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六十一章 無名   
  
第三百六十一章 無名

不過對于軍方來說,調閱有關方面的資料呢?也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因為這里面涉及到了諸多的機密,有些機密呢?甚至是當了一輩子將官的人都沒有辦法去接觸的,因為涉及到了軍方的根本!

這些東西呢?從來都沒有明確的記錄,甚至都看不到明面之上的記錄,但卻真實的存在著,等了幾天的功夫,一名身上面並沒有太多標識的軍人也是被挑選了出來,站在那里的時候給人感覺太冒不起楊了.

蘇泉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中年人,也是細細的打量了一陣,"你好,我是蘇泉!"站在蘇泉對面的中年人也是打了一個敬禮,僅此而已,但卻沒有說什麼說,注視看了看僅此而已,蘇泉倒也沒有放在心上面的意思,"你教授過丁羽!還記得這個名字嗎?"

中年人想了一陣搖搖頭,"記不得了!"說話的聲音呢?略顯有那麼一些沙啞,好像嗓子里面有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蘇泉的嘴角也是微微的抽動了一下子,因為自己同樣沒有眼前這個人任何的資料和訊息,這個家伙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

隨即蘇泉也是把丁羽的照片給放置到了桌子上面,中年人看了兩眼,眼神並沒有任何的變化,蘇泉想了想,也是從抽屜里面拿出來一份文件來,隨即放置到了中年人的身前位置,"你簽收命令吧!"

說這番話的時候,蘇元也是有那麼一些感歎,既然有人把他送到了自己這邊來,說明他跟丁羽是熟悉的,不熟悉的話,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里.但是這個家伙卻當著自己的面否認了,這個讓自己一時之間有那麼一些不爽.

中年人看了一眼,隨即也是接過來筆,在上面寫了自己的名字,"你想知道什麼?"

蘇泉對于這個略顯生硬的口氣呢?也是頗感無奈,因為自己先前的時候還真的就沒有怎麼接觸過這樣的老兵.感覺不太像是正常的軍人,甚至都有那麼一些不太像是正常人類的感覺.

"有關他的情況!"中年人點點頭,"他犯了紀律?所以讓我除掉他?"

蘇泉的眼睛差一點都掉落地上面,什麼跟什麼呀!把他送過來是為了去勸說丁羽的,你******要除掉丁羽,那個可是自己的外甥,蘇泉也是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過去,"沒有違反紀律,可能來的時候沒有跟你說明.主要是想要談一談!"

中年人的表情也是終于有了些許的變化,找他談一談,就為了這樣的事情所以把自己給拽出來了?是不是有些太無聊了!什麼情況竟然連談話這樣的事情,都需要自己出面?

"請坐!"蘇泉也是拿了誰過來,"喝水,聽說你當初的時候訓練過他,了解他的情況嗎?"

"不了解!"中年人也是搖搖頭,"我是當初他受訓的教官.點對點,面對面的教授了三個月的時間,具體的情況有規定.我們相互之間局部了解,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不過倒是聽說過他的外號,我記得叫羽毛!退役了?"

蘇泉也是為難的點了一下頭,"退役有些年了,當初的時候因為特殊的情況,他被退役了!"說這個話的時候.蘇泉也是哼了一聲,算是表達了自己的不滿情緒,"退役之後當了醫生,因為其他的一些原因呢?在國外的發展倒是不錯!"

說來說去,蘇泉也沒有說具體為什麼要去找丁羽.因為這里面的原因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難以啟齒的感覺,所以最後總結的時候,蘇泉也是有些不耐煩的說到,"這兩天你會隨行去美國,我跟你一道!具體的一些資料你可以拿過去看一看!"

中年人也是站了起來,打了一個敬禮!資料呢?是不可以在這里翻閱的,必須要去特殊的地方翻閱,不過等看過了資料之後,中年人略顯渾濁的目光當中也是閃縮到一絲光亮來,非常的銳利,但是轉瞬即逝!隨即整個人就有回歸了平常.

很快的一行人也是坐上了去美國的飛機,蘇泉和中年人一道,用的都是大使館武館的身份,中年人呢?起了一個比較傳統的名字,張紅旗,有點六七十年代的感覺,也不知道這個究竟是不是真名字,反正現在聽起來,感覺有些怪!

不過蘇泉還真的就沒有這樣的感觸,因為自己也是從哪個年代過來的,而且自己有那麼一些感觸,看著好像跟現代社會有那麼一些格格不入的張紅旗,恐怕是軍方最為堅守的那些人,他們做了一輩子的無名軍人!

所謂的無名軍人,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雖然沒有完全的與社會脫節,但也算是半脫離社會的那一種,他們這一輩都是默默無聞的奉獻著自己,說起來自己何幸呀!竟然能夠見到這樣的人!甚至還讓這樣的坐在了自己身邊的位置.

但是從這里面呢?也是能夠反映出來一些問題和狀況,找這樣的人來說說服丁羽,是不是也是驗證了先前對于丁羽的處理是有問題的,而且就算是把張紅旗給找了回來,能夠起到多大的作用,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太好說!

去大使館方面辦了一下手續,隨即蘇泉一行人也是去了丁羽的住處,貌似也是掐好了這個時間,來的時候正好丁羽才剛剛的從醫院這邊回來,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安保,丁羽也是用手拍了一下,不過丁羽的目光倒是沒有放在自己三舅的身上面,而是看向了他身邊的中年人.

兩個人都是相互的打量著,隨即丁羽也是點點頭,然後率先的向自己的公寓走去,張紅旗也沒有理會蘇泉等人,也是跟在了丁羽的身後位置,"什麼時候來的?"

"剛到!"張紅旗趕上了丁羽之後,也是笑笑,不過可能也是因為太長時間沒有笑過了.所以臉上面的肌肉給人的感覺有些不太自然,丁羽也是不太自然的笑了笑,隨即也是歎了一口氣,"還吃兔子肉嗎?"

"吃的少了,生活條件得到了明顯的改善,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不過偶爾饞了也會打一打牙祭的!"隨即也是打量著丁羽看了看,"跟以前的時候一樣,還是那麼的精神!"

"晚上我請客,對了,我這里還收藏了兩件好東西!"拉著張紅旗進入了自己的房間,房間很大,甚至于顯得有那麼一些空曠,雖然說經曆了刺殺事件,但是事情既然已經過去了.這里也是恢複了以往的清淨.

當然了只不過是表面上看起來如此,其實周圍呢?還是有不菲的安保,而且他們也會在出現了狀況之後,第一時間就到位的,但是丁羽這個人呢?喜靜不喜動,所以平時的時候大家基本上看不見有什麼人出沒在這里了.

"聽說你都已經退役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張紅旗接過來水,也是不咸不淡的說到,丁羽也是點點頭."當時的時候個人出了一些狀況和問題,加上又有外因的存在.所以也是離開了部隊!"說話的時候,丁羽也是給勤務人員發送了一些訊息.

隨即丁羽也是坐在了張紅旗身邊的位置,對于自己的三舅呢?丁羽也就是點點頭而已,並沒有太多的招呼,蘇泉也是第一次的來丁羽在美國的住處,因為是自己的外甥.加上又沒有其他的外人,所以略顯有那麼一些放肆!

"什麼時候出來的?"丁羽很是突兀的問了一下,說話的時候好像是想到了什麼,"沒有關系,我這里還是很保密的.不會有什麼監視和監控的狀況出現!"

站在一邊看著瓷器的蘇泉也是咳嗽了一聲,"小羽呀!你這一次走的太突兀了,家里面完全就沒有任何的准備,還有就是孫英男突然的離職,這個消息好像被封鎖了相當長的時間,從你遇刺到現在,期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

不過丁羽卻沒有任何要理會自己三舅的意思,而是看向了自己的教官,"家里面的情況怎麼樣?算起來你兒子應該已經上大學了吧!一切還好?"

"還好!考的不錯,先前的時候剛剛的入學,不過我也是剛剛的才知道消息不久!"在提及自己兒子的時候,張紅旗也是笑了起來,兒子剛剛的考上大學,這個對于自己來說,是足以聊慰平生的事情了,自己也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遺憾.

不過張紅旗也是看出來了,丁羽對于不遠處的軍官呢?真的是不假顏色的哪一種,完全就是不太在乎的模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自己還真的就說不清楚,不過自己倒也不是那麼的在意,雖然說有任務在身,但是並不代表著彼此就要站在一起.

"我也是有了兩個崽子,不過等他們上學還不知道猴年馬月呢!"說話的時候,門口那邊也是傳來了響聲,是勤務人員送東西過來了!丁羽也是按動了手里面的遙控器,隨即門自動的就被打開了,有勤務人員把食物給放置到了餐桌上面.

丁羽拉著張紅旗一起的找了位置坐了下來,看著不遠處的三舅,丁羽也是喊了一聲,"三舅,你喝酒嗎?"張紅旗的表情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怪異,這個稱呼有些許的問題呀!三舅,隨即也是仔細的打量著蘇泉.

蘇泉也是抿了一下自己的嘴,"你不擠兌我,是不是感覺不舒服?"隨即也是拎了兩瓶茅台出來,放置到了桌面之上,平時的時候自己還真的就不喝酒,因為是軍人,而且從事的還是比較特殊的工作,對于酒水這樣的東西,則是盡量的避而遠之.

不過今天呢?倒是可以破例,丁羽也是接過來酒水,給張紅旗倒了一杯,隨即也是給自己的三舅倒了一杯,剩下來的呢?也是給自己倒了一杯,這一點倒是讓蘇泉有那麼一些另眼相看,就自己所知的情況,自己的這個外甥喝酒的次數屈指可數.

但是今天張紅旗來了,二話不說,給自己倒了滿滿的一杯,這個就不僅僅是給面子這麼的簡單了,所以自己感覺事情好像非常的有希望呀!"喝一口?"在丁羽的提議之下,三個人都是抿了一口.既然酒喝上了,那麼接下來就不顯得有多麼拘束.

"當年的時候吃烤兔子,就想象著什麼時候大碗吃肉大塊喝酒,當時的時候感覺那就是最好的生活了!"丁羽也是略顯感慨的說到,張紅旗的臉色也是有些紅,不過也就是憨厚的笑了笑.僅此而已!並沒有說太多的事情!

吃了一陣的東西之後,丁羽也是用手推了一把自己的三舅,孫英男帶著資料過來了,有什麼事情呢?三舅去找孫英男談及就好了,就不要耽誤自己和教官兩個人喝酒了.

蘇泉看著自己的外甥,又看了看桌面上的東西,哼了一聲,隨即也是去找了孫英男,倒是張紅旗看著離開的蘇泉.也是笑著的說到,"你親舅?感覺有點不太像!"

"親舅!"不過很顯然丁羽並不想談及這個方面的問題,"出來有些年了,有些事情還真的就是非常的懷念當年的場景!"丁羽的說話呢?雖然說是感懷,但是兩個人都沒有去提及當時里面的訓練狀況!

畢竟兩個人都當過兵,都是學過保密條令的,對于情況自然是非常的熟悉,別說丁羽現在已經退役了.就算是沒有退役,彼此之間的交流呢?也不會涉及到有關的情況!

"上面就是把我給找了過來.然後給我看了你的一些資料,至于後續怎麼處理,說實在的,我也不是非常的清楚!"張紅旗的話很是直白!

丁羽也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隨即舉起來手中的酒杯,"雖然退役了.但是我平常的時候不怎麼喝酒,今天也是難得高興!敬我們當初一起走過的日子!也敬那些還在堅守的官兵."

蘇泉進來的時候,看著站在那里的孫英男,也是率先的伸出來自己的手,兩個人雖然說沒有見過面.但是彼此之間也算是聞名已久了!

"孫董!"想了想,蘇泉也覺得這個可能是最好的稱呼了,不過孫英男倒是顯得很大方,"叫我露西就好了,大家都這麼的稱呼!"

彼此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隨即兩個人也是分別的落座,蘇泉也是開門見山的說到,"露西,你從先前的位置上面退了下來,然後小羽入股了波士頓財團,是不是意味著你們已經喪失了主動權!"這個話也是有那麼一些直白.

孫英男笑著的搖頭,"入股波士頓財團,是因為這一次刺殺的事情因他們而起,本來賠償可能更多一些,但是因為其他的事情被拖了,所以也就是到此為止了.至于我離開那個位置,是因為霍特已經可以很好的站在了那個位置上面!"

並沒有解釋自己的原因,也用不著去解釋,蘇泉點點頭,自己已經聽明白了,大權並沒有旁落,只不過是讓下面的人接替了孫英男的工作,至于孫英男接下來會做什麼方面的工作,這個問題呢?屬于人家的機密.

"這一次刺殺的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

孫英男猶豫了一下,然後搖搖頭,"調查不清楚了,已經封存了.雖然說占據了比較有利的位置,但是貿然的跟波士頓財團正面對撼,只能是讓有心人螳螂撲蟬,黃雀在後,對于大家來說,局勢的穩定是重要的,至少要做到表面上穩定!"

得,這個話說的是很隱晦,但是實際狀況已經很能夠說明問題了,本來會取得更加的成果,但問題是軍方的態度問題,導致了現在這樣的結果,不過我們也沒有任何要埋怨的意思,合作在一起,我們會各取所需,分開了,雖然有些影響,但也不致命.

這個倒是然蘇泉感覺有那麼一些不爽,因為話里話外的意思貌似有那麼一些無所謂,有你們軍方的存在,我們可以,沒有你們軍方,我們也不是活不下去,僅僅就是方式上面可能要差上一些,僅此而已!

換句話來說,有些事情既然做了,那麼就不值得被原諒,跟是不是大度,是不是有氣量沒有任何的的關系,誰都有自己的底線,突破了底線,那麼就需要為此而付出代價,不是你說一句對不起或者是一句抱歉,就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

如果說一句對不起就可以的話,那麼世界早就已經和平共處了,怎麼還會是眼前的局面和狀況呢?更何況這個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合作是需要有基礎的,也是需要彼此之間相互信任的,但問題是現在並不是丁羽沒有做到呀!

並不是說丁羽就一定需要利益跟彙報,但至少彼此之間應該有些許的信任和默契吧!甚至連這一點都不做,所以丁羽也就只能是頗為無奈的在國慶之後離開了國內,算是自己一種無聲的抗爭吧!不然的話自己能夠做什麼?(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六十章 避而不見    下篇:第三百六十二章 後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