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一十一章 如約而至   
  
第四百一十一章 如約而至

何紹廉努力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讓自己的意識稍微的清醒一些,雖然說自己背車給撞了,但實際上面並沒有出現太多的問題和狀況,腦袋和心胸等方面都沒有太大的問題,自己很是注意這個方面的保護,至于斷了幾根骨頭這樣的事情,對于自己來說,家常便飯.

那個武者敢說自己從來都沒有傷筋動骨過,在自己的印象當中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

先前的時候昏迷是因為太疼了,加上精神上面出現了恍惚,而現在清醒過來,就基本上不會有其他的問題了,清醒過後,何紹廉也是打量了一下這里的環境,房間的布置呢?跟醫院的手術室好像沒有任何的差別,但是細微之處,還是能夠看出來不一樣的地方.

"我在那里?"說這個時候,何紹廉也是軟弱無力.

動手的醫生看了一眼何紹廉,然後過來檢查了一番,隨即才淡然的說到,"在手術台上面,你的傷勢需要好好的處理,好在腦袋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主要器官也沒有太多的問題,至于其他的問題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嚴重,養一段時間就是了!"

答非所問,但意思很是清楚,這里還是非常安全的,不需要有其他的擔心,但是同樣的,也不要問及其他的問題和狀況,自己不能夠回答,同時也不會回答的!就是這樣的.

不過何紹廉也是非常的清楚,現在這個時候敢救自己的人,同時又能夠救自己的人呢?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換句話來說,希望自己死的人不少,但是希望自己活著的人屈指可數,而自己現在能夠懷疑的對象呢?也就只有一個人了.

至于為什麼要讓自己活著,這個原因說起來其實也是非常的簡單,先前的時候自己就心存死志了,但是沒曾想真正遇到那樣場面的時候,自己還是軟腳蝦一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卵用,想到這里的時候,何紹廉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羞愧難當.

在去丁羽的四合院那里堵門的時候,自己想好了所有的事情,覺得沒有什麼可以再去牽掛的,但是當丁羽真正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自己一時之間真的就是恍惚了,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因為什麼,反正下意識的就是做出來了反應.

回來的時候,金也是跟丁羽說了有關的情況,何紹廉已經醒了,說起來他還算是比較聰明的,誠然自己這邊沒有提及任何的問題,但他貌似也是感觸到了什麼.

"他這個也算是經曆了一次生死了!"丁羽也是微有感歎的說到,這樣的感悟呢?還真的就不是一件簡單和容易的事情,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指了一下自己和金,"我們都經曆過那樣的場景,那個時候,你心里面都在想一些什麼?"

被問及的金顯然也是一愣,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過有關的問題,所以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怎麼來應對!"想不起來了,每一次的感覺都不一樣!"

丁羽也是一笑,笑容多少有那麼一些淒慘的感覺,"我當初的經曆比較多,我記得最為清楚的一次,就是感覺時間好像突然之間的被放緩了一樣,人生的經曆就好像是照片一樣,一幀一幀的在自己面前放映著,我也不知道當時的時候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感觸!"

金沉默了半許的時間,"我也有過這樣的經曆,其實就是一瞬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的事情,不管是記憶深刻,還是不深刻的,全部的都在你的眼前了,不過美好的東西好像都不是那麼的長久,隨即就陷入到黑暗當中!"

"回味看著好像很是漫長,但是美好的東西真的是轉瞬即逝,隨即而來的呢?就是漫天的黑暗,至于是不是能夠醒過來?這個就要個人的意志了,或者說看你的運氣是不是真的好了!"

兩個人相互對視的看了看,隨即丁羽也是接著的說到,"何紹廉雖然說經曆過生死的考驗,但對于我個人來說,依舊不是那麼的純粹,不過這個家伙呢?倒還算是識時務,可以用,但是不能夠大用!個人看法."

何紹廉的命運呢?在兩個人談話的時候,基本上就已經決定了,其實不管事情是不是結束了,何紹廉都沒有太多的依靠了,除了丁羽之外,不會有其他人選擇再相信他了,這是一定的.

他背後的勢力,師門等等,都會覺得何紹廉是背叛了,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恐怕連何紹廉自己都說不清楚,而且現在也不會有什麼人去聽他述說的!而這個問題究竟要不要怪到丁羽的頭上面,貌似也不是那麼的好說.

"現在對我們出手,會不會造成什麼狀況,這個不得而知,但是這個影響已經出來了,而且我想這件事情呢?肯定還會有後續的發展!我們的試探是有效果的!而且效果明顯!現在這個時候有人已經按耐不住了!"

丁羽此時也是微微的一笑,"你覺得我晚上除了吃飯,還有其他的什麼原因?"金聽了之後,立刻的就是一愣,隨即整個人也是不由的打了一個哆嗦,而丁羽呢?則是停下來自己的腳步,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然後找了一家咖啡廳.

點了兩杯咖啡,但是面前並沒有其他的人,金這個時候並沒有出現在咖啡廳當中,而丁羽呢?則是用攪拌勺慢慢的攪動著咖啡,很是自然,並沒有任何的猶豫和停頓.

等了沒有兩分鍾的時間,耳邊也是傳來一陣的腳步聲,隨即一位身著羊毛大衣的中年人也是站到了丁羽的身側位置,"你好,丁先生,冒昧打擾了,還請見諒!"丁羽也是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很顯然對于來訪者,並沒有感覺太唐突了.

"鬧了這麼一大圈子,就是為了見我?"丁羽很輕聲的說到.

"丁先生,你很難見,本來不打算用這樣的方式,因為這個可能會造成很大的誤會,甚至會出現誤傷的局面,但是時不我待呀!時間上面有那麼一些來不及,更甚的是現在中國這邊的情況也是有那麼一些特殊!"

丁羽端起來咖啡喝了一口,味道有那麼一些不太對,不過丁羽還真的就沒有太多挑剔的意思,而坐在丁羽對面的人呢?也是嘗了一口,下意識的就是癟了一下自己的嘴,隨即也是對丁羽笑笑,"抱歉,我有些失禮了!"

"我倒是聽說過你的一些傳聞,大家好像都稱呼你為斯蒂文斯,如果我的記憶力沒有錯誤的話!我想這麼的來稱呼你,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哈哈,丁先生實在是太客氣了,其實說我是掮客或者是鬣狗可能會更加的適合一些,我只為錢服務,這個是我的宗旨,丁先生其實也是非常好的合作對象,但是非常的可惜,一直都沒有合適的合作機會,非常遺憾的事情!"

丁羽用手敲著自己的桌子,想了一陣之後,也是把手放在了桌子上面,用手在自己的太陽穴揉了一段時間,雖然過程很短,但是在這段時間里面,自己的腦袋轉動的有些太快了,讓自己感覺到消耗有那麼一些多.

斯蒂文斯當然也是注意到了丁羽的這個小動作,他可不因為丁羽這麼的去做,是故意的在拖延時間,如果說他想要故意的拖延什麼,先前的時候就不會在咖啡館這邊等著自己,而是采取其他的方式.

畢竟這里是中國了,他想要找尋到自己,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事情!先前都沒有這麼的去做,那麼現在就更不可能這麼的去做了,這是一定的.既然不是拖延時間,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丁羽在分析這件事情的利弊.

半天班後,丁羽也是抬起頭來,"想的時間有些長了,腦袋有些暈!"

"我更為在乎的是丁先生是不是已經做好了這個方面的平衡?"

"美國那邊現在都已經亂成一團了,這里面涉及到的絕對不會是一個,兩個財團,而且竟然讓你親自的出馬了,我現在不僅僅是懷疑,而是有那麼一些擔心!"

斯蒂文斯也是轉動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丁先生有所懷疑,這個是可以理解的,無論是誰遇到了這樣的情況,恐怕都不容易做出來決斷來的,但是丁先生給與我個人的感覺,好像不僅僅是懷疑這麼的簡單,是嗎?"

"很巧妙的說辭!"丁羽也是笑笑的說到,"你的目的我大概已經清楚了,與其說你是來談條件的,不如說你是來談和平的,姑且這麼的說吧!"

"其實不管是摩根或者是波士頓,我們都可以自行的來解決,畢竟這麼多年了,大家也是知根知底,知道所謂的底線究竟是在那里了,但問題是丁先生你突然的冒了出來,你這顆棋子實在是太活了,讓大家沒有太多的把握!"

丁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多謝誇獎,我從這里面聞到了些許的酸味,你的意思呢?"

"丁先生也許不是最聰明的人,但絕對是最好的談話者之一,我甚至都沒有把意思說的太清楚了,確切的來說,我在跟你談判,我的心里面也是感覺到了些許的猶豫,因為我也說不清楚我的談話究竟暴露了多少!"

"其實大家的心里面很是清楚,小摩擦會有的,甚至于會嚴重到一定程度,但是戰爭是打不起來的,也就是說不管狀況多麼的激烈,最後的結果呢?還是大家會坐在一起!"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斯蒂文斯,"問題是,我跟摩根的關系雖然一般,但是跟波士頓的關系好像還不錯!"

"所謂的不錯,是因為彼此之間有一定的利益關系,僅此而已!"斯蒂文斯也是絲毫不客氣的說到,"世界很大,但是說起來也是非常的小,其實在這個背後嗎?大家都知道這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我想丁先生你也同樣的清楚,不是嗎?"

"好像明白了,這一次是要重新的制定規則!或者說重新的整肅規則!"丁羽也是笑著的搖頭,"就算是這樣,貌似也不用進行的如此血腥吧!"

斯蒂文斯看著丁羽,表情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驚愕,自己很是確信沒有露出來任何的底細,同樣自己的嘴也是非常的牢固,但問題是丁羽剛才的話,讓自己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說一些什麼是好了,完全就把自己給鎮住了.

還有就是丁羽把這個話說的太過于肯定了,甚至于讓自己都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真實了,這個事情呢?對于自己來說也只不過是一種猜測罷了,甚至于自己都沒有得到非常准確的消息,而面前的丁羽,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得來的消息呢?對此斯蒂文斯很是懷疑.

"丁先生,你確定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呵呵!看來斯蒂文斯先生對此也是有所懷疑了!"丁羽說的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飄然,"其實這個結論是我剛剛得出來的,或者說是因為斯蒂文斯先生你過來找我之後,我才的出來的答案,現在想來,還是有那麼一些晚!"

"丁先生,你知道嗎?我很少會有這樣的感觸,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坐在你的面前,我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誠然這一次的利益會讓我感覺到滿足,但是這個過程對于我個人來說,絕對不會是非常的愉悅!"

丁羽也是停頓了一段時間,"一直以來我都在想,究竟是哪個方面竟然有如此的膽魄,敢對摩根這樣的龐然大物動手,線索是不少,但是卻沒有可以肯定的對象,現在才算是終于明白了過來,敢對摩根下手的,不是某個勢力,而是整個規則!"

聽到丁羽如此的說,斯蒂文斯也是面色一整,完全就換了另外的一副態勢,"其實大家都是一個圈子里面的人,既然一個圈子里面的人,那麼就需要遵守整個圈子的規則,違背了規則那麼就需要受到懲罰!"

"是不是可以理解為玩火**呢?"

"其實誰都玩火,但需要自控,既然自控不了,那麼就對不起了,在游戲的規則和范圍之內怎麼處理事情就可以,但是超脫了,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對于這樣的場面話呢?丁羽的內心是嗤之以鼻的,說的冠冕堂皇,但實際上面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大家的心里面很是清楚,摩根財團的這一次行為和狀況呢?引起來了眾怒,而自己和波士頓財團呢?只不過是一個引子罷了.

用自己和波士頓財團說事,這幫家伙表面之上好像是用規則來壓向摩根,但這個背後究竟藏匿了什麼,丁羽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頭疼,因為在現在這個時候,做任何的決定,將來的牽扯可能都是無窮無盡的.

"我還有多長的時間來做這個決定?"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停頓了一下子,然後抬起來自己的手,打斷了想要說話的斯蒂文斯,"換個說法,我保持中立,跟我站在眾人這一邊,會有什麼樣子的區別!"

這個話也是讓斯蒂文斯陷入到了沉默當斯的樣子,丁羽也是眨了眨眼睛,然後點點頭,"我明白了!"而這一句話則是讓斯蒂文斯臉色大變,因為自己好像已經預感到了什麼,這個對于自己來說,不是什麼好事.

丁羽也是對斯蒂文斯笑笑,隨即站了起來,"明天的時候會給你答複,還請見諒!"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離開了咖啡館,而斯蒂文斯看著離開的丁羽,也是苦笑不已,在沒有見過丁羽的時候,都盛傳這個家伙有那麼一些難對付.

而自己在跟丁羽相互的接觸了之後,才知道這個家伙絕對不是一句難對付就可以形容了,實在是太過于的棘手了,在自己跟他相互的談話當中,看著好像彼此之間很是對等,但是實際上面呢?自己一直都是被壓著的對象,只不過表露的並不是太明顯罷了.

還有就是,自己在他的面前露底了,這個沒有太多好去辯護的,事實的情況就是如此,重新的穿好了大衣,斯蒂文斯也是回自己的住所,並不是什麼豪華的酒店,那里實在是不太安全,自己住的就是租房.

因為自己是掮客,所以對于自身的安全呢?也是非常的注重,多年養成的習慣,要知道掮客不少,但是能夠活這麼長時間,而且還能夠活的如此滋潤的人,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甚至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

在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之後,安保也是對自己示意了一番,沒有任何的問題了,斯蒂文斯也是拿出來自己的衛星電話,等電話接通了之後,也是很急切的說到,"我是斯蒂文斯,剛才的時候我跟他談過了,這個家伙實在是太棘手了!我不是對手!"

電話那邊也是傳來了一陣的笑聲,"能夠讓你斯蒂文斯說出來這樣的話,好像有些不太容易!如果你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倒是有時間聽一聽!"

隨即斯蒂文斯也是把事情的詳細始末都給說了一遍,說的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口干舌燥,"給與我個人的感覺,他好像已經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了,現在鬧不懂的就是這個家伙究竟會站在什麼位置上面,這個讓我感覺不知道應該做如何的應對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一十章 言明    下篇:第四百一十二章 先下手為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