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一十章 言明   
  
第四百一十章 言明

"何紹廉在胡同口被撞了,好像是酒駕,情況比較的嚴重!"

丁羽的腳步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停頓,琢磨了一陣金說的這番話,"怎麼?人沒死?"從金的話語當中,就能夠得出來這樣的判斷,很是簡單的一件事情.

"從我知道的消息來看,人沒死,也沒有太多的問題,但是現場的情況好像比較的嚴重,看來何紹廉還是有那麼一些准備的,在我個人看來,好像有那麼一些故意的意思!"

聽到金這麼的說,丁羽也是停下來自己的腳步,看了一眼金,"什麼意思,你想要在他的身上面動點腦筋,我可不覺得他有多麼的好用,先前的時候也就兩句話,就直接的露底了,在武道的修行上面,並不是那麼的純粹!"

"但是現在唯一可以救他的人呢?就只有我們的,他被撞了,但是卻沒有受太大的傷勢,說明他的心中有了其他的想法了,對于我們來說,這倒也是一次不錯的機會,至少是可以利用的機會,我相信他是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對于金的要求呢?丁羽並沒有太多的反對,不過對于何紹廉的價值呢?自己還真的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看好,先前他跟自己的對話呢?讓自己對他的印象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不過總歸不是一點價值都沒有用!

既然先生沒有反對的意思,金也是安排了下去,這樣的事情呢?自己是不會親自照面的,但同時也需要抓緊一點,幸好自己在去的時候呢?就已經做好了這個方面的准備工作,至于剩下來的事情嗎?就比較的簡單了.

其實最好的方式呢?是把何紹廉變成一個幽靈,但是金在跟丁羽提及這個事情的時候,雖然沒有表示明確的反對,但對于何紹廉的不看好呢?也是讓金心中一動,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不要讓他成為幽靈了,安排他走其他的路子好了.

讓何紹廉成為幽靈不難,但一旦出現了什麼問題和狀況的話,對于丁羽來說,本來就略顯脆弱的神經真的來那麼一下子,貌似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受不了.

當一個幽靈,首先要意志堅定,既然先生都已經做出來了決斷,金也沒有任何要強行說服的意思,不過剩下來的事情嗎?還真的就需.

金在救護車上面的時候,其實是清醒的,身上面的傷勢看著好像很是嚴重,但實際上面呢?何紹廉很是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並沒有太多的問題!沒有被撞的時候,自己還沒有這個方面的感觸,但是被撞之後,自己的思緒就開始紛亂了.

就在自己遲疑的時候,坐在自己身上面的一名醫生也是趁著不注意的時候,低聲的說到,"等一會紅燈,你大概有一分鍾的時間來做准備,下車之後左走,前面有一輛藍色的馬自達等著你,你的時間不多!如果你還掛念什麼的話,當然了你如果沒有什麼掛念的話,那麼這一輩子可能都不會再睜開眼睛了!"

何紹廉也是努力的睜眼看了一眼說話的醫生,卻發現醫生根本就沒有看向自己,而救護車里面的其他人呢?貌似也沒有這個狀況,就在自己遲疑的時候,車也是緩緩的停了下來,何紹廉很是清楚,這個對于自己來說,機會已經來了.

也沒有什麼所謂的猶豫,強忍著身上面的疼痛,暴起,第一圈就把跟在車上面的警察給放倒了,隨即是醫生和護士,然後扯開自己身上面的固定帶,踹開車門,雖然說身上面巨疼,但何紹廉還是強忍著疼痛.

等拽開藍色馬自達的車門,何紹廉也是真的感覺有那麼一些支持不住了,而司機呢?倒是沒有太多的注意,通過倒視鏡看了一下何紹廉的情況,車輛行駛的並不是很快,沒有多長的時間,就消失不見了.

路上面的監控根本就找尋不到,本來就已經是晚上了,找尋起來就比較的麻煩,而開車的這位呢?貌似對于路況非常的清楚,得知道消息的時候,連根毛都沒有留下來.

而丁羽這個時候也已經來到了自己師叔這里,看著開門的人,丁羽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阿姨,打擾你了!"開門的人呢?正是劉師叔的那位新老伴,丁羽也不是第一次見了,看到了丁羽之後,也是相當的熱情.

而周城鐵呢?這個時候還在院子里面練武呢!練的也是比較的狠,先前比武輸了,甭管原因是什麼,這個原因都需要算在自己學藝不精的身上面,如果說不是自己學藝不精的話,怎麼會出現這樣的狀況能呢?

"來了?"劉道長看著丁羽,也是點了一下頭,等丁羽坐下來之後,劉道長也是有些擔心的說到,"我聽說先前有人去堵門了,怎麼鬧得?"

"消息傳遞的這麼快?"丁羽拿過來毛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手,"這不在茶館方面的事情略顯有那麼一些不忿嗎?所以刻意的跑到了四合院那邊去找茬,挨槍的那位在其中了,倒是不見其他人,不過我倒是遇見的另外一個人,說了兩句,聽說還沒有出胡同多遠,就被車撞了!"

"你動的手?"隨即劉道長也是搖搖頭,"你小子雖然有的時候略顯有那麼一些狠辣,但是這樣的事情還是不會太冒失的,不過這里面的問題,怎麼讓人感覺有些看不懂?"

"我才懶得出手,先前的時候他想要跟我試試手,我沒有理會,跟他說了,他的心思一點都不純粹和堅定,說了兩句就癱軟了,我只不過是給他分析了一下具體的情況而已!"丁羽說的有那麼一些云山霧罩的意思!

"你呀!"劉道長也是笑了起來,"這麼說來,有人是故意把少室山那邊的人給拖進來的,而你身上面呢?還有著真武的身份,真的要是鬧得太過分的話,會挑起來兩家之間的爭斗,現在講究的是和諧發展!"

丁羽一聽自己師叔的言語,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樂不可支,和諧發展,話雖然說是這麼的說,甚至于明面之上呢?也是這麼去做的,但是在私下呢?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完全就打成了漿糊,只不過不為人知罷了.

"我才懶得搭理他們,不過這樣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貌似四合院那邊的面子也是有那麼一些過不去吧!"丁羽也是想著自己的師叔,揶揄的說到,這麼的說呢?完全就是在開玩笑,自己還真的就沒有要把少室那邊放在心上面的意思.

為什麼這麼的說呢?自己跟那邊沒有其利益沖突地方,大家只不過是信仰不同,沒有其他的什麼糾葛,在現在的國情之下,也不會有太多的沖突,但問題是接二連三的讓丁羽面子上難堪,縱然不是讓真武難堪,但丁羽的面子往哪里放?

也就是說丁羽並沒有要把這件事情上升到彼此之間的信仰爭斗上面來,那個可以拋至一邊,置之不理,刨除了這個身份,大家再重新的來看這個問題,先前的時候罵人揭短,現在開始堵門,這樣的行為,總需要有點說法吧?

丁羽肯定會追究,這個是毋庸置疑的問題,但追究歸追究,只需要把事情交代清楚就好了,至于其他的問題嗎?丁羽是不會逾越這個底線的,而且這個話呢?丁羽是當著自己師叔的面說的,如此還是有保障的.

劉道長呢?雖然也知道,自己所做的努力微乎其微,甚至于在很多人看來呢?會相當的不理解,但是在這個問題上面,劉道長並沒有去做太多的解釋,沒有那個必要,自己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就可以了.

難不成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雙方真的起了沖突,然後這個矛盾越鬧越大,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好處不說,損失的呢?都是自家的東西.

自己是從當年走過來的,經曆的東西太多了,當初的情況之下,也是勒令還俗,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講,當時的時候整個傳承都要斷了,自己和眾師兄弟也是東躲西藏,不是說大家不可以過平常日子,主要是大家身上面都帶著東西呢!

而最終這些師兄弟們呢?死的死,走的走,散的散,自己很是珍惜現在這樣的生活和環境,所以盡量能夠避免這樣的沖突和狀況呢?自己都會盡力的.就好像今天的事情一樣,自己很是清楚,這里面有問題,但還是問了一句.

丁羽來這里吃飯的,並沒有其他的什麼事情,而周城鐵呢?看向丁羽的時候,眼神多少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下午在茶館的事情呢?自己也都是看在了眼里面,當時的場景呢?自己現在想起來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後怕.

原本的時候呢?對于這位師叔自己感覺更多的是好奇,但是現在看向這位師叔,多少有那麼一些敬畏了,當時的情況之下是真的開槍了,而且完全就沒有任何的二話,更甚的是這里可是京城呀!不是什麼其他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

而自己的這位師叔開槍過後,晚上的時候竟然還在這里吃飯,這種差異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沒有見到那種場景的時候,自己沒有這個方面的感觸,而見到了之後,周城鐵再看向自己這位師叔的時候,就表現的有那麼一些緊張和謹慎.

"你看看你,把城鐵這個孩子給嚇得!"

丁羽也是打量了一眼,臉上面並沒有太多的表情,隨即也是反問的說到,"我看他的功夫不錯呀!先前的時候還比劃了兩下,今天在場的那些人我也看了,很是一般,怎麼會被人家給打的一個鼻青臉腫?"

聽到師叔這麼的說,周城鐵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叔祖,不過卻沒有任何要強辯的意思,自己來到京城之後,一直都是住在師叔祖這里,吃穿用度全部都是師叔祖的,條件好不好的這個另說,但是這樣的心意自己需要記著,所以師叔祖的教導,自己也需要聽著.

"台上面的小把戲而已,誰贏誰負這樣的事情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也不是掙臉面,同樣也不是什麼生死搏斗,何必呢?"

一聽自己師叔的意思,丁羽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了,隨即也是打量了兩眼周城鐵,他的年紀也不是很大,但是能夠沉穩住自己的性子,這一點呢?還真的就是相當不容易.畢竟是武者,血氣方剛的,能夠壓著,不簡單.

更何況他先前的時候還被打的那叫一個鼻青臉腫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依舊沒有太多的狀況,只是表現小激動,聯想一下先前在茶館的諷刺,丁羽現在這個時候呢?還真的就是高看了一眼,只不過周城鐵的表現,多少顯得一般.

"我這邊的事情可能比較的嚴重一些,所以這段時間恐怕很難跟你老走的比較近,現在有人想要把這個事情往兩派之間引申,這個事情可能還需要麻煩師叔了!"說到這里的時候,丁羽也是停頓了一番,"我對于這個方面的事情沒有興趣,但是同樣的,我並不是什麼怕事的人,所以,不要讓我找到什麼所謂的借口和理由,我這個人有的時候不太講理!"

霸氣,周城鐵也是偷眼看了看自己的這位師叔,然後低下頭來吃飯,而劉道長則是略顯無奈的搖頭,"你這個孩子呀!有的時候還是太擰了,不過這件事情我會跟兩方面都打招呼的,我想應該不會有人這麼的不要命!"

"這可不好說,先前的時候都已經有人堵門了,這個還不夠不要命呀!"丁羽這個話呢?雖然有那麼一些玩笑的意思,但是更多的呢?也算是一種提醒,這一次丁羽並沒有選擇動手,但是下一次會怎麼樣呢?這個事情就真的說不好了.

"哎!"劉道長也是感歎了一聲,隨即也是舉了一下手里面的酒杯,杯里面的酒並不多,劉道長一天下來也喝不了太多的酒,就是品了其中的滋味罷了,直白一些的來說,就是裝一裝這個樣子,活活血,僅此而已.

"現代的社會呢?進步的太快了,大家都追尋所謂的高效率,很多的東西都是空中樓閣,太不現實的同時呢?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實際,而練武呢?偏偏是一個慢工出細活的事情!而且這個慢工呢?還不一定就能夠出細活!"

並不是說練武,將來的時候就一定會有所成就,這個事情誰也不能夠做任何的保證,而相對所謂的跆拳道,合氣道等等,中國武術,確實略顯有那麼一些笨拙,至少在入手的時候,是這樣的,沒有什麼好避諱的.

丁羽在這一點上面可以說有著相當的發言權,自己練武的時間呢?說起來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長,從清醒之後呢?才開始打底子,只不過是因為自己在經驗上面領先的太多太多,好在自己把控的比較嚴格,不然的話進度會更快.

但對于丁羽來說,沒有太多的好處,所以自己甯可放的緩一點,慢一點,然後在這個過程當中慢慢的去體悟,但真的要是掄起來技擊的話,自己用的還真的就不是練就的功夫,用的最多,是在部隊里面學到的,這個跟所謂的功夫是兩回事情.

"經得起考驗才能夠純粹呀!"丁羽說這個話的時候,好像是不太在意,但是實際上面,也是相當的感慨,"算了,師叔,有些事情呢?我們努力過了,並不一定就要去追尋這個結果究竟是什麼,我們有自己的目標和動力,就算是達到了其中的一個目標,但是我想還會有另外的目標在等著我們,你說呢?"

吃過了晚飯之後,丁羽也沒有在自己師叔這里停留太長的時間,自己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處理,再者就是留在這里呢?並不是非常的方便,會把一些麻煩感染到自己師叔的身上面,這個還真的就不是自己願意見到的.

不過在離開之前呢?丁羽也是把周城鐵給拽到了門口的位置,周城鐵也是努力的挺直了自己的腰身,讓自己看來並不是那麼的有愜意,倒是丁羽打量著周城鐵,這個家伙不是吃飽了撐的吧?這麼的有精神頭?

"說點事情,這段時間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先留在這個院子當中了,如果說師叔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去聯系我的管家安傑!你呀!守住自己的性子,這個話算是我鄭重的警告你,別出了事情的時候,再想著後悔!"

"師叔,我需要跟著師叔祖!"

"我已經跟師叔提及過了,他這邊我倒是不會有任何的擔心,他這麼大的年紀了,別人要是選擇動手的話,也不會選擇他,但是你呢?情況可能就不一樣了!"丁羽說完了之後,也是晃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既然能夠去我那里堵門,其他的什麼事情還做不出來?你自己有點分寸,保住你這條小命呢?可能沒有太多的問題,但是我可不想去里面看你,明白我說這個話是什麼意思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零九章 悔之莫及    下篇:第四百一十一章 如約而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