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五十四章 情況複雜   
  
第三百五十四章 情況複雜

丁羽一直都站在了病房外面,雙手倒背,神情嚴肅,不過卻沒有太多的緊張.等孫英男醒過來的時候,這才走進了房間里面,隨即也是壓了一下自己的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已經看過了!情況還算良好."

"沒有想到會如此的針對!這個膽子也是真的大的沒邊了!"對于發生的事情,孫英男也是有些感歎,雖然說先前有所准備,但是真的沒有預料到.

丁羽點點頭,"公司的事情我讓霍特來處理,你這段時間休養一下!"孫英男聽了之後,也是一愣,不過卻立刻的就明白過來是怎麼一回事情,臉上面倒是露出來些許的笑容來,"我過兩天的時候可能要回國一趟!"

"我會處理這邊的事情!"孫英男的語氣很是簡單.

丁羽坐在床邊的椅子上面,也是思索的模樣,"先前的情況稍微的有些不同,桑切斯剛剛的跟我談過,給我的感覺呢?他們是這個事情的源頭,但在某種程度上面應該是被當做了替罪羊,不一定需要克制,但是需要理智的來處理事情!"

"我們應該如何應對面前的局面!"可能感覺自己的說話有些問題,孫英男也是接著的說到,"我的意思是說,對于隱藏在暗處的敵人,我們需要采取什麼樣子的方式!"

"是不是敵人?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有待于商榷!"丁羽也是喃喃自語的說到,不過隨即也是一笑,"不要把桑切斯這幫家伙當做是好人,我從來都沒有這麼的認為過!在我個人看來,這個老家伙承認了一些事情,但同時也否認了一些事情!"

孫英男也是點點頭.主人這麼的說,自己的就已經相當的有把握,隨即孫英男也是簡單的收拾一下就跟丁羽一同的離開了醫院.至于先前來到醫院呢?一方面是要給與壓力,另外一方面呢?也是給彼此一個機會.

現在沒有了什麼事情.自己就不需要繼續的留在醫院了!不過丁羽和孫英男兩個人呢?並沒有同行,在現在這個時候聚在一起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真的要是出現了什麼狀況的話,到時候一起被包圓了,怎麼處理?

至少外人是這麼去看待的,其實對于丁羽來說,並不是因為這個方面的原因.但需要讓外人這麼的去看,僅此而已!自己需要給外界傳遞一定的信號!

如果說丁羽的遇刺是一個開端的話,那麼孫英男的遇刺則是徹底的被引爆了,至少范圍之內的人都已經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情了,不過現在背負壓力的波士頓財團呢?倒也不像是先前時候那麼的緊張了.

因為丁羽現在至少是冷靜的,波士頓方面甚至有那麼一些慶幸,背後的人真的是幫了他們一把呀!如果說就單單是丁羽的事情,那麼給與的時間太短暫了,丁羽甚至整個人都已經難以控制自己的態度了,但是偏巧.孫英男又出事了!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丁羽的反應呢?還真的就出乎預料,在第一時間並沒有選擇戰爭.而是冷靜的往後退了一步,很顯然他也是感覺到了些許的不妙,不過雖然說爭取到了時間,也緩解了一定的壓力,但波士頓方面依舊不太好受!

先前的時候波士頓方面呢?對于丁羽的感覺呢?多少有那麼一些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雖然不是江湖殺手,但貌似軍方干的就應該是這樣的事情,誠然後來起家了.但是大家對于他的一些看法呢?沒有太多的更改.

特別是丁羽受到了刺殺,就要發起戰爭的這個事情.更是讓眾人有那麼一些鄙夷,但是在孫英男出現了狀況的時候.丁羽竟然第一時間的就冷靜了下來,甚至于主動的跟波士頓財團方面平衡了關系,這一點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怎麼可能的事情,這個家伙就是一個'莽漢’,怎麼會有如此的智商呢?這一點實在是太讓人感覺懷疑了,雖然說以前的時候老神在在的,但是大家對于他的定位呢?已經明確了,可是現在卻突然的發現,以前看到的好像是假象呀!

他應該就是一屆莽夫才是,怎麼突然之間風格轉變會如此之快,而且他的身邊貌似也沒有看見什麼人呀!還有就是霍特是什麼人?現在孫英男受傷了之後,霍特第一時間就接管了所有的事情,而下面竟然沒有表示出來任何的動靜,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突然之間大家發現先前的時候有些過于的小覷丁羽了,他這個家伙所謂的'魯莽’呢?只不過是眾人的猜測罷了,而且這個家伙有著完整的後續儲備,只不過是一直都沒有拿出來罷了,現在孫英男的受傷,只是讓他表露出來一點點罷了.

但是表露出來的東西呢?已經讓波士頓方面感覺到了,先前時候他們還想著對丁羽怎麼樣怎麼樣?就算是沒有發生刺殺,他們也未見得能夠把丁羽給怎麼樣的,這簡直就是一定的,甚至于這個家伙現在所謂的戰爭呢?也是有那麼一些故意做作的味道?

可能是猜測,但是丁羽後續的表現呢?還真的就是說明了一定的問題,現在看著情況穩定下來了,但是實際上面呢?不僅僅是波士頓財團,甚至于很多的財團對于丁羽的評價,也是上升到了一個相當的層次.

這個家伙能夠混跡到現在的這個地步呢?絕對不是僥幸而來的,先前的時候對丁羽多有出手,甚至是多有得罪,這個並不是最為明智的選擇,丁羽沒有選擇還手,並不是因為他做不到,而是因為他有著其他的打算!

丁羽白天的時候呢?一直在隱秘的住所里面待著,之所以沒有露面,是因為丁羽並不像現在這個時候露面,僅此而已.不過一天一夜的時間,波士頓財團方面依舊沒有能夠調查出來任何的東西,反正到現在為止.波士頓財團方面不能夠給與丁羽任何的解釋.

不過桑切斯這個時候卻接到了先前中校的報告,"調查的資料已經有結果了,不過結果可能不是特別的好.我們比對了所有的資料,把先前提及的那個人找出來.但是他已經死了很久了!"說完了之後,也是把資料放置到了桑切斯的面前.

"死了?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是所謂的'幽靈’!"隨即中校也是解釋的說到,"也就是說他先前的時候就已經被其他方面招募了,用死亡的方式脫身,這些年也一直都沒有任何的表露,這樣的方式我們也用過,這樣的人我們一般稱呼為幽靈!"

桑切斯也是用手擎著自己的下巴,完全就沒有要去理會這個家伙的意思.而且是略顯急迫的問道,"有最新的情況嗎?"

"沒有,他的底細非常的乾淨,父母在他入伍的時候就已經病亡了,家里面也沒有其他的什麼人,沒有結婚,相當合適的人選!"說完了之後,中校也是咬了一下自己的牙,"除了特殊的人,否則是接觸不到的!"

這個話沒有直接的明說.但是表露的意思已經是相當的清楚了,要知道這個家伙是原先陸軍特種部隊的,也就是盛傳的綠色貝雷帽.這個完全就應該算作是波士頓財團自己的人才是,但問題是現在卻去暗殺丁羽.

事情真的要是被調查出來的話,可就不僅僅是有意思這麼的簡單了,到時候恐怕波士頓財團方面也解釋不清楚,這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的.所以現在桑切斯的臉色異常的難看,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到,調查的結果是這樣的.

這里面呢?給人的感覺有那麼一些故意的味道,能夠從綠色貝雷帽招人,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能夠做到的.而且做完了事情之後也沒有留下來任何的痕跡,同樣的人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可思議.現在把人給查出來,桑切斯反倒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故意的.

對方就是故意的要把這個破綻給露出來.讓波士頓財團方面只能是吃這個啞巴虧,而沒有任何的辦法,難不成要告知丁羽,我們已經查出來一定的線索了,這個是我們波士頓財團禁臠,綠色貝雷帽的人嗎?

不過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基本上可以判定了,這個不會是丁羽做的局,丁羽的崛起呢?是近幾年的時間,他跟綠色貝雷帽沒有任何的接觸,因為他活動的空間呢?基本上就是亞洲和歐洲,雖然勢力往美洲擴展,但是非常的有局限性.

這種局限性表現在了孫英男的身上面,他只是對金融方面比較的有興趣,也就是他暫時這個時候只是賺錢,並沒有要插手其他行業的意思,如果說他插手了其他的行當,那麼其他的財團恐怕早就有所反應了.

不是丁羽的人,而且還能夠把手伸到波士頓財團保險櫃的人,剩下來的人選貌似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了,但也因為正是因為不多了,所以才更加的難以確定.

幽靈這個詞呢?自己並不陌生,自己的手下面就有這樣的人,有一些是綠色貝雷帽的,有些人呢?甚至就是海豹或者是三角洲,這樣的事情呢?不僅僅是自己在做,其他的家族也在做,不過做的呢?都是非常的悄然.

這個事情到現在為止,已經沒有辦法調查下去了,繼續的調查下去,就是掀翻左右的底子,到時候波士頓財團的黑鍋就背的更大了,桑切斯很是清楚,自己需要從其他的地方找尋口子了,至于目前已經調查到的東西,還是讓它自動被銷毀吧!

"喬,如果換做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去做?"

被問及的中校也是愣了一下,隨即也是沉著自己的臉說道,"殺了他,然後把他給扔出來!"桑切斯對于這個回答還是相當的滿意,這位中校並不是一味莽漢,也沒有辜負了自己當初時候的培養.

"不錯,殺了他,然後把他給扔出來,本來就已經混淆的局面,會因為這個家伙的出現,而顯得火星四濺.因為誰也不確定這個家伙究竟是什麼樣子的身份,我們到時候恐怕也是百口難辯,不過現在這樣的局面並沒有出現!"

中校搖搖頭.接下來的情況就不是自己能夠判斷的了,因為自己接觸的東西並不是想象當總的那麼多.沒有足夠的情報支持,自己說其他的都有那麼一些扯淡!

"這里面的原因很簡單,丁羽沒有任何的動作,反倒是讓那邊有那麼一些捉摸不定,甚至開始縮手縮腳了,誰也沒有能夠真正的看透丁羽,這個小家伙有些了不得!"

"如果說丁羽跟我們開戰了,把這個家伙的尸體給拋出來.會讓我們彼此之間的戰況更加的激烈,但是沒曾想孫英男受傷了之後,丁羽保持了克制,同時也是非常的理智,所以一時之間大家不知道應該如何的來處理了!只能是選擇了觀察!"

中校也是轉了轉自己的眼睛,"暴風雨前的甯靜?"

"現在就要看丁羽怎麼選擇了,他的選擇占據了相當重要的位置!"桑切斯也是有那麼一些撓頭,"先前的時候呢?多少能夠看出來丁羽的一些做法和痕跡來,但是這一次的事情呢?還真的就是讓我感覺些許的迷茫!這個家伙絕對不能夠看表象!"

"幽靈的線呢?只能是在保險櫃里面鎖著,但究竟在那個保險櫃里面鎖著.恐怕很難說的清楚,而且他們現在會不會是斷線的風箏,說不好!"中校也是表現的很理智.因為自己很是清楚,有些事情呢?自己是不能夠摻和其中的.

不過就在兩個人對話的時候,門口傳來一陣的敲門聲,在得到允許之後,一位金發的女子也是從外面走了進來,在桑切斯的耳邊低聲的說了兩句,隨即也是站在那里,桑切斯也是立刻的站了起來,"喬.你跟著一起來!"

去的地方呢?還是先前的機場,來的時候丁羽貌似也是剛剛的到達.看見桑切斯,也是刻意的招了一下自己的手.機場這邊的守衛比以往的時候可以說是嚴密的太多太多了,甚至比撞樓那一次更加的讓人感覺恐怖.

"我要回去一趟!"看見了桑切斯,丁羽也是開門見山的說到.

"就這麼的離開?"桑切斯在來的時候就已經想過了有關的問題,丁羽約見自己來機場,肯定是有什麼事情,但是現在這個時候離開,可是化解了自己很大的危機,甚至讓套在自己身上面的繩子又被松開了一些.

丁羽也是上下打量了一眼桑切斯,"可能回來之後還需要麻煩你一些事情,這麼的說吧!這件事情跟你們肯定有關系,而且還是相當的關系,這邊的事情呢?我不會太理會,帳可以慢慢的算,但是我背後的人給我捅刀子,這個事情我不會放過的!"

嘶,桑切斯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因為自己已經明白了丁羽回去究竟是因為什麼事情了,先前的時候自己這邊把丁羽的資料給泄了,這個資料指的是丁羽參加會議的有關情況,現在丁羽選擇性的把這個問題給拿到了明面之上,對于自己這邊來說,有些棘手呀!

不過所謂的棘手呢?也是相對而言的,丁羽先前的時候放了波士頓財團一馬,他沒有選擇立刻的就動手,對于波士頓財團來說,已經是最大限度的寬容了,所以丁羽現在邀請自己過來,這個人情還真的就需要還!

"你下飛機的時候,會有消息的!"這個話既然都已經說出來了,那麼就是還丁羽的人情,丁羽也沒有任何其他的意思,對桑切斯點點頭,"這邊的事情暫時會由孫英男處理,不過事情鬧得這麼大,現在方方面面都在看著,你老人家呀!悠著點吧!"

最後的兩句話,略顯有那麼一些輕佻的感覺,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上了飛機,根本就沒有做任何的停留,桑切斯對此也是苦笑不已,不過自己倒是能夠感覺的出來,丁羽最好的那些話呢?聽著好像是諷刺,但實際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丁羽暫時是不會挑起來任何戰爭的,而且也叮囑了孫英男不會挑起來任何的戰爭,丁羽的話呢?並不一定就是保證,但他是當著自己的面說的,也就是說丁羽在離開的這個階段呢?是不會選擇任何的戰爭.

至于後續怎麼樣?這個另當別論,但是現在呢?是丁羽能夠給與的最後時間了,波士頓財團方面是不是能夠有所突破,看他們自己的選擇了.

不過丁羽知道這里面可能還會有另外的一種選擇,那就是美國方面的這些參與進來的財團呢?重新的凝聚在一起了,不給予丁羽任何的處理結果,讓丁羽的這一次被襲擊的事情,直接的就被糊弄過去.

丁羽的心里面有這樣的感觸,不要小覷了這幫家伙的無恥,誠然這件事情是已經突破了底線,但是沒有任何人在這個事情當中受損,也就是說沒有死人,事情還是很好辦的,問題就是丁羽會不會答應?

如果說他答應的話,那麼沒有什麼好說的,可如果說這個時間不答應的話,那麼這個事情又應該如何的來處理呢?這個事情還是需要好好的計劃一下才是呀!(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五十三章 漩渦    下篇:第三百五十五章 猶豫不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