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二十二章 忍著   
  
第四百二十二章 忍著

"大舅,我剛才找人問了一下,所謂的資料根本就不可能被傳遞過來!"丁羽也是直接的就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問題,"那些是核心的資料,軍方的重中之重,這樣的東西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可以完結的!我的手還伸不進去!"

丁羽也是愛莫能助的樣子,不是不我不幫忙,而是沒有辦法幫忙.

實際上面呢?對于丁羽來說,這還真的就是一個難題,不過雖然說是一個難題,但也不是一點解決的方式都沒有,需如何的去動手,但問題是自己的大舅就這麼直接的上門,而且還是帶著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的外人來談及這個事情,丁羽的心里面沒底呀!

誰知道這個背後究竟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情況,如果說自己真的摻和了這個事情,到最後再把自己給賣了,那又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情況,這樣的事情自己的爺爺也干過,所以丁羽的心中呢?也是有著自己的小心.

自己也很是希望為國家的發展做出來自己的貢獻,但問題是在行事上面能不能夠稍微的謹慎和小心一些呀!要知道自己現在正是樹立根基的時候,現在讓自己來處理這些事情,這個不是故意的拆台嗎?

"小羽,你是軍方培養的,難道這點事情都做不了!"

丁羽也是眯縫著自己的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舅,注意他說話口氣的同時呢?也是看他臉上面的表情,倒是旁邊的李書涵則是勸慰的說到,"老蘇!有話好好說,不要激動!"隨即也是看向了丁羽,"小羽,你也冷靜一些!"

對于這位李伯伯的行為呢?丁羽也是冷眼旁觀,隨即也是看向了自己的大舅,自己有那麼一些鬧不懂,自己的大舅究竟是什麼意思,就這麼的直接的闖入了四合院,然後給自己來了這麼一出,跟面子沒有任何的關系,這一點還是要說清楚的.

畢竟自己是晚輩,所以無所謂什麼面子不面子的,但問題是整個事情的性質是不一樣的,難不成自己的大舅不明白嗎?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說了這樣的話,就沒有想到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後果嗎?這個才是丁羽感覺不悅的主要原因.

而且自己有這個方面的感觸,好像自己的這位大舅呢?在跟自己的第一次見面好像就不是特別的高興和愉悅,究竟是因為什麼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彼此之間好像有那麼一些誤解,現在看來這個誤解好像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大.

甚至于一時之間呢?丁羽都想給自己的外公打電話了,趕緊把你們家的老大給領回去,這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為什麼要鬧這個樣子?原本的時候說是要支持自己的,難不成這個就是所謂的支持嗎?丁羽一時之間還真的就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這件事情你必須要處理好,沒有什麼道理可講!"

丁羽也是往後仰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思考了半天的時間,算是舒緩著自己的情緒,"大舅,這個事情不是有困難要上,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的問題,這里面事關很多的問題和狀況,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可以說的清楚!"

坐在一邊的蘇海很是不滿的看著自己的外甥,就這麼點事情還婆婆媽媽的,不過有外人在這里了,所以蘇海倒也強忍著自己的脾氣,要是放置在以往的話,恐怕早就掀桌子了,"小羽,你在美國好像地位和位置非同一般吧!而且我聽說你手里面還有著特殊的豁免權!"

聽大舅這麼的說,丁羽突然的笑了起來,"我大概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說我必須要做這件事情,至于這件事情後續怎麼樣?沒有人會去在乎,是這個意思,所以的事情我都需要自己扛著!"說到這里的時候,丁羽的聲音已經略顯有那麼一些低沉.

"小丁,不是這個意思!"李書涵也是連忙解釋的說到.

"那是什麼意思?"丁羽也是絲毫沒有給這位任何的面子,"我已經說過了,這件事情我沒有任何的辦法,這個不是走走人際關系,或者說花點錢就可以做到的事情.里面涉及到太多的東西,大舅可能知道一些,也可能不知道,我要說的就是這些!"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站了起來,"我還有有事情!失陪了!"然後也是轉身離開,絲毫沒有任何留戀的意思,倒是把坐在那里的蘇海直接的給弄愣了,而坐在旁邊的李書涵也是傻眼了,任誰恐怕都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吧?

"小丁!"李書涵也是急忙的站了起來,但是沒曾想丁羽走的很快,李書涵也是根本就沒有拉住,看著坐在那里的蘇海,也是拍了一下自己的面前的桌子,本來想著一個紅臉,一個白臉來著,但是哪曾想竟然如此的不給面子.

"老蘇,這個事情處理的有些過了!"從四合院出來的時候,李書涵也是咬著自己的牙,很是糾結的說到,蘇海也是皺了皺自己的眉頭,並沒有說什麼."咱們這麼多年的老朋友,這一次的事情我欠你的人情!"

蘇海依舊沒有說什麼話,隨即也是上了不遠處的車,而李書涵看著離去的蘇海,也是用手錘了一下自己的車頂,彼此之間的交情呢?雖然說沒有劃上一個句號,但貌似也是出現了引號,這一次是真的偷雞不成蝕把米呀!

而蘇海在上了自己的車之後,也是給自己的外甥打了一個電話過去,等電話接通了之後,蘇海也是很嚴肅說到,"今天的事情沒有辦法,我需要還他一個人情,不過他在這個事情上面有那麼一些不太講究了!事情讓你為難了."

"我知道怎麼去做了!"丁羽嗯了一聲.

"這件事情呢?我多說兩句!"蘇海也是叮囑的說到,"如果能夠做點什麼,還是希望你能夠為國家做點什麼,畢竟都是中國人,這一點沒有什麼說的!你只要記住這個就已經足夠了,多余的,說了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我知道了!"丁羽的回答很是冷淡,但同時也很是堅定,不過這個心里面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些不悅,如果可以的話,為什麼不在先前的時候就給自己打一個招呼呢?是害怕自己露餡,或者是其他的什麼原因?

有些問題呢?還真的就很難去解釋原因的,反正自己跟大舅的這一次會面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愉悅,倒不是說丁羽故意的去挑剔什麼,還真的就不是這樣的,就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小郁悶.

還有就是自己甚至不清楚,如果繼續留下來的話,那麼還會有什麼人找上門來,還真的就是頗為讓丁羽感覺有那麼一些擔心,這件事情的背後絕對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

為什麼丁羽會這麼的去想?要知道自己剛剛的跟波士頓和摩根方面達成協議,甚至于洛克菲勒等財團也是商談好了,基本上自己已經鋪墊完畢了.但是鋪墊完畢並不代表著所有的事情就都水到渠成,沒有任何的問題和狀況了,怎麼可能?

自己想要站穩腳跟,這個絕對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可以的事情.如果一點出現了什麼問題和狀況的話,所有的財團都會找上門來的,特別是先前三舅跟大舅跟自己提及的這件事情,想起來自己都感覺有那麼一些頭皮發麻.

因為一旦出現狀況的話,受到的損失和影響將會是難以估量的,而這些問題呢?自己還沒有辦法跟大舅和三舅去提及,但是他們兩個人不了解,並不代表著其他人也是同樣的不了解,比如把自己的會議行程都給公布的那位,丁羽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擔心.

這個事情呢?就好像是一根刺一樣紮在自己的心中,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當初的時候丁羽給情治部門施加了一定的壓力,甚至做好了讓步,但是情治部門的反應讓自己感覺很是失望,雖然沒有到絕望的地步,但也是徹底的讓自己醒悟了過來.

其實現在的情況呢?也是頗為的讓自己無奈的,自己要是有所動作的話,明的,暗地全部都會知曉,自己可以說是腹背受敵,家里面有這樣的一個存在,讓自己如何的來行事呢?

但是這位的身份呢?讓情治部門都感覺棘手,自己又怎麼來處理?所以軍方找上門的時候,丁羽也是直接的就表明了自己的態度,這樣的事情自己做不了,是真的做不了.

誠然丁羽也很是清楚,這麼的做會讓軍方有著相當的意見和想法,或者說這個本身就是在離間自己和軍方之間的關系,但是自己依舊還需要這麼的去應對!忍著吧!這個是自己現在處理這件事情唯一的辦法!

晚上的時候,丁羽還沒有吃晚飯,就又有人找上門來了,看著拄著拐杖進來的外公,丁羽也是有些費解,外公怎麼會現在這個時候來了呢?"外公!"

蘇博臣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倒是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看著自己的外孫也是點點頭,"我還沒有吃飯呢?讓人給我准備一些吃的!聽說你這里好像吃的還不錯,我想嘗嘗!"

得,一個人是吃,兩個人還是同樣的吃,不過給老人家准備東西呢?可能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麻煩,給丁羽准備東西很是簡單,但是這些東西讓老人食用,就相當的不合適了,不過對于四合院來說,這個還真的就沒有任何的問題.

"我聽說你今天很忙呀!老三找過你了,老大好像也上門了,怎麼一回事情?你現在這麼的受歡迎?"蘇博臣也是有那麼一些不解的看向了自己的外孫,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捉摸不透,特別是家里面的兩個崽子都來了.

丁羽撓撓頭,"軍方讓我給你們做點事情!可以說是高難度的事情,先前的時候三舅來找我呢?是代表著情治部門,而大舅來找我,是帶著人來的,好像是形勢所迫,代表的究竟是什麼方向,我也不太清楚!"

說到這里的時候,丁羽的話語略顯有那麼一些勉強,有那麼一些不太想說的意思.

"很難處理嗎?"蘇博臣也是多問了一句.

"事情的本身是有那麼一些困難!"丁羽倒也是無所謂的說到,"這里面涉及到了一些列的問題,三舅可能提及過一些事情,也可能沒有提及過一些事情,我跟情治部門的關系呢?一直處在冰凍期,沒有解凍過!至少目前是這樣的."

"這個事情我知道一些!"蘇博臣臉上面的態度很是嚴肅,兩只手也是搭在了一起,仔細的聽著自己外甥的話,"不過里面的內情並不是非常的詳細!"

"說起來話長,我當初的時候受邀去美國參加一些內部的會議,那位黑人總統就職儀式之前的回憶,參加會議的人呢?基本上都是各大財團,討論的呢?基本上就是利益的分配等問題,會議絕對的保密,但是後來因為其他的事情,有人把事情透露給了國內,而且通過的人呢?是軍中的高層!"隨即丁羽也是用手往上指了指.

蘇博臣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很是意外的看著自己的孫子,"這個就是導致了你拿錢出出來的那件事情吧?你知道這個人?"

丁羽笑了笑,"我跟美國那邊的人已經達成了協議,但是我很是清楚自己的勢力想要扳倒他,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也完全就做不到,所以也是借機跟情治部門談了談,結果大失所望呀!所以就找了其他的部門合作了!"

蘇博臣也是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自己的心中倒是有所懷疑,但是很快的蘇博臣也是被自己的懷疑給嚇到了,自己完全就不敢繼續的往下去想了,因為越想就越是感覺到了可怕."你能夠確定嗎?"

"確定還是不確定的,能夠怎麼樣?有意義嗎?"丁羽也是笑笑,"外公,這件事情你老人家就不要出手了,對于你,對于整個蘇家來說,沒有太多的好處,先前三舅和大舅來找我,我不是故意的推脫,而是我有其他的顧慮,當然了不僅僅是因為那個人!"

"說說原因!"

"先前的時候我一直都留在了國內,主要是因為美國那邊出了相當大的狀況,幾大財團起了糾葛,我也是深陷其中了,差一點難以自拔,不過結果還是不錯的,下一步呢?可能就會在美國那邊站穩自己的腳跟!"

"站穩腳跟,這是什麼意思?"對此蘇博臣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理解,在自己看來,自己外甥的勢力貌似已經很大了,資金數以百億,而且那個關系好像也是廣博的很,但是現在跟自己說,才站穩腳跟,這個是不是有些太誇張了?

"美國呢?並不是什麼天堂,它是一個等級相當森嚴的社會,我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才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但是並不代表著我就有一定會坐下來的資格,或者說是說話的資格,因為根本就沒有得到廣泛性的承認!"

"意義何在?"蘇博臣也是問及了一些核心的事情.

"爭奪話語權!"丁羽也是仰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盡量讓自己顯得放松一些."涉及到的方面可能會比較多,甚至相當的廣泛,不過現在也就是在行進的過程當中,具體的結果嗎?恐怕連我自己都說不清楚,誰知道呢?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吧!誰知道會是什麼樣子的結果?反正到現在為止,我自己也不確定."

"這些事情我還真的就是知道的不太清楚,你大舅這個人呢?帶兵有一套,當個將領沒有什麼問題,但不是帥才,而你三舅呢?深陷情治部門,麻煩事呀!想出來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我都快要愁死了!"

"這個事情可不歸我管!"丁羽也是笑笑,外公很是聰明的轉移了話題,丁羽也沒有繼續談論下去的意思,反正該說的呢?自己都已經說了,不該說的呢?想必外公的心里面也有自己的猜測,有些事情嗎?不是想象就可以的!

"你小子,有的時候太聰明了,聰明的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害怕,有的時候裝一裝所謂的糊塗並不是什麼壞事!"對于自己的外孫呢?蘇博臣也是相當的感歎.

丁羽也是笑笑,"外公,我已經很是低調了,如果我高調一點的話,可能就不會是今天這樣的狀況,誰看見了不順眼的時候,都會上來踩一腳,但我還必須得受著,不然的話怎麼樣?有些事情呢?聰明一點沒有壞處,不是嗎?"

"你呀!這個是你對爺爺不太放心呀!"說完了之後,蘇博臣也是搖頭不已."不過這一點呢?你倒是跟那個老家伙有點相像,基因方面的遺傳還真的就不是你想否認就否認,不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樣的事情我也不好說什麼!"

蘇博臣是真的不好說什麼.(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二十一章 求合作    下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談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