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四十六章 深談   
  
第三百四十六章 深談

丁羽的一番話呢?並不能夠算是說教,但對于王陽來說,無異于捅破了這一層窗戶紙,自己是真的沒有這麼的去想過,原來的時候以為是錢的問題,但是從現在來看,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錢只不過是表露在明面之上的東西,也是最為吸引大家注意力的東西,但是實際上面呢?錢只不過是給大家看的,而隱藏在下面的呢?才是最為實際,也是最為根本的東西.

王陽現在也不知道應該如何的來自處了,是因為自己爺爺的緣故,還是因為自己大哥的緣故,站在爺爺的角度來看,丁羽你是王家的孩子,那就需要以王家為主,其他的事情都放在這個後面了.而對于大哥來說,自己並不是王家養大的,身上面的血脈幾分真實?另當別論,所以我也不需要看王家的眼色來行事.

有了矛盾呢?這個沖突也是就越發的激烈了起來,彼此之間都沒有讓步的意思,而自己的大哥呢?也是表現的很是堅決了,一次的了解了跟王家的恩怨,徹底的從這個漩渦當中掙脫了出來,我不端你王家的飯碗就是了,而且我還會的很滋潤.

但是反過來,王家呢?對于丁羽這個大孫子卻是有所求的,王家現在雖然說不是一條腿走路了,但問題是新生的這條腿呢?還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瘦弱了,不堪重負呀!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果說丁羽沒有了其他的表示,王家說不定就會沉沙折戟.

但也正是因為王陽想明白了有關的事情.所以現在這個時候才越發的感覺有那麼一些難堪了,特別是自己的大哥還坐在了自己的對面位置.自己傻呵呵的跑過來質問自己的大哥,但是當所有的一切都擺在自己面前的時候.自己又傻眼了.

"我原來的時候沒有考慮這麼多!"雖然說美味當前,但是王陽卻沒有了任何的胃口,好像現在這個時候坐在那里,出了唉聲歎氣就沒有了任何的辦法."我先前的時候就是感覺此次的事情有違倫常,沒有想到里面還有這些狀況!這是我的不對,考慮不周."

"有違倫常,這個是我的問題,但你沒有考慮到這些問題呢?就是你的問題了,這個恐怕也是家里面沒有讓你走仕途的原因吧!"丁羽也是笑笑."好了,該說的事情呢?我都已經說了,不該說的我也已經說了,你還想知道什麼?"

"那個奶奶對你的情況有些擔心,還有就是爸對于這件事情呢?貌似也是挺上火的,我也不知道應該從什麼地方去下手,媽一直都不知道有關的事情!"王陽說到這里的時候,也是抬頭看著自己的大哥,"我希望這碗水能夠端的平一點!"

丁羽不置可否的笑了起來."一碗水端平?呵呵!"丁羽現在這個時候也是放下來了手中的刀叉,因為他已經快要止不住自己的笑意了,"你說端平就端平呀!憑什麼呀?"說這個話的時候,丁羽口氣不僅僅是有那麼一些嘲諷.甚至是帶著相當的不屑.

"你是家里面的長房長孫,這個是你必須要承擔起來的責任!"

"不知道你感覺出來沒有,你這麼的說的原因是因為你站在了王家的角度來考慮問題.根本就沒有想過其他方面的問題,但是我呢?不能夠就站在王家的角度來考慮問題.你呀!什麼時候能夠站在一定的高度上面,然後再跟我說一碗水端平這件事情吧!"

稍稍的停頓了一下子.丁羽好像又想起來了什麼,"奉勸的說一句,這個速度最好快一點,你剛才也說了,老爺子的年紀好像大了,而且我對于老爺子呢?也確實有那麼一些無愛,至于父母那邊怎麼處理,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有我自己的方式和方法."

完全被頂了,而且頂的王陽也是有那麼一些啞口無言的意思,現在這個時候能說什麼,自己想要跟大哥說一碗水端平,但問題是自己沒有這樣的底氣,至少沒有能夠站在大哥面前相互對坑的底氣,沒有底氣說什麼呢?

現在可不是說兩句硬氣的話就能夠解決一切的時候,也不是說兩句軟話就可以的,自己跑過來質問大哥,然後大哥反問了自己,理所應當的事情!

看著王陽萎靡的樣子,丁羽也是重新的拿起來了刀叉,"自己小心一點吧!不要以為取得了一些成績,就可以耀武揚威的,不動你是因為不到時候,並不是說對你就沒有其他的意見了,你呀!差的太遠了!"

"哼!"王陽也是略有不滿的哼了一聲,雖然他自己也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但問題是給人的感覺,明顯的就是底氣不足,"我知道怎麼去做,違法亂紀的事情,我會規避的,不會給其他人抓住什麼把柄的!"

"說你傻,你還真的就是傻得有那麼一些可愛!"丁羽略顯有那麼一些感歎,"你要是做了違法亂紀的事情,甚至都不用其他的有關方面出手,爺爺會直接的出手滅了你,你相信嗎?就算是親孫子,也不能夠讓王家的這塊招牌沾染任何的灰塵!"

額!對于這個問題,王陽還真的就沒有想過,但是聽了大哥的說話之後呢?王陽仔細的琢磨了一下,貌似還真的就是這麼一回事情,如果說自己真的做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甚至都不用其他方面出手,自己的爺爺就會把自己給滅了的.

這簡直就是一定的,跟其他沒有任何的關系,"可以除此之外呢?貌似沒有什麼人會對我動手了吧!"倒不是說對大哥的話有那麼一些不置信,而是自己覺得沒有這個方面的可能性,"都是小圈子里面的人,大家知道其中的規矩!"

"小圈子是最懂規矩的.但同樣也是最不守規矩的!"丁羽也是強行的解釋了一波,"什麼叫做最守規矩.這個問題呢?我就不跟你說了,因為我不如你懂.但是什麼叫做最不守規矩的,這個你可能就不懂,等你什麼時候有勢力在這個圈子坐穩的時候,再說吧!我雖然不跟你同一個圈子,但是圈子嗎?都是那麼一回事情."

"我不懂大哥你的意思!"

"意思很簡單,你的身份非同一般,在圈子里面拿出來也是數一數二的,但你未見得就是能夠坐下來的人,現在這個時候的你呀!頂多就算是外面一個站著的角色.能不能夠進入場子中,甚至在場子中坐下來,才算是你真正的步入了圈子,好自為之吧!"

說完了這些話之後,丁羽就沒有了其他的言語,反而是專心致志的對付面前的食物,這些才是丁羽最為有興趣的所在,而王陽試探性的說了兩句,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之後.也是悶悶的對付著眼前的食物!但是興趣弱弱.

因為倒時差的緣故,王陽一直都沒有要睡下來的意思,看著自己大哥起床的時候,王陽也是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這才凌晨四點鍾呀!大哥呀!你要不要這麼的拼命,你這樣給與大家的壓力稍微的有些大了,你知道嗎?

王陽也是神色不悅的看著自己的大哥.但是奈何丁羽完全就沒有要理會王陽的意思,自顧的鍛煉身體.吃過早飯之後,也是去了醫院.一切都跟平時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兩樣,而王陽在這里也沒有逗留多長的時間,隨即也是乘坐飛機回去了.

看著自己的大哥,感覺生氣都已經氣飽了,當然了這里面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自己需要回去跟奶奶商議一些事情,自己現在的心情呢?還是稍顯有那麼一些急迫的.

而一些人對于王陽這個時候來訪丁羽呢?還是有那麼一些興趣的,在大家看來,說不定就是中國方面可能有那麼一些頂不住外界的壓力了,所以希望丁羽能夠站出來解決一些問題和狀況,至少不能夠讓彼此之間的關系繼續的緊張下去.

但是調查的結果呢?也是頗讓大家感覺有那麼一些失望,因為王陽來這里根本就不是這個方面的原因,中國方面也根本就沒有要找尋丁羽的意思,這一次王陽來見丁羽,完全就是私人方面的行為,這個也是讓一些人感覺鼻子有些歪,氣的.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心里面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些震撼的,都已經是現在這個時候了,丁羽竟然還能夠沉得住氣,這個家伙的度量非同一般呀!

王陽回到了京城之後,並沒有第一時間就回去爺爺和奶奶那里,而是讓下面的人開車去見了自己的老爹,雖然行程有些長.時間上面趕得也是比較的巧,自己的老爹呢?還沒有下班,但是看樣子,貌似也已經做好了這個方面的准備.

王長林看見自己的兒子走進來,也是好意外,因為自己的兒子很少來這邊,這里面也是有自己的要求,這個有兩天的時間都沒有聽見他有什麼動靜了,怎麼突然之間的就冒了出來呢?還真的就是嚇了自己好大一跳.

盛軍呢?也是站在了外面,王陽也是給自己找了一瓶礦泉水,"我剛剛的從美國那邊回去,先前的時候我自己一個人去見了一趟大哥,去問了一些事情!回來之後也沒有在京城那邊停留,先回來見父親你了."

嗯?王長林有些疑惑的看著自己的兒子,自己還真的就沒有聽聞過有關的事情,不過聽兒子說話的口氣呢?貌似並沒有涉及到其他方面的事情,好像就是他的私事,"去見你大哥?現在這個時候?"隨即王長林也是打量了兩眼王陽.

"是的,先前的時候有些消息被刻意的傳到了我的耳朵里面,加上這一次大哥回來之後的態度表露,也是讓我感覺有那麼一些憤慨,所以刻意的去見了一下大哥,找他去問及一下有關方面的事情!"說完了之後,王陽也是注視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王長林猶豫了片刻,也是歎了一口氣,隨即拉開了一個抽屜.從里面掏出來一盒香煙來,自顧的拽出來一根點上了."這麼的說來,你已經找尋到答案了!"說完了之後.王長林也是苦笑了一下,"我說你小子怎麼回來之後,就直奔我的這里來,還沒有告知你爺爺和奶奶吧!不然的話你也不會出現在這里了."

"還沒有去見過爺爺和奶奶!"王陽看著父親的表情,也是肯定了一些事情,"本來是准備去質問我大哥的,但是後來被好好的教育了一頓,當時的時候我甚至感覺應該找一條縫隙,讓我可以鑽進去!至少還可以容身!"

"這個事情呢?不是你能夠決定的.同樣的也不是我能夠決定的,從當初的時候找回來你大哥,沒有把事情公布出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有了這個方面的准備了!"說這個話的時候,王長林臉上面的表情很是平淡,完全就可以用平靜來形容.

王陽也是相當震驚的看著自己的父親,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有所准備了,王長林也是苦笑了一下,"這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你大哥呢?是一個非常敏感的人,當然了也可以說是天縱奇才,這一點是家里面所有孩子都比擬不了的!"

"爺爺也很早的時候就發現了?"王陽好像也是發現了什麼.

"是的,很早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從家里面沒有拿到他完整的資料就已經有所察覺了,你外公也算的上是將門世家了,但是得到的資料呢?平淡無奇.這足以說明很多的問題了,當時的時候家里面對于一些人很不滿.因為如果你大哥繼續的留在部隊當中,說不定將來的時候肩膀上面就是扛金星的!"

王陽下意識的也是做出來了牙疼的反應來.自己當然清楚外公的軍人情結,家里面的孩子呢?有一個算一個,也就自己的二姐呢?可能有點這個方面的作風,至于其他的孩子嗎?要不是太小,要不是呢?就是沒有這個興趣.

"在這里面呢?我要警告你一點,就算是到現在為止,你大哥跟軍方之間的關系呢?依舊沒有任何的斷鏈,只不過是沒有任何的表露罷了,甚至于出了事情的事情,你大哥沒有向軍方求救,而軍方呢?也沒有要伸手的意思,明白什麼意思嗎?"

"大哥沒有到上窮水盡的那個地步,同時軍方也不想把這個關系給暴露在表面之上了,有的時候藏匿在暗處,更會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謹慎和忌憚!"

"不錯,有點進步了,軍方一直呢?都沒有把有關的關系給暴露出來,這一點也是讓很多人都感覺有那麼一些忌憚,因為大家有那麼一些摸不清楚,你大哥跟軍方之間究竟是什麼樣子的關系,就算是到了現在,也沒有人能夠說的太清楚!包括你爺爺和我,甚至包括了你外公和你三舅,家里面對此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疑惑."

"會不會是故布疑陣?"

"那你也太小看你哥哥了,同時也太小覷軍方了,對于軍方來說,發生這樣的事情呢?他們是很樂意見到的!"王長林也是非常耐心的跟自己兒子說到,"你大哥雖然說是脫離了部隊,但對于軍方的感情可以說是一直都存在的!而軍方對你大哥呢?也是從來都沒有放棄過的意思,不然的話你以為陶金是干什麼的?"

"可是大哥去美國的時候,沒有帶著她!"對于陶金,王陽自然也是很熟悉,那個丫頭片子,自己提起來呢?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牙疼,因為她從來都沒有給過自己任何的好臉色.

"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罷了,就我知道的消息,陶金可以直接的跟你大哥聯系!"

啊?王陽的眼睛也是差一點的就從眼眶當中掉落下來,這尼瑪的,那個丫頭片子竟然有這樣的權利,這一點自己是真的沒有想到,家里面為了聯系自己的大哥,可以說是費勁了周折,但是陶金呢?對此卻是不費吹灰之力.

不過從這里面呢?也是能夠看得出來,大哥跟軍方之間的關系呢?絕對是要超乎想象的,只不過是一直都沒有暴露出來罷了,老爹說大哥天縱奇才這樣的事情呢?自己還真的就不是嫉妒,而是有那麼一些感慨,不過自己的老爹怎麼知道的消息?

"爺爺的這件事情應該怎麼來處理?就這麼的看著?"

這一下子倒是把王長林給懟到了南牆上面,因為一時之間王長林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自己也算是王家的人了,在這個問題上面呢?並沒有多少的發言權,自己沒有辦法去跟父親談及這個方面的事情,因為自己是王家的受益者.

當然了自己也沒有辦法跟大兒子提及這件事情,跟大兒子之間的關系呢?本來就好像是頻臨崩斷的頭發絲,稍有任何的不慎,先前所有的努力就有可能都白費了,加上自己的心里面對于這個大兒子本身就有愧.

所以自己只能是看著,沒有其他任何的辦法,自己這個當父親的呀!稍微的有那麼一些不太稱職,至少沒有給與大兒子應該有的關愛!(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五章 本質所在    下篇:第三百四十七章 談事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