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三十一章 最後的努力   
  
第四百三十一章 最後的努力

對于伊娃的表現呢?丁羽還真的就沒有放在眼里面,甚至是有那麼故意的意思在其中了,伊娃還真的就沒有想錯,丁羽現在這個時候一點都沒有要嚴肅的意思,但問題是伊娃能夠把丁羽給怎麼樣?她還是需要老老實實的坐在那里,不會有任何的動作.≥

"丁先生,我覺得彼此之間還是應該談一談的!真誠的談一談!"

丁羽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意思很簡單,"你說吧!我聽著呢!"

雖然說恨得牙根癢癢,但是伊娃還真的就沒有任何的辦法,自己很想把這個主動權給搶回來,但問題是在丁羽的面前呢?自己也是真的無可奈何,給與自己的感覺呢?丁羽就是無所謂,但是自己不能夠無所謂.

不管事情談成了,還是沒有談成,這個其實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談成的話可能會更好一些!談不成的話,自己可以充分的利用這個時間來監視丁羽,讓他沒有任何可以活動的空間,對于自己來說,也是一種成功.

"丁先生,你可能已經感覺到了什麼,在現在這個時候我覺得大家坐在一起談一談可能是最好的一種結果,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同樣的,我也努力的去爭取我可以得到的,大家都會取得滿意的結果,這樣不更好嗎?"

丁羽的姿勢並沒有任何的更改,依舊是不動聲色的看著伊娃,"我得到我想要的,你努力爭取你可以得到的?"有些疑惑呀!"其實我想要什麼,恐怕連我自己都有那麼一些說不清楚,不過我倒是有興趣知道,你究竟可以得到什麼!反正有時間,說來聽聽也好."

"機會!"伊娃很是肯定的說到,"合作的機會,同樣前途和錢途的機會!對于我來說,可以擴展我的門路和脈絡,我不會放棄這樣的機會!"

丁羽微微的點頭,很顯然對于伊娃的直白表示了自己的贊賞,"我大概明白你是什麼人了,很抱歉先前的時候了解的不多!"在現在這個時候丁羽竟然表現的很是坦誠,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可思議和不能理解,丁羽是不是在故意的做作?

"能夠從丁先生你這里聽到所謂的抱歉,我覺得是一種榮幸,其實很多人都在關注著丁先生你,但是非常的可惜,大家都沒有找尋到太多的關系來靠近先生你,不過從彼此之間的聊天能夠感覺的出來,丁先生還是很'熱情’的!"

話說的好像很是平淡,但是為什麼給人的感覺有那麼一些咬牙切齒呢?

"是嗎?你好像還真的就是頭一個這麼的說,其實我身邊的人多數形容我的時候,都會采用冷漠或者是冷淡來形容,只有你看出來了我的'熱情’,我還真的就是感覺相當的榮幸!"斗嘴皮子而已,反正也沒有其他的什麼事情.

"丁先生就這麼的有信心嗎?"面對丁羽的挑釁,伊娃不能說一點火氣都沒有,現在這個時候只不過是在強壓著而已,反正就自己得到的消息,丁羽這邊是沒有任何動靜的,這是最令人感覺古怪的地方.

金這個家伙是丁羽的貼身安全主管,但問題是直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的動靜,還有就是丁羽的安保小隊,先前的時候都已經放假了,全部都遣散離開,現在這個時候不聚集人手,而是放任這幫家伙離開,這里面太過于的古怪了!

丁羽究竟有著什麼樣子的准備呢?這一點實在是太令人好奇了,就好像有一只貓在自己的心里面抓癢癢一樣!但是丁羽呢?依舊表現的很是風輕云淡,貌似什麼事情都沒有生過一樣,這個家伙絕對不會坐以待斃的,一定不會的.

他肯定有什麼准備,但是這個准備在那里呢?如果說沒有金居中調控的話,那麼丁羽的勝負手又在那里了?但是自己坐在這里半天的時間,並沒有得到任何實際方面的東西,兩個坐在這里相互的調侃,其實沒有任何的實際意義.

"丁先生,金現在還在公寓那邊了,沒有任何的動靜!我想他足以成為談判的條件了!"

威脅的意味很是濃重呀!丁羽也是笑笑,"這個不僅僅是威脅,甚至還有那麼一些挑撥的味道,我很是不喜歡這樣的說話方式,或許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理解,某些人感覺太自我良好了,你說是不是?"

"對不起,我沒有聽懂這個究竟是什麼意思!"

"其實很簡單,有的談就談呀!沒得談就打!"看著來伊娃有那麼一些不解的樣子,丁羽也是笑笑,"你說談就談,你說打就打,世界好像圍繞著你在轉動,不過你真的就確信地球離開了你,就一定不會轉動嗎?"

伊娃的心不由的就是抽動了一下,可是丁羽的話並沒有說完,"有些事情是可控的,但是並不代表著所有的事情都是可控的,想打就打,想談就談,那麼這麼便宜的事情呀!世界並不是一個人的,有些事情呢?還是需要考慮清楚才是!"

丁羽的這個話是不是威脅?在伊娃看來絕對是威脅,但問題是自己針對這個威脅,需要用什麼態度來理解?從彼此之間的談話能夠感覺的出來,這個家伙不是瘋子,但是他的冷靜真的是讓自己感覺到了些許的驚恐!

現在還有的談,因為一切都還沒有付諸于事實,如果說到時候真的出現了什麼狀況,丁羽的腳步會停下來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伊娃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因為自己還真的就是被丁羽給嚇到了!雖然他說的很是平常.

"對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間!"

丁羽點點頭,其實自己知道莉莉離開的原因,進入到自己的房間,所有的探聽設備都會失效的,這是一定的,所以她需要出去聯系一下,對此丁羽也沒有太多的意見和想法,對于和平呢?自己現在沒有抱有任何的想法.

等了差不過十分鍾的時間,伊娃才重新的走了回來,丁羽倒是給自己重新的倒了一杯咖啡,但就只限于丁羽一個人而已,伊娃的面前空空如也,這一點讓伊娃頗為的嗤之以鼻,因為丁羽在這一點上面表現的太不紳士了.

"丁先生,所有的一切都會在掌控之中了,其實誰也不會把誰給怎麼樣的,難道不是嗎?"

丁羽品嘗了一口咖啡的味道,微微的搖頭,"你說的這個話恐怕連你自己都不會相信的,這是一定的,其實歸根結底呢?一切都是利益所致!但是利益的背後還是有風險的!站在你的角度,你會選擇天平的那一端呢?"

"我覺得丁先生是在故弄玄虛!"

"是嗎?"丁羽搖搖頭,"其實我說的是事實,太過于的自信這個並不是什麼好事!一切呢?說是可控的,但其實隨著時間的進行,就會現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不可控的,當然了,這一切可能需要留在後續來評斷了!現在提及還真的就是為時尚早."

很顯然,丁羽並沒有要繼續的跟伊娃談下去的意思了,因為自始至終呢?都是自己在主動的談,而伊娃只能是被動的來硬撐,是不是故意的,這個並不重要,重要的彼此之間的談判沒有任何的結果,這個就已經足夠了.

"好像有些不太盡興!"伊娃臉色一變,因為對于自己來說,時間還沒有到,現在這個時候離開的話,對于自己絕對是一種打擊,而丁羽則是笑笑,並沒有太多的理會,伊娃究竟是離開還是留下來,意義不大.

自己只不過是結束了談判而已,跟其他沒有關系,隨即丁羽也是打開了桌面上的書,拿出來書簽,很是仔細的看了起來,伊娃略顯有那麼一些不太自然的坐在了那里,想了想也是站了起來,不過站起來的時候,倒是注意的看著的丁羽.

但是丁羽並沒有任何的反應,不管她是去倒咖啡,還是給自己找了一本書,丁羽都沒有任何的理會,管你怎麼樣,只要不影響到自己也就可以了!而在整個期間呢?也沒有人來丁羽的這間辦公室來打擾丁羽,一切都顯得非常安靜.

但是暴風雨之前的甯靜,氣氛太過于的壓抑了,先前的時間可能還好過一些,伊娃至少還能夠看一會書,但是這個時間持續的並不是很長,很快的伊娃就感覺有那麼一些煩躁,因為坐在自己對面的丁羽,太過于的安靜了,換句話,沉悶的氣氛給與自己的壓力太大了.

都已經現在了,他怎麼還沒有任何的動作呢?自己想要繼續的試探,可是丁羽的態度呢?完全就是不屑一顧的,甚至于自己都有那麼一些懷疑,就算是自己脫光了站在丁羽的面前,他恐怕也不會抬頭看自己一眼的.

看看手表上面的時間,都已經快要四點鍾了,也就是說距離最後的時間呢?並沒有多少了!甚至于現在這個時候丁羽就算是再做安排恐怕也來不及了吧!

"丁先生,從時間上面來說,也已經有那麼一些來不及了,真的就沒有任何的機會了嗎?"伊娃還是做最後的努力,雖然說這個話說出來的時候,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空洞無味,而丁羽則是笑笑,嘴角翹起.

看著伊娃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丁羽也是搖搖頭,看來這幫家伙真的是不怕事大呀!既然他們都沒有任何要害怕的意思,那麼自己需要有任何的擔心嗎?

更何況自己是從戰場上面走下來的,對于自己來說,只有敵人和戰友這兩種人,要不就是站在自己這邊的,成為自己的戰友,要不就是自己的敵人,沒有什麼男人,女人甚至是兒童這麼一說,不是說自己人性磨滅,而是戰場的法則所決定的.

隨即丁羽也是攤開了自己的雙手,倒是顯得很是白淨,自己都已經忘記多長的時間都沒有沾染任何的血腥了,自己還真的就不想出現這樣的問題和狀況,就算當時機場遇襲的時候,自己也沒有做太多的應對,但是很顯然,自己的退讓被他們當做了軟弱.

打開了自己的箱櫃,看著里面的東西,丁羽也是按了一個按鈕,隨即從里面拿出來了一件裝備出來,並不算是什麼武器,就是一件防彈衣,要知道自己是人,不是神,在這個問題上面,用血肉去阻擋子彈,這個是傻子才會去做的事情.

防彈衣顯得很是輕便,跟普通的防彈衣呢?有著比較明顯的區別,丁羽把防彈衣穿在了最外側,整個人呢?也沒有顯得有多臃腫,不過想了想呢?丁羽也是換了一套衣服,現在來醫院的時候,自己穿的西裝筆挺,但這個還真的就不利于作戰.

畢竟現實跟電影當中是不一樣的,西裝本身的束縛性就制約了戰術動作,要知道自己是出去玩命的,從自己走出去醫院開始,面臨的可能就是槍林彈雨了,所以自己必須要做好方方面面的准備!不要拿自己的小命來開玩笑.

看看手表上面的時間,丁羽也是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面開始活動起來自己的身體來,活動的幅度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期間倒是有人路過丁羽的辦公室,看到丁羽在活動自己身體的時候,還刻意的開了兩句玩笑.

不過在離開丁羽房間的時候,也已經是把所有的情況都給傳遞了出去,丁羽在辦公室里面活動自己的身體,而在隔了兩條街區的一棟大樓里面,很多人都聚集在了一起,整層樓都給空了出來,很顯然,為了針對丁羽,准備的還是相當齊全.

房間里面看起來好像有那麼一些凌亂,但是附近所有的監控線路全部的都已經被接入,而且所有的人員也是全部的都到位了,"丁羽在辦公室里面做活動准備,說明他已經要准備行動了,這個與我們預先預料的情況多少顯得有些不符,外面的情況怎麼樣?"

"金沒有任何的動作,已知的安保也沒有任何的動作,他們好像對于整個事情都是置若罔聞一樣!"回答的人帶著大大的黑框眼鏡,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傲氣和格格不入,但是回答的很快,很顯然術業有專攻.

"這個不正常,掃描街區的情況!我不希望出現其他的意外狀況."

"頭,這個情況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不太現實,現在正值下班高峰時期,雖然我們已經進行了分流,但是情況依舊略顯有那麼一些糟糕,我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而且這個排查呢?也就只能是從周邊開始,然後開始延伸!"

"開始去做!"站在那里的人表情很是嚴肅,而戴眼鏡的也就是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而已,然後也開始吩咐下面的人開始做事,服從命令就好,至于什麼時間能夠做好,這個就不是自己能夠操控的,反正自己已經盡力了.

"他的通訊呢?"

"沒有任何的反應,很顯然已經掐斷,應該還有其他的聯絡方式,但究竟是什麼,我們現在不得而知,所以想要接入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回答的人竟然是一名女子,穿著還真的就是略顯有那麼一些干練,"我們已經准備了其他的手段,但是需要支持!"

"可以!"

說話的時候,語音也是響了起來,丁羽已經開始收拾東西,准備開始離開醫院了,房間里面絕大多數的人,把目光也是放在了屏幕上面,不過有些人的目光呢?也是放在了站立的這個人身上面,現在一聲令下,所有人都要開始准備行動了.

不過丁羽下樓的時候,走的竟然不是電梯,而是樓梯,這一點還真的就是頗為的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意外,因為怎麼說呢?走樓梯還真的就是一個相當好的動題是先前的時候在醫院這邊安排了監控的人員,但卻沒有安排動手人員.

還有一點就是丁羽走樓梯,是不是意味著,這里面有什麼其他的問題和狀況呢?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他們可以在醫院這邊安插監控人員,那麼丁羽也同樣可以的,更何況這里是醫院,在一定程度上面,也算是丁羽的主場了.

但是走樓梯,這樣耗時耗力,對于丁羽來說,並不是最好的選擇,在這樣的時候,這麼的去做,肯定是有著相當特殊的意義,這是一定的.還真就有那麼一些棋差一招的感覺,雖然已經有人跟上了,但貌似起到的作用並不是很大.

丁羽慢慢悠悠的走著樓梯,還真的就沒有什麼特殊的狀況生,不過同樣的也是讓跟在後面的人呢?也是有那麼一些膽戰心驚的感覺,甚至于跟在後面的人也是有那麼一些懷疑,現在的時機真的是太好了,是不是可以動手呢?

已經有人把情況給反應上去了,丁羽現在就獨自一個人,而且走的呢?還是樓梯,這里的監控很少,加上這里的人手也是比較的多,在這里動手的話,安全而且比較的隱秘,還真的就是一個良機呀!(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三十章 如何決定?    下篇:第四百三十二章 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