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零八章 強硬的態度   
  
第四百零八章 強硬的態度

丁羽倒是沒有表態的意思,而是注意的看著坐在那里的幾個人,打量了好一陣的時間,也說不上來究竟是幾個意思,不過就在遲疑的時候,門口的方向也是走進來兩個人,一前一後走進來的,其中一名竟然是軍人,看著軍銜,距離金星好像一步之遙呀!

不過丁羽完全就沒有任何要理會的意思,而來人看著坐在那里的丁羽,也是看了看那邊挨槍的這位,隨即也是在丁羽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小羽?怎麼弄得如此血呼啦的,這個血都流了一灘了,再這麼下去,容易出事呀!"

丁羽往後仰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怎麼?能惹事,但是不敢承擔這個事,就這麼點膽子?"面對坐在自己面前的軍人,丁羽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理會,甚至是表現的相當不客氣,"所謂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您說我應該怎麼做?"

來人對于有關的情況呢?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清楚,打臉?看了一下左右,倒是看見了周城鐵臉上面的痕跡,不過這個痕跡絕對不會是剛才打的,難道就是因為這件事情?丁羽什麼時候有這個閑心了?

倒是坐在鄰座的幾個人,看著保鏢把槍給收了起來,這個時候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耀武揚威的意思,"我們沒有罵人,就是說了兩句孫子!然後他就開槍打我."雖然是這麼的說話,但依舊很是謹慎的看著丁羽!

得,劉道長已經捂住了自己的臉,沒有想到這幾個孩子竟然是如此的不懂事,甚至是不識抬舉,都已經是現在這個時候,少說一句話能死呀?都現在這個時候了,繼續的挑釁丁羽,知道這個會是什麼樣子的後果嗎?

就算是來人了又能夠怎麼樣?要知道眼前的這位距離王老和蘇老相差的可是有那麼一些遠,甚至是有那麼一些天地之差的感覺!這個不是在找死嗎?

這個話剛剛的說完,先前說話的那位軍官也是立刻的起身,隨手就是一記大耳光,別人不知道,難道自己還不知道丁羽家里面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其他的事情呢?丁羽可能都不在意,但是被別人罵成孫子,這個可是相當犯忌諱的一件事情.

而保鏢這個時候都已經撤了出去,一邊的陳鋒早就已經把資料都給收集好了,然後老老實實的站在安傑不遠處的身後位置,剛才開槍的時候,自己還真的就感覺腦袋里面有那麼一些迷茫了,這個絕對不是真的,太開玩笑了.

這里可是京城,就這麼大刺刺的把槍給拎了出來,但問題是槍響了這麼長的時間,但卻沒有任何的動靜,來的並不是警察,而是軍人,而且來了之後呢?貌似也沒有任何要逮捕的意思,相反卻是給了先前挨槍那位,好大一個大嘴巴子.

挨巴掌的這位呢?顯然也是有那麼一些沒有想到,不過這一巴掌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重,而跟著軍官一同而來的人呢?也是注意的看著情況,原本的時候在自己看來,丁羽可能是為周城鐵找回來這個面子的.

畢竟他們是坐在一起的,但是這一巴掌呢?還真的就讓自己立刻的就警醒了過來,這絕對不會是為了找場子的,如果說就是找場子也絕對不會因為就說了一句話,就挨了這樣的一記大巴掌,就自己的了解,挨巴掌的這位呢?可是傅銘的親外甥呀!

丁羽用手敲了敲桌子,"傅部長,你怎麼教訓,是你的事情!這個我管不著,本來我也沒有這個閑心,罵我呢?倒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就算是現在嘴上面不敢,但是心里面還不知道怎麼想的,但是罵人不揭短,您,看著處理吧!"

說完話的時候,丁羽也是站了起來,然後俯首在自己師叔的耳邊說了兩句,"師伯來的時候,我再通知你,晚上的時候找你一起吃飯!"看著自己的師叔同意了之後,丁羽也是轉身離開了,根本就沒有理會這里面的其他人.

事情已經鬧完了,至于結果會是什麼樣子的,現在還真的就不是那麼的清楚!至于眼前的這一槍嗎?這個只不過是一個由頭而已,並不代表什麼.

而傅銘看著地上面的外甥也是咬著自己的牙,想了想,又是踹了兩腳,就連這個都不解恨,丁羽並沒有要理會這個事情的意思,但問題是丁羽不理會,並不代表著其他人聽聞了這件事情,同樣的也不會理會.

特別是王老,他要是知道了這件事情,你說會是一個什麼狀況吧!傅銘想到這里的時候,不由的感覺頭皮有那麼一些發麻,你說你鬧也就鬧吧!你能不能夠看一看所謂的場合呀!想了想,傅銘跟上去又是踹了一頓,這個還都不解氣.

"你惹誰不好,你惹他干嘛?"隨即也是看向了那邊的劉道長,而這個時候一直都跟在後面的人,也是立刻的抱拳,"劉道長,今天這個事,怎麼說?"

"哎!"劉道長也是感歎了一聲,"得,問這位吧!反正你們人都在這里了,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這個老家伙說了,你們也未見得相信!"

倒是安傑看了情況,也是對那邊的陳鋒示意了一眼,陳鋒好像也是明白了什麼,隨即也是去找了經理,今天所有的一切消費都包了,雖然安傑沒有說,但是自己還是很清楚的,安傑這個時候也是重新的回到了先前的桌子那邊,重新的開始審核.

而陳鋒跟經理商議完畢之後,也是重新的回來了,看了一下情況,也是重新的坐了下來,不過回來的時候自己倒是叫了一壺茶,而安傑看到新茶的時候,也是一愣了一下,不過卻沒有說什麼,有些事情呢?還沒有處理完畢.

而傅銘和中年人在知道了具體的情況之後,也是氣不打一處來的感覺,和著今天要不是劉道長在邊上了,說不定小命就真的扔在了這里,雖然說對自己的外甥有著諸多的不滿,但是很顯然這位劉道長還是相當顧全大局的.

自己的外甥有那麼一些太得理不饒人了,"劉道長,讓你見笑了!"說話的正是來的那位中年人,劉道長也是笑笑,"沒有什麼,常理中事,其他的事情嗎?倒也沒有什麼,但是小羽這個孩子的事情呢?還是要好好的處理,太暴躁了!"

"劉老,你看!"說話的正是傅銘,自己也沒有想到這個侄子會惹出來這樣的事情來,劉道長則是擺擺手,"小羽這個孩子我接觸過很多年,我這條命甚至都是他救回來的,他既然開槍了,說明他沒有把事情放在心上!"

劉道長對于這件事情也是看的很清楚,丁羽並沒有太多的措辭,很顯然還是沒有把事情放在心上面,也就是說丁羽單方面呢?不是那麼的在意,但是這件事情後續要如何的來處理,這還是一件麻煩事!自己跟王家有點遠呀!

說不定什麼時候在王老那里提及一句,王老對于其他的事情呢?可能不會太在意了,但是涉及到了丁羽的問題,就絕對不會不在意,更何況這個事情呢?還涉及到了王家的一些**,有其他人說的,但是絕對不能夠是從這邊傳遞出去的消息呀!

劉道長的意思很是清楚,丁羽這邊的問題沒有什麼大礙,就算是有什麼狀況,自己多少在他那里還是有那麼一些面子的,但是王家那邊呢?就愛莫能助了,還是需要你們自行的來解決問題了,至于後果嗎?誰知道呢?

開槍了,但是沒有任何的後果,甚至于被打的這位呢?貌似麻煩還不小,不過倒是有人過來收尾了,簡單的調查了一下有關的情況,讓中槍的這位呢?直接就被帶走了,甚至于傷勢也就是被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子而已.

不過過來調查的人員呢?在調查完畢槍擊的事件之後,也是來到了安傑的身邊位置,這個時候陳鋒已經站了起來,"安管家,你好!"

安傑站起來,微微的躬身,"你好!"隨即做了一個邀請的收拾,至于所謂的調查嗎?就是走一個過場而已,對于方方面面都有所交代,這個事情不需要丁羽單方面有這個方面的表示,傅銘會主動的把這件事情給收尾的.

唯一有那麼一些麻煩的嗎?可能就是丁羽的安保開槍的這件事情了,這件事情的背後呢?絕對是有引申意義的,這個究竟是給誰看的呢?國內這邊好像沒有誰惹到丁羽呀!在現在這個時候開槍,這個絕對不是鬧著玩的事情呀!

甚至于丁羽開槍之後,消息也是被送到了各大巨擘的案頭了,思量了一番之後,大家也是很快的就得出來有關方面的結論,這一次的事情呢?絕對不是沖著國內來的,但如果說不是沖著國內來的,那麼丁羽究竟是沖著誰來的?

而丁羽在回去的路上面呢?也是第一時間就接到了自己三伯的電話,"你小子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在首都的市區開槍,你知道不知道這個究竟會造成什麼樣子的影響,是不是感覺自己的屁股有些輕,坐不住,要不我找個地方,給你開一個房間?讓你冷靜冷靜?"

這個話責備的味道很是濃重,丁羽這個孩子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冒失了,自己很是清楚,丁羽究竟是因為什麼開槍的,但是這個開槍呢?在首都這樣的環境和氛圍之下了,這個造成的影響呢?可能會是難以估量的.

丁羽因為用的是安全線路,所以也是歎了一口氣,"三叔,事情現在有那麼一些麻煩了,本來我想等你回來的時候,跟你見一面,然後交流一下有關的情況,但是現在來看呢?您回來之後,我們兩個人還是不要見面比較的好!"

"出了其他的變故?"

"現在陸續有人已經踩了進來,甚至于事情有那麼一些不可控了,本來我還真的就沒有打算要開槍的意思,事情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但是先前的時候,我聽聞了一則消息,波士頓方面的人遭遇了突襲,現在有那麼一些壓不住了!"

電話那邊也是失神了一段時間,"你要摻和進去?"

"不,現在這個時候開槍的態度很簡單,我不想摻和任何的事情,我已經跟波士頓和摩根方面聯系過了,當然了還有另外一層意思,誰如果說真的要是把我給拽下水的話,那麼等待的將會是殘酷的反擊!"

"哼,你小子不是打算引蛇出洞吧?"

丁羽也是嘿嘿的一笑,並沒有解釋什麼,"現在的情況呢?太過于的紛雜了,太過于的沉穩呢?未見得是什麼好事,而且我有那麼一些感觸,現在方方面面都已經被拉了進來,那麼我可能會置身事外嗎?只不過是或早或晚而已!所以我需要事先需要做點准備."

"你自己注意一點,影響方面的事情我會注意的!"

"給三叔你添麻煩了!"丁羽也是解釋了一句,自己也不想這個樣子的,但是現在的局面呢?還真的就是讓自己感覺相當的棘手,在逼于無奈的情況之下,自己也是選擇了一種比較強硬的方式,誰知道背後會出現什麼樣子的狀況呢?

而茶館這邊呢?在事情結束了之後,安傑也是收拾了自己的東西,看著自己身邊的秘書,也是用手敲了敲桌子,"今天的情況呢?你也看到了,這個只不過是你實習過程當中偶遇的一件事情,有沒有什麼感想?"

"我好像有些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的人對于這份工作趨之如騖了!"

"招聘工作呢?可能還有幾天的時間,出于對你今天的表現呢?所以給你一些小小的提示,想要做好這份工作不是簡單的事情,太多太多的眼睛在盯著,所以機靈一些沒有什麼壞處,腦袋要活,眼睛要靈,但是嘴巴呢?要嚴!"

手續上面的事情呢?基本上都已經交接完畢了,甚至于報酬也是通過銀行轉賬完成了,自己只是臨時的秘書,工作也是一天一結的那一種.

但是剛剛的從茶館那邊離開,自己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先前的時候陳鋒還感覺有那麼一些不解,究竟是誰打電話過來,不過等接了電話之後,才猛然的一驚,竟然是自己學校的副院長,平時的時候就遠遠的看過,完全就沒有任何的接觸,這個電話太蹊蹺了.

不過放下副院長的電話,其他的電話也是一個接著一個的打了過來,讓陳鋒也是有那麼一些應接不暇,甚至于自己的手機都已經開始發燙了,自己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還會有這樣的時候,也太受歡迎了一些.

不過站在另外的一個角度來說,這對于自己是一個機會,一個挑戰,自己現在面臨著一個關口,究竟要如何的走,很是關鍵.還有就是自己需要清楚自己的站位,自己就是一個秘書,而且還只是一個實習的秘書而已.

想要把前面的兩個字給清除了,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自己的研究生馬上就要畢業了,在自己看來是沒有太多的問題了,但是想要找尋一份比較適合的工作,特別像是眼前這樣的工作,絕對不是一件太簡單的事情了.

丁羽折返回去了四合院,晚上的時候也是去自己的師叔那里吃飯,都已經約好的事情了,不過剛剛的走出來,還沒有邁出大門的時候,就看見已經有人堵在了大門門口的位置了,看樣子好像是剛剛的過來.

看了一下面前眾人的架勢,丁羽也是對旁邊的安保人員揮揮手,先前挨了自己一槍的這個家伙,竟然又一次的站在了那里,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好笑的感覺呀!這個家伙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怕死呀!這個時候竟然來自己家的門口堵自己.

不過站在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呢?有些人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忍不住了,究竟是什麼方面的呢?自己不清楚,甚至于想要調查呢?也不會特別的容易,但出了這樣的事情呢?還真的就是讓自己感覺很是高興.

高興的原因很是簡單,自己的功夫還真的就沒有白費,剛剛的開槍,現在就有人找上門來了,無所謂究竟是什麼方面的人找上門來,只要是找上門來,就證明自己的判斷沒有任何的差池,是真的想要把自己拉下水呀!

但如果說用其他的手段呢?自己可能會高看一眼,但是用眼前的這個手段呢?丁羽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嗤之以鼻的味道,就算是想要堵自己,也不需要采用如此的方式和方法呀!真的是太把自己當做一回事情了.

而安傑這個大管家呢?也是第一時間的就站了出來,開玩笑一樣,來四合院這邊撒野,白天的事情呢?沒有追究也就算了,怎麼還不識好歹呢?現在繼續的來這里來搗亂,看著安傑要打電話的時候,丁羽也是咳嗽了一聲.(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零七章 故意的    下篇:第四百零九章 悔之莫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