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四十一章 婉拒   
  
第三百四十一章 婉拒

"他開始有所動作了?"王璞在知道消息的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失神,從相對的時間來說,有些過于的早了,畢竟從籌措資金,到現在有所動作,是不是也太快了一些?而且投資的領域呢?也是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看不懂!

畢竟王璞不是什麼經濟方面的干部,所以在這些問題的認知上面呢?有一定的局限性,隨即晚上的時候王璞也是把自己的女婿給喊了過來,雖然知道他這段時間有些忙,叫到家里面呢?一方面是讓他休息休息,另外一方面也是問及一下丁羽的有關情況.

袁成林等清楚了情況之後呢?也是想了一陣,"先前的時候國際方面就已經有這個方面的呼聲了,主要是對環境和資源方面的,而且現在鬧出來的動靜也是越來越大,政治對經濟有相當的影響性,只不過無法確定究竟是往哪個方向去發展!"

"這麼說來是相當有目的性的!"

"具有相當的目的性,這個是一定的!"袁成林想了一陣之後,也是搖搖頭,"不過雖然具有一定的目的性,但是從資本的利潤這個角度來考慮呢?貌似有些不妥呀!因為現在聲勢鬧得這麼大,倒是有那麼一些大家一同來發財的意思!"

嗯?王璞也是有那麼一些狐疑的看著自己的女婿,袁成林隨即也是解釋的說到,"就我了解的訊息來看,這一次鬧出來的聲勢如此之大,想要捂住這個盤子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看這個意思呢?貌似也根本就沒有要捂盤子的意思,也不知道小羽究竟在搞什麼?不過這麼多的人摻和進來,倒也不能夠說是壞事!"

其實袁成林也是有那麼一些懷疑.丁羽這個孩子這麼的去做,究竟意義何在呢?是真的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看不懂,難不成國際方面還有什麼這個方面的講究不成?如果說是這樣的話.丁羽這個孩子,這一次頂多就是賺了一聲吆喝!

反正到現在為止.自己是沒有看出來有太多的其他狀況,至少是讓人有那麼一些看不懂的,不過老太太呢?對此顯然是有那麼一些不太關心,自己現在關心的是丁羽這個孩子會不會回來,這一點才是最為重要的.

不過這個話呢?自己倒是不會主動的去提及,先前的時候跟泰熙打了一個電話,也是問及了一些狀況,丁羽這個孩子呢?現在過得很是平淡.跟以往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兩樣,對于先前所發生的事情呢?貌似也沒有太多的抱怨.

不過卻沒有提及家里面的意思,哎,想到這里的時候老太太也是不由的歎息了起來.

說話的時候,王璞也是隨即的問了問先前時候所發生的事情,"調查的怎麼樣?我聽說這一次的損失非同一般的大,現在這個時候方方面面都是怨言四起!"

袁成林臉色也是一黑,"現在有關的方面已經開始介入調查了,但是究竟會深入到什麼程度,現在的情況還猶未可知.而且就了解的情況來看,事情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方方面面的勢力可能都會介入其中的!"

說了一圈話.表明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但是卻沒有任何的實際內容,雖然說是自己的老丈人,但是該說的事情自己可以說,不應該說的呢?還是需要放一放,輕重自己還是能夠分辨清楚的,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呀!

王璞看了看自己的女婿,自己當然能夠聽明白這個話語當中的意思,隨即也是雙手拄著拐棍.也就沒有要繼續去問及的意思,"他這件事情會耽誤很長的時間嗎?"這個他指的究竟是誰.不言而喻.

"就我們所了解的情況,他一般不參與具體的運作.只是定下來具體的大方向而已,然後具體的實施由下面的諸人來完成,站在這個角度來說,他是一個非常好的領導,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他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不負責任!"

哼!王璞也是很不屑的用鼻子放出來了聲音,對于這樣的事情呢?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怎麼看在眼里面,不過就是這兩天有那麼一些無趣,所以才會問及一下有關的情況.

不過說起來也是挺可恨的,不管是年節還是生日等等,四合院那邊的禮物一樣都不少,至少在禮節上面沒有任何的挑剔,但問題是丁羽這個混蛋從來都沒有一個電話,甚至于家里面想要聯系都聯系不上,這個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不是滋味.

事情不管對錯,都已經過去了,就需要翻開重新的一面.但是很顯然丁羽並沒有這樣的城府,這一點挺讓王璞感覺失望的,至少這個孩子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優秀’,站在王璞的角度來看,他是這麼來理解的,誠然這個理解略顯偏頗.

但是不管王璞怎麼來理解,反正丁羽是根本就沒有任何要理會王家的意思,甚至于連平時時候的電話都沒有,就好像跟王家完全的不認識一樣,倒是聽說他跟丁叮那個丫頭經常性的聯系,而且跟他的養父和養母那邊也是常聯系.

要是沒有什麼比較的話,也就算了,既然都已經有了比較,這個差異就真的是太明顯了,其實這個才是王璞感覺氣惱的緣故,但問題是現在沒有人站出來維和一下這個局面,王璞心里面也清楚,自己先前冒失的舉動,讓很多的事情都反正了轉折.

但是這個原因也不能夠全部的都歸結到自己的身上面吧!難不成丁羽那個混小子就一點這個方面責任都沒有,他把錢拿出來的時候,就不能夠找自己商議一下嗎?如果說彼此之間可以坐下來好好的探討一番,結果肯定不是這樣的.

現在的王璞就是想等事情的余波平穩了之後,好好的跟丁羽這個大孫子談一談,通過這一次的事情呢?自己也是認識到了很多的問題,而且丁羽這個孩子離開了王家,對于王家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更何況對整個國家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

自己先前的時候並沒有認識到有關的狀況.有那麼一些過于的想當然了,現在呢?王璞也是認識到了有關的問題.把錢捐獻給國家,是在一定程度上面支持了國家的建設和發展,但是同樣的有得就有失,失去的,可能比得到的更多!

其實老太太也是看出來了老伴的悔悟,但問題是這個事情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處理,為什麼呢?在某種程度上面來說,自己的那個大孫子呀!是一個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偏執的人.他的想法呢?跟平常人稍微的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

他對于那些明面之上的資金呢?未見得就看在眼里面,但是發生的事情呢?他恐怕會一直的都記在了心中,對于他來說,無異于背後被捅了一刀,而丁羽這個孩子呢?他可是軍方出身,在一定程度上面,眼睛里面不容沙子的.

站在政治的角度呢?這個是一件很是正常的事情,畢竟存在的只是利益,但是站在丁羽這個孩子的角度來說,恐怕日後就絕對不會有任何的牽連了.這甚至就是一定的,有些事情呢?是不能夠過線的,只要踩線了.就沒有辦法回頭了.

對于這樣的事情呢?老太太看得很是明白,所以這個心里面呢?已經沒有什麼幻想了,之所以沒有跟老頭子提及有關的事情呢?是因為現在還不到時候,再過一段時間吧!自己就需要給他敲一敲這個邊鼓了,讓他知道其中的厲害!

而丁羽決定了大方向之後呢?就沒有其他的動靜了,整個人也是完全的就消停了下來.整天也是窩在了醫院里面,看著走進來的金,丁羽也是有些疑惑的看著他,金則是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倒是找到了,但是人家不賣!"

丁羽是學西醫的出身.這一點不可以被否認,但是隨著進程的發展呢?丁羽對于中醫的興趣也是越來越大.不過丁羽很是清楚,中醫太博大精深了,這個絕對不是說自己看兩本書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的,並不是這樣的.

甚至于中醫和西醫的區別也是相當的大,而且自己現在對于針灸比較的有興趣,所以想要找一個所謂的銅人,要知道針灸銅人呢?是非常關鍵的道具,丁羽的手里面也不差錢,所以也是希望金能夠給自己找一個這個方面的道具.

不過丁羽也是很清楚,金的行事風格並不是那麼的張揚,這里面應該有其他方面的原因,隨即就聽見金解釋的說到,"我有求上門,但是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所謂的價格,就給了我一本書,然後讓我上手,這不是拿我來開心嗎?"

嗯?丁羽也是微微的一愣,隨即好像也是明白了什麼,"得,這個事情倒是我唐突了,周末有時間,我們一起走一趟吧!不過你去備一份禮物,算是賠罪用的!"

金有些不解,但既然是吩咐下來的,自己照做也就是了,對于自己來說,這個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等到了周末的事情,丁羽也是親自的前往,行至路口的時候,金也是率先的從車上面下來,仔細的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隨即也跟在了丁羽身後的位置.

丁羽也是親自的捧著東西,來到地方的時候,丁羽也是上下打量了一番,門簾並不是非常的大,看起來有些普通,但是這個時間絕對應該很長了,看了一段時間之後,丁羽也是雙手捧著禮物進入.

不過近來的時候,里面好像有人,丁羽則是站在了側邊的位置,也沒有任何要打量的意思,而金則是靠在丁羽身側的位置,可以保護丁羽的後面,同時呢?如果有人從正面突襲的時候,自己又可以第一時間沖上去,位置的選定也是相當的有技巧.

坐在那里的長須老者看了一眼丁羽,當然也是注意到了站在丁羽後面的那個家伙,先前的時候他就來過,看來今天是正主上門了,不過小家伙倒是很懂規矩,自己摸過脈之後,也是小聲的說了兩句.寫了一張藥方,等處理妥善之後,這才端起來旁邊的茶杯喝了一口.

"有事?"

"小子不懂事.所以今日特來賠罪!"說完了之後,丁羽把手里面的東西也是放了下來.當然了手里面的東西呢?只是一個表示,甚至于旁邊還有一張禮單,這里面寫著的懂事賠禮道歉的東西,要是把所有的東西都拿來,車都不夠拉的.

"見獵心喜?"老者也是笑笑的說到,隨即也是對丁羽做了一個手勢,丁羽謝過了之後,這才在下手位的位置坐了下來."這兩年對中醫比較的有興趣,對于針灸也是有一定的研究,所有有所求,卻不曾想出現了這樣的變故!"

"哦,是嗎?"老者也是笑笑,打量了兩眼丁羽,隨即也是搖搖頭,"中醫博大精深!...."說了一大通,金的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這個心里面呢?卻是有那麼一些費解.這個話是什麼意思?怎麼扯開了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呢?

丁羽聽的很是仔細,遇到高人不拜有罪呀!更何況先前的時候得罪了人,人家多啰嗦兩句這個是應該的事情.這一點誠然讓坐在上首位的老者比較的有好感,但也就是僅此而已.

"東西我收下來了!"說完了之後,也是舉起來手里面的茶杯,然後眼簾也是垂了下來!得,端茶送客,這個並沒有什麼難理解的,甚至都沒有給與自己任何的機會,但是丁羽呢?也沒有任何氣惱的意思,東西收下來了.先前自己這邊失禮的事情就算是過去了.

至于銅人的事情嗎?另當別論,自己倒也不至于就在一棵樹上面吊死.其實自己也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情,人家看不上.因為自己身上面連一點藥味都聞不到,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甚至于連一個嘗試的機會都沒有給與.

丁羽很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對此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哭笑不得,誠然自己幾乎每天都泡在了醫院這邊,但是自己的身上面呢?卻沒有一絲醫院的味道,這個是自身修煉的一種結果,用比較誇張的詞來說就是洗盡鉛華.

說誇張呢?是因為丁羽距離這個層次還差了一些,但是自己基本上已經觸摸到了這個邊緣,現在就算是再敏銳的人,恐怕也聞不到自己身上面的血腥味了,人之將死的時候,味道是非常奇怪的,而且還是傳染,被沾染上了之後,很難消除.

但是現在從丁羽的身上面,完全就聞不到這樣的氣味,別說人了,就算是狗也聞不到這樣的味道,以往的時候小懶雖然說很喜歡丁羽,但是對于丁羽始終還是有一些警惕,但是現在呢?就沒有這個方面的問題了!

再直白的一些來說,原來的時候狗狗看見了丁羽的第一反應,並不是叫,而是夾著自己的尾巴,灰溜溜的貼著牆角走,但是現在呢?看見了丁羽之後,當然也不是叫喚,倒是有那麼一些親昵的味道,兩者之間的反差也不是一般的大!

沒有給自己任何的機會,這個事情重要嗎?好像很重要,但對于丁羽來說,自己這一次來呢?只是賠禮道歉的,既然這個事情過去了,那麼就算了,銅人的事情呢?另想它法也就可以了,丁羽對此還真的就沒有要勢在必得的意思.

"先生,這個是我的過失?"

去上車之後,丁羽也是笑了起來,"一樣的,如果說我當時的時候親自來,也差不多是同樣的結果,他恐怕從你的身上面聞到了硝煙和血腥的味道,所以用最基本入門的手段來考驗你,同樣的,在我的身上面雖然沒有聞到什麼味道,但是卻婉拒了,一個道理!"

"明白了!"金的話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丁羽也是點點頭,"正兒八經的這個東西呢?求之而不得,都在各大曆史博物館里面擺著呢!我只是對針灸有興趣,所以不想惹出來其他方面的事端和麻煩來!"

這個話就是說給金聽的,對于丁羽來說,又不是一定要宋代的那個銅人,或者說是明清兩代的銅人,自己只需要有這個方面的認知,什麼時代都可以的,國內的建國之後也有這個方面的研究,這個東西在世界上面又不是唯一的.

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面稍有偏差,這個是正常狀況,換句話說,古代的人跟現代的人能一並論之嗎?那麼古代的醫學理論放置到現在,是不是就還可以成為公理?這個問題呢?要平衡的去看待,不能夠太過于的偏頗了.

這個就是丁羽為人處事的一種方式,習慣還是不習慣,我都是這個樣子的,不會做其他方面的改變,生活就是這樣的方式!(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章 背後的事情    下篇:第三百四十二章 小磨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