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三十四章 緬懷   
  
第三百三十四章 緬懷

丁羽換了一套衣服,然後來到了教堂的外面,把車停靠了之後,丁羽也是慢悠悠的往教堂那邊走去,不過丁羽來的稍微有些晚,因為教堂里面已經擠滿了人,位置早就已經沒有了,所以丁羽也是站在了後面,就那麼遠遠的看著.

聽著牧師的說辭,丁羽也是眯縫起來自己的眼睛,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牧師也是也是結束了緬懷,安保這個時候也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緊張,為什麼?因為周圍的這幫家伙家伙的肌肉都略顯有那麼一些緊張!

自己甚至能夠聞到,整個教堂里面彌漫的並不是什麼聖潔,而全部都是硝煙的味道,甚至都有那麼一些嗆鼻子,真懷疑這個究竟是教堂,還是軍火庫?不過自己倒是注意到一點,那就是自己的這位主人,他的肌肉並不是想象當中繃緊.

自己甚至有理由去懷疑,如果自己觸手摸一把的話,他的肌肉絕對是軟的,而不是所謂的堅硬,在這樣的氣氛和環境當中,自己很難保持松弛的狀態,神經有些高度的緊張,反應在身體上面呢?也是肌肉時刻的准備著.

雖然自己很清楚,不會有太多的事情,但是自己在這樣的環境當中呢?還是難免有這樣的狀態,還是修煉的不到家,至少不能夠隨意的轉換,自己只能是努力的去適應.

而這個時候眾人也是上前做最後的告別,然後就封棺去墓地了,來人比較的多.老老少少的,甚至于很多人彼此之間都不是那麼的相熟.不過既然來到了這里,就基本上都是沖著老巴德來的.跟其他沒有任何的關系.

老巴德都已經去了天國,就算是有什麼糾葛也都應該放下來了,更何況老巴德只是一個傭兵而已,傭兵就是工具,他們只是一把刀,至于究竟刀的方向面向誰,這個問題不是他們自己能夠決定的.

所以在他們放下了傭兵這個職業之後,就不會有人來找他們的麻煩了,這一點跟電影當中有著比較明顯的區別.傭兵是比較講究原則的一類人,當然了其中自然也會出現所謂的敗類,但是這樣的人很少能夠活下來,因為他們不僅僅是被整個行當所排斥!

丁羽走過來的時候,其他人的人員呢?都已經走得差不多了,看著躺在里面的老巴德,丁羽的心里面也是一陣的感慨,自己想起來當初跟他相遇的場景了,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愉快.因為自己把小巴德的鼻子給砸斷了.

想一想當時的時候自己還真的就是年輕呀!比較的沖動,好在這個老狐狸站了出來,不僅僅是完美的解決了爭端,甚至還讓彼此走到了一起來.至少在當時的時候,大家的利益是一致的,但是沒曾想.再見面卻是天人永隔了.

不知道為什麼,今生的很多事情呢?都變得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了!這樣的事情在前世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可以被想象.當時的時候自己究竟是怎麼過的,就算是到現在丁羽還是感覺沒有太多的頭緒.或者是沒有敢真正的回首翹望.

而這一次看到了躺在這里的老巴德,丁羽感覺自己應該回首看一看,自己當時的時候究竟是怎麼樣的一種心境和心態,而現在又是怎樣的一種狀況?差異太大了.

停頓的時間稍微的有些長了,隨即丁羽也是清醒了過來,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離開了,倒是站在不遠處的小巴德聽著自己女兒的說話,貌似也是在回憶著什麼,鼻子被砸斷的這個事情,貌似經曆的人不多呀!

難道是哪個小家伙嗎?看這個身形有些不太像呀!而且自己現在的身份貌似還真的就不合適去提及某些事情的,至少自己不能夠走到他的身邊,但是自己鼻子被砸斷的事情呢?在自己的心里面留下來的印象還是比較的深刻.

看著丁羽並沒有看過來,小巴德也是對旁邊的水牛使了一個眼色,在回來的時候自己就已經聽說了有關的事情,但知道現在為止,有關的消息也沒有被傳遞過來,這一點倒是頗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意外.

做傭兵的,在消息方面還是比較靈通的,但是過了這麼久,沒有任何的消息被傳遞過來,這個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滑稽了,當然了小巴德的心里面還有另外的一種猜測,那就是這個家伙的身份呢?比想象當中的要更為的可怕.

甚至于連官方的人都不願意去插手,自己是做傭兵的,見過太多太多這樣的人了.不過這個年輕真的是這樣的人嗎?感覺有點不太可能吧!如果說真的是那樣的人,肯定是某個大家族的,或者說是********的子弟,但真的是這樣的人,當初的時候至于參加那麼殘酷的行動嗎?絕對是拿自己的小命在開玩笑!

但問題是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依舊沒有任何的消息被傳遞回來,這個讓小巴德的心里面有點起毛了,當然了站在小巴德身邊拄著拐棍的人,貌似臉上面的表情也不是那麼的和悅,因為自己已經知道了,蕾西娜是這個年輕人帶回來的.

雖然說有那麼一些被挾持的原因在其中了,但這個應該不是根本,英國方面甚至都沒有要出面攔擊的意思,究竟是什麼問題所造成的,自己還沒有查明原因,既然沒有搞清楚這里面的問題和狀況,動手就不是最好的選擇.

雖然說自己背後靠著博羅雷財團,但究竟要如何的來動手,這個事情還是需要考慮一下的,真的要是給博羅雷財團惹上了麻煩,自己的下場絕對不會太好了!

去墓園的時候,丁羽也是遠遠的站在了那里,並沒有任何要上前的意思.甚至于下葬的時候,丁羽也就是那麼的站立著.不過等後續的工作都完成了之後,倒是有人走了過來.邀請丁羽一同的去坐一坐,至于發出邀請的人當然就是蕾西娜了.

但是丁羽並沒有要接受邀請的意思,"我明天的時候回英國,記得把煙斗給我帶過來!"說完了之後,丁羽就上車離開了,倒是讓蕾西娜長大了嘴巴,這個家伙竟然如此的不識趣,虧得自己還親自來了!

來到了莊園之後,丁羽在這里也是受到了小范圍的歡迎.簡單的說了兩句話,對莊園的發展和未來的期望,都是做了一定的闡述,畢竟自己是莊園的主人了,自己只需要高屋建瓴就可以了,至于後續的事情,其他人會負責的.

聽到大家的歡呼聲,丁羽就知道效果很是不錯,用利益來推動莊園的發展.切合實際.莊園發展的好壞跟大家的利益掛鉤,莊園發展的越好,你們的利益就越多,在這一點上面丁羽從來都不會表現出來任何的吝嗇.

不過這樣的事情呢?丁羽是不會摻和的.說句難聽一點的話,自己是一個黑心的資本家,看重的是什麼.利益呀!利益才是最為根本的東西,為了長遠的利益.而放棄短暫的利益,這樣的事情自己還能夠做的出來.

感覺有些累.在莊園的房間里面,丁羽也是站在了窗口的位置,"你說下午的時候我跟他們一同的勞作,這個主意怎麼樣?說起來我好像很久都沒有這麼的運動過了,就當做是休息了,疲憊了太長的時間了!"

對于丁羽的要求,這邊後面的助理也是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開玩笑呢吧?把勞作當休息?躺下來不是更好嗎?聽聽音樂,來杯紅酒,或者說來杯威士忌,洗個熱水澡,當然了如果可以的話,來個熱情的法國姑娘就更好了,至少這個是自己休息的方式!

雖然說不能夠理解,但是安保也沒有要拒絕的意思,先前的時候莊園里面的工人呢?還感覺有那麼一些拘束,在大家看來這位是高高在上的人,但是沒曾想很快的就加入到了他們的勞作當中,這個反差稍微的有些大了.

不過很快的大家就發現,這位並不是想象當中的不可一世,甚至是非常好交流的那一種,而且貌似也不是富家子的狀況,干活還是很有一把力氣的,也沒有什麼耐煩不耐煩這麼一說,做事情非常的用心.

如果說就是為了好玩的話,貌似不應該這麼的去做,而且也支撐不了這麼長的時間,很快的大家也開始慢慢的向丁羽開始靠攏,說兩句話,聯絡一下彼此之間的感情,這個關系呢?也是慢慢的被建立開來.

特別是丁羽對莊園里面的人發出夜宴邀請的時候,這個氣氛也是猛然之間的高漲了起來,帶著頭巾的丁羽現在這個時候更像是一個農夫,而不是一個莊園主,原本的時候大家還有那麼一些畏懼感,但是現在這樣的畏懼感正在消除.

當然了大家也試探性的要跟丁羽打探一下情況,至少要讓大家知道丁羽是做什麼的吧!是純粹的投資者呢?還是做其他的什麼工作?丁羽也沒有要有太多含蓄的意思,自己的主業是醫生,副業嗎?做一些投資方面的事情,基本上就是這樣!

晚上的時候,丁羽也是跟莊園的人一起狂歡,不過丁羽表現的相當有節制,吃東西可以,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絕對不碰酒或者是酒精類的飲料,這一點倒是讓人感覺到了些許的小失望,但總體來說還是很不錯的.

當然了還有可惜的事情,就是沒有哪位熱情的姑娘可以勾搭上丁羽,甚至于不少人都已經用火辣辣的眼神看著丁羽了,眼睛里面流露出來的春情溢于言表,但問題是丁羽則是用手比劃了一下手里面的戒指,然後把所有的一切都拒之門外.

跟大家狂歡過後,丁羽也是去休息了,不過第二天早上的時候,丁羽依舊起來的比較早,在莊園里面溜達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的時間,然後才折返回來吃早餐,不過相對而言,法國的早餐絕對不算是特別的豐盛,甚至跟英國也沒有太多的可比性.

都說法國人是浪漫的,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理解呢?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懶散.面包和咖啡,對于丁羽來說.這些東西還真的就不足以填充自己的口味,所以也是煮了一些蛋.吃的時候也是加了一些調料.

助理倒是很好的充當了廚師的角色,至少這個雞蛋煮的非常以後水准,但對于莊園的人來說,好懸沒有被嚇死,甚至于都有那麼一些懷疑了,丁羽究竟是莊園主呢?還是說他是騙子,好幾天沒有吃飯了吧?至于一頓吃這麼多嗎?

在法國是講究情調的,但是這位莊園主呢?這一頓吃的雞蛋夠自己吃兩個星期的,甚至還綽綽有余.實在是太誇張了,但是等吃過了東西之後,她才猛然之間的發現,這個人的肚子好像並沒有鼓起來的意思.

隨即也是想起來了昨天晚上的時候,這位吃的好像不少,只不過當時的時候氣氛稍顯有那麼一些熱烈了,所以並不是非常的在意!難不成自己的這位雇主是外星人?如果說不是外星人的話,能吃這麼多嗎?太誇張了!

但是丁羽並沒有要去解釋的意思,別人怎麼看自己那個是別人的事情.不過上午的時候,自己的莊園還真的就迎來了客人,小巴德和他的女兒,雖然說過得時間稍微有些長.但是小巴德拿到的資料還是非常的有限!

不過小巴德也已經看清楚了一些事情,英國那邊已經傳遞過來一些消息了,誠然這一次的事情呢?丁羽並沒有任何要追究的意思.但是自己這邊依舊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至少要給英國政府方面一個交代.不然的話自己會惹上相當大的麻煩.

這個還因為丁羽站在了其中,不然的話後果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難以預料.不得不說,水牛這個家伙做了一件蠢事,但是中國有句成語怎麼說的來著,福禍相依!好事還是壞事?這個還真的就沒有辦法去定論!

丁羽看著來人,也是順勢的站了起來,然後緩緩的走到了小巴德的身前位置,隨即也是伸出來自己的手,態度很是直接!甚至略顯有那麼一些放肆和不敬,完全就沒有要把小巴德放在眼睛里面的意思!

這個動作倒是讓蕾西娜微微的一愣,小巴德也沒有太多的在意,拿出來一個口袋出來,丁羽也是沒有任何懷疑的就接過來了口袋,隨即也是拽開了上面的繩子.

里面是一根石楠根的煙斗,並不是非常的漂亮,甚至于丁羽以前的時候只是聽過描述,還真的就沒有見過,現在見到了之後,倒也不能夠說是失望,只能說有那麼一些緬懷!

過了好一陣之後,丁羽才把煙斗給收了起來,然後也是看向了站在那里的小巴德,對著他的胸膛就是一拳,小巴德雖然想要挺住自己的胸膛,但是效果真的不明顯,甚至還往後退了兩步,是真的堅持不住,明顯吃不住勁.

蕾西娜也是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自己的父親太遜了,這個拍腦袋呢?也是毫不掩飾的就把她的性格給表達了出來,倒是顯得有那麼一些豪爽的味道!

小巴德臉色也是有些難堪,隨即也是走了過來,暗自的發力,對著丁羽的胸膛就是一拳,聽這個動靜就跟捶鼓一樣,但問題是丁羽並沒有任何的變化,不僅僅腳步沒有移動,臉色也沒有任何的變化.

這個要是捶在普通人的身上面,這一拳直接的就能夠讓心髒驟停,蕾西娜也是張大了自己的嘴巴,有些害怕和擔心的同時,又有那麼一些震驚和意外,這個家伙果然是跟平常人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這樣都沒有任何的事情!

"我記得你當初的時候雖然被我給砸斷了鼻子,但是我們兩個人各推了一步,那個還是我強忍著的後果,看來你這些年過得太過于的風流了!"

丁羽的說話對于小巴德來說,無所謂的事情,但對于蕾西娜來說卻是又那麼一些不能夠接受,實在是過于的難堪了,要知道那個可是自己的父親,誠然自己非常的花心,但也不用當著自己的面提及吧!這位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不紳士了.

"頹廢了,不知道你是不是相信?那一次是我跟父親最後一次上戰場了,我現在恐怕連戰場的硝煙味都已經忘記了,雖然還經營著這門生意,但更多的時候是在酒會上面,而不是在戰場上面,再過兩年,我可能連槍都拿不動了.

丁羽隨即也是對小巴德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隨即兩個人也是坐了下來,不過在坐下來的時候,丁羽也是示意了一番,隨即也是讓人端了酒水過來,小巴德看著丁羽,隨即也是笑了起來,"漂亮男孩,你好像已經過了喝酒的法定年紀了!"

"個人喜歡,所以現在基本上不怎麼飲酒,如果是昨天的話,可能還會喝上一杯!"

小巴德倒是沒有強迫的意思,隨即也是端起來手里面的酒杯,對著丁羽示意了一下,然後一飲而盡,"很抱歉這件事情!"(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劫持    下篇:第三百三十五章 小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