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零九章 悔之莫及   
  
第四百零九章 悔之莫及

阻止了安傑的動作之後,丁羽也是往前走了兩步,看著站在面前的幾個人,也是笑笑,特別是先前在茶館挨槍的這位,丁羽搖搖頭,多少有那麼一些可惜的架勢,"打架?"

"張群,前來領教!"

丁羽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我先前的時候曾經跟你說過,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的,但是你好像沒有聽進去呀!現在跑到我的住處門口,開始堵門,這樣的行為貌似不是沖動兩個字可以解釋的!這個並不是小孩子過家家!"

現在這個時候的丁羽倒是顯得很耐心,而張群注視的看著丁羽,丁羽的鎮定呢?讓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沒有想到,他不應該暴怒嗎?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對了,他應該是等人來吧!不過想一想,貌似也不是這麼一回事情.

保鏢好像已經把這里給圍住了,張群也是相當不解的看著丁羽,隨即也是微微的一抱拳,"還請丁先生不吝賜教!以武會友,相信丁先生不會讓武林同道恥笑!"

丁羽臉上面的笑容呢?也是更甚,"還挺會說話的,不吝賜教?"說到這里的時候,丁羽的話音也是一冷,"你什麼身份呀?我不吝賜教的,還真的就把自己當做一回事情了吧!傅銘就沒有給你解釋解釋?"

"丁先生,你給周城鐵撐腰,那麼按照武林規矩,還請丁先生你賜教!"

哦!丁羽也是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對安傑示意了一下,低聲的在他的耳邊說了兩句,隨即轉身看著說話的這位,面帶微笑,"不過我現在好像沒有什麼時間呀!晚上的時候約了人吃飯,你們自己找死呢?跟我無關,別死在我家門口就是了!"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邁著自己的步伐悠然的離開,完全就沒有把門口的這幾個人當做一回事情,不過丁羽還沒有走出去兩步,就看見牆角的位置站著一個人,因為天色早就已經黑了,所以看不到具體的情況.

不過丁羽還真的就停下來了自己的腳步,"呵呵,還真的就是准備的很是齊全呀!這麼的說來,我今天是躲不過了?"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注視著牆角位置的這個人,兩個人就這麼的對視的相互看著.

夜色雖然擋住了一些影像,但對于丁羽來說,完全就沒有任何的問題,丁羽就這麼注視的看著,沒有什麼所謂的緊張,兩個人對視的時間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長,而站在角落里面的人看著丁羽,神色也是有那麼一些嚴肅.

"洪拳,何紹廉!請教!"

丁羽則是往前走了兩步的距離,看著牆角位置的人,微微的吸了一口氣,這口氣的時間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長,但是非常的均勻,而何紹廉就站在丁羽面對面的位置,所以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了,丁羽的這個呼吸有問題,相當大的問題.

不過還沒有等他思索完畢的時候,丁羽也是低聲的說到,"他們讓你來送死?還別說我在你的身上面呢?聞到了一股很是特殊的味道,看來你在來之前呢?沐浴更衣過,不過你身上面帶著的東西呢?好像出賣了你!"

"我不明白!"何紹廉的聲音微微的有那麼一些顫抖,很顯然丁羽的話讓他有那麼一些觸動!

"不,你很明白的!"丁羽也是不假顏色的說到,"你死在那里,我管不著,也不想管,但是我想在你臨死之前呢?告誡你幾句,當然了你也可以看做我這個是在威脅你,沒有關系!其實我就是在威脅你!"

"沒有想到丁先生竟然還這麼的低俗!"

丁羽不置可否的笑了起來,"說我低俗?這個詞恐怕沒有什麼效果的,至少在我的身上面沒有太多的作用,既然你都已經心存死志了,我就當做先給死人說點寬慰的話了,又不是沒有見過死人,我見過的死人不敢說有你見過的活人多,但至少比死傷在你手上面的人多太多了!"

對于丁羽說的這個話,何紹廉也是哼了一聲,多少有那麼一些蔑視的味道,這個純粹就是在放嘴炮,沒有任何的意義和價值的,他說見過的死人多了,但是在他的身上面一點這個方面的味道都感覺不出來.

基于這一點呢?就讓自己有那麼一些瞧不起,放嘴炮這樣的事情呢?誰都會,但是並不代表著誰都可以做到的,這個完全就是兩回事情,所以自己對于丁羽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輕視,而這個輕視呢?也是表現了具體的動作和表情上面.

"你覺得我在嚇唬你,這倒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了."說到這里的時候,丁羽的話鋒也是突然的一轉,"有人讓你來送死,無非呢?就那麼幾個條件,信仰,錢和情,所謂的信仰呢?跟你沒有什麼關系,錢呢?你也不會太在乎,也就是一個所謂的情了!"

說完了之後,丁羽又一次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隨即眼睛微微的一瞪,本來還有那麼一些瞧不起丁羽的何紹廉,突然感覺本來站在自己面前的花架子,紈绔子弟的丁羽,這個這個時候突然的一變,自己感覺腥風迎面撲來,甚至讓自己感覺到了窒息.

何紹廉下意識的就往自己的後面靠去,但奈何後面是牆,根本就沒有任何躲避的空間,但是自己的身體靠在了牆上面的時候,何紹廉也是心中稍稍的沉穩了一下,隨即兩只手也是擺在了自己的胸前位置,神色不定的看著丁羽.

甚至這個時候何紹廉恐怕都沒有發覺,本來好好的一面牆,這個時候因為猛然的往後撞擊,竟然憑空的出來一道引子,因為天黑的緣故,所以看不到太多的灰塵,但足以駭人了,丁羽的眼角也是眨動了兩下.

這******是怎麼一回事情,先前的時候給與自己的感覺,丁羽就是一個小白臉,但是猛然之間呢?卻好像突然的變成了魔鬼一樣!而丁羽呢?調整這自己的呼吸,依舊注視的看著面前的何紹廉,"就這麼點膽子,也來這里撒野?"

"你究竟是誰?"說話的時候,何紹廉異常緊張的看著丁羽,手也是放在胸前的位置,完全就沒有放下來的意思,神色不定的樣子,也是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發笑.

"你給自己找這個不自在,而且強行的上門,你知道是什麼後果嗎?你覺得在這里了解你自己的小命,好像就一了百了,我告訴你,你是在白日發夢,不僅僅是你要承擔這個責任,同時你背後的家庭,家族,乃是師門都要承擔這個責任,你覺得我能不能夠做到這一點!"

放在先前的時候,何紹廉還真的就會把這個當做玩笑,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面的,但是現在呢?何紹廉也是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口水,甚至于自己都不知道咽口水會發出來這麼大的聲響來,然後又是點點頭.

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點頭,反正就是這麼的去做了.

"看來還是有那麼一些自知之明的,讓你來的人呢?應該沒有跟你提及我的情況,對于我來說呢?你就是一只小螞蟻,而你所謂的功夫呢?在我的面前也略顯有那麼一些不值得一提,我都不知道你究竟還有什麼依仗,哦,對了,你兜里面還有其他的東西,要不你試試?"

何紹廉感覺自己的腿有那麼一些發軟,也就是說了幾句話的事情,但是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呢?自己感覺壓力真的是太大了,在比武之前呢?自己應該控制自己的呼吸,但是現在的呼吸完全就絮亂了,甚至于額頭上面,也是布滿了汗水.

"請......"這個話終究還是沒有能夠說出來.

"請什麼請呀!我跟你說的這番話呢?不是說給你聽的,而是讓你交代後事的,你就算是沒有了自絕的心思,也會有人把你滅口的,所以趁著現在還有那麼一些時間,去跟你家里面,師門等等交代事情吧!"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掉轉了方向,這個家伙呢?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意義和價值呢!或者說心思有那麼一些太複雜,一點都不純粹,讓這樣的人來試探自己,真不知道後面的人腦袋里面都想了一些什麼!

丁羽飄然的離去,也沒有回去四合院的意思,而是去了自己師叔那里,晚上的時候自己是准備去那里吃法的,時間上面已經有那麼一些耽誤了,而何紹廉看著離去的丁羽,也是感覺身上面一點力氣都沒有,然後一屁股的就坐在了那里.

看著要上前的眾人,站在門口的保鏢第一時間就把槍給拿了過來,而安傑呢?也是慢慢悠悠的走了過來,然後把手機放置到了何紹廉的身前位置,"這個是能夠給你爭取的最後機會了,有什麼事情趕緊交代吧!至少現在這個時候,你還有口氣!"

何紹廉看著遞過來的手機,然後又看了一下遠處的情況,自己心下思量了一番,隨即也是撥打了電話,能夠有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吧!隨即何紹廉也是站了起來,踉踉蹌蹌的往外面走去,根本就沒有跟張群這些人彙合.

不過剛剛的從外面出來,還沒有走上幾步,自己眼角的余光就看見一道亮光閃現,畢竟也是練武之人,對于這樣的狀況,還是有著自己的反應,不過何紹廉呢?還真的就沒有想到躲避,先前的時候丁羽已經說過了.

他不會動手的,肯定會有其他方面動手的,絕對不會讓自己活著,誠然自己心里面有了這個方面的准備,甚至于丁羽暗地里面呢?也表示過這個方面的意思,但是等事情真正發生在自己腦袋上面的時候,還真的就感覺有些迷茫.

不過隨即何紹廉也是騰空而去,整個人完全就被撞飛了,而站在那里的張群等人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也是怒視的看著安傑,可是安傑卻沒有任何的理會,先前的時候就已經打過了電話,救護車就在後面等著呢!

"送醫院吧!"說完了之後,安傑也是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張群,走上前去看了兩眼,"不知道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反正傅銘這一次可以說是被你坑慘了,他已經在來的路上面了,這件事情你還是自行的去解釋吧!"

傅銘在接到電話的時候,心都涼了,自己的外甥竟然跑到丁羽四合院那里堵門去了,自己坐在車上面的時候,一不小心,甚至把自己腦門上的頭發都給拽下來一綹來,不過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百思不得其解,他這個時候不應該是被關著嗎?

不過等來到地方的之後,卻發現前面被一輛救護車給擋了,雖然心下也是一動,但卻沒有太多的在意,讓司機停車之後,也是步行的來到了四合院門口的位置,看著站在那里的幾個人,傅銘也是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安傑看到了傅銘之後,也是笑笑,也沒有什麼理會,轉身就離開了,而外面的這些安保呢?也是第一時間的就撤了,剩下來的事情怎麼處理,那個是你們的事情.

傅銘看著站在那里的幾個人,臉上面的表情一陣黑,一陣青.特別是看見了張群之後,如果再面前樹立一面鏡子的話,傅銘都有那麼一些懷疑,自己的表情竟然會如此的猙獰!而張群在看見了傅銘之後,表情怯怯.

但是等了半響的時間,傅銘也沒有說什麼話,現在這個時候傅銘也是在壓著自己的火氣,就算是能夠把張群給打趴下了,又能夠怎麼樣?沒有任何的意義,欲蓋彌彰,而且自己也是注意的看了一下背後的幾個人.

看了一段時間之後,傅銘也是站在了張群的面前,"從親情的角度來說,你是我的外甥,不過從你今天站在這里,我們之間就沒有什麼所謂的親情了,你這些年做的所有事情呢?都會有人跟你算清楚了,哪怕是你踩死一只螞蟻的事情也會算在其中,趁著我們現在還能夠相互的說話,有什麼遺言,我幫你轉達一聲!"

啊?張群表情呆滯的看著傅銘,不能夠吧!自己怎麼感覺事情有那麼一些滲的慌?不就是過來叫號嗎?不至于現在連遺言都說出來了吧?"舅!"說這個話的時候,張群感覺自己有那麼一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音了.

"從血緣的關系來說,我是你的親舅舅不假,但我不是玉皇大帝,而你呢?也不是楊戩,上午的事情呢?我已經救了你一條命,是你自己不珍惜,我覺得也沒有必要說太多的廢話了,有遺言呢?就說,我還能夠帶句話!"

說完了之後,傅銘也是看向了胡同口的方向,看了一陣又自言自語的說到,"剛才的人雖然被拉走了,但是我進來的時候看了一眼,現在是活下來了,但以後的可能性並不是很大,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參與其中,不過也不用想著戴罪立功這麼一說了!"

自言自語的說了一陣,傅銘就看見從胡同口的位置走進來一行人,來人來到傅銘身前的時候,也是打量了一陣,也沒有說什麼話,就是伸手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傅銘並沒有任何的猶豫,而張群看著離開的舅舅,剛想要說話,就有人站到了他的身前,然後一拳打在了胃部.

跟在後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來的時候呢?都知道可能會出事,但是卻沒有想到事情會這麼的嚴重,甚至于連張群的舅舅都被帶走了,來張群的舅舅有著相當的能量,權勢大的嚇人,但是現在呢?二話沒說就被弄了.

張群走的時候有那麼一些呆滯,完全就是被拖走的,而且完全就是單獨關押,根本就沒有給與這些人任何串供的機會,一直以來張群從來都不知道害怕是怎麼一回事情,但是在這一刻,自己是真的害怕了.

但是害怕還是不害怕的,現在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用處,坐在自己車邊的兩個人,臉上面呆滯的表情就跟大理石一樣,根本就看不出來變化,張群這個時候也是萬分的懊惱,自己當時的時候怎麼就熱血上湧了呢?

還有就是先前胡同口的被撞,也是讓自己的心里面的高牆一下子的就塌陷了,何紹廉何師叔,自己還是見過面的,但問題是他根本就沒有上手,甚至于眼睜睜的看著丁羽走了,可是他呢?剛剛走出胡同就被撞了.

特別是自己舅舅的訴說,以往的時候舅舅不是沒有教訓過自己的,但很少跟自己說這麼重的話,現在這個時候連遺言都出來了,這個讓自己一時之間太慌亂了,完全就做不到,而且大腿上面的傷勢呢?也開始隱隱作痛起來.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自己說什麼都不會來的,其實在來的時候呢?自己就已經感覺到後悔了,但問題是當時的情況之下,自己後悔也沒有任何作用了.

現在張群也是完全的就明白了,在整個過程當中呢?自己只是一個被利用的對象,現在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價值了,所以第一時間也是被帶走了.自己的舅舅就是干這一行當的,所以才會讓自己留下來遺言,媽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零八章 強硬的態度    下篇:第四百一十章 言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