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三十章 如何決定?   
  
第四百三十章 如何決定?

在文東做准備的時候,時間也是慢慢的來到了中午,丁羽也是手里面端著一杯咖啡,然後拿出來自己的手機,給波士頓方面的桑切斯打了一個電話,讓自己沒有想到的是電話竟然接通了.

"丁,你的電話來的好像有那麼一些不是時候呀!"說話的時候,桑切斯也是軟弱無力的樣子,不過從這個說話的口氣當中呢?還是能夠感覺出來些許的問題和狀況.能不能夠聽出來自己的暗示不知道,但是自己已經盡力了.

"我還以為你不會接這個電話呢?沒有想到你竟然接了!"

丁羽的口氣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客氣,但是很顯然電話那邊的桑切斯也是沉默了,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到丁羽竟然會選擇開門見山,甚至是單刀直入,讓自己一時之間沒有太多的准備和預防,所以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

"抱歉,我沒有任何的選擇!"緩了好一會的時間,桑切斯也是非常無奈的說到,這件事情呢?自己是真的沒有任何的選擇,因為自己太過于的被動了,如果說就是其他的勢力給自己施加這個方面的壓力也就罷了,重要的是摩根和洛克菲勒還在背後吹風.

這個壓力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大了,重要的是波士頓財團不是自己一個人的,這一點才是最為關鍵的所在,自己需要站在整個波士頓財團的角度來考慮問題,誠然自己跟丁羽的關系很是不錯,但事情的性質是不一樣的,所以自己別無他法.

"我明白!"丁羽也是非常了然的狀況,"其實你接這個電話呢?我已經是非常的感謝了!不過勿謂言之不預也,你可能需要知道一點,在整個過程當中,我不保證會不會出現誤傷的狀況,不要把所謂的責任推卸到我的身上面!"

呃!聽到丁羽這樣的說話,桑切斯也是猛然的一愣神,丁羽這麼的說呢?顯然是已經做好了方方面面的准備,其他的勢力真的准備跟丁羽動手,現在這個時候真的合適嗎?對此桑切斯也是一陣的嘀咕,自己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瞧不起背後搗亂的家伙們.

當然了這里面也包括了摩根和洛克菲勒方面,既然選擇了談判,那麼就應該做到談判桌的面前,鬧了這麼一出算是什麼事情?更何況他們就真的能夠吃定丁羽嗎?在自己看來,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兩說著的事情.

丁羽並不是沒有任何的牌面,他只不過是從來都不願意暴露自己的牌面罷了,這個事情還是需要弄清楚的!現在有人針對丁羽出手,最後會不會出現羊肉沒有吃到,反而弄得一身騷這樣的狀況呢?不太好說呀!

"我已經做了具體的安排,這段時間天氣比較的冷,我讓他們度假去了,甚至我也是有其他的事情暫時性的離開一段時間!"所謂最後的一句話呢?也算是給丁羽提醒了,雖然說大家也已經商議好了,但是距離真正能夠做到談判桌面前,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

"我們之間的友誼會不會經受的起考驗,這個事情我不清楚,但我會努力的去嘗試!"丁羽說這個話的時候,也是一字一句的,"還有如果真的打爛了,那麼重建吧!我覺得也未嘗不是一種選擇,反正根基都還在,不是嗎?"

嘶!桑切斯也是有那麼一些不敢置信的樣子,自己跟丁羽交往的時間不短了,對于丁羽說出來這樣的話呢?還真的就是感覺到了些許的恐怖,"丁,我知道這個事情可能會有那麼一些為難,但是我沒有任何的話說,但是我希望整個事情還是能夠在可控的范圍之內!"

"誰知道呢?"丁羽也是很不屑的說到,"真的要是憤怒了,誰也不知道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後果,反正我是不會背負這個黑鍋的."這個話可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玩味的,"好了,最後還是感謝你,希望我們還可以一起喝酒品雪茄!"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放下來手中的電話!而電話那邊的桑切斯呢?也是很無奈的搖頭,放下電話的時候,也是看向了坐在自己面前的中年人,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所有的一切你都已經看見了,我無話可說!希望最後的結果呢?大家都可以接受."

中年人也是皺起來自己的眉頭,針對丁羽出手的事情呢?早就已經做好了方方面面的准備,計劃都已經完成了,但是現在丁羽不僅僅是感覺到了這麼的簡單,甚至還做好了應對,這就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尷尬了!

從自己得到的確切消息來看,丁羽一直都沒有得到有關的消息,至少丁羽在美國這邊落地的時候,是沒有得到任何消息的,但問題是當時的時候並不是出手的最好時機,所以事情也是被耽擱了下來.

但問題是現在丁羽給桑切斯打了電話,電話的言語當中也是直接的就點明了有關的事情,這個就不得不引起來自己的關注和重視了,丁羽究竟是已經做好了准備,還是在鼓弄玄虛呢?

如果說丁羽已經做好了有關方面的准備,事情恐怕就麻煩了,為什麼這麼的說,丁羽先前在機場的影像資料自己看過了,甚至于參與到這一次行動的有關人員也基本上都看過了,他們對于丁羽也已經是有了相當的認識了.

想要狙擊這樣的一個人,絕對不會是太簡單的事情了,更何況這里並不是什麼野外,而是在市區了,反動所謂的大規模襲擊這個本身就有著相當的困難,但是沒有大規模的襲擊,想要解決丁羽,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呀!

特別是已經有了准備的丁羽,肯定會相當的難以對付,這是一定的!

但如果說丁羽是在故弄玄虛呢?他肯定是感覺到了什麼,但是現在對于丁羽來說呢?重要的是時間,他需要調集人手,需要布置方方面面,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能夠給自己爭取一分一秒的時間,就多一份希望,不排除這個方面的可能性.

究竟會是哪個方面的呢?所謂中年人也是看向了坐在自己對面位置的桑切斯,而桑切斯呢?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摸出來一根雪茄,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仔細的嗅著,中年人也是可以的嗅了兩下自己的鼻子,味道好像真的不太一樣.

但問題是桑切斯根本就沒有任何要理會的意思,自顧的給自己點上了,然後就坐在那里擺起來了雕塑,這個狀況也是讓中年人感覺有那麼一些惱火,因為自己感覺到了被無視,不過自己也清楚,如果說桑切斯真的表示太友好,才奇怪呢!

不過這個雪茄的味道真的是不錯,自己還可以的看了兩眼,還真的就是想要問及,但是想了想,這樣丟人現眼的事情還是不要提及比較的好,一個是彼此之間的關系呢?真的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再者問了,恐怕也不會說的.

"桑切斯,你覺得丁羽的說話,究竟有多少的真實性?"

桑切斯也是搖晃了一下自己的酒杯,小小的抿了一口,"任何人小覷丁羽都會付出代價的,而且會付出慘重的代價,所以我從來的都不小覷丁羽,既然這個事情他都已經說了,那麼他肯定是做好了這個方面的准備,個人意見!"

說完了之後,桑切斯也是有眯縫起來自己的雙眼,話雖然是這麼的說,但是自己的心里面呢?還真的就沒有任何的底氣,丁羽才剛剛的在美國這邊降落,他真的這麼快就做好了有關的准備工作了嗎?在自己看來,還真的就不太可能.

因為沒有任何人跟他通報有關的消息和情報,封鎖的相當嚴密,自己也不可能給丁羽通報任何的消息,不過他打這個電話過來的時候,自己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吃驚和意外,他竟然敏銳的感覺到了,這個家伙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了不得呀!

丁羽究竟是怎麼感覺到了,這個問題自己還真的就說不出來,反正不是自己通報的消息,更何況他都已經知道了,現在還不會對丁羽動手的,丁羽還有著相當的時間來做准備,看看最後的結果會怎麼樣吧!

如果說先前的時候有那麼一些坐立難安的話,那麼現在這個時候桑切斯倒是表現的很是沉穩,自己也已經不需要有任何的擔心了.但是坐在桑切斯對面的中年人呢?臉色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在現在這個時候除了問題,怎麼可能呢?

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竟然會在動手之前就暴露了,但是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究竟是現在這個時候動手,還是一切都按照計劃來實施呢?對此中年人突然之間沒有了任何的決斷,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做如何的處理了.

看著出去的中年人,桑切斯也是笑笑,臉上面的表情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不屑,這個家伙太把自己當做一回事情了!也不看看他的對手究竟是誰,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貿然的去動手,到時候恐怕就不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的事情了!

波士頓方面在這一點上面可以說是吃了大虧的,當然了這里面多少有那麼一些自己的期望,丁羽究竟能不能夠掙紮出來,這個問題呢?桑切斯的心里面還真的就沒有任何的底氣,自己隱約的知道,這一次針對丁羽,可以說是下了大力氣的那一種.

波士頓方面沒有辦法摻和其中,也不想摻和其中,這一點還是自己強壓著一些人的後果.而摩根和洛克菲勒方面呢?他們在這一點上面好像已經達成了一致,那就是對于這件事情不聞不問,如果說成功的話,更好,不成功的話,給丁羽一個交代就好.

反正打算是這麼打算的,至于風險控制嗎?這個問題摩根和洛克菲勒究竟是怎麼考慮的,桑切斯多少有那麼一些感覺,誠然他們沒有說,但是自己能夠不知道嗎?這里是波士頓,出了什麼狀況,也僅僅是打破了波士頓的'花園’而已,反正他們的家里面也沒有著重.

坐在自己辦公室里面的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表現出來任何的緊張感,不過很快的門口也是傳來了敲門的聲音,看著門口的泰勒醫生,丁羽也是挑起來自己的眉毛,"丁先生,有位先生說預約了你,我沒有得到通知!"

丁羽微微的點了一下頭,自己是沒有任何預約的,而現在親自的找上門來,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相當的有意思,"我知道了,讓他過來就好!謝謝!"對于風風火火離開的泰勒醫生,丁羽並沒有太多的興趣,倒是從外面進來的人呢?讓丁羽皺起來自己的眉頭.

進來的人呢?順手把門給關上了,然後摘下來自己的墨鏡,放置到了丁羽的桌子上面,但不知道是怎麼了,也許是手滑了,手在收回來的時候,衣袖好像突然的掛碰到了眼鏡腿,直接的就把眼鏡給重新的帶走了.

甚至還掉落在了地上面,丁羽也是微微的癟了一下自己的嘴,用手敲了敲桌子,"丁先生你好!"來人也是整理了自己的情緒,不過眼睛當中多少流露出來些許的小憤怒,很顯然對于丁羽的無視感覺到了不滿.

對于自己的容貌呢?還是相當有自信的,但問題是自己注視的看著丁羽的眼睛,非常的明亮,乾淨,看向自己的時候,沒有什麼所謂的欣賞,就更別提什麼所謂的**了,這個還真的就是讓自己感覺到了,丁羽這個家伙是一個怪胎,石頭人一樣.

不過自己很清楚,這個家伙絕對不是一個直男,他雖然沒有結婚,但是有了固定的情人,姑且可以這麼的說吧!而且還有了兩個孩子,但是對于其他人呢?永遠都不是不假顏色的,難不成他對于西方人有那麼一些偏見,只對東方人有興趣,難說.

"伊娃.伊麗莎白!"很是簡單的一個名字,不過卻沒有說出來自己的姓氏,丁羽對此倒也沒有太多的興趣,微微的點了一下頭而已,神情和動作跟剛才的時候沒有什麼兩樣,讓坐在丁羽面前的女孩子,也是微微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後槽牙.

"我想丁先生已經感覺到了面前的處境,我可以讓事情簡單一些!"

看著坐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子,丁羽也是用右手擎著自己的下巴,看了看放置在書桌上面的書,放置好書簽,然後把書給合上,隨即不咸不淡的說到,"哦,是嗎?反正我也沒有其他的什麼事情,說說看!我貌似有點興趣了!"

從丁羽臉上面的表情呢?看不出來任何的變化,這一點讓伊娃感覺非常的不好,現在這個時候丁羽應該是焦急的,就算是他的心理素質良好,但也應該是忙亂的,他需要跟方方面面聯系,難道他不知道,一旦走出了醫院,面臨他的將會是槍林彈雨嗎?

"你好像一點都不感興趣,給我個人的感覺你只不過是閑的無聊,所以才想要聽我說說而已,其實你的內心已經有了決定!"

丁羽的眼皮根本就沒有任何要抬起的意思,空閑的左手呢?也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擊著桌子,伊娃很是清楚,這個根本就不是送什麼密碼,完全就是無意識的那一種,或者說現在這個時候丁羽完全就是在放空自己,這個混蛋.

原本來的時候呢?雖然不是自信滿滿,但是自己對于這個還是有那麼一些准備的,但是沒曾想剛剛的跟丁羽見面,就被他給來了當頭一棒,地上面的墨鏡呢?看著好像是自己不小心,但是給自己的感覺,丁羽絕對的動手腳了.

但問題是自己沒有任何的證據可以證明這一點,自己又不能夠彎腰去撿起來自己的墨鏡,至少當著自己的面是不能夠這麼去做的,但問題是墨鏡掉落在地上面了,不管怎麼說,自己在丁羽的面前,都是落了面子的那一種.

"其實沒有任何的決定,我現在也不知道應該做如何的決定,當然了你要是能夠說服我的話,也許會做出來其他的決定來,誰知道不知道下一顆巧克力究竟是什麼味道,不過既然你願意去親自嘗試的話,也未嘗不可!"

夠惡心的,伊娃也是皺起來自己的眉頭,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到丁羽竟然還這麼的能言善辯,在自己的印象當中,他是一個很悶的人,至少調查的情況是如此的,但是現在呢?他當著自己的面,竟然有那麼一些調戲的味道,讓自己有那麼一些難以容忍.

"丁先生,我是在很嚴肅的跟你談及某些事情的!"伊娃感覺自己有那麼一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氣,因為丁羽讓自己感覺到了難堪,甚至是相當的難堪,這尼瑪的怎麼能夠接受,自己的身份,容貌等等無往不利的手段,在丁羽面前失效了不說,還被他給嘲諷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二十九章 事先准備    下篇:第四百三十一章 最後的努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