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九十三章 亂伸手的後果   
  
第三百九十三章 亂伸手的後果

因為坐著向十爺的緣故,所以這邊上菜很快,很快的桌子就已經擺滿了,看著向十的狀況,丁羽隨即也是把啤酒拿在了自己的手里面,先是給自己的師伯倒了一杯,隨即看了一邊的向十,對他示意了一下.

向十也是一愣,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待遇,自己在這位的面前還真的就不敢有任何的拿捏,雙手舉杯,丁羽也是給他倒了一杯,隨即也是把酒瓶放置到了一邊的位置,這個只不過是看在自己師伯的面子上而已,跟其他沒有任何的關系.

倒是一直都在關注這桌的人,看到這個場景的時候,下巴都已經掉在了地上面,從來都是別人給向十爺敬酒,但是先前的那個年輕人,雖然說是倒酒,但是向十爺的表現,可是有那麼一些狀況呀!這位年輕人究竟是誰家的?

後面的人議論紛紛,但是丁羽卻沒有任何要在意的意思,不過丁羽的吃東西的狀況,又是讓向十心中一驚,桌面上的東西真的不少,自己則是一沾即止,畢竟是請客人吃飯的,自己也知道這一頓有其他的深意,所以也就沒有怎麼下筷子.

當然了這里面還有另外的原因,畢竟是大排檔,自己的身份呢?要是在這里大開大合的,恐怕下面的,不知道會怎麼來議論.但是看著這位羽少的胃口,貌似不是一般的好呀!怎麼給自己的感覺,這位羽少好像一個星期都沒有吃飯了.

你的身份在這種地方大吃大喝的,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不顧忌了?就算是想要接地氣,貌似也不需要采取如此的方式嗎?

桌子上面的東西好像都進到了這位的肚里面,是不是乾淨貌似都已經不重要了,他還真的就吃的下去,看得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目瞪口呆,不至于餓到這種程度.

但是看著清潔溜溜的桌子,向十也是跟伙計招呼了一聲,隨即重新的上了一桌,不過桌子上面的東西也是換成了一些有分量的,牛肉,燒鵝等東西,不過這些都是楊明給加的,這里沒有,可以去其他的地方買呀!

在眾目睽睽之下,丁羽也是臉不紅,氣不喘,幾乎是把第二桌子都給清光了,這一下不僅僅是向十了,關注這桌子的人呢?都是感覺不可思議.而楊明則是點點頭,自己的這位師侄真的是可以了,功夫練到家了.

"再來一桌,來電海鮮就可以了!不用太多了!"

旁邊的丁羽也是點點頭,向十也是對一邊的伙計使了一個眼色,東西看著上,無所謂什麼貴賤,但是一定要把看家的本事給拿出來!雖然說接觸的時間並不長,但是這位給與自己的震撼,真的是有那麼一些超乎想象.

桌子上面的海鮮種類很是齊全,甚至于很多都是看家的貨色,但是向十爺請客,這個是給臉,所以這邊的大排檔也絕對不敢有任何的私藏和保留,不過這一次呢?丁羽也還真的就是淺嘗即止的感覺,品嘗一下其中的味道就好.

而楊明對于這個師侄呢?也是真的很放心,他能夠在這里開懷的吃上一頓,說明他有這樣的情懷,而向十爺就不一樣了,雖然說有那麼一些緊張,但是他一點都放不開,不過可能太顧及身份的緣故了吧!這個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人跟人是不一樣的,自己的師侄能夠讓向十爺陪著,他的身份就絕對不會太簡單了,但是自己的師侄呢?能夠下得去這個口,但是向十就始終的都顧及自己的身份,在自己這邊可能不會怎麼樣?但是在自己師侄的眼睛里面,落了下乘.

這個跟陪客沒有任何的關系,我都已經吃了,而你卻不吃,這個算是什麼意思?不給面子嗎?不過好在自己的師侄呢?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的態度表露.在自己想來,不會是看不見,只不過是視而不見.

吃過了東西之後,丁羽也是跟著自己的師伯回到了他那里,停留的時間稍微的有些長,差不多三個多小時的時間,隨即才乘坐李家的車回半島酒店,"羽少,有什麼事情你盡管吩咐,我們就在樓下!"

"謝謝!辛苦了."丁羽倒是沒有太多的孤傲,表現的很是平淡跟隨和."還有替我謝謝李爺爺和李叔!讓他們跟著受累了."李家的人呢?自己也就認識這麼兩位,說一個是說,說兩個也是說,還不如都給提及了,省的麻煩.

回到住處的時候,也已經是非常的晚了,丁羽洗漱過後才休息,但是早上的時候,丁羽依舊起的非常早,鍛煉完畢的時候,看著起來的金,也是搖搖頭.金也僅僅是小小的鍛煉了一番,向丁羽一樣,還真的就是做不到.

畢竟不是誰都有這樣的毅力,雖然說自己是安保,而且還是主管,但是在這個問題上面,自己也是甘拜下風,完全就是妒忌不來的."誰有興趣,一起去吃早茶!"在這個問題上面,丁羽還真的就沒有任何要強制的意思.

願意的話就一同去吃早茶,香港這邊的特色,或者說南方這邊的民俗,習慣還是不習慣,這麼多年的傳統了.退役出來之後,丁羽也是吃過很多次,所以來到了香港,倒也沒有什麼所謂的不習慣.

金是非常的有興趣,但是其他人在這個問題上面則是興趣弱弱,有那麼一些不太習慣,下來的時候李家的司機和安保也是早就已經起床了,甚至于早早就已經等候在那里了,"走,一起吃早茶!"隨即丁羽也是上車.

到了地方的時候,丁羽和金坐在了一起,倒是司機和安保根本就沒有要坐過來的意思,丁羽也沒有任何的勉強,他們的心里面有等級落差,這樣的事情強逼不來,不過年輕人真的是太少了,簡直就可以用鳳毛麟角來形容,來的基本上都是叔伯阿姨.

因為來的比較早,所以人還真的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至少現在可以隨意的挑選座位,而不是拼桌,丁羽點的東西不少,畢竟自己對于早茶已經很熟知了,但是金則是稍顯有那麼一些磨蹭,因為對此不太了解.

要說英式早茶,他知道的比較多,但是港式早茶呢?完全就是兩個興致,後來還是丁羽幫忙,才算是告一段落,甚至于服務生都有那麼一些不太耐煩了,最不願意就是接待這樣的洋老外,什麼都不懂不說,還賊能說.

不過因為東西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金也是把一些要務傳遞給了丁羽,丁羽則是在一邊批複,雖然說是吃早茶,但也不能夠耽誤這個空閑的時間吧!這些都是公務,是不能夠耽誤的.

等東西都端上來的時候,丁羽跟金吃東西的時候也會有所交流,雖然說是來到了香港,但是並不代表著丁羽就是過來游玩的,既然坐到了這個位置上面,那麼就需要為此而付出代價,跟喜歡還是不喜歡,沒有任何的關系.

"羽少,早!"聽到聲音的時候,丁羽也是一愣,隨即也是看到兩個人走到了自己桌邊的位置,看得丁羽也是微微的一愣,這位應該是主動上門的,不過起來的倒是夠早,要知道港城人的習慣,現在這個時候基本上都還在睡夢之中了,節奏比較的晚.

"早,不介意的話,一起!"

既然是主動上門的,丁羽也沒有太多要拒絕的意思,向家父子也是坐了下來,先是叫了早茶,然後也是叫了吃的.金這個時候也是吃的差不多了,而且向家父子來了,自己也不便留在這里,所以也是收拾了東西起身.

向十也是報以歉意的微笑,先前的時候自己也看過了這位的眼神,絕對的殺神,可能跟羽少不能夠相提並論,但是跟羽少是不能夠比,跟其他人相比較絕對是出類拔萃.

"叫人!"

"阿叔,你早!"說話的正是昨天的年輕人,丁羽也是笑著的點頭,"說起來這個話,還真的就是有點把我給叫老了!"

向十這麼早過來也不是說一點原因都沒有,自己先前的時候讓人去調查有關的資料和情況了,結果到了內地那邊,還沒有等有所動作,所有摻和到這個事情當中的人全部都被扣了,甚至于香港這邊的人,今天早上的時候也是一個不拉.

其速度之快,讓自己甚至都來不及做任何的反應,自己倒是打探了一下消息,給與自己的回複呢?就是上面的命令,其他的一概不知,這個才多長的時間呀!至于反應如此的迅速嗎?

"羽少,家仔不懂事,家里面的人也是不知輕重,所以昨天晚上的時候鬧了一些動靜!"

嗯?丁羽也是一愣,鬧了一些動靜,自己這邊好像沒有任何的消息聽聞呀!隨即也是用懷疑的目光看了過去,向十猶豫了一下,也是略顯歉意的說到,"家里面昨天晚上的時候讓人去打探了一些消息,但是沒曾想,都被扣了,內地的不算,這邊也被扣了不少!"

竟然是這樣,不過看了看旁邊的年輕人,隨即又是把目光放在了向十的身上面,"怎麼?向十叔對我的身份很有興趣?"

"不敢,家里面有那麼一些好奇!"這個話說的很是直白,但同樣也是非常的小心.

"理解!"丁羽的態度呢?並沒有非常的囂張跋扈,不過自己還真的就沒有特別的要把向家放在眼里面的意思,向家在香港這邊呢?可能呼風喚雨的,但是這里說句難聽一點的話,彈丸之地而已,太小了.

廟小妖風大,淺水王八多,沒有招惹到自己,自己不會在意,但是現在都已經找上門了,這個就有那麼一些觸犯到了自己,別看丁羽臉上面無所謂的架勢,但實際上面呢?越是這個樣子,說明丁羽的心里面就越是有看法.

"不知道向十叔想要找誰談談?"說這番話的時候,丁羽依舊是和顏悅色的,"瘦猴呢?只是我的一個老朋友,他的分量可能有些不太夠呀!這樣吧!我讓洪門的人出來談談,你覺得洪門那位比較合適,我來請,這點面子我應該還有!"

丁羽的這番說話呢?多少就有那麼一些肆無忌憚了,本來自己對于他呢?就沒有太多的好感,現在跟自己來這一套?算是什麼意思?這里好像是港城,好像是有著強龍不壓地頭蛇這麼一說,但也是分情況的.

自己並不想鬧出來其他的動靜來,並不是說自己沒有這個能力和勢力.

向十的臉色也是有那麼一些難堪,自己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如此的眼中,明的呢?自己完全就不是人家的對手,但是暗地里面呢?這位是不會親自的出手,但是又有一個洪門冒了出來,對于向十來說,頭皮都已經有那麼一些發麻了.

自己絕對不會覺得這位羽少是在跟自己開玩笑,要知道自己這邊派人去打探是很隱秘的,也就是提及了一下丁羽的名號而已,隨即第一時間就被控制了,完全就沒有給與任何的機會,這個政府部門做事,不要如此的高效吧!

自己真的不是有心的,只不過是想要打探一下,但是沒曾想剛剛的伸手,這個刀就已經砍了下來,現在造成了什麼樣子的後果不知道,但足以讓向十感覺到事情不對味了.

自己是真的沒有其他的意思呀!千萬不要誤會了,誰也不知道這位羽少究竟是什麼底細,所以自己打探一下,在自己想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但是那里想到,就這麼一個小小的舉措,竟然給自己帶來了這樣的麻煩,所以自己第一時間也是找上門來.

向十很是清楚,現在這個時候故意的逃避,絕對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甚至就是最差的方法.自己第一時間過來,看著好像是喝早茶,但實際上面也是有斟茶認錯的意思,你羽少有什麼不滿意的話,盡管沖著我來.

這樣的方式呢?倒是顯得很光棍,但對于來說,並沒有多少的用處,"向十叔,吃早茶了嗎?一起吧!"雖然說丁羽先前的時候吃了一些東西,但是很顯然卻沒有吃飽的意思,而向十的臉色也是微變.

兒子昨天晚上的時候不在現場了,所以並沒有看到那個恐怖的場景,但是自己卻看得很是清楚,吃下去的東西抵得上一頭牛,這個可能略顯有那麼一些誇張,但是一頭豬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這里的豬呢?指的就是傳統的烤乳豬.

但那些東西貌似也不是一頓就能夠吃下去的,換做自己的話,就算是胃口比較的好,昨天晚上的東西也足夠自己吃一個星期還有剩余的,所以丁羽說了一句讓自己吃早茶,自己稍感有那麼一些恐怖,這個懲罰是不是也太過分了?

丁羽重新的點了東西,一式三份,倒是店員感覺有些奇怪,先前的時候都已經點過了東西,現在又來這麼一出,這算是什麼意思?不過去沒有要過多詢問的意思,只要付賬就可以了!賣給誰不是賣?

而在等待的時候,丁羽貌似也沒有閑著,批複了一些文件,做了一些回複.不過丁羽的手機呢?則是放在了一邊的位置,向十也明白是什麼意思,看著推車向自己走過來,自己迫切的希望下一刻這個手機就會響起來.

"怎麼?向十叔,胃口不好?"丁羽拿起來筷子的時候,也是故意的詢問了一句,下手的速度並不是非常的快,畢竟先前的時候已經吃過了東西,但問題是丁羽吃東西呢?胃口就好像是無底洞一樣,看著速度不快,慢條斯理的,但沒有多長的時間,面前的東西就被清掃一光.

隨即丁羽也是倒著香片,喝了一口,味道好像很是不錯.不過電話一直都沒有響,向十只能是把自己的那份給吃乾淨了,不過還真的就需要茶水壓一壓,甚至于自己感覺腰帶有那麼一些緊了,自己不知道還能不能夠吃下去.

丁羽看著桌子上面的擺設,也是笑笑,"看來向十叔的胃口真的是不錯,不過我還真的就沒有怎麼吃飽?向十叔?"說話是商量的口氣,但是其態度呢?完全就是不容拒絕的,更何況我也是陪著你吃了,而且吃的絕對不比你少.

向十也是咽了一口唾沫,隨即也是喊過來服務生,把餐碟等東西都給收拾乾淨了,然後又重新的上了一份,比先前的那份只多不少,丁羽加大了分量,倒是服務生看得有那麼一些目瞪口呆的,吃了這麼多,別吃出來什麼毛病呀!

看著桌面上的東西,丁羽也是夾了幾筷子,很快的他面前的東西,就以肉眼可見的方式消失了,看得向家父子也是目瞪口呆,也不知道究竟是吃下去的,反正吃的很是歡暢,都是一樣多的東西,但人家的胃真的裝得下.

所謂的賠禮道歉,不是說自己斟茶就可以了,人家的意思也是非常的清楚,吃不到一起的話,那麼肯定也是談不到一起了,雖然說是形勢所迫,但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硬著自己的頭皮吃吧!誰讓自己伸手了呢!(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九十二章 接地氣    下篇:第三百九十四章 燈下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