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九十二章 接地氣   
  
第三百九十二章 接地氣

倒是楊明從房間里面出來的時候,看著坐在外面的師侄和向十,也是微微的一愣,兩個人看樣子是相談甚歡,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給自己的感覺,向十說話的時候,貌似有那麼一些拘謹.

"阿羽,跟我進來一趟!"看著站起來的丁羽,那邊的向十也是跟著站了起來,這個動作也是讓楊明有那麼一些不解,用探尋的目光示意了一下,沒事吧!來都已經來了,自己先前的時候沒有來得及打招呼,你也不用這麼的來嚇唬我吧?

丁羽倒是看著向十,笑笑的點頭,然後率先的往里面走去,楊明看著自己這位師侄的背影,然後又看了看向十,自己跟向十呢?也算是老相識了,但是從來都沒有看見他如此的客氣過,要知道他從來都是不假顏色的那一種,但是今天這是怎麼了?

隨即好像也是明悟了一樣,自己這位師侄的身份好像不是自己知道的那麼簡單,不過自己的師侄是師侄,自己是自己,兩個人之間親疏關系有別呀!所以對于向十也是表現的非常客套,親自做了邀請的手勢.

"十爺,請稍等片刻,里面有點事情!"

"楊師傅太客氣了!"放置在以往的話,自己可能不會特別的客氣,只有別人等自己的分,但從來都沒有自己等別人的,但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

等楊明離開了之後,從外面也是進來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中年人,進來之後也是附下身子,低聲的說到,"十爺,外面來了一輛車,就停靠在下面了!"

"李生家的?"

帶著眼鏡的中年人顯然就是一愣,自己有那麼一些看不真,但是副駕駛的那個人自己倒是記得很清楚,那位李董身邊的安保,畢竟混跡江湖的人嗎?這個眼睛要亮一點,自己也是鬧不懂為什麼李家的首席安保會出現在這里,但是沒有想到十爺竟然知道了.

不過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懷疑,十爺是怎麼知道的,貌似沒有人進來過,而且下面的這些人呢?未見得會認識李家的車和人!

不過向十也是壓低了自己的聲音,"這位小爺不是凡人,讓下面的人都走,清淨一點!"

"知道了,十爺!"中年人也是感覺身體不由的就是一哆嗦,隨即快步的離開了,自己先前的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鬧不懂,十爺為什麼會來到這里,要知道自己甚至都嫌棄下腳,但是看今天的這個狀況,貌似被嫌棄的人,是十爺.

丁羽進去的時間並不是非常的長,隨即也是攙扶著自己的師伯走了出來,先前的時候攙扶丁羽呢?讓老爺子有那麼一些不堪重負,後來遇到了自己的師弟,感情上面的宣泄呢?也是讓自己身心俱疲.

不過好在呢?多少年的沉寂讓老爺子很快的就能夠緩解過來,對于丁羽的來意呢?自己已經知道了,不過現在並不是時候,"正好晚上也沒有什麼人,阿羽也是第一次來港吧!晚上的時候要是不嫌棄的話,我帶你吃點本地的特色."

說完了之後,也是看向了那邊站起來的向十,"十爺,相請不如偶遇,今天師侄來訪,你要是不嫌棄的話,還請賞光!"

別說相請了,就算是不請,自己都要表示表示,不過自己也知道,這個事情呢?需這位羽少的意思,隨即自己也是表示了為難的樣子,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丁羽,丁羽倒是沒有太多的反應,一切顯得很是自然.

"師伯高興就好!丁羽倒是沒有要拒絕的意思,畢竟呢?自己的師伯將來的時候還要在這里混跡生活的,對于這樣的事情呢?丁羽也沒有要過于的在意.

楊明倒是非常的高興,自己多年沒有聯系上的老兄弟聯系上了,還有就是向十爺也過來捧場,高興,是真的高興,自己的生活呢?吃兩頓鮑魚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但是想了想,楊明還是領著丁羽體味了一下市井的生活.

"阿羽呀!我不知道你的這個功夫究竟是怎麼練就的,但是身上面沒有什麼所謂的煙火氣,不太好!!"誠然丁羽的身份有些不太一樣,但是對于楊明來說,他就是自己的師侄,自己教授他東西倒是可以,但是真的害怕他練就的有所錯誤.

丁羽倒也沒有反駁的意思,而是思考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師伯,我曾經入伍,沙場秋點兵,所以渾身沾染的都是殺氣!"說話的時候,也是看了一眼旁邊同行的向十,向十也是注意到丁羽看向自己,不過卻沒有回答,只是點了一下頭.

而這個點頭呢?是沖著楊明的.這一點自己知曉的不清楚,畢竟自己距離的比較遠,但是瘦猴非常的清楚,但是那個老家伙是不會告知自己內情的,自己只不過是事後得到些許的消息罷了,但是面前的這位羽少當初的時候,絕對是殺神,這個無錯.

"哦,沒看出來!"楊明也是看著丁羽的眼睛,自己還真的就沒有從自己這位師侄身上面感染到任何的殺氣,這個還真的就不正常,要知道真正的武者是不可能不沾染所謂的血腥氣,動起手來呢?是沒有什麼所謂的顧忌.

這個跟平常的練拳呢?完全就是兩回事情!

丁羽也是聳立了一下自己的箭頭,"退役後,感覺心境應該平和一些,所以收斂的比較多一些,加上山上面有諸多秘藥,所以倒是把渾身的血氣洗刷的比較乾淨!現在當醫生了,生活可能稍顯單調了吧!所以沾染的煙火氣比較少!"

"多接觸一些民生,沒有什麼壞處!"楊明絲毫不客氣的說到,"高高在上呢?只能是讓自己成為孤家寡人,我來香港這邊之後,也是多虧了向十爺照顧!但也是體味到了民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跟在後面的向十,雖然不是屁顛屁顛的,但是聽了這個話之後,也是笑顏以對,不過因為帶了帽子和墨鏡的緣故,所以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看不清楚,沒有辦法的事情,在這個地頭之上,他還是相當有名號的.

"性情中人,難免意氣用事!"如果說丁羽沒有站在這個位置上面,還真的不能夠如此的評斷,但問題是丁羽現在用這樣的口吻說話,而站在一邊的向十,卻是非常的高興,自己混跡江湖這麼的久,好壞的評價自己已經不在意,但是此番話還真的就是說到了自己的心里頭.

要知道向十也算是香港地下的龍頭了,但是現在呢?只能是跟班的份,主要是丁羽先前的來港呢?就已經讓向家感覺不寒而栗,原本的時候倒也不至于當個跟班,但是李家的人來了之後,向十直接的就萎了.

能夠讓李家都這麼給面子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甚至是聞所未聞,跟這樣的人交好,只要好處,沒有壞處的.這個也是向十跟在身邊的原因,說起來自己貌似也是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出來逛風景了,還真的就是有著些許的不同.

自己現在必須要要給丁羽這個年輕人面子,別看他很是年輕,但是幾方面都通吃呀!要知道自己甚至都沒有做到黑白通吃,不管怎麼去掩飾,總是有其他方面的風聞,讓自己顯得有那麼一些疲憊不堪.

但是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懷疑,面前的年輕人究竟是什麼身份?當年的地下勢力呢?他是硬生生殺出來的,這個毋庸置疑,但是能夠被李家所看重,這個用的又是什麼樣子的身份?

自己還真的就沒有調查出來,香港還是有那麼一些小,有些事情呢?貌似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不過到目前為止呢?還沒有任何的消息反饋回來!雖然說自己給了錢,甚至還動用了向家的一些關系,但是現在嗎?還是在觀望之中.

楊明帶著丁羽來的地方呢?屬于廟街的大排檔,來的時候天色早就已經暗了下來,但是這里依舊是燈紅通明,相當的火熱,市井風情,親切樸實,並沒有因為天氣和夜色的緣故,就顯得冷清!還別說,真的是人情味十足.

丁羽對于香港的風俗習慣了解的不多,隨即也是把點菜的權利讓給了自己的師伯,"大排檔,最貼近民生的,誠然這些年大排檔一家一家的取締了,但是這個才是最為原始的生活和品味,年輕的時候沒有感覺出來人生的滋味,所以練武呢?也是多了幾分仙氣,少了幾分人氣!"

這個話是說給丁羽聽的,練武呢?不能夠閉門造車,還是需要采眾家之長,這個才是正道.這個師侄呢?洗去了身上面的血腥氣,但貌似也罷自己的煙火氣都給洗滌乾淨了,其他的問題呢?自己感悟不清楚,但是想要練就自己的功夫,還真的就需要有點人生經驗.

再者呢?自己也需要審視一下這個師侄,是不是就好像是自己師弟所說的那個狀況,畢竟功夫呢?不能夠亂教,真的要是出現了什麼問題和狀況的話,自己雖然說是師伯,但也需要承擔相當大的責任.

"不知道羽少喜歡什麼,隨便點了一些!"雖然楊明先前的時候點菜了,但是這里呢?畢竟是大排檔,不是什麼高檔的場所,如果說是福臨門或者是文華,真的是想吃什麼有什麼,但是這里呢?就是市井之地,高雅不起來的.

"向十叔客氣了!"丁羽還是先前的那副態度,不過在倒酒的時候,丁羽則是搖搖頭,"我不喝酒!"這個倒是讓向十微微的一愣,隨即也是看向了楊明,楊明也是愣了一下,不過卻沒有太多要勸慰的意思.

但是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好奇,"阿羽?練武之人貌似很少有不喝酒的!"

"先前入伍,值班部隊是不許喝酒的,這是不能夠逾越的紅線,後來當醫生,就更不沾酒了,生怕會影響到神經方面的反應!"

楊明咦了一聲,隨即從上到下的打量著丁羽,"你怕控制不住自己?"說這個話的時候呢?略顯有那麼一些嚴肅,坐在旁邊的向十呢?也是不由的往旁邊靠了靠,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之間的感覺身體有些起雞皮疙瘩.

"師伯明見,是有這個方面的一些顧慮!"丁羽倒是沒有太多避諱,"血氣上湧,到時候不知道會不會還掌控得住自己,一直都不敢去試探,因為後果可能會非常的嚴重!方方面面也不允許我這麼的去做!"

楊明也是皺著自己的眉頭,因為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棘手,甚至是難以處理,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怎麼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如果說真的一點失控的話,那麼帶來的後果可能真的就有那麼一些不能夠想象.

畢竟自己的這位師侄呢?是沙場當中走出來的,看向十爺對他的態度,貌似也是小心謹慎到一定程度了,甚至于在自己的師侄說出來很難掌控自己的時候,向十爺不由的往側邊挪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這個挪動呢?看著好像是無意的,但對于楊明來說,還是看的非常真切,當初的時候自己的師侄究竟做了什麼事情,竟然讓向家的這位十爺竟然是如此的態度.

"能夠到什麼程度?"

丁羽則是用手敲了敲桌子,隨即低下頭來,不過下一刻等丁羽抬頭的時候,向十的屁股就好像是安裝了彈簧一樣,直接的就是一蹦三尺高,而且還是往後蹦的那一種,這都不算,還啊哦了一嗓子,把坐在鄰座的保鏢也是嚇了好大一條.

而坐在旁邊的楊明就聽見座下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音,不僅僅是椅子,甚至連桌子都已經碎了,自己想到了可怕,但卻沒有想到慶幸竟然是如此的可怕.那邊的向十也是沖著保鏢搖搖頭,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那個心劇烈的跳動,完全控制不住,就好像蹦出來了一樣.

還沒有正視的看自己,也就是瞥了自己一眼而已,但是自己感覺完全承受不住,整個人就好像突然之間的被拘謹在小牢籠里面,然後周邊鮮血彌漫,隨即向十也是摸了一把自己的鼻子,雖然血跡不多,但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流血了.

自己知道這位可怕,但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可怕到如此的境地,也就是看了自己一眼而已,如果說他正視的看自己又會怎麼樣?這樣的人絕對不能夠讓他喝酒,真的要是喝酒了,出現點什麼情況,想一想這個後果,向十不由的打了一個哆嗦.

店老板跟伙計也是第一時間的就沖了過來,剛才向十爺點餐的時候,可是露過面的,所以大家對于這張桌子也是相當的留意,但是那里想到還沒有上菜竟然出現了這樣的結果.

倒是向十看著周圍,也是笑笑,隨即對伙計招手,"給我們收拾一下,換張桌子,還有給大家加兩個菜,我請!"然後也是對周邊的人抱拳,表示了自己的歉意.有人收拾已經爛掉的桌子,當然也有伙計給周邊的人加菜.

大排檔有些東西就是現成的,並不是非常的麻煩,看到加菜,周邊的人也都沒有了任何的言語.等重新的收拾好了桌子之後,大家重新的落座,猶豫了片刻的時間,向十還是坐在了丁羽的身邊位置,不過比先前的時候更加的小心和謹慎.

也就是看了自己一眼而已,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做出來那樣的反應,如果換做平時的時候,讓自己做那樣的動作,也未見得能夠做的出來,剛才的時候完全就是下意識的反應.

這些年自己電影拍得不少,江湖也混跡不少,但是這樣的人,別說是現實了,就算是電影里面貌似也沒有幾個,這個可不是有真功夫這麼的簡單.自己也會一點所謂的功夫,但是自己的功夫在人家的眼里面,恐怕也就是三腳貓吧?

"有點麻煩!"楊明的臉色也不是那麼的好看,"平時的時候能夠控制的住!"

"絕大多數的時候都能夠自控,現在已經好多了,原本的時候家里面的狗看見了我,就跟耗子看到了貓一樣,誇張一點的來說,我回到了我太姥的村子,全村的狗就沒有一只敢叫喚的,但是現在嗎?沒有這個方面的問題!"

"也就是說可以做到收發自如了!"楊明點點頭,如果說是這樣的話,情況倒也還算是不錯,至少這個師侄能夠掌控自身的問題."不過後續恐怕還真的就是有些麻煩!"

"還好吧!"丁羽倒也不是那麼的在意,"我見到過情況更壞的,孤苦,煎熬的生活著,但是不管怎麼說,至少還活著,還有一種是活著,但就只剩下來一個驅殼而已!"

說這番話的時候,丁羽也是有那麼一些感歎,楊明倒是能夠理解,當初在山上面的時候,自己也遭遇過這樣的情況,不過對于向十來說,這個情況就稍顯有那麼一些可怕,這樣的人不僅僅是有一個,甚至還有很多個,太開玩笑了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九十一章 交好    下篇:第三百九十三章 亂伸手的後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