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二十九章 折返   
  
第三百二十九章 折返

丁羽在倫敦的情況究竟是怎麼樣的?王家可以說是一點消息都沒有,要知道先前跟王家關系不錯的時候,丁羽都沒有透露過有關方面的底細,就更別提現在關系如此的惡劣了,更甚的是丁羽現在也沒有任何要聯系的意思,完全就當做王家不存在.

坐在家中的王璞也是感覺到了些許的氣悶,在現在這個時候小二不回來的話,自己感覺可能還好一點,但是小二回來參加會議,怎麼可能不回家呢?但是回家之後還真的就是有那麼有些無言以對,父子兩個人現在這個時候還真的就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是好!

而且現在這個時候老太太也沒有在家里面了,彼此之間呢?還真的就缺少一個緩沖的環節,更何況還有一個橫在中間的丁羽,這也是一個繞不過的話題,王長林現在待在家里面也是相當的別扭,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但是不回來的話,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妥,畢竟是自己的老父親,不過這兩天的時間自己母親的情況倒還可以,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糟糕,自己去醫院看過了,也就是心情有那麼一些郁結,這兩天可能稍微的緩過來一些.

王璞跟自己的兒子討論了一下會議的內容,隨即也是借口有那麼一些疲乏,然後去休息去了,弄得王長林也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自己回來可是專門看你老人家的,現在你老人家去休息了,把我這個當兒子的給扔在這里.我應該怎麼辦?

不過好在這個尷尬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袁成林也是過來看自己的老丈人了.其實主要就是害怕出現尷尬的狀況,所以刻意的過來看一眼.沒有想到來的還是有那麼一些晚,看著坐在那里的二哥,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好笑.

"來了?"王長林也是點點頭,隨即也是緩了一口氣,妹夫來了之後,自己坐在了家里面倒也不至于過于的尷尬,袁成林也是點點頭,然後對那邊的門口看了一眼,然後也是坐了下來."我先前的時候去看過媽,情況還算是比較的良好!"

袁成林看著坐在那里的二舅哥,也是試探的說了一句,"他沒有打電話回來?"

王成林也是苦笑了起來,"打了,先前的時候打過了電話,但貌似有那麼一些例行公事的意思,這一次老太太病了,也僅僅就是讓四合院的管家過來看了一眼.僅此而已!"說完了之後,王長林也是歎了一口氣,多少顯得有些惆悵.

"他現在可能還有那麼一些不能夠理解,常理中事!畢竟還是一個孩子!不過都是一家人!"其實說到這里的時候.袁成林也不知道應該如何的把這個話給說下去,"不說這個了,我聽說小羽把四合院里面的東西都給清光了?"

簡單的一句話.倒是引起來了王長林的些許警覺來,隨即也是看向了袁成林."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那麼的清楚,四合院那邊的情況好像都交給了安傑那個孩子來處置了.也不知道他日後還會不會回來!怎麼?有事!"

想了想,袁成林也是點點頭,"有點事情,二哥知道最近的收購嗎?就是礦業那邊的國外收購嗎?現在這個事情一直都拖著,而且局勢從現在來看越來越不妙,商務部很早的時候就把手里面的權利給下放了,但是國內的這些人做的並不好!"

"跟他有什麼關系?"王長林也是警覺了起來.

"澳大利亞的背後涉及到了一些財團,但問題是我們跟這些財團呢?搭不上太多的關聯,在這一點上面小羽這個孩子應該有些門道的,現在這個時候需要借助這個門道來做一些事情,但是現在手里面的資料太少了!"說完了之後,袁成林也是有那麼一些為難的看了一下門口的方向."這個事情對于國家會有相當大的影響!"

說話的時候,那邊的門也是被打開了,王璞也是拄著拐杖重新的走了出來,看見了袁成林也是點點頭,隨即也是做了下來,"說什麼呢?聲音這麼的大?"

袁成林看了一眼自己的二哥,隨即也是把事情給說了一遍,"如果說這個事情談不攏的話,那麼對于整個國家來說,將會承受巨大的損失!我們始終都是被別人給掐著喉嚨,沒有辦法做到自主,所以需要有利的人士站出來."

要是放置在以往的話,王璞說不定直接的就把電話拿過來,然後親自的給丁羽打電話,但是今天聽說了自己的女婿提及了這件事情之後,王璞還真的就沒有任何要說話的意思,因為自己很是清楚,現在說話沒用!至少對丁羽來說,跟放屁沒有多大的區別.

以往的時候自己跟那個兔崽子說話,他都是需要斟酌和考慮一番的,現在彼此之間徹底的鬧翻了之後,自己的這個說話還有多少的影響力?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是值得好好的商榷,所以王璞現在這個時候,什麼話都沒有要說的意思.

"爸,二哥,我想跟丁羽這個孩子談一談!"

王長林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這個話自己的父親不太好說,還是讓自己來說吧!但這個電話自己可以打,可是那邊會不會接這個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現在這個時候想要聯系上他還真的就是一件挺困難的事情!今時不同往日了.

不過王長林呢?手里面還真的就沒有自己兒子的電話,隨即也是給王陽打了一個電話,同樣的他手里面也沒有自己大哥的電話,這個多少已經讓這個事情蒙上了一層陰影.王長林想了一陣,隨即也是給安傑打了一個電話.

安傑同樣也沒有這個電話,"我沒有先生的電話,我手里面唯一的聯系方式就是威廉管家的電話!"說完了之後.安傑也是把那邊威廉的電話說了出來,王長林放下電話的時候.也沒有要說話的意思,但是那邊的王璞臉色已經是相當的難看了.

而給威廉打電話呢?根本就沒有取得想要的結果.威廉才不會理會你究竟是誰,對于威廉來說,他可是比安傑更加的純粹一些,管你是先生的父親還是爺爺呢?我一概都不認識,我只認識先生一個人,其他的嗎?靠邊站!

一番動作下來,也是讓王璞氣的感覺有那麼一些冒煙,王長林也是撓撓頭,很顯然丁羽這個孩子現在就是完全的撇清跟王家之間的關聯.自己還真的就不相信,作為一個管家敢這麼的跟自己說話,要知道自己可是丁羽的父親!

如果說沒有丁羽這個孩子的授意,這個可能嗎?但就算是明知道是這樣,你能夠怎麼樣?跑過來給這個孩子兩巴掌,讓他警醒警醒!可問題是人家從來都沒有說自己姓王,人家的名字叫丁羽,跟你王家沒有任何的關聯!

沒有太多辦法的情況之下,也是把王陽給喊了過來.畢竟他剛剛的從英國那邊回來,至少跟丁羽這個孩子還是有一定的接觸,如果說不行的話,讓他再跑一趟吧!

王陽被叫回來的時候.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疲憊,先前的時候跑到英國那邊折騰了兩天的時間,完全就沒有休息好.回來之後呢?奶奶病倒了,自己還需要忙公司的事情.所有的壓力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面了,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呀!

甚至于晚上的時候自己還沒有等回到住處.就被自己的老爹一個電話給喊了過來,看著坐在那里的爺爺,父親和姑父,王陽也是打了招呼,然後畢恭畢敬的站在了那里,王陽也很是清楚,在這里呢?沒有自己坐下來的位置.

"你先前的時候去了一趟英國!"

被問及的王陽也是一愣,然後也是第一時間的就點頭了,"嗯,奶奶讓我看一下大哥,跟他說點事情!家里面的其他人都不是那麼的方便,同樣這個身份可能有那麼一些不太合適,所以我親自的跑了一趟!剛回來沒有兩天的時間!"

"能讓你大哥回來一趟嗎?"袁成林也是試探性的說了一句.

啊?王陽直接的就傻眼了,這個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吧?甚至于王陽下意識的就是撇了一下自己的嘴,這個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吧!沒有這麼玩人的.既然知道家里面離開了大哥玩不轉,那麼就不要把他給惹毛了.

自己在大哥的面前究竟是什麼樣子的身份和位置,王陽心里面還是有點底細的,真的再跑一趟的話,對于自己來說倒是無所謂的事情,但是自己在大哥心目當中的位置,恐怕真的就是所剩無幾了,但是這個事情自己又不能夠反對.

"我再去一趟英國沒有問題,但是讓我把大哥給請回來,這個...."說完了之後,王陽也是訕笑的看著諸人,你們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就更拿出來顯擺了.先前的時候奶奶讓我親自的走一趟,甚至于奶奶都躺在了醫院里面,也沒看見大哥要回來的意思呀!

"你大哥肯定不回來了嗎?"

"這個我不知道,也說不好,大哥的工作好像也是非常的忙,早晚兩頭都是有那麼一些不見人,我也就是去的當天晚上跟大哥一同的吃了一頓飯,隨即就沒有再看見大哥!"說都已經說得如此露骨了,再也不需要有任何的表露了吧!

誠然我王陽能夠去英國,甚至是豁出去自己的臉面,反正大哥也不會把自己拒之門外的,但問題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呀!更何況家里面這邊還有諾達的一攤子事情在等著自己來處理,自己就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支撐不了太多的事情!

"除了他就沒有其他的人選嗎?"王璞也是有那麼一些咬牙切齒的說到.

袁成林也是苦笑了起來,"人選倒是不少,但是能夠達到如此影響力的人絕對不會特別的多,屈指可數,玉家也找過了.但是影響力在國內還可以,真的要是到了國外.還是差了那麼一些的,更何況這里涉及到了還是諸多的利益!"

王陽站在一邊就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一樣."李家呢?他們應該出一份力才是!"

"不涉及到這個行當呀!"袁成林也是解釋的說到,自己的岳父也是有那麼一些急病亂投醫,當然了自己也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無非是不想在自己的孫子面前丟了這個面子,才把他給整治完畢,現在又要有求?太丟人現眼了.

現在有一個詞可能是最好的形容了,那就是兩敗俱傷,丁羽把所有明面之上的東西全部的都拿了出來,就算是他這些年再能夠折騰.又能夠折騰多少錢?但是在老爺子的強烈逼迫之下,丁羽還真的就沒有其他的選擇.

在當時的情況之下,並不是說丁羽脫離了王家就可以一了百了的解決所有的問題,而是丁羽如果說不把這部分錢拿出來的話,那麼大家對于他的印象就可能是背棄整個國家了,老爺子一步棋也是直接的就把丁羽給將死了,沒有其他的方式可以選擇.

當然了老爺子的手里面還握著解決的辦法,但是需要讓丁羽低頭,你不是對王家若遠若離嗎?那麼這一次一步到位.讓你沒有辦法做任何的選擇.但是讓王璞沒有想到的是,丁羽這個大孫子的性格竟然如此的剛烈,也沒有讓自己如願以償.

他把錢都給拿了出來,順便讓自己擺脫了尷尬的身份.所有的聲音在丁羽把錢給拿出來之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王璞並沒有達成自己最終的目的.反而是讓彼此之間的關系徹底的被冰凍上了.

原本的時候丁羽對于王家就沒有太多的歸屬感,現在嗎?恐怕連王家這個名字都不會想著要去提及的.事情怎麼一股腦的全部都來了,根本就沒有給自己任何緩沖的空間.王璞也是感覺自己的脾氣呢?有那麼一些不受控制了.

而家里面唯一能夠安撫自己的人呢?還躺在醫院那邊了,想要有所發泄,但是又不知道應該如何的來發泄,所以王璞感覺嘴里面有些苦澀,要知道這個樣子,自己就應該緩一緩,不應該把事情鬧到如此的地步!現在想來真的是過猶不及呀!

但不管怎麼樣,還是要去試一試的,王陽只能是再跑一趟英國了,雖然明知道不會有什麼結果的,但是家里面讓自己來處理這個事情,自己怎麼可能推脫嗎?

"這個事情的影響很大?"

"不僅僅是大,而且非常的壞,我們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石消費國,但問題是我們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拿到這個礦石的定價權,我們的咽喉總是被別人給卡住了,這一次的事情呢?現在的局面貌似已經出現了變動!"

可能感覺這個說法還是太輕了,隨即袁成林也是有說道,"這麼的來形容吧!我們這些年的額外支出,比丁羽拿出來的錢兩倍還多!這個問題必須要得到解決,但是我們現在缺乏有力的人士站出來,而在這個之前,丁羽是最好的選擇!"

現在袁成林也是把這個話給說了出來,先前的時候一直都沒有要去提及,因為這個事情是保密的,但是現在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就沒有任何保密的價值了,現在想要把丁羽給重新的拉回來,這個就不是難上加難的問題了.

"丁羽不回來,這個問題就沒有辦法談?"

"其他人沒有這樣的影響力,至少應該是財閥級別的,至少大家可以坐在同一張桌子上面,而丁羽這個孩子去了美國的這個事情呢?說明他已經有這個能力了,他現在已經可以發出來自己的聲音來了!"袁成林也是跟自己的岳丈解釋了一下.

王璞這個時候也是感覺悔之晚矣,讓丁羽這個孩子把錢給拿出來,看著好像對國家的建設和發展起到了相當的作用,但是這個錢呢?握在丁羽的手里面,起到的作用會更大!甚至是更為的廣播,但是這樣的機會被錯失了.

在這個事情當中,自己先前的時候是有那麼一些過失,但是在行進的過程當中,被一些人給誤導了,讓自己認為丁羽把錢拿出來才是對國家重要的,而讓自己出于一個被蒙蔽的狀態當中,等自己現在醒悟了,又有什麼用處?

丁羽拿回來的錢都已經被用在了各自的用途上面,而且這個錢還是自主無償捐助的,想要找一個說理的地方都沒有,自己的女婿今天隱晦的跟自己提及這個事情?還是因為真的需要丁羽這個孩子的幫助,不然的話會一直的都瞞著自己的.

因為告知自己也沒有任何的意義,自己總覺得自己為國家考慮,但好心辦壞事,看著好像做的挺漂亮,但是實際上面呢?現在很多人恐怕都在舉杯歡慶吧!因為丁羽在一定程度上面還真的就是相當大的威脅,但是這個威脅呢?竟然就這麼輕易的被擺平了,值得喝一杯!(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二十八章 責任    下篇:第三百三十章 伸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