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二十三章 談及   
  
第四百二十三章 談及

兩個人的談話呢?也是在陳鋒進來的時候停頓了下來,陳鋒看著坐在那里的老人,那個腿也是有那麼一些打晃的感覺,這位老人呢?自己在書本上面見識過太多次了,可是現在看見了真人,自己完全就感覺不到自己是誰了!

整個人恍恍惚惚的,對于陳鋒的行為呢?蘇博臣倒也沒有太多的感觸,這樣的女孩子家家的,有如此的表現是很正常的事情,應該給與一定的理解!丁羽也是看著陳鋒,怎麼給自己的感覺毛手毛腳的呢?有些不太穩重?

不過家里面的勤務人員呢?現在還沒有配備齊全,先將就吧!有總比沒有要來得好一些!

"什麼感覺?"從里面出來的時候,安傑也是問了一句,陳鋒兩只眼睛還是有那麼一些冒金星,看著陳鋒的樣子,安傑也是笑笑,"這個只不過是很平常的事情,日後你可能會接觸到更多,考驗呀!才剛剛的開始而已!以後你會接觸的更多."

安傑對此也已經可以免疫了,蘇老是德高望重之輩,但是接觸的時間長了之後就會發現,跟平常的老人沒有太多的兩樣,很是平常的,甚至是非常的好相處,只不過是距離大家的距離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遠,所以不怎麼被了解.

因為不了解所以有那麼一些畏懼,這個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陳鋒的表現呢?只能面前說是合格吧!不要說優秀,甚至連最為基本的良好都沒有達到,不過考慮到她還是剛剛的接觸,所以給予了她合格的分數.誠然有那麼一些小迷茫,但是其他的一切都還算是相當的不錯!自己是感到滿意的.

不過自己滿意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讓先生感覺滿意,這個才是最為重要的.誰知道陳鋒能不能夠過得了這一關,對于這個問題呢?恐怕誰也沒有辦法保證!

吃過了飯,蘇博臣也沒有離開,天色稍微的有那麼一些晚,當然了還有一部分原因呢?蘇博臣還是想要跟自己的外孫談一談有關的事情!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從先前的談話還是能夠感覺的出來,自己的外孫對于蘇家呢?並沒有太多排斥的意思,但問題是家里面的人呢?對于自己的外孫不了解,甚至是不理解,所以這個誤會呢?也是一直都沒有解開,這是麻煩事!

"老王頭那邊你依舊沒有要解釋一下的意思,就這麼的橫在這里?"蘇博臣也是提點了一下這個略顯有些忌諱的問題,自己需自己外孫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態度,很重要的.

"爺爺的心太細,在處理政事上面可能沒有太多的問題,我對此不了解,但是這麼多年的威望放置在那里了,但是商業方面的事情呢?跟政事不太一樣!兩者之間有著相當的區別,爺爺非要插手其中,只能是兩敗俱傷!"

丁羽倒是沒有太多的避諱,反正就自己跟外公兩個人,也許出了這個門呢?丁羽就真的不會承認了!這簡直就是一定的.

"你小子呀!這個是故意的呀!"蘇博臣也是笑笑,"我才懶得去管這個方面的閑事,一個是沒有這個經曆,再者對此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一竅不通,你爺爺呀!當初的時候稍顯有那麼一些魔障了,或者說有些興奮過頭了!"

丁羽也是笑笑,算是應對了自己的外公,"原以為外公會說兩句其他的話,我倒是聽說,先前的時候爺爺挨了不少罵,沒有想到結果是這樣!"

"那個是他自找的,這麼多年的艱辛曆程都走了過來,到了最後這幾步竟然掉隊了,讓人說什麼是好呀!我看他呀!也就那麼一回事吧!"說話的時候,有那麼一些不屑一顧的樣子,丁羽看了之後,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好笑.

外公和爺爺之間的關系呢?自己知道的倒也不是那麼的清楚,並沒有任何要去打探的意思,完全就沒有這個方面的必要,兩位老人呢?肯定是有相互看不過眼的地方,當然了也有相互欣賞的地方!不然的話怎麼會結成親家?

"說正經的,你畢竟是王家的孩子,這個問題呢?我覺得你還是需要考慮一下,至于丁家的事情呢!"蘇博臣也就是說到這里,就看到自己外孫的臉已經拉了下來,得!這個完全就是一個死結,根本就沒有辦法去談及.

自己也就是剛剛的說了一句而已,但是自己外孫呢?其反應也是讓自己沒有辦法開口了,如果繼續的說下去,肯定會崩的,這個完全就是禁區呀!不管是王家或者是蘇家,誰也不能夠去觸碰,觸碰的後果肯定是任何人都不願意去面對的.

這樣的感情呢?對于蘇博臣來說還真的就是難以理解,對于王家呢?也是同樣的難以理解,感謝是應該的,但是丁羽卻阻攔了任何人去接觸丁家,保護的相當好,反正到現在為止呢?還真的就沒有任何人去觸碰這個美麗的泡沫.

跟丁羽有矛盾的人呢?相當的多,但不管是哪個方面,都沒有一個人敢去沾染這個美麗的泡沫,因為誰也沒有辦法保證這個要是捅破了這個泡沫,丁羽會做出來什麼樣子的反應!

為什麼沒有人去捅破這個泡沫?因為大家都很是清楚,這個泡沫對丁羽有影響嗎?或者說產生什麼致命的影響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完全就不是丁羽的弱點,那個只不過是丁羽感情上面的一種堅守罷了.

產生不了任何的影響,如果誰真的這麼去做了,什麼後果?丁羽這個家伙雖然說很是低調,但是在很多人的眼睛里面,這個家伙跟'瘋子’其實沒有太多區別的,只不過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理智,稍微的克制一些而已.

現在蘇博臣才開頭,就是這樣的一個結果了,完全就沒有辦法繼續的說下去,所以蘇博臣也是第一時間就轉移了話題,"改革開放之後,民生的發展很是迅速,有那麼一些黨員和干部呢?不能夠堅守自身的職責,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甚至已經出現在了個別的高級領導干部身上面,而從把整個風氣都給帶壞了!"

"外公,我可不是官員,更不是什麼領導干部,在能力許可的范圍之內,為國家做點事情,這個已經是我最大的能力了,至于其他的嗎?還真的就沒有去想過!"丁羽的這個話呢?說的倒也不見得有多真誠,但是卻很好的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蘇博臣看著自己的外孫,也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用手指點了點,"你呀!有的時候表現的過于軟了,但是外圓內方,說不上究竟是好還是不好,這一點呢?跟我還真的就不是那麼的相像,但是有你爺爺幾分的意思!"

"外公,我可以理解為你這個是故意的在批評我嗎?"丁羽也是翻了一下白眼,直接的說自己比較的陰就得了,至于把這個話說的如此隱晦嗎?難不成說成這樣,自己就聽不出來嗎?

"不是批評你,而是針對你的行事呢?有那麼一些個人的見解,我不太清楚,你究竟是怎麼養成這樣的性格,年紀輕輕的,難道有點沖勁不好嗎?"

丁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個人的性格使然吧!還有就是在成長的過程當中,受到了方方面面的影響,所以才會表現成今天的這個樣子,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更改的,而且也都已經習慣了,沒有感覺有太多的不妥!"

這個話看著好像是在故意的解釋什麼,但是聽在蘇博臣的耳朵里面呢?卻只能是感歎,自己的外孫呀!還真的就是讓自己不知道如何的去評價了!你不能夠說他說的不對,但是有關他的資料呢?自己到現在呢?都沒有看全過!自己只能是通過平常的了解來熟知自己的外孫!哎!

"並不是什麼好習慣,你的骨子里面呀!還是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倔強!"

丁羽則是笑笑,"我記得有人曾經說過,一個成功者,在一定程度上面都是偏執狂,我不一定能夠說是成功者,但是在偏執的問題上面,倒是說的很正確,我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這個分寸還是能夠把控好!

當初在部隊的時候,我會遵守部隊的規矩,現在既然已經在社會了,那麼就需要遵守社會的法則,沒有什麼不一樣的!誠然有的時候會打一些所謂的擦邊球,但也是模棱兩可的情況之下,我從來都沒有承認過,我是一個好人呀!"

"狡辯!"蘇博臣也是笑罵了一句,自己可以很肯定,王璞那個老家伙從來都不會有機會跟丁羽這個孩子這麼的聊天過,自己有這樣的機會呢?還真的就是相當幸運的一件事情,也是令人感覺相當高興的一件事情.

丁羽這個孩子呢?腦袋很是聰靈,知道變通,不像是自己家里面老大似的,有的時候自己也是感覺相當的苦惱和氣氛,太固執了,有丁羽這個大外孫的話來說,太過于的偏執了,讓他當家做主呢?守成可以,開拓嗎?差的太多了.

"說起來,我倒是感覺挺意外的,家里面你們這一輩的孩子當中,你好像除了王陽和王莉,對于其他的孩子呢?你好像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理會,現在你的身份呢?差不多要被公開了,你的心里面究竟是怎麼想的?"

"沒有太多的想法!"丁羽的回答可以說是非常的直接,"跟王陽和王莉他們兩個人的聯系,是因為身上面多少還有那麼一些血緣的關系,至于其他的孩子嗎?這麼多年了,頭一次的聽說,甚至都沒有見過,你老人家覺得會有什麼感觸!"

"太過于直接了吧?"蘇博臣也是埋怨的看了一眼,"畢竟身上面還是有血緣關系的,大家在一起了,才組成一個家!這一點你不應該不清楚才是!還是不要太生分的好."

"外公,你這個典型的話里面有話呀!而且你始終都是在強調著家,我覺得你好像故意的才隱藏著什麼!"丁羽也沒有任何要含蓄的意思,說的也是直接了當,"這里面的事情呢?我覺得還是放一放比較的好,我現在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更為重要的一點嗎?就是他們沒有這個方面的能力,這才是最為主要的!"

"太絕對了吧!"

"不是絕對的問題,而是事實!確切的來說我還真的就沒有從家里面的這些孩子們身上面找尋出來多少的閃光點,王陽和小寶他們兩個人還算是不錯,但也就僅限于跟其他人比較看來不錯而已!"丁羽這個時候,倒也是一點都不吝嗇自己的毒舌.

"我倒是聽說他們很是努力,而且現在大家也都是在效仿!"

"起不到太多的作用,畫皮難畫骨,根本就沒有觸及到核心的東西,王陽和小寶他們兩個人知道為什麼而努力,他們需要去奮斗,而且理論呢?可以跟實際相互的結合,所以他們有不錯的結果,至少是從現在來看是這樣的,而其他人呢?!"

明白了,蘇博臣又不是什麼傻瓜,怎麼可能聽不明白大外孫說這個話的意思何在呢?其他的人呢?雖然說跟王陽和小寶一樣,但是他們沒有實踐的機會,只能是去做所謂的理論家,這個才是最為失敗的地方.

還有一點,雖然大外孫沒有說,但是蘇博臣已經考慮到了.就好像是王陽和小寶一樣,他們所在的位置上面,可以利用的資源真的是太多了,也太容易了,這個會造就另外一種情況,就是辛苦努力的付出,得到的回報呢?還不如用他們的身份得到的回報多!這個會造成失衡!

在這種失衡的狀況之下,就不會有人像是王陽和小寶一樣,繼續的去努力了,因為努力得到的回報太少了,丁羽這個孩子雖然沒有說到實際方面的問題,但也是在暗地里面點出來了問題的所在,是呀!這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所在.

現在京城里面這樣的情況呢?還是有那一些的,不需要有太多的否認,自己家里面有沒有這個情況,恐怕連自己都說不清楚的,這個也是丁羽不願意跟家里面的這些孩子接觸的主要原因所在,因為這幫家伙實在是有那麼一些不太爭氣.

"你對王陽呢?還是很有心思,當然了不否認這里面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但是對于他的培養呢?還真的就是不遺余力,我覺得這件事情呢?還是需要好好的商議一番,要知道你也算是整個團體的一員,難道不是嗎?"

丁羽不置可否的笑了起來,"外公,你這個可是故意的把我給綁架在這個所謂的團體上面,確切的來說我對此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出現任何的狀況我也不會有什麼擔心這麼一說!"看著外公臉色有些不悅的樣子,丁羽也是歎了一口氣,"確切的來說,我沒有看到特別好的對象,而且他們很多人呢?都已經被史丹利和高盛給誘惑了!"

"少跟我廢話!"蘇博臣呢?也是有那麼一些氣急了,自己不管說什麼,自己的外孫總有理由在等著自己,你說這個讓自己情何以堪吧!而怒了的蘇博臣呢?也開始有那麼一些脾氣暴躁了起來,直接就來橫的了!

"明白你什麼意思了,家里面有什麼人選了!不過外公,你也知道在這個過程當中王陽和小寶兩個人吃了多少的苦頭,而且整個過程當中,我也沒有太多的理會,完全就是靠他們自己,我沒有那個時間和精力!"

對于丁羽說的這個狀況呢?蘇博臣也有自己的考慮,大外孫呢?說的還真實實情,因為在王陽和小寶兩個孩子成長的過程當中,丁羽是給予了一定的幫忙,但問題是王陽和小寶呢?一直都是自行的堅守著.

所以在大孫子丁羽提及這個事情的時候,蘇博臣也是陷入到一陣的思考當中,王陽和小寶兩個人呢?是有著這樣的環境,至少是有可以實踐操控的機會,其他人呢?他們有這樣的機會嗎?可以說根本就沒有,這個事實!

還有就是丁羽所采取的方式,完全就是放養的態勢,你們究竟是學好還是不學好,這個事情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我提供這個平台,這個環境,然後就完結,其他的孩子會像是王陽和小寶一樣嗎?

對于這個呢?自己還真的就不敢去打保鏢!真的要是出現了什麼問題和狀況的話,會毀了很多人的!自己給丁羽這個混小子出了一個難題,但是同樣的,他也是給自己出了一個難題,但就算是這個樣子,蘇博臣還是覺得自己應該爭取一下!

不過想要爭取更多的條件呢?這個顯然是不合適的,更何況自己這個大外孫也未見得會同意,不過有些事情呢?還是事先說明了比較的好,省的到時候大家都會出現什麼所謂的尷尬!那樣的話就真的不妥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二十二章 忍著    下篇:第四百二十四章 淡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