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零七章 故意的   
  
第四百零七章 故意的

對于泰熙帶著兩個孩子去了韓國的事情,丁羽倒是沒有什麼反對的意見,在那里都是一樣的,無所謂!而且自己這段時間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空閑,讓他們出去溜達溜達,貌似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圈養在家里面,那叫養豬.

而安傑這兩天呢?也是有那麼一些忙,先前的勤務人員呢?都已經被老太太給帶走了,也沒有讓安傑做這個方面的決斷,因為情況已經是相當的明顯了,繼續的留下來,反倒是讓這些勤務人員會非常的難做.

而安傑呢?對于一般的勤務人員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看不上,畢竟自己當所謂的大總管時間也不短了,對于有關的方面也是有著一定的要求!而這個忙碌呢?也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解決的,需要有著諸多的考核.

要知道這里是四合院,先前的勤務人員為什麼都被老太太給帶走了,原因很是簡單,他們管不住自己的嘴,這個是最為重要的原因,而四合院接下來的勤務人員找尋,這是至關重要的一點,也是考核的最為基本條件.

而丁羽對于有關的問題呢?並不是非常的上心,交給安傑全權處理就好了,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也可以借此機會看看安傑究竟是不是適合這個位置,他來到了四合院也是有著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

總是讓他當這個大管家,有那麼一些屈才了,當初的時候找到了他,是因為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但是現在的情況呢?不太一樣了,所以有合適的機會呢?還是需要把他給放出去,培養人才,不是說養在這個四合院里面,空間太小了.

但安傑能不能夠跳出去這個圈子,這個問題嗎?還真的就是有待于商榷,在這個問題上面丁羽是幫不了任何忙的,一切都安傑自己的選擇了,如果說能夠過的了這一關,那麼丁羽倒還真的就不吝嗇把他放置到一個更高的位置上面.

如果說過不了這一關呢?那麼就不好意思了,機會已經給與了,甚至就擺在了面前,是你自己沒有好好的珍惜,跟其他人就沒有什麼關系了!

而四合院的情況呢?還真的就是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力,四合院招募的勤務人員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這是一定的,但這個絕對是了解四合院最好,也是最為直接的方式和選擇,但凡有一絲的機會,還是需要去爭取的.

不過這個事情呢?還真的就需要謹慎和小心一些,丁羽這個家伙的秉性呢?大家多少還是知曉一些的,絕對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平和.更何況從另外一點來說,四合院呢?就只是一個住處而已,並沒有其他什麼大不了的.

原本的時候呢?四合院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些價值,但問題是出了王老的事情之後,四合院這邊呢?完全就被清空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得到的東西絕對不會太重要了,而且耗時,耗力,不過同樣的,下一步閑棋,也許不經意之間,就會有效果的.

"你說我們兩個人出去逛一逛怎麼樣?"面對邀請,金直接的就搖頭,開玩笑一樣,現在這個時候就不要如此的悠閑,好嗎?至少自己是不能夠放松這個方面的警惕.

丁羽也是撇了一下自己的嘴,既然金沒有這個方面的興趣,那麼就跟安傑一同的出去好了,反正他也要面試的,自己就這麼的悶在四合院這邊了,會讓其他方面很難關注到自己的,自己需要給某些方面一些信號的.

倒是安傑聽聞了事情之後,也是上下打量了一番,有些不解的樣子,倒不是說去面試會怎麼樣?而是自己真的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得其解,先生有這麼的閑嗎?又或者說對自己的工作不滿,不太像呀!

而丁羽看著安傑的樣子,也是搖搖頭,"老是留在四合院這邊了,會讓外界很難觀察到我的動態,現在這個時候需要給外界釋放一定的信號!但是又找不到其他合適的人選,所以你呀!暫時就跟著吧!就算是給我充當這個擋箭牌了."

倒不是說真的找不到其他的人,而是其他的人嗎?現在這個時候都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合適,安傑選擇的面試地點呢?是一家茶館,不過丁羽呢?卻沒有跟安傑坐在一起的意思,而是選擇了一個比較安靜的位置.

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出來一本書,略顯有那麼一些懶散的看了起來,不過時間並不是很長,丁羽就把書放在了桌子上面,然後獨自一個人晃晃悠悠的就離開了,而安傑一直都是在面試,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丁羽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注意到這個狀況的時候,安傑也是扭了一下自己的嘴,得,自己就知道,自己跟先生一同的出來,肯定不會是因為自己的,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不過也沒有什麼意外的,因為這樣的事情呢?貌似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從茶館出來的丁羽,貌似也沒有太多的目的,沒有多長的時間,丁羽也是混上了地鐵,不過這個時間段的地鐵,還真的就是相當的擁擠,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搞不懂,丁羽這個家伙究竟搞什麼?竟然有這個閑心擠地鐵,太奇怪了.

只不過丁羽擠地鐵的時間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長,轉了差不過一上午的時間,丁羽才重新的回到了茶館,而那邊安傑的面試呢?依舊沒有完畢,但是茶館這邊呢?還真的就沒有攆人的意思,這位主可是給了錢的.

不過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要關心的意思,安傑的身邊呢?倒是多了一個人,竟然坐著一個妹子,看樣子好像還是一個秘書,丁羽給自己重新的要了一壺茶,倒是安傑看見了回家的先生,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這個動作讓坐在安傑身上面的陳鋒,也是心下疑惑,下意識的也是看了過去,但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發現,難道是自己眼花了?不過陳鋒還真的就沒有任何要去問及的意思,只是幫著安傑整理資料,這個是自己現在的工作.

丁羽坐下來的時間並不長,有人也是從外面邁步走了進來,倒是安傑看見來人的時候,也是一下子的就站了起來,因為來人自己認識,而坐在安傑側邊的陳鋒也是不明所以,但他也是很快的就站了起來.

劉道長看見了安傑,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哎呦,你小子動春心了?還真的就不太容易!"這個話有那麼一些開玩笑的意思,安傑也是問候了一下劉道長,至于後面的那個大漢呢?自己不認識,但也是點頭示意了一下,禮多人不怪呀!

"勤務人員被老太太都給帶走了,家里面沒有了太多的人手,所以小子只能是親勞親為了!讓你老見笑了!"劉道長也是笑了一聲,擺擺手,然後也是往丁羽那邊走了過去,看著站起來的丁羽,也是點點頭,"這麼的悠閑?不是你的風格!"

倒是陳鋒注意的看著丁羽,沒有看見正臉,只能是看見一個側面,心下雖然說有那麼一些疑惑,但是陳風依舊什麼都沒有要問及的意思,要知道自己爭取到現在這份工作,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容易!

自己很是清楚,在面試這份工作的時候就,來的人呢?絕對是超乎自己想想的多,甚至于自己還看見了,有人開著瑪莎拉蒂來應聘這份工作的,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鬧不懂,竟然能夠開得起豪車,為什麼還要應聘這樣的一份工作?

難道是因為給與的工資比較高,不錯,反正自己的工資比較高,但就是一份實習工作而已,不用這麼的誇張吧!而且自己對于自己的容貌呢?也是有著自知之明,絕對不是那種出眾的那一種,那麼剩下來自己會有什麼方面值得注意,就一目了然.

做人嗎?還是需要有那麼一些自知之明,倒是丁羽看著在旁邊坐下來的周城鐵,也是有那麼一些忍俊不止,指了一下臉,"怎麼鬧得?都花成這個樣子了?這麼沒輕沒重的."

劉道長也是搖搖頭,"還好吧!手下留情了!"

丁羽則是搖搖頭,"所謂打人不打臉,這個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過分了?"自己可不是平白無故的提及這番話,而是實話實說,不管是比武還是打架,很少有人會這麼的去做,甚至于生死,也沒有太多人的人這麼的干.

劉道長也是歎了一口氣,"那邊出了幾個英才,而城鐵這個孩子的曆練太少了,不過勝敗乃是常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讓他經曆的多一些,沒有什麼壞處!"

既然師叔都已經這麼的說了,丁羽就沒有再去提及其他方面的原因,這里面好像涉及到了其他方面的一些問題和狀況,出了幾個英才,這樣的事情呢?見怪不見的,誰家過年不吃一頓餃子的,風水輪流轉,今年到我家,很正常.

"你還沒有說呢?平時的時候可是從來都不見你這麼的悠閑?現在竟然有時間來這里喝茶?"說話的時候,有人也是送了茶水和零食過來,周城鐵對于這些東西呢?還真的就是相當的無愛,盤子里面的干果還不夠自己一把捏的.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呢?自己顯然是不適合插話的,更為難堪的是自己實在是有那麼一些丟人,臉上面的痕跡很是清楚的說明著這一切,而且丁羽這位師叔還當面呢!自己更是丟不起這個人的感覺,所以只能是悶聲低頭的坐在那里.

不過就在自己低頭對付干果的時候,耳邊也是傳來很是熟悉的聲音來,"喲,這個不是周城鐵,這臉是怎麼了?怎麼叫人給花了?太丟人了吧?"

丁羽正在跟劉師叔說話,還真的就沒有去注意旁邊的人,主要是自己的感知呢?沒有出現什麼所謂的風險,所以丁羽自然不會特別的在意,不過聽到這番說話的時候呢?丁羽也是往後仰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順勢打量了一眼.

審視的看了兩眼之後,丁羽重新的看向了自己的師叔,"師伯的身體還是很不錯的,我先前的時候曾經提及過,讓他有時間的時候過來看看!他也同意了,雖然說離開了多年,但是..."

丁羽的話還沒有說完,鄰桌的人則是又一次開口說道,"周城鐵,要點臉不?都這樣了,還不趕緊..."不過這個話還沒有說完,丁羽也是用手敲了敲桌子,然後轉身看了過去,"得放手時須放手,能饒人處且饒人,何必呢?"

"孫子!"

這個話一說出來,周城鐵也是一推桌子,直接的就站了起來,丁羽也是微微的一笑,虛空的對周城鐵擺擺手,然後很是平淡的說到,"坐下!"然後也是看向了說話的人,"罵我一句兩句呢?倒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頂多就是臉面上有那麼一些難堪,不過我覺得有人對于這樣的事情會非常的不高興!"

"怎麼?誰的褲門沒有拉上,把你這個孫子給露了出來!"

那邊的劉道長也是神色一怔,自己還從來的都沒有想到丁羽竟然會遇到這樣的情況,隨即也是很擔心的說到,"小羽呀!消消氣,消消氣,他們是俗家弟子,懂的不多,不是故意的挑起來彼此之間的紛爭,你也別跟他們一般見識!"

丁羽笑笑,隨即打了一個指響,然後笑眯眯的看著鄰桌的幾個人說到,"所謂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呀!這兩樣你們可是都干了,我今天要是放了你們的話,好像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說不過去呀!雖然說這個並不是我的作風."

而這個時候門外也是沖進來三個人,第一時間就把手里面的家伙式給拎了出來,就在有人想要站起來的時候,一聲悶響,隨即這位也是捂著自己的大腿坐了下來,茶館這邊又沒有其他的什麼人,所以並沒有引起來什麼喧囂.

隨即丁羽也是對那邊的安傑晃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安傑第一時間的就把桌面上面的東西給放下,然後緊跟著的就來到了丁羽的身邊位置,聽了丁羽的解釋之後,也是去找了茶館的經理和服務生.

劉道長感覺有那麼一些傻,這里可是京城呀!不是其他的什麼地方,在這里開槍,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肆意妄為了,而且自己也是注意了一下這些保鏢手里面的家伙,不僅僅是真家伙這麼的簡單,而且全部都是硬家伙.

而鄰桌的幾個人這個時候全部的都傻了,甚至都有那麼一些要尿了的感覺,他們現在是在槍口之下了,也就是說了兩句操蛋的話而已,不至于這麼的嚴重吧!但是大腿上面的槍傷,還有地上面的醒目的鮮血,卻是在刺激著他們的內心.

"皮肉傷,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有沒有傷到骨頭,也就是養兩天就好了!"丁羽絲毫不在意的說到,"這一槍就是警告你不要亂動,不過你剛才罵我的事情好像還沒有得到解決呀!你說這個事情究竟要如何的來處理?"

"這不公平?"

"公平?"丁羽也是不置可否的笑了起來,"你想要什麼公平呀!你想想要打臉就打臉,你說想要罵娘就罵娘,地球圍繞著你來轉動,我倒是很想知道,地球離開了你,是不是就不轉動了?"隨即就看見黑洞洞的槍口已經頂在了腦門上面.

開槍過去已經有那麼一段時間了,但問題是沒有任何的動靜傳遞出來,要知道這里可是京城,不是什麼犄角旮旯的地方,這里響槍了,雖然說帶著消音器,但是警察也會第一時間就會趕到的,但問題是到現在為止,一點動靜都沒有.

看著面目猙獰的臉,丁羽也是點點頭,"要公平是嗎?好呀!"看著要說話的師叔,丁羽也是笑笑,"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這兩天太消停了,總歸是需要有發泄的地方,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

"小羽,事情鬧得太大了,對你恐怕不太好,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畢竟大家都是武林同道的,他們練就了這麼一身功夫也不容易,你小子不能夠可不能夠把他們給毀了,這件事情我想那邊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劉道長這個時候已經看出來了,先前的時候這位師侄還真的就沒有當做一回事情,但是後來這幾個兔崽子實在是有那麼一些不像話了,惡語相向,也是把自己的這個師侄給惹惱了,而這個後果嗎?恐怕就不是一般的嚴重了.

現在把槍都給拎了出來,這個問題越鬧越大,自己的師侄倒是不會有太多的問題,但是坐在那里的幾個小王八羔子,恐怕就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了.

不過自己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奇怪,很顯然不會是因為周城鐵的事情,雖然明面之上好像跟這個有關,但是內情絕對不會是的!自己可以肯定.(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零六章 風往那里吹?    下篇:第四百零八章 強硬的態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