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九十章 猛龍過江   
  
第三百九十章 猛龍過江

"中午請你吃飯!"很顯然候桐也是來了興致,丁羽這一次來這里,顯然沒有亂七八糟的事情,如果有的話,剛才恐怕就已經說了,彼此雖然沒有什麼聯系,但是已經打過了招呼,所以自然沒有了什麼擔心.當然了自己請吃飯呢?還有另外一層意思.

丁羽也是笑笑,"明天我請你吃飯吧!天九翅呀!這個事情我還不會忘記的,不過中午的話還真的就不太合適,我需要回去做點准備,然後去拜訪我的師叔,剛才我都已經說了,你這個家伙就是一個捎帶而已,別自作多情!"

說這個話還真的就是相當的不給面子,但是站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要見外的意思,如果見外的話,就不會這麼的去說了!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對門口的候金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隨即也是看見金遞過來一份禮盒,丁羽也是接過來放置到了桌子上面,"刻意給你准備的禮物,有時間的時候嘗一嘗這個吧!不說是獨有的,但也算是相當的另類!"

"看不起我!"這個話更多是玩笑的意思,由此更加的確定,丁羽這一次來,就是看看自己這位老朋友的,並沒有其他的什麼意思,不過他還是把丁羽的禮盒給接了過來,不過卻沒有要當面打開的意思.

"真的有其他的事情,就不陪著你了,記得明天的時候請吃飯的事情!如果說將來真的要是北上的話,記得給我電話,能不能夠幫忙這個不說,但是畢竟比你這個老家伙更加的熟悉一些!"說話的時候,丁羽已經起身了.

不過還沒有等丁羽離開,店門口也是湧進來進個人,看樣子好像是客人,而且還是熟客,不過這個態度略顯有那麼一些乖張,丁羽也沒有太多理會的意思,倒是候桐看見來人,臉色也是微微的一變,不過還是沖著離開的丁羽點點頭.

丁羽也是准備離開店面,但是行徑這些人身邊的時候,因為打鬧的緣故,其中的兩個人也是一個踉蹌的撞在了丁羽的身上面,丁羽倒是沒有任何的晃動,而撞過來的兩個人因為身體並不是那麼的平衡,想要抓住丁羽,卻沒想根本就沒有抓住.

兩個人也是踉蹌的摔倒在了一邊的位置,還沒有等丁羽有所表示,旁邊的幾個人也是神色不善的看向了丁羽,甚至于其中的一個人的拳頭也是揮向了丁羽,丁羽也是微微的搖了一下頭,這個搖頭並不是不滿意,而是對門口的金示意.

看著揮向自己胸口的拳頭,丁羽下身沒有任何的動作,就那麼筆直的站在那里,然後左側身體確實微微的往後側了一下,等拳頭的力盡,隨即腰部發力,帶動著自己的身體,輕輕的一撞,"小朋友,不要太激動!"

丁羽的說話好像很是隨和,但是動作卻並不是如此,雖然自己只是輕輕一撞,但是對于揮拳的年輕人來說,這一撞無疑于重擊,因為自己的拳頭是全力揮動出去的,被對方這麼一撞,就聽見咔擦一聲,隨即也是捂著自己的臂膀,用凶狠,但是又有那麼一些懼怕的目光看著丁羽.

"好功夫!"

一直站在後面的年輕人,眼睛看向丁羽的時候,也是一亮,也就是微微的一撞,給人的感覺老虎就是揮拳擊中了這位的身體,但卻被力量給反震,所以胳膊脫臼了,但是自己看得很是清楚,面前的這位是等老虎的力量殆盡的時候,撞了一下.

力道掌控的太好了,如果說力量再大一些的話,就不是脫臼的問題了!而且這個眼力也是相當的到家,因為再慢一點的話,說不定老虎就一拳頭打在了身上面.

丁羽看著說話的年輕人,也是笑笑,隨即也是往前走了一步,用手拍了拍向自己揮拳的年輕人,"不要太暴躁,對身體不好!"然後也是准備往門口的方向走去,但是卻沒曾想,還沒有走出兩步,就被先前說話的年輕人給攔住了.

"還未請教?"

哦?丁羽也是有那麼一些沒有想到,沒有想到今天來看老朋友,都已經要走了,竟然還起來了如此的波瀾,看著遠處搖頭不已的候桐,丁羽也是哼了一聲,"老猴,這個是誰家的孩子呀!連你這個老家伙都不敢有任何的言語?"

候桐也是搖搖頭,"向家的孩子!你這個家伙也是的!"這個話並不像是介紹,多少有那麼一些責備的意思,你這個家伙以大欺小,太不應該了吧!說完了之後,也是搖頭不已.

倒是向丁羽請教的年輕人,看著說話的候桐,也是轉過頭來,"候伯,打擾你了!"候桐卻沒有太多的在意,向家是香港地下勢力的掌控者之一,但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只不過是這些年自己的口味換了,所以不太摻和罷了.

候桐沒有太在意這件事情,畢竟自己對于丁羽的情況是有所了解的,別看向家在港城這邊好像有幾分勢力,但那個也是要分情況的,當初的時候丁羽過來執行任務,自己看見他的時候,整個人都是傻的.

整個人就好像是剛剛的從血池當中被撈出來,血腥彌漫的,雖然現在從他的身上面聞不到任何的味道了,但當初的時候可以說是從血海當中走出來的,殺人就跟殺雞似的,向家有幾分勢力,但也就是拿著刀子嚇唬嚇唬人而已.

跟面前的這位相比,還是算了吧!人家真的要是鬧起來的話,絕對是驚天的大事,這個也是自己沒有要理會向家那個孩子的主要原因,別給自己惹麻煩,你向家的名號也許好使,但也是要分情況,同時也是要分人的.

丁羽隨即也是走出了店鋪,而站在門口的金注視的看著里面的幾個人,眼睛有那麼一些飄忽,但是坐在那里的候桐不由的打了一個招呼,而向家的那個年輕人也是同樣的如此,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身子不由的冷,腦後有那麼一些發涼.

看著離開的丁羽,候桐也是看著捂著胳膊的年輕人,摸了兩把,然後端起來胳膊輕輕的一拖,啊哦的一嗓子,隨即也是嘎然而至,擦拭了一下自己的手,候桐也是對向家的年輕人招呼了一下,兩個人也是走向了不遠處.

"你惹不起,你們向家也惹不起,我這個老家伙雖然在他的面前有點面子,但是極其的有限,難聽一點的說,殺你跟殺雞似的,別讓你們家白發人送黑發人!"

"候伯,沒有那麼誇張吧!"年輕人顯然有那麼一些不相信,候伯現在不混了,所以膽子有那麼一些膽小了.

"沒有?你呀!太年輕了,回去問一問你老豆就知道了,他可能不知道這個人,但絕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情!"說話的時候,也是擺擺手,從香港回歸之後,向家為什麼這麼的老實,難道一點原因都沒有嗎?

不否認當初的時候有那麼一些殺雞給猴看,但也真的是把猴給嚇到了,真的要是不老實的話,說不定就給平了,而且絕對是雞犬不留的那一種,向家又怎麼了?滅了你也就是分分鍾的事情而已,只不過是想還是不想罷了.

向家的年輕人,顯然是有那麼一些不太相信,但是看著候伯的樣子,好像不是在說假話來著.隨即也是拿出來自己的手機,沒曾想自己的父親聽了事情之後,讓自己立刻的待在那里不許有任何的動作.

等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先是幾位保鏢走進來,然後看見自己的父親也是出現了在這家店面,動作略顯有那麼一些倉促,神情也是有那麼一些緊張,進來之後也是四下的看了看,跟候桐打了一個招呼,隨即拉著自己的兒子上下看了看,生怕出了什麼狀況.

看過了之後也是給了一巴掌,倒是那邊的候桐拿出來功夫茶,等教訓完畢之後,也是伸了伸手,"小朋友不懂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教育教育也就行了."

"就是因為他不懂事呀!"當年的事情呢?自己雖然沒有摻和其中,但多少知道一些,畢竟自己的身份有那麼一些特殊,都說中國的陸軍無敵,自己一直都沒有怎麼見過,大圈仔倒是打過不少的交道,但也就是那麼一回事情.

真正讓自己觸動的還是當年的那件事情,事後知曉的消息不多,但小道消息還是聽聞了,畢竟自己跟東南亞那邊也是有些許的關系,怎麼來形容呢?就用屠殺這個詞呢?好像不是那麼的妥當,但實際的情況呢?應該差不多.

"這一次來是?"自己的兒子雖然說沒有得罪人家,但是行為上面呢?多有不端,香港這邊的人呢?多少知道向家的情況,所以一般都會照顧一下,但是並不代表著所有人都會給向家這個面子的,這個才是自己擔心的所在.

"沒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聽說好像是過來看望一位長輩.就是多少年不見了,順道過來看一看我這個老頭子!"候桐倒是一點的都不自謙,向家經營的東西呢?跟自己不太一樣,但問題是自己現在都已經洗手了.

"晚上我請客,算是賠罪!"

"我都沒有請到你,你這個請客算是什麼事情!人家就是過來看看長輩的,具體是誰,我也沒有打探清楚,很顯然是不想沾染任何的關系,喝茶!"聽著瘦猴這麼的說,向家的這位也不好說什麼,姿態自己已經做了,想來不會有其他的事情.

不過自己的兒子呢?這個時候正在一邊蹲馬步,真的以為有點功夫就了不得了,是不是,還有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事情自己已經聽說了,本來沒有什麼事情的,但是有人仗勢,准備欺人,沒有想到,碰上了硬茬子.

沒有太多的能力,咋咋呼呼的,而且都是惹麻煩的話,如果說就是給自己惹麻煩也就算了,偏偏是把向家都給捎帶進去了,自己在地下勢力呢?貌似有幾分話語權,但問題是現在都已經是什麼社會了?老一套已經沒有太多的市場了.

原來的時候只要能打就可以,但是現在呢?打只是最末流的,更何況先前的時候尖沙咀那個家伙的死呢?多少也是讓向家有那麼一些被動,雖然說他的死只是被動的原因,但是現在大大小小,黑黑白白的都在盯著向家呢!

在這樣的節骨眼上面,向家真的要是惹到了這位,到時候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橫的怕愣的,愣的呢?怕不要命的,而這位主呢?恰恰是不要命的那一種,這個也是向家的這位趕過來的主要原因.

好在瘦猴在這里了,不然的話這一次向家恐怕真的就要惹上大麻煩了,不過自己倒是沒有想到瘦猴在這位面前如此的有面子,說是來拜訪前輩的,但是實際情況呢?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誰知道?誰也不敢做任何的保證.

"候兄!"先前的時候還稱呼瘦猴,但是現在呢?卻是連兄長這樣的話都說了出來,當然了稱呼瘦猴呢?並不是蔑視,也算是一種尊稱,畢竟這個名號並不是誰都能夠稱呼的,雖然說他已經退出江湖,不理江湖中事,但畢竟是江湖前輩,這個面子需要給.

候桐看了一眼,臉上面的表情呢?微微的有那麼一些變化,"這位來這里絕對不是為了搞事的,如果這位講道理呢?一切都好說,如果說這位不講道理了,那麼事情會怎麼樣?就另當別論了,跟當年有著相當的不一樣,別給自己惹麻煩!"

"多謝!"

"別謝我!"候桐也是擺擺手,"還有一點,他身邊帶了一個人,一個外國佬,但是看樣子絕對是尸山血海當中走出來的,完全就壓制不住身上面的血腥氣."說完了之後,也是看了看門口的那些保鏢,哼了一聲,顯然是有些看不起這些所謂的花架子.

"明白了!"這位甚至在剛剛的坐會自己的車里面,就開始打電話,至于自己的兒子嗎?先前的時候當著瘦猴的面給了兩巴掌,這個並不是說自己真的要教訓自己的兒子,一個方面,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要感謝人家救了自己的兒子.

真的要是動手的話,自己的兒子就是白給的貨色,需管他幾天的時間,還有就是告知自己的那些下屬,這段時間絕對不要惹是生非,真的要是鬧出來了什麼事情,就不僅僅是執行家法這麼的簡單了!

本來先前鬧出來的事情呢?就已經讓整個港城都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現在這位向家的主又一次的發話了,帶給大家的影響不可謂不嚴重,不過大家都以為是先前事情的後續,但是卻沒有想到是因為丁羽單方面的緣故.

"都調查清楚了?"

"基本上調查清楚了!是昨天時候到的這里,私人專機,飛機還在機場那邊停著,然後做直升飛機去了半島,昨天晚上的時候好像有人看見他們去酒吧打探情況了,我去問過了官仔,一共找了兩位,其中一位是侯爺,另外一位呢?是一位武師!"

"武師?"

"楊老爺子!"

看見下屬的狀況,向家的這位也是愣了些許,自己跟這位楊老爺子呢?貌似也是頗有淵源,自己習武,當初在片場的時候,這位武師呢?跟自己貌似也是有過一定的交流,交流還算是可以,手法不錯,嘴很嚴,于許多兄弟的跌打損傷都是在那里看得.

"怎麼是他?"

"不太清楚!但是官仔調查的資料顯示的人正是這位楊老爺子,具體是什麼關系,還真的就不太清楚,要不去跟楊老爺子打個招呼?"

"你秀逗了?"坐在中間的人也是很不滿意的看了一眼,"有一段時間都沒有去看楊老爺子了,也不知道他的身體究竟怎麼樣了,正好我這段時間腰有些酸痛,准備一些禮物,我們也去拜見一下這位長輩!"這麼的說呢?倒也算是合情合理.

至少從自己這邊來說,貌似心里面沒有感覺有任何的不妥,能夠見一面呢?是最好的,至少混個臉熟,至于日後會不會見面?這個另當別論,這位呢?還真的就是讓自己感覺心里面有那麼一些膽顫.

更為重要的是,自己很是懷疑這位的身份,當初的時候他轉道香港這邊,用的好像是官方的身份來著,這一點尤為的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忌諱.

不過從回歸到現在,已經這麼多年了,自己表現的還算是不錯吧!自詡是這個樣子的.而且現在社會上面的治安比回歸之前,真的是好的太多太多了,應該沒有理由再對自己出手了吧!回歸之後都沒有動手,現在就更不應該如此了,除非自己犯了大忌.

就是下面的一個堂主掛了,這個應該不算是什麼問題吧?不過轉念又一想,好像造成的影響力貌似有那麼一些壞呀!會不會是因為這個方面的緣故,故意的警告自己呢?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但是現在有人敲門了,自己是真的感覺心里面沒有任何的底.(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八十九章 探望    下篇:第三百九十一章 交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