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一十二章 出手試探的代價   
  
第三百一十二章 出手試探的代價

"不對!"東方突然的哼了一聲,不過熟悉東方的布魯諾卻能夠聽出來他聲音當中的驚訝來,"他沒有坐下來!他一直都沒有坐下來!"

坐在前面的布魯諾微微的一愣,隨即側過頭看了一眼,眼神里面帶有著詢問的意思,但問題是東方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呆滯,眼睛就注視著丁羽,布魯諾也是把注意力放在丁羽的身上面,仔細的打量了一番,沒有問題呀!東方這個是怎麼了?

自己看的可以說是非常清楚,丁羽就是坐在了椅子上面,自己看的可以說是清清楚楚,但為什麼東方會說他沒有坐下來呢?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而丁羽這個時候也是抬眼看了看,眼睛里面沒有流露出來什麼銳利的光芒來,只是很淡然的看了一眼布魯諾,然後看了看坐在他身後位置的東方,不過看東方的時候好像時間有些長,東方也是盯著丁羽,想要從他的眼睛里面發現一點什麼.

但是沒有任何的作用,丁羽也是跟他對視的看了看,僅此而已,東方依舊沒有能夠從丁羽略顯深邃的眼神當中發現什麼,但是有一點自己是可以肯定的,丁羽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當然了也沒有任何的激昂的味道.

情況就在他的眼前發生,但是他卻好像是一顆枯樹一樣的挺立在那里,可問題是自己沒有感覺到任何的腐朽,這個太奇怪了,甚至奇怪的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毛骨悚然.

都已經現在這個時候,丁羽竟然沒有任何醞釀的意思.究竟是為什麼?自己現在是真的搞不懂了,就自己的觀察來看.丁羽絕對是沒有坐在椅子上面,他現在看著好像坐在那里.只不過是一個假象罷了.

但是他又不是為了有所動作而擺出來的架勢,因為他的眼睛里面沒有任何的表露,回收了自己的目光之後,東方又是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他當初的時候在里面充當的是什麼角色?醫生嗎?我覺得肯定不是!"

不過這些事情發生的時間真的是太短暫了,而現在長在那里的男子這個時候已經把目光放在了丁羽乃至≤∈≤∈,他背後兩個人的身上面,丁羽這個時候手里面的紙條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隨即就看見丁羽拿起來桌子上面疊好的紙鶴,甚至還牽動了兩下翅膀.

坐在丁羽身後的孫英男因為坐在位置緣故.所以看得很是清楚,黑色的紙鶴看起來栩栩如生,最為讓自己感覺奇異的是紙鶴的一只翅膀,好像能夠看見一些劃痕,就好像是被雕刻在上面的羽毛一樣,隨著翅膀的扇動,而在凌空的飛舞著.

"我有疑惑,今天有人不配坐在這個位置上面!"說完了之後,也是直接的就把注意力放在了丁羽的身上面."我希望今天大家能夠做一個見證!"不過說完了之後,這位並沒有要動手的意思,而是接過來背後人拿出來文件,然後用手用力的一送.

三十多米的桌子.竟然從一端滑到了另外一端,在這個過程當中,如果說丁羽願意的話.他完全就可以攔下來,但問題是他並沒有這麼的去做.甚至于文件已經被坐在主位上面的那位給拿在手上面了,丁羽依舊沒有任何要觀望的意思.

主位上面的人看過了之後.隨即也是讓人把文件送到了丁羽的身前位置,丁羽隨即也是用手挑開了文件,但是坐在丁羽斜對面的東方卻是看的很清楚,說是用手,但是實際上面呢?丁羽是用手里面的紙條把文件給挑開的.

一張紙條在丁羽的手里面可軟可硬,這一手功夫可真的是太高明了,自己還是有那麼一些看走眼了,這個小家伙身上面不僅僅是有功夫這麼的簡單,而且是絕對的真功夫.

看過了之後,丁羽也是把文件給合上了,思量了一陣之後也是緩緩的說道,"我有那麼一些沒有看懂,提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我是不是也可以成為挑戰者,第二個問題,所謂的決定權究竟在誰的手上面,我很有興趣!"

一番話說完,議論聲也是皺起,丁羽的這個話可不僅僅是挑釁這麼的簡單,甚至就是在質疑,坐在主位的這位也是一愣,還真的就沒有想到丁羽這個家伙在如此的場合竟然沒有任何的畏懼不說,還倒打一耙!

公信力這個東西,雖然說只不過是大家手里面的牌,但問題是樣子還是需要裝一裝的,不過太過于的肆意了,更何況大家都是總統上台的支持者,現在宴會還沒有召開呢?總統還沒有開始宣誓,就卸磨殺驢,這樣是不是也太過分了一些?

丁羽為什麼敢這麼的去做,原因很是簡單,這幫家伙想要在這個場合要了自己的小命,他們還差了一些層次的,至少現在這個時候是不合適的,甚至于自己如果說真的要是出現了什麼問題和狀況的話,那麼本來松散的組織,就會立刻的四分五裂.

自己是有那麼一些試探的意思,看看主要的目標究竟是針對自己呢?還是身後兩個人當中的一個?這個決定著自己會不會出手,出手之後呢?又會面臨什麼樣子的狀況!

"決定權在大家,至于成為挑戰者這件事情,需要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員同意!"

丁羽的反應一點都不激烈,就是點點頭,"哦,原來是這樣的!"隨即也是注視的盯著主位上面的人看了兩眼,雖然說距離非常的遠,但不知道為什麼,坐在主位上面的這位感覺自己的臉上面就好像刀片刮過一樣!

"我沒有什麼意見了!"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而已,隨即丁羽也是坐在了那里,不過丁羽則是又一次的看向了站在那里的那個家伙,微微的搖頭.有些感歎,貌似也是有些可惜.因為自己已經有了決斷了.

"你能夠拿起來這只紙鶴嗎?"丁羽看著向自己這邊邁步走過來的人,也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說話的時候,甚至還把紙鶴往自己的身邊推動了一下,這個動作讓很多人都頗意外和不解,不就是一只紙鶴嗎?怎麼會拿不起來呢?

更何況這個事情呢?雖然說是沖著丁羽來的,但基本上是不會對丁羽出手的,丁羽的身邊還有兩個人,一個是三星李家的大公主,另外一位是孫英男,從她們當中選擇一個.這個問題應該不會特別的大.

當然了如果說丁羽真的不是抬舉的話,這個事情就另當別論,本來就沒有打算給你留什麼面子,你既然自己不要臉,那麼就不要怪最後的結果會讓自己灰頭土臉了,所以大漢也是獰笑的看了看桌面上的紙鶴,有些不屑一顧.

而在丁羽身後的李富真這個時候真的是有那麼一些坐立難安的味道了,自己很是清楚,對于自己來說.考驗來了,但是面對這樣的一個大漢,自己還真的就沒有辦法去對抗,在他的面前.自己跟弱雞似的,至少沒有太多的區別.

李富真現在的心理是極其矛盾的,想要站起來.但問題是自己的腳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聽使喚,因為這一關真的是很難過.不過看著逐漸走進的大漢,李富真也是重重的吸了一口氣.隨即小腿微微的用力,然後雙手撐了一下椅子.

不過自己的臀部剛剛的抬起來,坐在自己身邊的孫英男卻是拽了一下,讓李富真沒有任何准備的就又坐了下來,坐在前面的丁羽好像聽到了什麼動靜似的,回頭看了一眼,在李富真的身上面掃視了一眼,隨即也是轉過頭來.

而這個時候向丁羽發出挑戰的男子也已經站在了丁羽的身側位置,看著桌子上面的紙鶴,也是哼笑了一聲,想了想也是俯下身子,"丁先生,我給你一個機會,帶著你的人從這里離開,發生任何的事情都跟你沒有干系,你覺得呢?"

丁羽完全就沒有理會的意思,"我這個人雖然不喜別人打擾我,但還是有那麼一些容人之量的,但是看見了黑色的羽毛,我從來都不覺得這個是幸運,我還是那句話,你能夠拿得起這只紙鶴嗎?命運會做什麼選擇呢?"

"我的命運我做主!"說完了之後,也是不用拒絕的對著紙鶴就拍了下去,倒是坐在丁羽側對面的東方感歎了一聲,而丁羽也是微微的感歎了一聲,也沒有看見丁羽有什麼動作,就好像輕輕的劃了一下什麼,隨即過來挑釁的這位也是直接的就跪倒在丁羽的面前.

而丁羽卻沒有做任何的理會,用手指輕輕的敲擊著桌子,在眾目睽睽之下,大家就看見本來還在桌子上面的紙鶴竟然無風自起,甚至還扇動了兩下翅膀,然後慢慢的掉落在旁邊這位的身上面,黑色的羽毛在眾人的心中也是如山岳一樣,重重落下.

而跪在那里的大漢則好像承受不住紙鶴的重量,身軀摔落在地上面.

東方根本就沒有看清楚具體的動作,但是自己的心理面很是清楚,也大致的估量出究竟發生了什麼狀況,而布魯諾臉上面的表情也是有些變動,回頭看了一眼東方,東方搖搖頭,自己很是清楚布魯諾的意思,但自己是真的做不到呀!

本來一些人還有那麼一些期待的,但問題是根本就沒有看見丁羽出手,然後那位直接的就倒了下來,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搞的,要知道進來的時候,可是經過全方位檢查的,身上面絕對不會有任何其他物品的攜帶.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個家伙究竟是怎麼倒下來的,丁羽則是依舊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而在哪里的紙鶴這個時候卻是突然之間的碎開了,雖然沒有風,但也是散落在這個家伙的身上面,有些淒美的味道.

坐在主位上面的人看不到倒下來的情況,但是自己很是清楚,安排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不說,相反還讓丁羽出風頭了,自己安排這一次已經冒了相當大的風險了,如果說再出現其他的狀況,那麼坐在這里的這些人.心里面究竟會怎麼去想?

雖然說只是一個試探,丁羽出手還是不出手的不重要的.只要把那邊三星的那個女子給做掉了,起到的作用是一樣的.但問題是這個算盤打的很好,但是在執行的過程當中出現了打問題,難道丁羽還會東方的魔法嗎?

不過很快大家就已經消除了這個方面想法,開玩笑,大家能夠混跡到這個位置上面,基本上也都是見多識廣之輩,雖然說自己做不到,但是並不代表著沒有聽說過呀!所以大家對于丁羽呢?也是有著其他方面的認識.

現在輪到主位上面的這位坐蠟了,這個事情究竟要如何的來處理.想要對丁羽出手,但問題是丁羽把事情處理的乾淨利落,而事後的態度呢?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屑的味道,至少讓在場的這些人,心里面都是有了自己的合計.

原本以為丁羽是可以捏的軟柿子,但是下手之後才發現,這個家伙那里是什麼軟柿子呀!完全就是燙手的山芋,現在是拿捏也不是,不拿捏也不是.非常的棘手!

而在場的其他人呢?不少也是把目光放置在了主席台的位置,而且目光曖昧.這個事情你需要有個交代和說法的,雖然大家都沒有說話的意思,但壓力是無形的呀!主席台上面的這位這個時候也就只能是捏著鼻子認了.不然的話怎麼樣?

如果說自己現在繼續的施壓,能夠把丁羽給壓下來,這個也就罷了.如果說真的壓不下來的話,那麼局面就真的會崩潰的.大家是因為支持新的總統所以才坐在一起的,也就是說大家看重的是利益.跟其他無關.

隨即有人也是給丁羽又送了一份文件過來,丁羽並沒有看,隨即也是遞給了身後面的孫英男,然後就這麼略顯沉悶的坐在了那里,對于主席台上面的這位,頗有那麼一些不放在心上面的意思,或者確切的說,是沒有放在眼里面.

丁羽的態度其實很明確,我收下來東西,那麼就對這個冒犯我的家伙不予以追究了,但是並不代表著我對于背後的事情同樣的不追究,這個完全就是兩回事情,是你們先挑起來戰爭的,我只是在反擊而已.

沒有什麼誤會不誤會這麼一說,道理不是這麼說的!這個就是丁羽現在的態度,而在場的所有人呢?則是因為先前挑釁的事情,心里面都有著自己的想法和看法,現在這個時候主席台上面的這位想要統一意見,不可能了.

要知道安排的這位也是好手,甚至還是好手當中的好手,但問題是沒有任何反應的就倒了下去,甚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說這個事情去什麼地方說理去吧!現在這個時候只能是生生的把這口氣給咽下.

不過接下來呢?不管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丁羽都沒有要摻和的意思,甚至輪到丁羽發言的時候,丁羽也是不痛不癢的說了兩句,然後敲敲桌子,往後仰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這個也是讓眾人感覺有那麼一些異樣.

這位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要高調的意思,如果說不是主席台那位試探的話,那麼他也不會鬧出來那個事情來的,只可惜有人大錯了算盤.布魯諾隨即也是回頭看了一眼東方,"看來我的這位朋友是不會出席宣誓儀式了!感覺挺可惜的."

"能坐在這里的人恐怕沒有幾個人會出席儀式的,看來他們對您的這位朋友還是不太了解,如果說有所了解的話,絕對不會讓人輕易的對他出手,簡直就是自取其辱呀!"

成熟和不成熟的區別罷了,這個話布魯諾沒有說出來,但是自己感覺形容在丁羽的身上面,倒是沒有太多的過失,要知道先前的事情呢?他出的風頭已經不小了,在如此的局面之下,能不鬧出來大動靜是最好的.

而丁羽呢?也是真的忍住了,這一點真的是太不容易了,雖然說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但是真正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人,太少太少了.更何況像是丁羽這個年紀,更是血氣方剛的時候,有的時候絕對不肯讓自己受所謂的一絲委屈.

可是丁羽甯可讓自己受了這一絲委屈,至于所謂的補償?貌似沒有太多人會放在心上的,能夠坐在這個位置上面,所謂的錢就只不過是一個數字罷了,但是丁羽欣然的收下了這個錢,算是給那邊一個台階下,至少表面的這個關系算是平穩了.

原本的時候布魯諾只能感覺丁羽曾經跟自己一起出生入死過,所以這個感情很是不一般,但是現在來看,這個小家伙非同常人呀!自己倒是有必要跟他接觸一下,更何況彼此之間的基礎還是很不錯的,所以應該不會是什麼難事.

更何況自己能夠感覺的出來,後面的東方貌似對于自己的這個小朋友,也是非常的有興趣,甚至于對他的評價也是頗多,要知道東方這一次,可不僅僅是自己的合作伙伴這麼的簡單,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面還負責自己的安保,能夠被他看上眼,真的不簡單.

跟布魯諾想法近似的人呢?還真的就不少,為什麼會這樣,主要還是丁羽的舉動讓他們感覺心動了,對于所謂的財富和利益他們可能會看重,但並不代表著對于人才就不重視,更何況像是丁羽這樣的人呢?(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一十一章 舊識    下篇:第三百一十三章 居中調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