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三十三章 劫持   
  
第三百三十三章 劫持

"在法國的莊園要動工了?"丁羽看著合約上面的東西,也是有些不解的看著威廉,隨即也是把手里面的背包放在了沙發上面.

威廉當然明白這個是什麼意思,這個並不是要責怪的意思,而是要問及自己,這樣的事情自己處理就可以了,告知他有什麼用呀!想到這里的時候,威廉也不知道應該說一些什麼是好了,不至于如此的兒戲吧?那個也是相當大的產業呀!

"不能說是動工,主要是涉及到了一些改建,我們很早的時候就已經選定了酒莊這個產業,而且款項在先前的時候就已經預付了,現在說的動工,其實就是開始具體的進入環節當中了,你是主人,這個需要你的出面!"

丁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然後揚了一下手里面的合約,"有必要嗎?要不你走一趟吧!要是感覺不合適的話,我記得泰熙好像沒有什麼事情,讓她去一趟也可以,她好像很喜歡那邊的莊園,還帶著兩個孩子去玩過!"

威廉差一點就要翻白眼了,隨即也是解釋的說到,"從莊園入手到現在重新煥然一新,你作為主人從來都沒有出現,這個恐怕是不合適的,對于莊園里面的人來說,也會出現所謂的心態不穩,所以你需要去巡視一下自己的領地!"

丁羽的嘴角有那麼一些抽動,隨即也是點點頭,"好吧!反正周末也沒有其他的事情,你安排就是了,不過我不太喜歡熱鬧的氛圍和環境!請大家理解一下!"

至此.威廉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氣,自己的這位主人呀!為什麼就從來都不喜歡巡視自己的領地呢?這個人跟人之間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好說!反正自己感覺非常的無語.

丁羽准備乘坐私人飛機去的法國.相對于歐洲之星,自己的私人飛機更加的方便和隨性一些.而且時間上面也比較的短暫,只不過到了法國之後乘坐私人飛機就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合適了,因為法國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小!直升飛機可能更加的合適一些!

因為丁羽刻意的要求,在去機場的路上面,人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因為丁羽乘坐的是私人飛機,所以稍顯有那麼一些特殊,不過丁羽這邊剛剛的下車,眉頭微微的一皺.因為自己感覺到了脖子後面的雞皮疙瘩已經要起來了.

而一直待在丁羽身後的安保第一時間的就站在了丁羽的身後位置,"放輕松!"丁羽也是喊了一句,隨即就看見三個人呈三角隊形的朝著自己靠了過來,而且每個人的手都是放在了衣服的里面,外套都沒有系上.

"朋友,打個便車怎麼樣?"隨即也是從懷里面掏出來香煙,用打火機點燃了,貌似一點都不顧及這里是機場,丁羽也是注意的看了兩眼.隨即也是轉過身來對自己的安保點點頭,低聲的說了兩句,隨即往自己的飛機走去.

安保一直的都跟在了丁羽的身後位置,不過在上登機梯的時候.安保也是攔了一下,"上飛機可以,但是不能夠攜帶違禁物,生化武器和******武器!"說完了之後.也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翻弄出來一個口袋出來,打開了之後也是站在了登機梯的位置.

"哦?如果我不照做呢?"

安保倒是沒有太多強制性的意思."為了我們的自身安全考慮,同時也為了你們的安全考慮.這個只是建議!"領頭的中年人也是笑了起來,"你好像隨身也攜帶了槍支!難道這個並不是違禁物品,我有一些不能理解!"

問題是安保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理會,領頭的這位也是笑笑,隨即也是從自己的懷里面掏出來一個煙盒,里面都是一些手卷煙,安保看了一眼之後也是點點頭,"我身上面只有違禁品,並沒有什麼生化武器和******武器!"

安保並沒有太多的言語,就是端著口袋站在了那里,不過領頭的這位呢?卻並沒有要把煙盒放進口袋的意思,而是直挺挺的就往飛機走去,飛機都已經掌控了,面前的這個安保說其他的都沒有個卵用!

不過對于先前的年輕人呢?自己倒是感覺挺滿意的,就劫持飛機,並沒有什麼卵用,說不定還沒有飛上天,就被揍下來,但是劫持了人質,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看著老老實實坐在那里的丁羽,滿臉絡腮胡的中年人也是坐在了丁羽對面的位置,坐下來的時候還拍了拍桌椅,"抱歉!只是想要搭一下順風車!"不過就在說話的時候,始終站在門口位置的中年人好像覺察到了什麼,隨即也是伸手吧腰間的武器給拽了出來.

"boss,來人了!"丁羽也是順著窗口看了一眼,不過卻沒有任何的動作,而那位領頭的人呢?也是注意的看著外面,眉頭也是皺起,而這個時候一直站在下面的安保也是走了上來,來到了丁羽身邊的時候,也沒有理會旁邊這位拿出來的武器.

丁羽也是點點頭,"讓他們不用送了!"安保看了一眼,隨即點點頭,隨即安保也是走下了飛機,打了兩個招呼之後,後面的車也是沒有太多的反應,等了沒有多長的時間,塔台方面就已經通知飛機可以起飛了.

坐在丁羽對面的中年人也是吹了一聲口哨,然後上下的打量了一下丁羽,對他的表現非常滿意,"還沒有介紹,我叫水牛!雖然有些冒犯了,不過到了法國,我可以請你喝酒!"

丁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隨即也是把安保給喊了過來,對他微微的點了一下頭,隨即安保也是離開了.根本就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等了一會丁羽才抬頭看了看面前的這個中年人,然後看了看在旁邊玩槍的人.隨即也是垂下來自己的眼簾!

"我不記得老巴德這麼的教育孩子!"說完了之後,丁羽好像也是在回想著什麼."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好像是小巴德的人,小巴德好像對你青睞有加,所以刻意的把你從老巴德的身邊給要了過來!"

本來丁羽對面的中年人,還搭著二郎腿,略顯有那麼一些無所顧忌的樣子,但是當丁羽說出來這兩個名字的時候,他也是坐直了自己的身體,隨即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伙.目光也是異常的銳利,被注視的這位也是把自己的槍支緩緩的放進了槍套!

"你是什麼人?"

丁羽並沒有回答的意思,"你們的業務從來都不涉及到英國!為什麼來英國!"說完了之後,也是看了一眼坐在中年人身邊的人,當然了也是注視的看了一眼門口的人,目光倒是稍顯有那麼一些平靜,平靜的讓坐在那里的中年人感覺恐懼!

"老巴德去了天國!"

聽到中年人這麼的說,丁羽也是換了一個姿勢,隨即也是看向了窗外.不過外面出了云層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什麼東西,等了一會才詢問的說到,"他的煙斗還在嗎?那根他自己取材制作的石楠根煙斗!"

坐在丁羽面前的中年人也是表情一怔,知道老巴德抽煙的人不少.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知曉他喜歡用煙斗抽煙了,就更別提用石楠根制作的煙斗了!都已經快成為老古董了,自己還是因為跟老巴德的身邊有段時間.所以對這個曆史有所了解!"很久不用了!"

"我知道他抽雪茄很長的時間了,在他夫人去世的時候就已經封存不用了.我問的是那根煙斗還在嗎?"丁羽又一次的重申了先前的問題!

"我不知道!"

丁羽則是瞥了一眼,隨即又一次的看向了窗外."雖然情有可原,但是告訴小巴德,讓他把煙斗給我送過來,老巴德曾經說過,如果他去了天國,那個煙斗是留給我的!如果說他的鼻子不想再一次被我砸斷的話!"

"我從來都沒有聽過我爺爺說起過你!"本來是兩個人的對話,但是隨即一陣急切的腳步聲也是從後面傳遞了過來,一個帶著墨鏡的高挑女子也是走到了丁羽的身邊位置,水牛第一時間也是站了起來,把位置讓給了這位女子.

但問題是丁羽根本就沒有要理會這位女子的意思,略顯有那麼一些沒有風度,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這麼的去做略顯有那麼一些無視,頭上面帶著黑色紗巾的女子也是怒視的看著丁羽,但問題是她還帶著墨鏡呢!

爺爺的煙斗自己也很是喜歡,那個是自己的玩具,可以說從小玩到大的,家里面的煙斗不少,但是爺爺最為喜歡喝重視的就是他自己制作的那個石楠根煙斗,自己都不知道這段曆史,但是面前的這個家伙,竟然可以說的這麼輕松!

"還有那些煙斗,爺爺下世的時候曾經說過,都會留給我的!"

丁羽則是往後仰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而那位中年人這個時候也已經離開了先前站立的位置了,不過距離並不是非常的遠,確保安全的位置,但是又不會影響到兩位的談話.

"蕾西娜?"丁羽也是試探的問了一句,"好像是叫這個名字吧!老巴德說的時候我沒有太注意,不過我記得是這個名字!他說曾經送給你一匹小馬,你當時的時候非常的喜歡!年紀大的人有的時候喜歡啰里啰嗦的!"

蕾西娜也是懷疑的看著丁羽,眼前的這個人看著年紀不會太大了,但是為了給自己的感覺,對于自己的家族異常的了解呢?甚至于家里面的很多隱秘他都是非常的清楚,爺爺送給自己的那批小馬連自己都快沒有多少印象了,如果不是他提及的話.

丁羽想了一陣,也是對那邊的中年人招呼了一下自己的手,"我不記得你們還有禍及家人這麼一說,小巴德還有這個方面的可能性,因為好色的緣故他招惹了不少的麻煩,但是老巴德的人緣還是不錯的!"

"英國方面限制蕾西娜的出行.我們只能是想其他的辦法帶她回去,今天就是下葬的日子!"中年人的語氣略顯有那麼一些感歎.看見面前的年輕看向了蕾西娜,隨即也是解釋的說到."老巴德不止一個兒子!"

丁羽也是豁然的醒悟,"哦,我知道,還有一個瘸子!"不過對于這個家伙自己真的沒有什麼所謂的印象了,當初的時候老巴德還真的就沒有怎麼提及這個方面的事情,"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瘸子的腿好像還是老巴德給敲斷的!"

"瘸子好像搭上了博羅雷集團!他的女兒很有手段的!現在好像是其中一家傳媒的高級主管!我知道的只有這麼多!"

丁羽用手擎著自己的下巴,拇指,食指和中指張開,而小指和無名指半扣著.時間也是一分一秒的過去,等了差不多五分鍾的時間,丁羽才恍若夢醒,"蕾西娜以後准備接手小巴德的工作,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老巴德好像希望他的孫女..."

"我希望成為一名藥劑師!"

說話略顯有那麼一些不太禮貌,不過好在丁羽有那麼一些不太在意,"既然已經回來了,那麼就先參加葬禮吧!"多余的話丁羽也不太想說.看著丁羽已經閉上的眼睛,蕾西娜也沒有說太多的話,只是注視的看著丁羽這個年輕人.

英國跟法國之間的距離並不遠,也就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吧!飛機就已經降落了.機場外面貌似已經有人等候了,安保也是第一時間的就站了出來,隨即丁羽也是從飛機上面緩緩的走了下來.貌似並沒有發生其他的什麼狀況.

不過在上車的時候,丁羽也是跟安保交代了一聲.僅此而已.

倒是依舊坐在飛機里面的蕾西娜看著離開的丁羽,也是感覺很疑惑.不過既然已經回到了法國,那麼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就算是事後會有人把他們給帶走,也不會有太多的麻煩,但是顯然,這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下了飛機之後,一切順暢的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弄得蕾西娜驚詫不已,同時也是讓保護著她的中年人驚駭不已,怎麼會什麼都沒有發生呢?

丁羽在車行駛了一半的時候,也是喊住了司機,"還是去看看老朋友吧!"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安保也是回頭看了看丁羽,然後點點頭,"英國方面對此表示了誠摯的歉意,沒有想到會在機場發生這樣的事情!"

對此丁羽也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並沒有太多的理會,這樣的事情呢?總會有人背黑鍋的,都已經是見怪不怪的事情,發生這樣的事情本來就是不可原諒的,所謂的誠摯歉意,有個卵用!不過丁羽不表態,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表示丁羽很氣憤!

不是說你隨便的讓人背了黑鍋,然後這個事情就一了百了的,自己認識老巴德,這個只能說是一種巧合,如果說不認識呢?那麼在飛機上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又應該算在誰的頭上面?

其實英國方面也是相當的惱火,他們也沒有想到在機場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有人竟然劫持了丁羽的飛機,而英國方面甚至于直到事情發生了之後才醒悟過來,最後的結果呢?是沒有發生其他的意外,但是有些問題是不能夠被忽視的.

當初的時候給與了丁羽特殊的豁免權,主要是因為有些事情太難堪了,但是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呢?更加的讓人感覺難以容忍,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都有人這麼的去做,還有其他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小心的試探了一下丁羽的態度?沒有任何的反應,能夠想象的出來,丁羽對于這件事情絕對不會特別的高興了,英國方面也不可能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甚至于現在有人已經開始討論這個方面的事情,必須要有一個讓丁羽滿意的結果和答複!

如果說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那麼丁羽反手真的要是鬧出來了什麼事情,受影響的層面就太大了,英國方面不會坐視這樣的事情發生,也絕對不會給丁羽任何發飆的機會.

看著響起來的電話,丁羽臉上面也是露出來些許的笑容來,不過轉瞬即逝,"丁,我剛剛聽說了你的事情,抱歉!現在才打了電話過來,我需要確定你已經安全了!"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在飛機上面聊了聊,聊得還算是不錯,曾經的老朋友,只不過是手段上面稍顯有那麼一些激烈了!"丁羽倒是不介意透露出來一些情況來,"不過你打電話過來呢?時機倒是有些不太合適!"

電話那邊的查理也是微微的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丁羽也是感歎了一聲,"今天老朋友下葬,所以我現在這個時候正趕往教堂!回去之後一起喝咖啡吧!"

丁羽如此的說,也是讓查理大大的送了一口氣,很顯然丁羽並沒有要繼續深究的意思,這個事情需要給他一個交代就好,不過查理也是有那麼一些懷疑,跟那些雇傭兵什麼時候搭上的線,至少自己自己所了解的資料和履曆當中,並沒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三十二章 無法阻攔    下篇:第三百三十四章 緬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