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八十三章 敏感且脆弱   
  
第三百八十三章 敏感且脆弱

丁羽跟自己的三伯和大舅見過面之後,就關門了,意思很簡單,自己不會再見其他人了,這一次京誠之行呢?明面之上的事情呢?也是基本上到此為止了,更何況這一次回來呢?也不是為了這個方面的事情,主要是自己的兄弟結婚!

這個態度呢?很快的也是被大家所知曉,對于丁羽的此番表現呢?大家還是頗感有些'失望’的,因為並不是大家所期望的一種結果,你丁羽都已經回來了,至少應該鬧出來一些動靜才是呀!怎麼可能一點波瀾都沒有?這像話嗎?

而且這個都已經大半年的時間了,老是這麼的悄聲匿跡的,是不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好?

但是丁羽的所作所為呢?還真的就讓人找不出來太多的毛病來,這個家伙跟其他的紈绔子弟有著太明顯的區別和不同了,而且這個家伙呢?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神秘了,至少是讓人有那麼一些看不懂的,所以大家對他多少都有那麼一些忌諱,甚至連最為基本的試探都沒有.∈↗,

這一次丁羽不是說一點大動靜都沒有,就好像跟軍方之間的問題,雖然沒有公開化,但是大家都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沒有誰想要主動的把這個事情給拿到明面之上的,要知道承受軍方怒火的代價和後果,太嚴重了.

軍方在這件事情上面可以說是非常的惱火,但是他們也同樣的清楚,這件事情呢?看著好像是跟丁羽有著相當的關系,但是實際上面呢?並不是丁羽所引起來的,冤有頭債有主,這個事情的源頭呢?還是在其他人的身上面,丁羽不占據主要責任的.

當初的時候丁羽回來跟軍方情治部門談合作,但是有些人成功的把事情給攪黃了,誰也沒有想到丁羽反手就做出來了這樣的決策來,對于某些人來說,真的是釜底抽薪呀!現在可能效果還不是那麼的明顯,但是再等一段的時間,這個效果就會慢慢的顯露出來的.

丁羽並沒有選擇明面之上的較量,因為這樣的較量呢?只能是讓自身承受巨大的損失,所以自己采用了另外的方式和手段,不就是玩陰的嗎?自己不是不會用,而是沒有想著去動手罷了,既然你們做出來了選擇,那麼我也不能夠讓他們過于的孤單了,不然的話,多對不起大家的期望呀!丁羽是一個相當負責的人.

早上起來的時候,丁羽跟往常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兩樣,隨即也是驅車去了津城那邊,沒有多少人回來京城這邊的,就算是北方的那些兄弟,也是驅車直達,來京城這邊有些繞圈.

丁羽來的時候,一些人也已經到了,看到了丁羽,大家也都是非常的高興,很長的時間都沒見了,平時的時候大家也是總有聯系,但問題是丁羽這個家伙有那麼一些聯系不上,主要是他長時間都在國外了,這一點有點問題.

但就算是這個樣子,有什麼紅白喜事的,丁羽基本上都能夠趕到,而且有什麼狀況,只要打個電話,雖然不能夠說隨叫隨到,但是基本上都會安排妥當的,都是過命的交情,所以大家也是樂得跟丁羽交往.

這里面呢?不能夠說跟丁羽的身份一點關系都沒有,當初老鬼的事情,那些狀況大家也都是看在了眼里面,不過好奇歸好奇,但是卻沒有要去問及的意思,畢竟大家都拿丁羽當做兄弟來看,沒有其他的意思和想法.

因為身份的緣故,大家不能夠時常的相聚,所以趕上這樣的機會呢?也是相當的不容易,不過舉行婚禮的時候呢?眾人也沒有坐在大廳了,而是坐在了包間里面,不過除了這些老兄弟之外呢?小丫頭也是在列,算是代表了他的父親.

眾人倒是沒有拿新婚的事情打趣小丫頭,不過卻是把目標直接的就指向了丁羽,丁羽雖然說孩子都已經有了,但問題是到現在位置都還沒有結婚的意思,這個就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像話了!欠大家一個解釋呀!

不過丁羽他們這些人的相聚呢?還是引起來有關部門的注意,不過好在這一次呢?情況不一樣了,先前的時候是坐滿了兩輛大巴車的全副武裝人員,而這一次呢?只是一輛普通的轎車而已,里面也就坐了三位工作人員,差別稍微的有些大.

但就算是這樣,也沒有瞞過在場諸人的眼睛,但是大家卻不是那麼的在意,都已經是拖家帶口的,誰也不會再去鼓弄那些事情了,至于為什麼還有有所監視,這個恐怕就是針對著丁羽來的,雖然大家都沒有說,但是心里面還是很清楚的.

等宴廳的事情都忙碌的差不多了之後,明仔也是帶著自己的新婚妻子來到了包間,看著眾人,也是第一時間的就抱拳,表示歉意,畢竟自己耽誤了這麼長的時間才過來,雖然都是生死兄弟,但這個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應該.

大家也沒有要見怪的意思,畢竟都已經過了那個年紀了,看著明仔能夠幸福的生活,這就已經足夠了,隨即明仔也是坐了下來,不過坐下來的時候,也是跟自己的妻子交代了一番,有些事情呢?還是需要說一說的.

晚上的時候,是丁羽負責招待的,明仔還有其他的事情,而丁羽呢?家離京城比較的近,而且有沒有其他的什麼事情,所以他把這個責任給擔了起來,更何況本來就是這個小團體的頭頭,所以眾人也沒有其他的什麼說法.

晚上的時間,大家就不需要像是中午時候那麼的正經,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放松,下午的時候在丁羽預定的酒店休憩了一段時間,大家的精神頭也是十足,晚上的時候大家也沒有要喝白的意思,就是弄了幾箱啤酒.

不過倒是讓飯店方面感覺有那麼一些詫異,因為本地人呢?喝啤酒並不是很多,主要是以白酒為主,甚至于服務員還有那麼一些奇怪,是不是要錯了?

一邊吃了東西,一邊聊一聊大家的近況,有什麼事情的話,大家能夠幫忙的話,也絕對不會推辭的,也都不是什麼外人,不過大家的生活條件呢?也都不錯,畢竟在部隊里面受訓了這麼多年,就靠著所謂的專業技能,生活也沒有太多的問題.

當然了這里面還有一個很是重要的前提,那就是生理和心理沒有太多的問題,如果說真的像是當初的老鬼和丁羽一樣,還真就未見得能夠恢複過來,就好像這一次,不還是有人沒有過來嗎?很是說明問題的.

雖然說時間有些晚,但是明仔他們夫婦兩個人也是趕了過來,在一起坐了好長的一段時間,而第二天早上的時候,眾人也就沒有做太多的停留,不過明仔倒是給大家准備了一些東西,雖然不值錢,但好歹也是來了一趟,不能夠空手而歸吧?

丁羽也沒有做太多的停留,雖然說這邊極力的挽留,但是丁羽也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而丁羽到達了京城這邊之後,甚至都沒有停頓,也沒有要回去四合院的意思,直接的就去了機場.

是不是有人對丁羽有興趣,想要跟他談一談,這樣的事情丁羽是不會有太多關心的.自己很是清楚,回來參加婚禮,事情既然已經結束了,那麼就沒有必要留在國內了.

不過丁羽離開的速度之快,還真的就是讓王璞和老太太兩個人感覺挺意外的,走的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匆忙了吧?甚至于從津城回來之後,都沒有做太長時間的停留,也沒有打任何的招呼,隨即就離開了.

而且這一次回來呢?又沒有跟王家打任何的招呼,也沒有跟王家的任何人見過面,王璞誠然很想跟自己的孫子談一談,但是卻被老太太給阻攔了.從丁羽回來的種種狀況來看,他對于王家是真的無愛.

要知道這快一年的時間了,回來也有幾趟了,但是不管出現了什麼問題和狀況,連基本上的電話和問候都沒有,就算是有什麼避不過去的事情,也僅僅是讓四合院的管家安傑來打一個招呼而已,而丁羽則是從來露面.

而這一次呢?蘇博臣也沒有要去刺激王璞的意思了,自己已經讓老大跟丁羽見過面了,彼此之間的狀況呢?也算是有所了解,剩下來就看彼此之間的接觸,應該是沒有太多的問題和狀況的,而王家的事情呢?自己倒是有所聽聞.

這個大外孫呀!依舊還是老樣子,對此蘇博臣也不好去說什麼,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說的太深了吧!還真的就會影響到彼此之間的感情相處,因為在自己看來,這個孩子之所以這個樣子,還是因為心里面有隔閡,或者說有些太脆弱.

要知道他一直都是游離在王家之外的,先前跟王家的接觸呢?也是屬于小心謹慎那種性質的,因為對于他來說呢?也是鬧不懂王家對于他究竟是出于一個什麼樣子的態度,但是隨著慢慢的接觸,情況也是發生了變化.

在沒有征得他同意的情況之下,就貿然的替他做了所謂的決定,讓丁羽本來就敏感的神經也是一下子就跳動了起來,這個恐怕也是丁羽這個孩子跟王家之間現在關系惡劣的主要原因,還只是一個接觸,就已經做出來了這樣的事情,真的要是進入到了王家,會是什麼樣子?

所以丁羽本來已經踩進去的一只腳呢?也是第一時間的就縮了回來,招惹不起,難不成我還躲不起嗎?我不跟你王家有所接觸也就完結了!而連帶著呢?蘇家這邊想要跟這個大外孫的接觸,也是受到了丁羽心里面的一些小抵制.

不過好在呢?丁羽並沒有表現的過分惡劣,但同樣的,也沒有表現的十分熱切,只能說是在表面的關系維持上面,尚可!僅此而已!滿意還是不滿意的,我就這個樣子了,畢竟這個事情不是我率先鬧出來的!

不要用一個巴掌拍不響這樣的流氓邏輯套在我的身上面,丁羽雖然沒有說出口來,但是也已經把這個意思表露無遺了.這件事情我認了,同時我絕對不會給你下一次的機會,你王家了不起,跟我又沒有太多的關系,我又沒有指著你王家給我一口飯吃.

在我最為困難的時候,王家並沒有給與我任何的幫助,所以我不欠你們王家什麼,相反,王家在我身上面的一些問題處理上面,好像就沒有怎麼考慮過我個人的想法和意見,這個是對于個人的不尊重.

對于這樣的事情呢?蘇博臣看得太明白了,不過也正是因為看得太明白了,所以自己才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因為這個事情絕對不是認個錯,或者說彼此之間談一談就可以過去的,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所謂的愛恨情仇呢?是沒有任何道理可講的,更何況還涉及到了利益,就更是沒有辦法算清楚了,這件事情到現在為止呢?就是一個死結!倒也不是說真的就化解不開,但就算是化解開了,破鏡重圓,但是彼此之間的關系還能夠回到以前嗎?不太可能的事情.

想要化解這件事情呢?有兩個人是必不可少的,一個是丁羽的奶奶,另外一個就是丁羽的母親,但是現在這兩位呢?心里面都是有那麼一些小隔閡沒有消除.先說自己的親家婆,他對于老王頭的所作所為呢?很是不滿意,所以在大孫子的事情上面不願意出頭.

而自己的女兒呢?好像已經知道了有關的事情和狀況,她現在呢?只是裝作不知道而已,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現在自己的女兒呀!什麼事情都悶在自己的心里面,我就是不說而已.

兩個有能力來化解這個矛盾的人呢?現在都沒有要出面的意思,其他人就算是再努力,屁用都沒有,就算是自己這個老家伙出面了,也是同樣的如此,丁羽這個外孫會給自己這個面子嗎?不太可能的事情.

別看他的年紀不大,但是這個經曆呢?還真的就要比常人豐富的太多了,王家那個老家伙呀!一輩子打雁,這一次終于出問題了吧!現在知道後悔又能夠怎麼樣?根本就挽救不了!也不是說你想要挽救可以挽救回來的.

說是利益吧!牽扯到了親情,說是親情吧!牽扯到了利益,當初你做利益選擇的時候,既然都已經放棄了所謂的親情,現在想著挽回,就不是那麼的容易了,反正蘇博臣並不是非常的看好,這個也是自己這段時間沒有去找老王頭麻煩的主要原因.

不過蘇博臣沒有要去找王璞的意思,但是王璞卻去找了蘇博臣,甚至于直接的就把蘇博臣給堵在了家里面,這個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管不顧的味道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王璞現在也是真的有那麼一些著急了!

這一次的事情呢?看著好像是蘇王兩家,但是實際上面呢?王家甚至連一個填頭都算不上,這個讓王璞感覺有那麼一些心急,如果說是其他的事情呢?也就算了,但是在這樣的事情上面,王家被放置在了這樣的一個位置上面,處境有些不太妙.

"我就知道你這個老家伙,肯定是坐不住的!"看著堵門的王璞,蘇博臣也是沒有好氣.

王璞也是哼了一聲,不過卻沒有出聲,隨即聽見蘇博臣繼續的說到,"丁羽這個孩子上午的時候就已經回去了,時間上面來說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突兀了,這件事情咱們兩個老家伙在這里討論沒有任何的意義,壓不住呀!"

是呀!壓不住!完全就壓不住,丁羽的根基不在國內了,所以你就算是想要壓他,都不知道應該從什麼地方開始出手,更何況明面之上的東西呢?都已經清光了,這個事情大家都清楚了,現在連找個理由,都有那麼一些找尋不到了.

當然了現在找理由呢?並不是要壓著丁羽了,而是拉攏丁羽,但是丁羽完全就沒有給任何的機會,反正我的重心呢?也不在國內了,有心情的時候回來逛一逛,沒有心情的時候,誰認識你們究竟是誰?

"這麼說來,他今年下半年是肯定不會回來的!"說話的時候,王璞的語氣有那麼一些低沉.

"從我知道的情況來看是這樣的,他跟家里面的老大談過了,不過談的並不是很好,彼此之間都有那麼一些拘謹,不過倒也可以理解,不過他跟那個老三談的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具體的情況我倒是想要問問你來著!"

王璞也是哼了一聲,顯然是對蘇博臣的這個話有那麼一些不滿,這個事情自己是知道的,丁羽這個大孫子,沒有選擇自己,也沒有選擇他自己的父親,卻選擇了老三,這個事情讓自己感覺挺意外,甚至有那麼一些打臉!

但是卻無話可說,至少站在自己的角度是這樣的!現在蘇博臣又一次的把事情給捅了出來,自己能夠高興才怪了呢!(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八十二章 尚可    下篇:第三百八十四章 另辟蹊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