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百章 忙里偷閑   
  
第四百章 忙里偷閑

一家人這麼多年呢?貌似還真的就沒有如此的全過,王莉當然也不會缺席,不過她來的稍微有那麼一些晚,工作方面的事情比較的忙!

不過來的時候也是好好的感謝了一下自己的大哥,母親已經跟自己提及過了,家里面這一次安排了王陽的事情,作為條件呢?自己的事情就可以自主了,只要不太出格,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而這個究竟是怎麼來的,王莉的心里面很是清楚.

雖然大哥從來都沒有跟自己提及過有關的情況,但是王莉的心里面非常的清楚,如果說大哥不給自己爭取的話,家里面對于這個事情不會睜一只眼睛閉一只眼睛的,但是現在大哥提及了這件事情,那麼家里面就必須要有一個交代.

"你覺得我是好人?"因為還沒有到吃飯的時候,所以丁羽也沒有去跟大家見面,王莉來的也挺是時候,這句話倒是讓王莉愣了,因為自己從來都沒有想到大哥會這麼的說話,甚至于自己一時之間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

"大哥,我有那麼一些不明白你的意思!"

王莉的說話略顯有那麼一些小心,丁羽也是微微的一笑,在丁羽的臉上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難得一見,"這個話我說的有問題,換另外一種說法,王陽的事情呢?我沒有干涉的意思,因為站在他的角度呢?他覺得可以接受!"

"所以?"

"我可以影響王陽,但是這個影響很是有限,同樣的?也可以影響你,但是這個影響也是同樣的有限,跟你說這個話的意思呢?是讓你理解,不需要有什麼負擔,我有我的意圖,加上這件事情對你有利,所以順勢而為!"

明白自己大哥是什麼意思了,王莉也是笑著的點頭,大哥並沒有把這個話說的太清楚了,但是自己的心中怎麼會不明白呢?大哥沒有要攬功的意思,甚至于還'惡語相加’,不過自己卻不會因為這個生氣的,大哥的心思有些白費了.

對于家里面呢?自己上心是上心,甚至于該用到自己的時候,自己也會盡力的,但問題是自己對待大哥的態度上面呢?卻不會出現爺爺的狀況,同時自己也不會否認這一點的,甚至于就算是爺爺和奶奶當面,自己也會是這樣的態度.

"不管怎麼樣?還是要謝謝大哥!"

"你隨意!"丁羽的口氣好像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反正這件事情我已經跟你說過了,那麼說點其他的事情,王陽結婚了,我這個當哥哥的,盡力還是不盡力的?反正他那邊感覺已經很是滿足了,趁著我還有空閑的功夫!"

王莉也是歪動著自己的腦袋看著丁羽,"我想換輛車,開我的那輛車一般工作基本上都可以了,但是礙于有的時候其他方面的原因,所以需要面子上的一些工程!而且這輛車需要掛在四合院的名下,再者如果大哥能夠贊助一些資金就更好了!"

"我從德國那邊給你訂一輛新出的a8,你要是有什麼需要的話直接來這邊拿就可以了,至于贊助的資金嗎?走四合院的賬目就可以了!"

丁羽也沒有要提及究竟給多少錢,反正王莉看著合適就好了,相信他會有這個方面分寸的,王莉看著自己的大哥,也是微微的一笑,然後也是吐了一下自己的舌頭,不過在站起來的時候,丁羽也是警告的說到.

"錢沒有了,可以再去賺,家里面呢?也不少你的花銷,但是主要自身的安全問題,我知道你調查的那個情況,雖然沒有問及太多,但還算是有所了解,明白我說的意思吧!"

哼!"王陽跟你說的吧!這個家伙就是多嘴!"

"是為了你好!"看著站在外面的安傑,丁羽也事率先的走了出來,走過安傑身邊的時候,也是低聲的吩咐了幾句,並不完全就是王莉的事情,"等一會跟我出去一趟,准備點禮物,我去看看我師叔,有一段時間沒見了!"

安傑也是一愣,表情有那麼一些呆滯,在今天的這個日子,這個時候去看劉老爺子,真的是哪個合適嗎?但是安傑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猶豫,因為既然是先生吩咐下來的,自己照辦也就是了,家里面也不會找到自己頭上面來的.

晚飯的時候,人稍微的有些多,甚至于袁成林夫婦也是過來湊熱鬧,畢竟家里面現在知曉丁羽的人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蘇泉也想過來的,但是臨時出現了一些狀況,所以只能是報以歉意了!

雖然說是訂婚,但也不能夠過于的寒酸了,家里面還是給這小兩口准備了一些禮物的,比如三位老人聯手的一副字畫,這個所代表的意義完全就是不一般的,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誰也不跟丁羽似的,財大氣粗.

至少三位老人對于丁羽拿出來的東西呢?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嗤之以鼻,這個甚至還不包括在王長林手里面的東西,因為有那麼一些過于的張揚了,放置在那里雖然說看著很是漂亮,但是怎麼說呢?對于價值觀的影響有些大.

但是這個話還真的就沒有辦法對丁羽去提及,為什麼?因為丁羽並不在乎呀!這些東西對于丁羽來說,甚至都不值得一提,而且王陽是他的弟弟,總不能夠讓他也給王陽寫一幅字吧!那樣的話會讓其他人笑掉大牙的.

所以丁羽用最為直接的方式來表達了,其他人怎麼的來看待自己,真的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自己也沒有要放在心上面的意思!難不成就因為別人在乎,自己就需要縮手縮腳的嗎?那樣的話還會是自己嗎?

家里面的其他人看到丁羽准備的東西,也是有那麼一些咂舌的感覺,不用這麼的誇張吧!擺在那里的鐲子?都快要有手腕粗細了,而且還不是一個,各種花式的擺了整整兩盤子.

後來老太太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過眼了,讓安傑找了一些紅布,直接的就把東西都給蒙上了,用老太太的話來說,雖然說是訂婚,但是東西還是不要招惹塵土和灰塵比較的好!

其實安傑也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隨即也是找了紅色的綢布把東西都給遮蓋了,然後用金黃色的龍鳳夾子卡住了周邊!看得老太太也是嘴角也是有那麼一些抽搐,但是想了想,還是沒有這麼的去做,這個肯定不是安傑的意思.

林秋燕當然也是注意到了這個狀況,先前的時候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被這些東西晃暈了眼睛,甚至于整個下午的時候,都有那麼一些暈暈乎乎的,不過好在快要吃飯的時候,也是緩了過來,但一直也是低著頭,因為給與自己的感覺,太失分了.

王陽沒有這個方面的感觸,可是三位老人的經驗多豐富呀!他們經曆過的生活太多了,林秋燕相對而言還是一個孩子,下午的情形呢?他們也都是看在了眼里面,陷入到迷茫當中,這個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現在的社會呢?略顯有那麼一些浮躁,而這些新一代成長起來的年輕人呢?在底蘊上面也是有著相當大的差池,但是經過一個下午的時候,這個小丫頭就能夠醒悟過來,這個不能夠說是絕無僅有,但也是相當的難得.

所以三位老人對于這個丫頭呢?也是相當的滿意,誠然丁羽用的方式有些過于的直接,甚至給與三位老人看來,實在是有那麼一些粗鄙不堪,但還真的就不能夠否認,這種效果非常的好用,簡潔而又快速!

但是這樣的方式呢?對于三位老人來說,有那麼一些接受不了,這個也是後來林秋燕過關了之後,老太太讓安傑給封了的緣故所在,家里面的人呢?恐怕還真的就沒有多少能夠看明白,既然看不明白,那麼就不了.

知道的太多沒有什麼好處,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呢?丟不起這個人!

晚飯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豐盛,但是很有滋味,至少可以這麼的說,丁羽也沒有表現的特別特殊,不過出于對丁羽的了解,家里面的人很是清楚,丁羽並沒有跟以往的時候一樣.

以往的時候丁羽吃晚飯,數用斗量,但是今天晚上,也就是一碗飯而已,吃的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少的可憐!至少對于丁羽來說是這樣的,但你要說他是不高興所致,貌似也不是這樣.

吃過了晚飯之後,王陽送林秋燕回去,晚上留宿在這里,就實在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像話了,而丁羽隨後也是出門了,帶著安傑,兩個人前後腳的就出了四合院,等老太太知道消息的時候,丁羽和安傑已經離開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現在這個時候沒有留在家里面,這個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特殊,不過丁羽倒也沒有隱瞞自己的跡象,很快老太太也是知曉了自己大孫子的去向了,去看他的一位師門長輩了,先前大孫子去了香港,好像也是去看了一位師門長輩來著.

這里面是不是有其他的什麼事情呀!但是一切都太過于的隱秘了,那位劉道長呢?自己也是打探過一定的消息,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至于香港那邊的情況,現在還不得而知,但不知道為什麼,老太太的心有那麼一些糾葛.

"師叔!"看著開門的劉師叔,丁羽也是很恭敬的行禮,隨即也是把安傑手里面的禮物奉上,劉道長看著丁羽,也是點點頭,自己的這位師侄呢?自己跟師兄談及過了,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依舊能夠恪守禮節,不容易呀!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他的師傅很好的把道門的東西傳承給了他,老兄弟是有人接了衣缽,這還真的就是讓人感覺很是欣慰,"來,進來!"劉道長也是讓丁羽和安傑進了四合院,這座四合院沒有丁羽的四合院大,但是空間也不算小了.

倒是進來的丁羽,耳朵也是微微的一動,自己好像聽到了些許的動靜,劉道長看著丁羽的樣子,也是一笑,"說起來算是你的師侄,在我這里小憩幾天的時間,在其他的地方睡得不是那麼的安穩,也就這里好一些!"

丁羽也是一笑,卻沒有說什麼,路過院子的時候,丁羽也是駐足看了一段時間,隨即也是看向了自己的師叔,劉道長笑了笑,也沒有說什麼,讓丁羽進了屋子,東西都已經准備好了.

等了一會,也是看見膀大腰圓的漢子從外面走了進來,"師叔祖!"

劉道長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城鐵,這位是你丁羽丁師叔!"

"見過師叔!"進來的漢子並沒有因為丁羽的年紀就有任何的小覷,因為看師叔祖的態度就知道了,這位師叔恐怕非同一般,甚至于跟自己的師叔祖都是平起平坐,再者呢?看著坐在那里的師叔,自己感覺心跳有那麼一些控制不住.

丁羽打量了一番,也是看著自己的師叔笑笑,卻沒有任何問及的意思,"晚上的時候家里面的人太多,不是很方便,我可是還沒有吃飽!"

"正好,城鐵晚上的時候還要吃一段夜宵!"劉道長倒也是不客氣,隨即也是支起來了盤碗,東西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油膩,城鐵看著桌子上面的東西,再看看自己的師叔祖,又看了看坐那里的師叔,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猶豫.

劉道長在桌子下面,也是用腳踩了一下,順勢的拿起來筷子,周城鐵愣了一下,隨即也是一咬牙,劉道長吃東西的速度很慢,丁羽的速度也不快,但問題是擺在他面前的東西下的很快,看得周城鐵也是感覺頭皮有那麼一些發麻.

一直以來,自己感覺已經是相當過分了,十斤八斤的東西可能稍顯誇張,但是三斤五斤牛肉,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放在心上面的意思,甚至于還不算是酒水,但是這位師叔呢?吃的東西比自己還不見他的身體有任何的變化.

而自己的肚子都已經快要起來了!到了最後,也是有那麼一些吃不下去的意思,隨即丁羽才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東西吃了不少,但是酒水呢?丁羽卻是絲毫未沾,周城鐵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好意思,因為在這位師叔的面前,有些丟人了.

"楊師兄還好?"

丁羽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受教一夜,真傳一句話,楊師伯盡心了!"丁羽的回應呢?略顯有那麼一些平常,但是劉道長卻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當年楊師兄被迫還俗,心中激憤難耐,得真傳者寥寥數人!總算是沒有辜負了師門,也沒有辜負了整個道門,甚幸!"說完了之後,劉道長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把持不住,淚水也是隨即沾染了自己衣襟,看得那邊的周城鐵也是有那麼一些手足無措.

丁羽攙扶著自己的師叔去休息了,後面的事情交給阿姨就好了,丁羽並沒有過多的詢問,回頭看了看站在那邊的周城鐵,丁羽也是上下打量了兩眼,"晚上的時候練的很晚?"

從來了之後,周城鐵也是一直都沒有找到說話的機會,現在師叔主動的問及,周城鐵也是嗯了一聲,"我師傅說我的悟性不太好,需要刻苦一點,加上我這個人也沒有其他的本事和愛好,就是比較的喜好練武!"

"出出汗也好!"丁羽也是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周城鐵有些愣神,不過既然這位師叔說了,周城鐵也是下場,沒有多長的時間,渾身就是熱氣騰騰,丁羽也是坐在旁邊看著,而安傑呢?也是站在不遠處.

對于練武,自己沒有多少的興趣,也是不太懂行,但是看著面前這個漢子的狀況,自己倒是感覺挺好奇,時間不長,這個渾身就冒熱氣了,就更剛剛從澡堂里面出一樣.

看了一陣時候,丁羽也是站了起來,親自的下場,在場中的周城鐵看見丁羽的時候,也是一愣,丁羽卻沒有太多的猶豫,下手在前,也沒有多話,就跟周城鐵比劃了起來,不過更多的是架勢,並沒有其他的動作.

"慢,再慢一點,過猶不及!"丁羽的話不多,但是在理解上面,還真的就跟周城鐵有著不同,先前的時候別看周城鐵在這里練武,但是並沒有太多的人指教,而劉師叔呢?雖然也在山上面待過,但他的所學還不是那麼的到家,道理能夠說的通,但是動手則差了很多.

丁羽也是一步一式的陪著周城鐵,既然他能夠出現在這里了,說明自己的師叔還是很看重的,所以丁羽也沒有吝嗇時間的意思.差不多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吧!丁羽也是擦拭了一下自己額角的汗水,然後把毛巾遞給了安傑.

"先生,時間很晚了,金夫人和孩子還在家里面呢!"

丁羽也是一愣,隨即點點頭,倒是那邊的周城鐵看著那邊的丁羽,一躬到底,"謝師叔不吝指教之恩!"(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九十九章 家務事    下篇:第四百零一章 舊事重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