一個交代?率先的聲明一點,我不要手指,弄得血呼啦的感覺滲的慌!"

"一人做事一人當!"坐在地上面的這位呢?好像也是有那麼一些硬氣!看著丁羽,也是咬著自己的牙說到,雖然看向刀片的時候呢?自己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眼暈和膽寒,但是自己也知道,事情不能夠拖累其他人.

"也可以!"隨即丁羽也是往前遞了一下自己的手,手上面的刀片依舊在轉動著,意思很簡單,既然一人做事一人當,那麼把刀片給拿回去好了!自己這麼的做呢?不是說一點機會都沒有給與呀!看看你的能耐了.

坐在地上面抱著自己手腕的這位,也是下意識的咽了兩口唾沫,身體甚至有那麼一些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能夠讓刀片自由的在自己的指心轉動,自己倒是能夠自詡做到,但是絕對轉動不了這麼的快,甚至用肉眼都看不清楚.

想要把刀片給拿回來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還有就是這位廢了自己的手,自己只能是用另外的一只手,難度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再者就是這位給與自己的手段,讓自己感覺不寒而栗,所以下意識的也是往遠處看去.

但是丁羽呢?絲毫不在意的樣子,完全就不上心,"等人呀?不過我並不覺得會有什麼用處,剛才的說話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聽見了,我報警了,但是警察什麼時候回來,這個是另外一回事情,你覺得這件事情要靠警察來解決?"

隨即丁羽也是看向了自己的兩個小崽子,"面對這樣非暴力不合作的態度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難為呀!"倒是丁羽回頭跟兩個小家伙說話的時候,坐在地上面的這位突然之間的伸手,就好像撕咬的毒蛇一樣,直奔丁羽指心的刀片.

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要看過去的意思,甚至于整個指頭都沒有太多的變化,倒是伸手的這位第一時間就把手給縮了回去,然後把自己的手指摁在了衣服上面,疼痛呢?倒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重要的是這樣的機會自己都沒有把刀片給拿回來.

又使了兩次,沒有任何的辦法,自己根本就拿不到刀片,而是自己的手呢?被劃了不止兩刀,再試探兩次的話,自己的手恐怕都要被劃成破布片了,但是人家的意思很明顯,你能夠拿走刀片,事情呢?了解,拿不走,就給個說法!

這個也是為什麼試了一次又一次的原因,不過丁羽現在這個時候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不耐煩了,"你有這個時間呢?我好像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呀!我看不如就這樣吧!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能夠拿走刀片,事情算了,如果說你拿不走的話,我砍掉你兩只手!"

坐在那里的人看著丁羽,有那麼一些傻眼,面前的這位呢?就好像是公子哥一樣,文縐縐的,但是這個做事情的風格為什麼會如此的狠辣無情?直接的就砍掉自己的兩只手,完全就是斷了自己的根!

很顯然這位先前的時候也是做了這樣的打算,而這個時候丁羽也是看著站在那里的兩個小家伙,"這件事情呢?告訴你們一個道理,千萬不要不自量力,還有一點?做什麼事情呢?要有一個底線!有些東西是不能夠觸碰的!"

丁羽說完了話,隨即又是往前伸了一下自己的手,而坐在那里的人呢?這個時候眼睛里面也是深深的恐懼,甚至于下意識的就是看向了自己的兩只手,如果說自己再拿不到刀片的話,就直接的砍掉自己的兩只手!

但問題是直到自己的手都已經快要稱謂破布了,現在依舊沒有任何人上來,自己已經硬著頭皮上手了幾次了,但是怎麼樣?做了這樣的事情呢!就需要承受這個代價.

不過就在他慢慢悠悠抬起來自己手的時候,二樓也是上來了一個老頭,手里面呢?還住著拐杖,拐杖敲在瓷磚上面呢?出來些許沉悶的聲音來,丁羽沒有任何要在意的意思,但是手里面的刀片呢?依舊沒有任何要停止轉動的意思.

"公子,小的們不懂事,得罪了您,還請你大人大量,高抬貴手!"

本來坐在地上面的這位,這個時候也是猛然猛然的站起,然後跪倒在地,就那麼的趴在了那里,一動不動的!

丁羽則是注視的看著走過來的這位老者,隨即也是抬起身來,就那麼的坐在那里,"哦,這麼的說來,老人家是想要接過來這個場子了!"

"總不能夠看著徒子徒孫被糟蹋了!不懂事應該被教訓!理所應當的,但是戲弄小孩子,這個事情就好像有那麼一些過了!"老者的眼睛雖然已經不明亮的,但是情況看得很是清楚,手腕斷了,另外一只手呢?上面都已經泛白口了.

"許你的徒子徒孫來劃我閨女的盤子,不許我對你徒子徒孫動手!是這麼一說嗎?"丁羽很是不屑的哼了一聲,"既然意難平呢?那麼就請老先生你劃下道來,你能夠拿走刀片,我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生過,傷了我給治,當然了你拿不走,我滅你滿門!"

說這個話的時候,丁羽的眼睛也是一立,而本來好好站在那里的老者,騰騰的就往後退了幾步,完全就不受控一樣,手里面的棗紅色的拐杖也是有那麼一些承受不住壓力,咔嚓一聲的斷裂了!老者也是一個踉蹌.

自己是地頭蛇,但這位呢?絕對不止是過江強龍這麼的簡單,這個氣勢迎面而來,讓自己下意識的都不知道應該做什麼樣子的反應!甚至于想要穩住自己的身體都有那麼一些做不到,跟著自己多年的拐杖這個時候都已經因為用力而崩斷了.

"老朽馮三!大家給面子賞口飯吃,今日得罪了先生,......"馮三來的時候呢?已經做好了准備,如果說這位來硬的,自己倒是不介意較量較量,如果說來軟的呢?自己也是做點面子上的事情.

但是沒曾想面前的這位呢?軟硬不吃不說,甚至于還讓自己異常的難堪,其實這件事情呢?說起來也是自己這邊的不是,要是對這位年輕人動手的話,倒也沒有什麼,但問題是對人家閨女,這麼點的小孩子出手,這個實在就是有那麼一些說不過去了.

就算是沒有人性,也不能夠做這樣的事情吧?直接的劃人家的臉盤子,真的要是劃破的話,可是一輩子的事情呀!難怪人家當爹的惱怒了,換成是誰,恐怕都不會善罷甘休的.

"你老人家來的晚,可能不知道情況,那我就再嘮叨兩句,先前的時候我說過了,背後主事的人呢?我給機會逃,能夠逃得了,我還能說什麼,如果逃不了的話,那麼就只能是怪他們當初的時候選擇錯誤了,你老人家也可以試試!我呢?說這個話?可能有些大,也可能有那麼一些不自量力,不過誰知道呢?"

馮三的嘴角一陣抽動,自己也算是老江湖了,自然能夠聽明白這位說這個話是什麼意思.其實在上來的時候呢?自己就已經聽聞了這個事情了.

讓你隨便的跑,如果說沒有絕對的自信,誰會做這樣的事情,但問題是很多人呢?都有這樣的僥幸心理,覺得自己可以跑的了.怎麼可能的事情呀!不要把這個想的太簡單了.

自己也算是老江湖了,這樣的話人家敢說,就基本上能夠做得到,當然了最後可能不會有什麼消息了,為什麼會沒有了任何的消息,尸骨無存了怎麼可能還會有消息呢?

但是這件事情呢?還真的就不太好解決,因為自己來的時候呢?也已經注意到了,市局方面的人倒是來了,但問題是一直在下面了,根本就沒有上來!都已經這樣了,市局的人都沒有上來,也就是說這位呀!黑白通吃呀!

事情難了,絕對不是自己一句話兩句話就可以解決問題的.

"丁先生,明人不說暗話,事情是人做的,責任也是人承擔的!你說句話,我絕不二話."

丁羽也是點點頭,"這倒是像回事!這雙手呢?我先給他留著,十五年之後,再做處理!至于到時候怎麼來處理,另外一回事情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九十四章 見聞    下篇:第四百九十六章 手下留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