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九十四章 燈下黑   
  
第三百九十四章 燈下黑

看著父親的樣子,坐在那里的年輕人重新的看向了丁羽,"阿叔,這件事情是我鬧起來的,你說話!我要是皺眉頭,就不是男兒."

"閉嘴!"向十看著自己的兒子,猶豫了一下,才沒有一巴掌拍在他的臉上面,事情那里是他惹出來的,這個時候就不要跟著添亂了,雖然自己也知道他是好心,但不能夠是現在這個時候,亂說話,會出大亂子的.

正在看簡報的丁羽也是抬頭看了一眼,隨即也是看向了向十,"怎麼?向十叔沒有告訴他實情?"看著點頭的向十,丁羽也是笑笑的說到,"怎麼?向十叔吃飽了?"

剛剛的說完話,丁羽的手機就響了,丁羽也是沖著向十笑笑,隨即很是不在意的就接聽了手機,"喂,你好,我是丁羽!"說話非常的客氣,這個倒是讓向十有那麼一些意動,在丁羽這樣的位置上面,還這麼客氣的說話,還真的就是了不得.

丁羽他把自己的位置擺得很正,不卑不亢的,而且就是一句話而已,但是讓那邊打電話的人聽了之後,會感覺非常的舒服,所以在接下來的說話,也會非常的客氣.

"是我,你小子就不能夠消停一點,你什麼時候去了香港?"電話那邊的蘇泉也是略顯疲憊的說到,先前的時候調查到了一些情況,但是沒曾想竟然牽扯到了香港方面的有關問題,特別是丁羽這個混小子,還摻和其中了.

"這樣的事情還有人管?"丁羽也是絲毫不在意的說到,"我過來隨意的溜達溜達,貌似沒有太多的問題和狀況!當然了順便的買一點禮物回去,貌似也是說得通,你的意思呢?"

"扯淡!"蘇泉也沒有要慣著自己外甥的意思,"聽說你跟向家的人搞到一塊去了,我說你悠著一點,別把向家給玩壞了,不經折騰!還有其他的用處."

"哦,能夠把人情都捅到三舅你這里來,好像不是一般人呀!沒聽說起過!"說完話的時候,丁羽也是注意的看著坐在那里的向十,上下打量了一眼,很顯然有那麼一些其他的意味,"我對京城的龍子鳳孫沒有什麼興趣!少拿他們嚇唬我."

"丁羽呀!你也算是其中的一員,就算是你不承認,你也是有這個身份的!"蘇泉說這個話的時候,意味深長,不要以為你自己就能夠逃脫.

"這麼說來,我必須要給這個面子了!"丁羽也是冷冷的哼了一聲,"我倒是很想知道,我要是不給這個面子會怎麼樣?誰能夠把我給吃了?"

說話的語氣很是霸氣,但是聲音呢?卻是一點都不高,但是坐在那里的向十呢?已經是低下頭來,不住的往自己的嘴里面塞著東西,自己找了門路,但問題是人家根本就不給任何的面子,自己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自找的!

何必那麼的手欠呢!非要打探人家的底細,這下子好了,把自己給扔了進去,現在想出來,也人家的臉色,人家不給自己的面子,就算是有這個台階,自己都不敢上!

"我知道你跟黃坤的關系不錯,細妹也是在你那里了,不給我這個面子可以,但是這件事情讓黃坤出面的話,貌似也不是那麼的妥當!你覺得呢?"

丁羽也是冷冷的哼了一聲,"交際還挺廣的,不過三舅,我倒是有些好奇,這樣的事情至于讓你親自的出面嗎?我又沒有要攪亂香港的意思,不管是明面之上的,還是暗地之下,不過我倒是覺得有人好像對我很是關心!"

但是丁羽的話還沒有說完,那邊就已經掛斷了電話,丁羽放下手機的時候,也是略有所思,"向十叔跟坤叔還有聯系?以前的時候沒聽坤叔提起過?"

被問及的向十也是愣了一下,不過手里面的筷子倒是沒有放下,不過丁羽那邊也是倒了一杯茶,"手好像髒了!"向十一愣,隨即也是明白了過來,起身之後也是對丁羽點點頭,然後快步的離開,沒有辦法,感覺東西都已經堆到自己的嗓子眼了.

丁羽等待的時間並不是很長,隨即向十也是回來了,丁羽隨即也是看向了一直坐在那里的年輕人,向十也是沖著自己的兒子揮揮手,走的時候還是怒視的看著丁羽,貌似不是一般的有意見,丁羽則是笑笑的看著向十.

"有失門風,還請羽少見諒!"隨即又是親自的給丁羽倒茶,丁羽則是用手敲了敲桌子,誠然現在都已經到了時候,但還真的就沒有任何人來這張桌子.

丁羽注視的看著向十,"有人給你說情!"看著想要說話的向十,丁羽擺擺手,"說情的人倒是沒有露面,但是負責傳話的人確實我的舅舅,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第一時間就驚動了情治部門,看來向十爺的交友不是一般的廣泛!"

向十的瞳孔深深的收縮著,自己知道這位不好惹,但是卻沒有想到如此的不好惹,很顯然先前跟他說話的人不僅僅是他的舅舅這麼簡單,甚至還是情治部門的高官,但就算是這樣,都沒有任何的用處,這個是不是也太駭人了.

"羽少見笑了,就是跑跑腿!"

丁羽看著向十,隨即也是拿起來茶杯,微微的抿了一口,但是放下來的時候,好像有那麼一些不注意,灑出來一些!丁羽用手比劃了兩下,隨即也是用手給擦拭乾淨了,整個動作沒有任何的停頓,但向十則是完全的呆滯了.

"向十爺是想來情治部門也是被蒙在了鼓里面,有手段!"說話的時候,丁羽也是站了起來,但是沒曾想那邊的向十也是跟著的站了起來,但是看了一下周圍情況,也知道自己有那麼一些太唐突,太冒失了.

不過在看到桌面上的那個字之後,自己就好像突然之間被扒光了,所有的一切全部的都展示在了這位的面前,要知道所有的交易自己從來都沒有假借人手的,都是自己一個人出面處理的,但是現在突然有另外一個人站在自己的面前,跟自己提及這樣的事情.

其實丁羽的心中也是翻起來滔天巨浪,外面的路呢?基本上都已經被自己給堵死了,但是沒曾想這幫家伙竟然還玩了這麼一出燈下黑,自己現在想的是究竟要不要試探一下?還有就是剛才給與的提示,會不會太冒失?

看著跟過來的向十,丁羽掏錢結賬,完全就沒有用向十的意思,"怎麼?向十爺還有事?"看這個狀況,丁羽好像完全就沒有要認賬的意思,先前在餐桌上面的動作好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就是翻臉不認人.

"羽少!"這個時候向十的態度呢?跟先前時候的唯唯諾諾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了,至少能夠挺起來自己的胸膛,丁羽也是笑笑的看了一眼,"我想還是有必要談一談的,這樣的話,對于雙方都是有好處的!"

"用誰威脅我不好,偏偏用他來威脅我!"丁羽也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看來你的消息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靈通,那我告訴你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覺得你最好能夠聽的仔細一些,因為可能會關系到你,乃至你們向家所有人的小命!"

向十不是非常的相信,自己背後的人呢?雖然沒有說出來名字,但是他留在上面的字足以說明一切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丁羽竟然還敢威脅自己,憑什麼?

"我走了之後,應該有人會過來找你聊聊,然後拽你上一輛掛著私人招牌的汽車,除了一步電話之外,車里面沒有其他的裝置,也沒有其他的人,他會直接的跟你通話,讓你說明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羽少,這個有些駭人聽聞了!這里好像是法治社會!"

丁羽也不是那麼的在意,甚至還刻意的笑了笑,"他需要知道的是你有沒有把他的消息透露給我,這一點呢?非常的關鍵,如果他懷疑了,那麼就很是抱歉了,雖然你沒有說過任何的話語,但是你的這條小命,已經被畫上句號了,言盡于此,好自為之呀!"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上了早就已經等候在那里的汽車,而向十站在路邊的位置,神色有那麼一些恍惚.不過等醒悟過來的時候,卻發現有人已經站在了自己的身邊位置,很是普通的一個中年人,自己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站到自己身邊的.

"跟我走,有人想要跟你談談!"

一句話,向十感覺自己的後背完全就已經濕透了,因為自己用眼角的余光呢?已經看見了不處于停靠的車輛,車里面坐著一個人,並沒有看向自己這邊,但是那個身影自己真的是太熟悉了,在現在這個時候,自己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選擇.

看著打開的車門,向十也是坐了進去,後座除了一步電話之外,沒有任何的東西,聽著突然響起來的鈴聲,向十也是嚇了好大的一條,隨即也是第一時間的就拿起來了電話,現在輪不到自己有任何的猶豫.

"丁羽是為了你而去的嗎?"電話那邊也沒有任何的寒暄,說話也是直接了當,"他來到了香港那邊之後,你們好像就接上頭了!"

向十也是咽了一口口水,"昨天的時候他去見瘦猴,原來的時候港城這邊武器走私的頭,洗手有些年了,家仔去瘦猴店里面買東西的時候,沖撞了他,當年他路過這里,留下來太深的印象了,加上檔口前兩天的時候出了事情,我以為是有關部門調查我的,所以可以的趕了過去!"

"哦,那麼後來呢?"

"我調查到他來這里呢?除了看望瘦猴,還望一位師叔,那個是我們的跌打醫生,來港已經三四十年的時間了,彼此的關系不錯,既然他放了我兒子一馬,于情于理,我都需要讓他三分,所以也是作陪,不過期間他接了一個電話!"

電話那邊也是沉默了一段時間,隨即後才緩緩的說到,"什麼情況?"

"是李家李老先生的電話,我當時的時候偷聽了兩句,所以心下也是相當的好奇,但凡所有的港城人,都希望能夠跟李家拉上一點關系,不管是做生意,還是干其他什麼的,我當時的時候感覺有問題,所以回去的時候,也是讓人去查了查!"

"你這個簡直就是在作死!"電話那邊的人也是罵了一句,"你查誰不好,非要去調查他,你知道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麼身份?"

"早上的時候我知道事情不對了,所以趕緊過來斟茶認錯,期間他又接了電話,好像是情治部門的人,聽羽少的意思,好像還是他的舅舅!"

"他沒有動你!"

"他讓我和家仔陪著他吃飯,十幾個人的桌子,就坐了我們三個人,所有的東西都是一式三份,東西擺了滿滿的一桌子,吃完了一桌子,然後又上了一桌子!"說到這里的時候,向十甚至已經有那麼一些哽咽了,"後來我只能是拿著筷子使勁的往里塞!連口水我都喝不下去了,家仔也是一樣!"

言語之間充滿了委屈,自己都多大年紀的人了,竟然還受這樣的委屈.

"他提及了什麼沒有?"

向十也是愣了一下,算是緩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他說這件事情有問題,只不過是扣在我的人,不需要有軍事情治部門的人出面,甚至是他的舅舅講情,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情,反正最後是不歡而散,晚上的時候他可能要去李家吃飯,但是看這個意思,明天我還陪著他吃早茶,我,我頂不住呀!"

"其他的事情我不管,但是我的身份絕對不能夠讓他知曉,你知道什麼後果!"說完了之後,也是停頓了一段時間,"他雖然狠辣無情,但也不是一點道理都不講,而且現在這個時候去李家,他是不會沾染什麼血腥氣的!頂多有些受罪!"

說完了之後,電話也是出現了忙音,很顯然那邊也是掛斷了電話,坐在那里的向十也是一下子的就癱軟了下來,在茶樓那邊自己吐了,本來就已經很是難受了,現在又這麼一嚇,還真的就是讓自己感覺身體俱疲.

不過看著打開的車門,看著站在旁邊的人,向十也沒有太多的理會,很快的也是走向了自己的車,坐上車的時候,也是臉色煞白,因為自己很是清楚,剛才的時候是在鬼門關那里走了一遭,如果說沒有羽少給自己一點警示,自己恐怕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不過自己的心下也是更加的恐懼,雖然說瞞了過去,但只是瞞過了一方面而已,那位羽少還是知道了自己背後的那位,這個情況究竟要如何的解決?把丁羽給做了,別開玩笑了,恐怕還沒有等自己動手,自己的腦袋恐怕已經被摘下來了.

但是不動手的話,自己的把柄已經被這位羽少給卡住了,而且自己背後的這位呢?對于羽少好像還不是一般的懼怕,自己甚至從哪個話語當中感覺到了些許的恐懼,不應該呀!怎麼會是這樣呢?那位都已經位極人臣了,怎麼還會懼怕這樣的一個毛頭小子?

自己現在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拿捏不清楚,羽少究竟是什麼意思,是想讓自己當所謂的二五仔嗎?想到這里的時候,向十有那麼一些想哭,自己都已經多大的年紀了,這麼多年的風雨都闖蕩過來,怎麼倒了竟然會摻和到這樣的事情當中呢?

但問題是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要去見向十的意思,中午的時候邀請瘦猴吃飯,地點呢?也是定在半島的嘉麟閣,瘦猴在接受邀請的時候,倒也沒有表現的特殊拘謹,自己只不過是不願意出風頭罷了,但並不代表著自己沒有見過世面.

而且自己收手也是比較的早,很早的時候呢?就已經看清楚了形勢,回歸之後呢?也基本上不沾染有關的事情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倒也是安度晚年,今天丁羽邀請,自己也算是風光一會,帶著自己家的丫頭應邀.

"阿羽,看來真的是風光了!"這里呢?並不是天九翅最好的地方,但是所謂的天九翅呢?就是一個說笑而已,大家注重的只是這份感情罷了,跟其他沒有任何的關系.

自己甚至聽說了,昨天晚上的時候,阿羽還跟他的師伯在大排檔吃的,而且吃的還很是不錯,拿得起,放得下,這個可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容易.就好像自己一樣,當初的時候在位置上面,不是說想下來,就真的可以無所謂.

那種位置上面的落差感,一時之間還真的就是難以適應.

就好像現在的阿羽一樣,現在坐在的地方呢?是半島酒店的嘉麟閣,但是昨天晚上的時候,他可是坐在大排檔里面了,兩相之間的差異太大,放在自己的身上面,可能已經是榮辱不驚了,因為自己已經過來人了.

但是放置在丁羽的身上面,他可以做到這一點,真的是讓自己伸出來大拇指,完全就是刮目相看,所以今天不僅僅是自己來了,甚至還帶著自己的女兒盛裝出席,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自己看得起丁羽!他值得自己給與這樣的禮遇.(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九十三章 亂伸手的後果    下篇:第三百九十五章 人情交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