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三十六章 紮手的刺猬   
  
第四百三十六章 紮手的刺猬

"我們的行蹤快要被暴露了!"聽著頻道里面傳出來的聲音,丁羽也是搖搖頭,"這幫家伙還算是聰明,不過爭取了這麼長的時間,也是讓我感覺很是滿意了!"

"有人出賣我們?"

"不能夠說是出賣,只不過是因為利益的緣故,而且我們藏匿在波士頓的眼皮子底下,什麼都不付出,貌似也說不過去,畢竟這里是波士頓,是人家的地盤,而且波士頓呢?也不是桑切斯一個人說了算的那一種!"

能夠賺取這麼長的時間,對于丁羽來說也已經足夠了!而且就目前的觀察來看,繼續的派人來圍剿自己,可能性並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了!並不是說承受不起,而是因為代價太過于的嚴重了,這個是背後的摩根和洛克菲勒方面所不希望看到的.@樂@文@小@說|

丁羽已經開始了屠殺,其中包括了爆炸和肩扛導彈,誰知道再繼續的逼迫丁羽的話,他會采取什麼樣子的手段和方式.所以需要換另外的方式來玩了,也不知道丁羽會不會同意,現在這個時候只能是試探性的去看看.

"不要離我太遠了,我們接下來面對的這幫家伙可不是什麼庸手!可能會非常的棘手!"丁羽也是注意的看了兩眼文東,"你可能有過一定的接觸,但是真的要是動起手來,會是什麼樣子的後果,還真的就不太好說!"

"什麼意思?我不太明白!"文東的這個話說的也是相當直接.

"你所學到的東西,基本上都是軍方所傳授的,如果說是在戰場之上的話,他們應該不會是你的對手,但如果不在戰場之上的話,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結果,還真的就不太好說!"

"你說的是武者?"

"我也算是其中之一吧!雖然說我練就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因為經驗方面比較的豐富,加上師門所傳,源遠流長,所以知曉的比別人更多一些!他們所運用的招式呢?跟我們所學的一擊必殺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

說話的時候,兩個人也已經把警察給停靠在了一個車庫里面,下車的時候兩個人也是仔細的清理了一番,然後才離開,並不是簡單的就為了消除痕跡,還有其他方面的一些問題和狀況,不過出來的時候,也就丁羽一個人而已,文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

丁羽在大街上面晃悠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很快的也是有人往丁羽的身邊靠近,就是跟著丁羽的身邊位置,倒也沒有其他的什麼動作,不過人聚攏的稍微有些多!

"丁先生,聊聊怎麼樣?"

丁羽看著周圍的人,也是晃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這麼多人呀!感覺有點小怕!"

"丁先生,你這麼明目張膽的走在大街上面,好像不應該害怕才是呀!"說話的人呢?跟丁羽的情況也是差不多,唯一不太一樣的呢?就是不像丁羽同樣的帶著墨鏡,不過帽子和圍巾倒是很好的把自己整個人都給圍成了一團,特別是那個大衣,顯得很另類.

"應該害怕嗎?"丁羽笑笑,隨即也是翕動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還別說,真的聞到了些許的味道,你有沒有感覺到,周圍的血腥味好像有那麼一些重!特別是你身上面的味道,真的是相當的刺鼻!手上面沾染的鮮血好像有些多!"

丁羽的一番話呢?也是讓周圍的人都是不由的一動,為什麼呢?給與他們的感覺,丁羽完全就不像是同類人,因為從他的身上面感受不到任何的味道,他站在了那里,跟平常人沒有什麼兩樣,要知道他這麼的年輕,身上面怎麼可能一點味道都沒有.

如果說丁羽已經七老八十,那麼因為時間的沉澱,沒有多少的味道這個倒是可以理解,但問題是丁羽就這樣的年紀,他手上面沒有沾染任何的鮮血,這樣的事情可能嗎?感覺有那麼一些令人不太置信!

"丁先生很特殊,所以我們來了!"

"說的好像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一樣!"丁羽也是不置可否的笑笑,這個笑聲略顯有那麼一些肆意,"原本還以為那幫家伙會玩出來什麼花來,沒有想到竟然把你們這麼一幫家伙給弄了出來,說起來,我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興趣了!"

"還希望丁先生你不吝指教!"

丁羽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兩眼,隨即搖搖頭,"我對你們沒有什麼興趣,說句好聽一點的話,都是武者一脈的,練就這身功夫呢?也不太容易,有時間的話相互交流交流,我倒也不是非常的反對,但是用在這樣的場合,略顯有那麼一些不太合適!"

"丁先生就這麼的有把握能夠沖破這個包圍圈嗎?"隨即站在丁羽對面的人,也是揚了一下自己的手,周圍很快也是有人圍攏了過來,可以說把丁羽給團團的圍在了中間的位置.

丁羽也是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你們自己找死,這個事情就怨不得我了!"隨即丁羽也是緩緩的張開自己的手,手里面拿著一個小小的瓶子,丁羽很是不在意的就給摔在了地上面,"好東西呀!你們也嘗嘗!"

眾人略顯有那麼一些迷茫,而丁羽看著已經碎裂的瓶子微微的搖頭,"你們要是想要較量一番,我倒是不介意陪著你們胡鬧,但既然你們沒有放過我的意思,那麼我也就不好意思了!"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搖搖頭,"話說的好像有些多!"

周圍的人看著摔在地上面的小玻璃瓶,第一時間也是往後撤,而丁羽也是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略顯不屑的笑了笑,"有沒有什麼感覺?我獨家特制的!"

"丁先生,這麼的做好像不是武者的作風!"感覺了一下自身的呼吸,好像並沒有什麼問題,隨即看向了周圍的其他人,給與自己的感覺,大家也沒有任何的感觸,隨即眾人也是慢慢的向丁羽靠攏了過來,但是看見丁羽又拿了一個小瓶子放在了自己的手上面.

然後又一次的摔在了地上面,"好了,不跟你們玩鬧了,耽誤我的時間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長!"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打了一個手勢,"把他們都給解決掉!反正也不是什麼好人,不留任何的活口!"

雖然說是被包圍了,但是丁羽依舊走了出來,而且走的很是平穩,並沒有任何其他的跡象,而周邊的人呢?都沒有任何的反應,而躲在一旁的文東看到這個情況的之後,也是感受了一下,微微的搖頭,然後開始'點名’.

這個是丁羽的要求,自己還真的就沒有辦法,兩個彈夾的子彈,所有人全部的都倒在了地上面,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連文東自己都說不清楚,但是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文東也是有那麼一些搖頭,丁羽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按常理出牌呀!

不僅僅是圍攏在這里的人,周邊的人文東也是清理過了,可以確保周圍十分的乾淨!而托馬斯在接到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有那麼一些傻了,丁羽怎麼能夠這麼的干呢?這個家伙究竟想要做什麼?他就不怕引起來公憤?

"是生化武器嗎?"托馬斯也是問了一下旁邊的分析官,如果說真的是生化武器,事情的性質就不一樣了!所以自己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焦躁.

"好像不是,應該是屬于麻醉性質的一些東西,但具體的情況還在分析的過程當中,我們有人離得比較遠,雖然說感染上了一些,但是現在已經恢複了過來,剛剛的檢測過了,沒有太大的問題,而且就現場的分析來看,如果真的是生化武器,也就不用補槍了!"

"被陰了?"

"應該是如此的,他的手段過于的凌厲,我們的人根本就沒有這個方面的准備,而且就我現在得到的情報來看,主要的傳播方式呢?應該是皮膚感染,然後麻痹了整個神經,生化武器的可能性比較的小,應該是屬于特制的那一種!"

這麼的說呢?也是讓托馬斯送了一口氣,如果說真的是生化武器的話,丁羽恐怕也背負不起這樣的責任,別看他又是殺人,又是爆炸,甚至還把自己的辦公大樓給轟擊了,但是在一些問題上面,丁羽還是能夠堅守自己的原則.

至于自己這邊呢?也是根本就沒有想過所謂生化武器這個事情,開玩笑一樣,丁羽都不敢伸手,如果說自己這邊伸手的話,你敢保證丁羽的手里面就沒有這樣的東西?丁羽能夠豁的出去,這個家伙就是一個瘋子,但問題是自己的國家沒有這樣的勇氣.

一直以來呢?大家的玩鬧都是在可控的范圍之內了,基本上都是常規性的武器,如果說誰率先的動了不應該動的東西,那麼會是什麼樣子的後果,就真的不太好說了,反正自己這邊是沒有這樣的勇氣,甭管結果是什麼,都不能夠做這樣的選擇.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丁羽這個家伙還真的就是一個紮手的刺猬,真的不知道應該從什麼地方開始下手,你要是跟他講道理的話,他比誰都要遵守規則,但如果說不跟他講道理了,那麼他比誰都要更加的瘋狂,絕對讓你茫然的那一種.

原本想著采取一種比較特殊的手段和方式,但是沒曾想丁羽竟然來了這麼一手,他根本就沒有動手,采用了最為簡單的方式,就把洛克菲勒方面的人都給解決了,然後用了最為殘忍的方式,補槍爆頭來宣誓自己的態度.

現在嗎?不是說不想動,而是不知道應該采取什麼樣子的方式來有所動作,還有就是隱約的聽波士頓方面傳遞過來的消息,丁羽好像准備放兩個大禮花,算是慶祝一下!

消息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這個問題沒有人敢說,但是很顯然丁羽不會平白無故的放出來這樣的消息來!以往的時候美國方面采取什麼所謂的行動,但是很少涉及到本國國內,基本上都是在別人的領土上面了.

而現在呢?丁羽在美國的後花園肆無忌憚的胡作非為,因為特殊方面的原因,還真的就不敢把丁羽給怎麼樣了.

參考丁羽的行為呢?他就是一個恐怖分子,但是從實際的情況來看,他只不過是反應過激而已,不管是摩根和洛克菲勒,又或者是其他的什麼方面,都是這麼的來認為,把丁羽給定位成一位恐怖分子,這本身就是一種錯誤.

從內在的本質來說,大家都是在征求各自的利益,摩根和洛克菲勒方面呢?希望丁羽跟外圍的這幫家伙可以打的不可開交,兩敗俱傷都不是最好的結果,最好能夠玉石俱焚,那個時候兩大財團再站出來收拾整個局面,這個是最為理想的.

計劃是這麼計劃的,但問題是丁羽完全就不按照計劃來,相反摩根和洛克菲勒投入了不少,並沒有得到任何的收益,甚至還讓自身陷入到了被動當中,丁羽采取了激烈的方式,甚至是稍顯有那麼一些極端,但卻沒有邁過那條紅線.

現在丁羽的處境還真的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艱難,相反作為丁羽的對手,圍攏起來的這些勢力呢?好像有那麼一些經受不住這個刺激了,對于摩根和洛克菲勒來說,這個可不是什麼好消息,事情有那麼一些脫離掌控了.

小打小鬧呢?這個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對于摩根和洛克菲勒來說,撐得住!但如果說真的打成了一鍋粥,到時候摩根和洛克菲勒恐怕也收拾不了這個局面!

丁羽的動作並不是很大!但是這個手段呢?還真的就是卡在了腰眼之上,丁羽可以肆無忌憚的去做某些事情,玩的很大,但卻在忍受的范圍之內,但是作為丁羽的對手呢?卻不能夠太過于的肆無忌憚了,總是縮手縮腳的!

"丁羽會做其他的選擇嗎?如果說他真的再放兩顆大禮花的話,會是什麼樣子的後果,不得而知!"洛克菲勒方面的代表隨即也是掐滅了手里面的香煙,面前的煙灰缸里面,煙頭都已經快要被堆積滿了!

本來以為拿出來了殺手锏,丁羽就算是能夠應對下來,也會遍體鱗傷的,但是那里想到根本就不是這樣的,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的就把自己這邊的精英給解決了,而且在一定程度上面,還挑戰了一下大家略顯脆弱的神經.

"現在那邊的神經已經崩的太緊了,丁羽來了這麼一下子,很難保證他們能夠承受這樣的壓力,因為大家很是清楚,這一次的事情嚴重的違背了小圈子的規矩,就算是能夠做掉了丁羽,他們也不會有任何的好果子吃的!"

洛克菲勒的代表也是端起來一杯酒,一飲而盡,隨即也是拉了一下脖子上面的領帶,自己感覺禁錮的有那麼一些厲害!"丁羽很是清楚現在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情況,我覺得他是想要把我們兩方面都給拽進來,這個家伙真的狠的!報複心太強了."

很顯然丁羽現在這個時候考慮的依舊是全局,而不僅僅就是眼前的對手,眼前的對手呢?對于丁羽來說,雖然略顯有那麼一些強硬,但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怎麼放在心上面,站在全局來考慮問題,對于自己的利益來說,才更為的符合.

自己還真的就期待摩根和洛克菲勒方面能夠做出來些許的反應,但是兩個方面會按照自己的預想來有所動作嗎?對此丁羽還真的就不是那麼的看好,兩個財團走到今天的這個地步?可是一般的小貓小狗,絕對的老狐狸呀!

如果自己的底牌能夠多一些的話,那麼絕對不會采取這樣的方式,但問題是自己的根基還是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薄弱了,至少相對于與摩根和洛克菲勒方面是如此的.

既然正面走不通的話,那麼就只能是想著走其他的路子了,對于自己來說還真的就是一把雙刃劍,把自己親自的扔在這個漩渦里面來當誘餌,這個實在是有那麼一些過于的冒險了,但是沒有辦法!自己必須要這麼的去做,不然的話其他人不上鉤呀!

現在倒是有人上鉤了,但是距離自己的想象呢?還是有那麼一段距離的,不過丁羽也知道,恐怕也就是到這個程度了,不會繼續的讓事情繼續的惡化下去了.

自己倒是想要把事情給惡化下去,但是站在中間位置的摩根和洛克菲勒是不會同意的,現在就看自己的對手會做什麼樣子的選擇了,自己對此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期待,自己還真的就是挺期望,他們現在這個時候能夠做出來過激的選擇.

而摩根和洛克菲勒的兩位代表現在這個時候也基本上達成了一致的協議,丁羽的這個刺激已經有那麼一些控制不住了,現在兩方面絕對不能夠直接的站出來,直接的站出來,就等同于掉落在丁羽的陷阱當中.

丁羽既然選擇了這麼去做,他的背後肯定還有其他的變數,而在這一點上面,摩根和洛克菲勒是沒有多少准備的,因為他們沒有想到事情會進行到如此的地步!

現在再想著做變化,從時間上面來說,稍微的有那麼一些晚,在沒有做好准備的情況之下,跟丁羽硬抗,這個絕對是不明智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三十五章 燈下黑    下篇:第四百三十七章 承認失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