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七十三章 嚴肅處理   
  
第三百七十三章 嚴肅處理

對于東方靖的來訪,丁羽並沒有接待,自己需要調養一段時間,現在不見外客,這個理由還真的就是讓東方靖無可奈何,或者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這一次還真的就是自己這邊出了過失.

讓白老二這邊找上門來,這個本身就是東方家的問題,你已經說過了要承擔這個責任的,既然話都已經說了,為什麼白老二還是找上門來,這個就有那麼一些說不過去了,東方靖自然也是清楚這個其中的內情!

丁羽就是故意不見的,或者說對自己有些許的意見,東方靖也沒有任何要辯解的意思,在這個事情當中,白家是相當的不守規矩,但主要的原因呢?還是應該在自己的身上面了,誰讓自己沒有把這個事情給解釋清楚了.

如果說解釋清楚了,那麼白家自然不會找尋丁羽這個麻煩,倒不是說丁羽怕麻煩,完全就是兩個性質的問題,不能夠一概而論.

一直等到了第三天,丁羽才見了東方靖一面,但是見面之後也沒有太多的熱情,丁羽表現的很是冷淡,東方靖也是心下一寒,這都已經三天的時間了,丁羽才見自己,可見他心里面的這口氣呢?還是沒有出來呀!

白家的這個事情想要了結,還真的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得罪了這樣的人本身就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更何況自己這一次來可是表示感謝的,而不是來說清的,"丁師弟,沒有想到這一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本來孝倫是要親自趕來的,但是多有不便,還請丁師弟見諒!"

丁羽點點頭,並沒有其他的什麼言語,更沒有要多說話的意思,東方靖也是忍了好半天的時間.隨即才勉為其難的說到,"丁師弟,我也豁出去這個臉面了,白家的人找到了我.先前在機場的白家小二他不太懂事!"說話的時候,東方靖也是注意的看著丁羽.

丁羽的眼角也是抬了一下,笑笑的看著一眼,"哦,白家的人.這個我還真的就是第一次聽說,不過先前在機場的時候,有人好像對我動了殺心!"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用手指劃了一下自己的眉毛,"不過這樣的事情,好像也找不到什麼所謂的證據!"

說這個話的時候,丁羽的語氣很是平淡,就好像先前所說的事情就是在開玩笑一樣,但對于東方靖來說,卻好像聽到了晴天霹靂一樣.自己知道白家的老二有那麼一些肆無忌憚,但是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如何的糊塗!

你對其他人囂張也就算了,但是把苗頭對准了丁羽,這個就有那麼一些不太像話了,哪怕你是想要嚇唬一下丁羽,這個也得看清楚形勢呀!真的因為自己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了嗎?

難怪丁羽直接的就把他給扣了,如果說換成自己的話,說不定當時的時候就給這個家伙給滅了,不過丁羽的話呢?並沒有說完."東方師兄的意思,是讓我放了他,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是這樣嗎?"

"丁師弟誤會了!"東方靖也是立刻的改口.開玩笑一樣,自己跟丁羽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這個交情,而且這一次的事情呢?還是由自己而起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自己別說已經知道了實情,就算是不知道實情.也必須要站在丁羽這邊了.

白家跟自己家的事情呢?爛谷子的事情,各有對錯.但是自己跟丁羽之間的事情,可是需要用嚴肅的態度來對待,不能夠隨意的開玩笑.

"丁師弟,這一次的事情是我做的有些過失了!我占據了相當的責任."

丁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人就在這里了,東方師兄要是有時間的話,可以去看一看,你做主就行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是嗎?"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端起來了茶杯,意思很是簡單,端茶送客.

從丁羽這里出來的時候,東方靖也是咬了咬自己的牙,對于丁羽倒是沒有多少的氣憤,自己知道白家的這幫家伙比較的混蛋,但是卻沒有想到鬧到會混到如此的地步,不怕神一樣的隊友,真的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呀!

嚇唬嚇唬丁羽,然後給東方家難堪,這樣的事情也就白家這樣的混蛋能夠做的出來,先前的時候自己都已經說過了,有什麼事情可以沖著東方家來,你******耳朵里面塞驢毛了?

看著等在下面的白日輝,東方靖也是有那麼一些氣不打一處來的感覺,倒是有人直接的就送了一張卡片過來,上面倒是沒有寫太多的訊息,而白日輝倒是偷看了一眼,臉上面也是浮現出來些許的笑容,"東方兄,還是你有面子!"

"我xxx!"東方靖上來之後直接的就開噴了,甚至就是當著眾人的面,在大街上面就開罵了,罵了兩句之後,可能也是感覺有些不對,他不怕丟人,自己還怕丟人呢!"我******的,你給我上車!"

白日輝有些蒙圈,要知道就自己的了解東方靖還是一個非常和煦的人,從他的口里面爆髒話,簡直就跟天方夜譚一樣,不過隨即白日輝臉上面的表情也是一黑,事情貌似不是自己想象當中的那麼樂觀!

剛剛的把車門關上,東方靖的手指就已經戳到了白日輝的臉上面,然後又是一頓的臭罵,罵的也是相當的難聽,雖然說白日輝有那麼一些無奈,有那麼一些不要臉面,但是這個時候也是感覺相當的難堪,"東方兄,有些過了吧?"

東方靖也是換了一口氣,聽到白日輝這個時候竟然還敢還口,也是哼了一聲,"呵呵,白日輝,白老二呢?還真的就是你生出來的,我都不知道他膽子竟然長毛了,竟然對丁師弟動了殺心,我不相信這個事情你不知道!"

說完了之後,東方靖也是眯縫著自己的眼睛看著白日輝,"咱們兩家呢?雖然打打鬧鬧的,但還都是在可控的范圍之內了,我孫子不識好歹,所以我無話可說.更何況學藝不精,那個也是他自找的,但是現在這個事情,你需要給我一個交代!"

白日輝聽到了這個狀況.不由的就是一哆嗦,"這不可能!"不過隨即也是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後感歎了一聲,"老二的膽子一向比較大,有些事情不識好歹!但是...."接下來的話呢?白日輝也沒有再繼續的說下去.

"你兒子是人.我們家孝倫就不是人?還有就是你把丁師弟放在什麼位置上面!"東方靖也是陰森的說了一句,說話的時候也是往一邊側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人在這里了,你覺得是現在去看,還是等一等!你決定!"

在現在這個時候,東方靖也是絲毫的不客氣,自己先前的時候就覺得白老二可能有那麼一些不敬,所以惹怒了丁羽,但是沒曾想這里面的狀況竟然是這樣的,所以東方靖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接受不了呀!

"現在去!"白日輝也是猛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眼睛里面也是血紅一片,自己知道兒子有些混,但是卻沒有想到他混到如此的地步,也怪自己太過于的囂張了,東方家沒有跟自己一般見識,讓自己有那麼一些太過于得意忘形了.

卡片上的並不是非常的遙遠,一行人呢?也是直奔那里而去,不過等來到了地方之後,就只有一輛車被放行了,至于其他的車輛呢?老老實實的就在外面等著.不過車停靠的時候,不管是東方靖還是白日輝都沒有要率先下車的意思.

"那個是我兒子!老大死的早,我就剩下來這麼一個兒子了!"

東方靖的嘴角也是抽動了一下,"惹是生非.遲早會讓整個白家都陪葬的!"也就是簡單的說了一句而已,隨即東方靖也是推開了車門,兩個人就是簡單的交流了一番而已,並沒有說其他的什麼話,但是彼此的心里面基本上都已經明白了.

倒是白老二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父親和東方靖,表情並沒有任何的狂喜.反倒是有些許的疑惑,如果說是接自己出去的話,不應該這麼的大張旗鼓吧!父親來了也就是了,甚至于連東方家的家主都來了!

"爸!東方伯伯!"白占戈也是猶豫了一下,還是喊了一聲,這兩天被扔在了這里,還真的就是把身上面的傲氣都給打消乾淨了,沒有辦法的事情,形勢比人強,在自己的其他地方呢?自己還可以靠著自己的名號來行事,但是在這里,誰認識自己是誰?

"你對他動了殺心,這個事情是真的嗎?"既然白日輝不說,那麼自己來說!

被問及這句話的時候,白占戈也是愣了一下,隨即也是看向了自己的父親,但是沒曾想自己的父親根本就沒有看向自己的意思,就是注視的看著周圍的環境,好像是在故意的打量著什麼一樣!白占戈也是咽了一口唾沫.

"我就是想要嚇唬嚇唬他,沒有其他的意思!"說話的時候,白占戈也是怯怯的看著自己的父親,實情就是這樣的,只不過是當時的時候有些誇張而已.

得!話既然這麼的說呢?還算是一個有擔當的漢子,東方靖也就沒有其他要問及的了,沒有任何的意義了,現在就看白日輝怎麼處理了!

站在一邊的白日輝聽到兒子這麼的說,眼睛也是不由的一閉,他竟然承認了,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反正他都已經這麼的去做了!白日輝也是感覺自己的氣息稍微有那麼一些控制不住了,隨即他也是把自己的手背在了後面.

氣氛稍顯有那麼一些沉悶,整個房間里面,除了些許的喘息聲之外,好像就沒有其他的什麼聲音了!白日輝的喘息呢?也是持續了好長的一段時間,隨即白日輝也是睜眼看著自己的兒子,然後轉向了東方靖!

一躬到底,"東方兄,我現在就這麼一個兒子,我想留他一條命!"

"爸!"白占戈看著自己的父親,表情也是有那麼一些扭曲,自己感覺情況有些不太好,但是卻沒曾想竟然是自己的父親和東方伯伯一同的前來,而且自己的父親,一輩子都沒有在東方伯伯的面前低過頭,現在竟然如此的大禮!自己心下有些駭然.

白日輝沒有理會自己的兒子.依舊是先前的姿勢,沒有辦法,為了留下來自己兒子的一條命,自己需要低頭.東方靖也是感歎了一聲,"你這這個老家伙是故意的讓我為難!"

聽著說話的東方靖,白日輝好像明白了什麼,隨即也是直起來自己的腰身,看著自己的兒子.咬牙閉眼,然後一低身,腰部發力,隨即右腿也是橫掃了出去.

白占戈就好像是被砍伐的樹枝一樣,直接的倒地,甚至于倒地的時候,白占戈都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看著躺在那里的兒子,白日輝也是咬著自己的呀,"東方兄,我回去之後好好管教!出了問題的話.要我的腦袋!"

東方靖看著自己的這位'老朋友’,微微的點了一下頭,"我不知道能不能求下來這個人情,但是我可以給打一個電話,但是不夠呀!"

"先前我說的條件,加上現在的,還有我拿出來三層的產業!"

看著老朋友的樣子,東方靖也是拿出來手機,等了好久電話才被接通,當著白日輝的面.東方靖也是盡量客氣的說到,"丁師弟,白日輝是我的老兄弟,他現在就這麼一個兒子了.讓他白發人送黑發人,有些太殘酷了,大家同族同宗,一起在外面闖蕩生活,不太容易!"

"結果?"

"三層的產業,答應我的一些條件!"就算是白日輝當面了.東方靖也沒有任何的隱瞞,說的也是直接了當!"還有就是白荷交給孝倫!"

"我對于其他的產業沒有什麼興趣,他對我動了殺心,所以我教訓一段他,先前的時候我曾經對他說過,禮尚往來!!"說到這里的時候,丁羽也是停頓了一段時間,"既然你願意作保,那麼治好了,關他半年的時間!"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掛斷了電話,東方靖放下電話的時候,也是看了一眼白日輝,"你都聽見了,人家對于你的產業沒有任何的興趣,也不差你那點東西,還有就是治好了,同樣也要關他半年的時間!我的腦袋也懸在這里了!"

"回去之後我開堂!這件事情我白家會給你一個交代!"

說完了之後,也沒有理會地上面的白占戈,把他的小命給保了下來,就已經足夠了,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來了一群人,而且看情況好像還是最為專業的,顯然都是預先時候都已經准備好的.

給白占戈扣上了氧氣罩,然後順勢的抬在床上面,進行進一步的處理,不過有人也是留了下來,在文本上面也是寫了一份清單,隨即看了看,對兩個人示意了一下,在東方靖的示意之下,也是把手里面的清單遞給了白日輝.

"先生,我們不是義務出診,所有的費用清單都在這里了,請簽收!"

看著上面的數字,東方靖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止不住笑意,要知道平常時候抽一個雪茄恐怕都不止這個價錢的,白日輝也是直接的就拿出來一張支票來,直接的就摔在了文本上面,自己都已經快要被氣的冒煙了.

倒不是要錢的這個事情讓自己生氣,而是這個糗樣被東方靖給看到了,這個讓自己感覺十分的過不去,從里面出來的時候,倒是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期間倒也是看到一些荷槍實彈的人,但是這些人就跟沒有看到自己一樣!

從這里出來之後,白日輝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白家已經有人趕到了醫院那邊,畢竟家里面都是練武出身,所謂的腿斷胳膊折了,都是家常便飯,還有呢?就是對于醫院方面的人稍微的有那麼一些不太放心!

甚至于跟東方靖分開了之後,白日輝也是刻意的趕到了醫院這邊,除了自家人之外呢?還真的就沒有其他的勢力摻和其中,不過白日輝真的很是清楚,這一次兒子的小命算是撿回來的,如果說不是東方靖這個老家伙,說不定就扔在了那里.

雖然說自己下手好像是博取了不少的同情,但是實際上面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自己看得很明白,人情不人情的?跟人家沒有任何的關系,自己的兒子膽大包天,對人家動了殺心,人家反過來教訓一段,合情合理的事情!

人家沒有把他的腦袋給摘了,並不是說自己的情面比較大,人家認識自己是誰呀!完全就沒有任何要理會的意思,只不過是礙于東方靖的面子而已!但就算是這個樣子,依舊還要在里面蹲上半年的時間,以示懲戒!

也沒有等白占戈醒過來,白日輝就離開了,誠然那邊沒有任何的表示,但是自己還真的就需要去做一些准備,得罪這樣的人,就這麼不明不白的過去了,這個就真的是太把自己當做一回事情了,人家要不要的,自己都需要有個表示才是呀!(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七十二章 來頭太大    下篇:第三百七十四章 放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