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百零三章 勢力構架   
  
第三百零三章 勢力構架

"大少,有一位從香江來的人拜訪你!盛老爺子陪同來的!"

丁羽也是點了一下頭,來的可是夠快的,要知道自己這邊還沒有做什麼准備呢?香港那邊的人就已經到了,不過丁羽也沒有故意的去拿捏,不過卻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裝束,太過于的隨意了,是對客人的不尊重,同時也是對自己的不尊重.

在這一點上面,丁羽還真的就做不到所謂的隨性!個人性格方面的緣故吧!

很快的丁羽也是走了出來,看著站在不遠的盛爺爺和一種中年人,也是走快了兩步,"盛爺爺!"丁羽的這個說話,聲音不高,但是給人的感覺很是舒服,站在盛海身邊的中年人呢?也是細細的打量了一眼丁羽.

"大少!"盛海並沒有因為丁羽的尊重,就顯得有多麼的自滿,自己尊重的可不是丁羽的身份,而是他真的做到了讓自己信服,所以盛海也是微微的讓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動作並不是很大,但對于他身邊的中年人來說,心下也是駭然一片.

這位盛老爺子自己見過很多次了,家里面跟王家的關系還是相當的不錯,幾乎家里面每一次來京呢?都會來見一見的,但是先前的時候,父親刻意給自己交代了一下,讓自己單獨的來京,不需要有任何的知會.

最為開始的時候,自己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呢!但是來京之後發現情況並不是這樣的,自己去見過了王老,也見了其他人,具體的情況呢?自己也算是有所了解,但是了解歸了解,可自己一直都沒有弄明白這個丁羽究竟是什麼人.

至少在自己的印象當中沒有出現過,自己家里面也有專門團隊,負責商業方面的情報,但是這個丁羽從來都沒有出現在這個訊息當中,現在突然冒出來了這麼一位.讓自己感覺有些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相互的點了一下頭,盛海也是給丁羽做了一番介紹,如果放在前世的話,丁羽現在可能已經是不知所措了.但是現在呢?自己完全就是波瀾不驚的狀況,遇到的事情多了之後,甚至有那麼一些見怪不怪的感覺,那位三伯都已經見過了,其他人還算什麼?是不是?

"你好!"在盛爺爺做了介紹之後.丁羽也是率先的伸出來自己的手,雖然說丁羽做了邀請,但是盛海完全就沒有要坐下來的意思,這個也是讓旁邊的中年人又一次對丁羽有那麼一些刮目相看,從這一點上面來說,就算是身份特殊,貌似也不應該是這樣的.

"大少!"看著丁羽臉色的變化,中年人也是有些難為,從身份上面來說呢?自己要比他長上一輩,甚至于連盛海都這麼的稱呼.想來自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但是看情況,面前的這位並不是很高興呀!

"盛爺爺是家里面人,李叔稱呼我丁羽就可以了!"說到這里的時候,丁羽好像也是想起來了什麼,"稱呼我艾倫也可以,倒是很久沒有人提及了!"這個名字還真的就很久很久沒有用過了,甚至于自己都已經快要忘記了.

這個話倒是讓盛海感覺有些意外,因為自己還真的就不知道大少居然有英文名,從名字上面來說,貌似很是普通.但是就自己所了解的資料來看,大少好像從來都沒有用過英文名的先例,就算是在英國和美國的時候,也沒有使用過.

但自己剛才的時候也是注意到.大少在說這個名字的時候,眼神里面流露出來一些懷念來,很顯然這個名字對于大少還是具有一些特殊意義的,不然的話大少絕對不會那樣的,但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事情,讓大少竟然如此呢?

中年人愣了一下.不過想了想貌似這個可能也是最好的稱謂了,不尷尬是一回事情,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呢?對于自己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些距離感,這樣的情況對于自己來說,真的是太不常見了.

盛海並沒有在這里停留太長的時間,丁羽也沒有要相送的意思,等盛爺爺走了之後,丁羽也是重新的坐在了先前的位置,房間里面就兩個人,雖然說空間很大,但是彼此之間的氣氛卻是顯得有些尷尬,因為丁羽保持沉默的時間有些長.

"李叔,我現在沒有多少的情況和資料給你,但是我需要對這件事情呢?有一定的准備!"其實丁羽也是在琢磨著這番話要如何的說,至于彼此之間尷尬的氣氛嗎?倒是沒有影響到丁羽,"李叔是獨自一個人前來?"

前面的那句話云山霧罩,後面的話不得其解,坐在丁羽對面的中年人也是一頭的霧水,這些都是什麼跟什麼呀!自己現在完全就有那麼一些迷夢的感覺,面前這個年輕人的說話讓自己一時之間甚至都不知道應該做如何的應對.

"艾倫,我不太清楚!"對于中年人來說,稱呼艾倫呢?可能更好一些,如果按照香江那邊的說法,倒是可以稱呼他為阿羽,但問題是這麼的稱呼呢?對于自己來說,稍顯有那麼一些兒戲,雖然說差了一輩,但自己也不好太過于的拿捏不是,自己的父親還差不多!

丁羽也是哦了一聲,然後點點頭,"我受邀去參加新一任美國總統的就職儀式,不過不會出現在現場的,其實就職儀式就是一個幌子,在這個之前呢?有一個小的聚會!"

中年人的眉毛也是跳動了一下,如果說不是良好的教育,說不定自己現在都已經跳了起來,"倒是有些許的耳聞,但一直都沒有辦法證實!"這個事情呢?自己還真的就聽過只言片語的,但問題是聽到的並不一定就是真實的.

不過風不會無緣無故的就吹過來,其中一定有原因的.但是沒有想到這個事情竟然會在面前這個年輕人這里得到答案,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呢?也就是比自己的女兒大上一輪,了不起是這樣的,但是這樣的人受邀,我的神呀!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已經崩壞了.

李家在華人圈子里面雖然不能夠說是首屈一指,但是這麼多年的影響力還是擺在了那里,但問題是李家只是聽聞了些許的消息,甚至都沒有辦法證實.而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呢?竟然受邀參加,自己的腦袋應該沒有秀逗到如此的地步!

"我現在不太確定李叔你的身份是不是能夠被定義為聯絡官!"看著面前這位有些費解的樣子,丁羽也是笑笑解釋的說到,"表面上就是聯絡官.但是實際上面呢?是一個代表,不知道李叔你是不是能夠代表著整個香江?"

"這個恐怕很難!但可以試試!"這個話說的稍顯有那麼一些張狂,但也可以理解,如果說真的要是推選出來一位的話,李家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當之無愧的味道.這還真的就不是自負,而是李家絕對有這樣的實力和底氣.

不然的話為什麼這位李家的大公子會被找過來?難道就因為他父親出名?不是這樣的.

"我知道了,我先前的時候跟三星的李會長見過面,他的兒子應該不會出席的,因為這里面的不確定因素太多,但是三星還想抓住這個機會,所以三星的大公主出面的可能性最大,不過她不會是聯絡的身份,而是以助理的身份!"

在這個問題上面,丁羽還是有必要解釋一下.也許解釋的有些隱晦和不太清楚,但是丁羽已經把其中的意思給表達清楚了,不讓你來當這個助理呢?有原因的,是因為太過于的危險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小命就'飛了’.

"我能夠跟家里面說一下有關的情況嗎?"

丁羽則是注視的看了一下面前的腦袋,看了一會之後又是一笑,笑的多少有那麼一些故意的味道,"李叔,站在我個人的角度呢?還是算了,不過這個是勸慰.不是什麼警告,我不想你還沒有到美國,或者說到了美國之後,出現什麼狀況!這個問題不由我來決定!"

中年人感覺自己的後背已經開始有那麼一些發涼了.甚至于看向丁羽的時候,也已經不太能夠像是剛才那麼的冷靜了,"好像沒有太多的選擇!"說完了之後,也是對丁羽笑笑,但是這個笑容好像就是硬撐出來的,帶有了太多的苦澀.

"我會做好自己的工作!"既然沒有了選擇.那麼就堅定不移的走下去好了.

"需要讓李叔你費心了,你會先一步我去美國,有人會聯系你的,但是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候,因為最終的名單還沒有被確定下來,三星李家能不能夠拿到這個名額,現在還是未知的事情,誰知道呢?"

中年人的嘴角也是不由自主的抽動了一下子,自己多少已經感覺出來其中的問題了,自己,三星李家,加上丁羽他的身份,多少已經構成了亞洲的一個小體系了,但是從目前來看,這個體系能不能夠構建成功,未知數.

這里面究竟都存在了什麼樣子的狀況和壓力,甚至會讓三星方面都難以自持,自己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人吧!但是為什麼也就是見了面前丁羽幾分鍾的時間,但是給自己的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得不一樣了呢?

"三星李家都不能夠確定這個名額?"中年人也是多問了一句.

"不確定他們家是不是真的能夠穩住,我頂住了不少的壓力,不過好在知曉整個情況的人並不是很多,希望最後能夠有一個滿意的結果吧!"丁羽說這個話的意思,有那麼一些感歎的成分在其中了,當然了更多的還是警告.

不過很顯然丁羽的話並沒有說完,"先前推薦你的時候,給與的身份並不是聯絡官,而是跟三星李家做一定的競爭,但是我沒有辦法保證你能夠活著出去,同樣還能夠活著回來,所以才給與了你這個身份,希望李叔你能夠理解!"

"沒聽說過!"

對于這個狀況,丁羽也是想了一陣,"跟商業談判不太一樣,這一次的事情牽扯比較多,在這個過程當中肯定會出現所謂的血腥,而且手段會比較的原始!"

雖然他不會參與到這個談判當中來,但是丁羽還是說明了一下這個情況,不是說沒有給過這個機會,而是諸多的人表示了不同意.所以才會選擇聯絡官這個職務,你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罷,反正我說的都已經說了.

從四合院出來的時候.這位依舊感覺有那麼一些暈菜,雖然說在京城有住處,但問題是自己這一次來的時候,父親已經提及過了,需要低調.所以自己還是不要鬧出來其他的動靜.

丁羽對于這位的來訪,沒有表現的太熱情,同樣也沒有過于的冷淡了,只是實事求是的說了一些問題和狀況罷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聽明白了,聽不懂就罷了,聽懂了更好.

老爺子和老太太兩個人倒是很快的就知曉了其中具體的情況,對于大孫子丁羽的表現呢?也都是看在了眼里面,到現在為止,沒有太激進,太張揚的意思.同樣也沒有頹廢的狀況,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恐怕就是安穩了.

不過這個安穩恐怕還是相對的,因為從他過了元旦之後,就沒有再怎麼去醫院,這個狀況對于丁羽來說真的是太不正常了,很顯然,他還是被這件事情給影響到了,而且受到的影響還是頗大的那一種.

老爺子和老太太知曉事情可能不太簡單,但是想要跟這個大孫子溝通呢?貌似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大孫子對于這件事情的態度是堅決的,就算是到了現在依舊還是堅持,甚至可以理解為固執,讓人是真的沒有辦法去理解.

"金.美國那邊的情況怎麼樣?"坐在車里面的時候,丁羽也是很隨意的問了一句,車里面就丁羽和金兩個人,所以丁羽的說話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隨意.

"表面平靜,但是平靜的海面之下已經是波濤洶湧了,方方面面對于這一次的事情都是非常的注意和關注.就了解的情況來看,幾方勢力甚至有那麼一些要拼的你死我活的意思了!"

剛剛的從美國那邊回來,所以金對于情況的掌握還是比較的多,丁羽則是擎著自己的下巴,好半天都沒有說一個字,"英男那邊的壓力非常的大?"

"承受的壓力不小,但是我們的底子還是比較乾淨的,這個也是給予了我們很大的緩沖空間!"說到這里的時候,金也是刻意的停頓了一下子,"加上我們這些年的布置,已經算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清除我們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是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特別是在現在這個時候,本身就已經是相當的疲累不堪了,如果說再想著對我們動手的話,就算是成功了,本身恐怕也會被拖垮,甚至是被拖死的!"丁羽今天的話貌似有些多.

"那邊顯然也是認識到了這個問題,所以讓我們主動的加入進來!"

其實這些話呢?並不是金說出來的,只不過是通過金的嘴說出來罷了,主要的還是孫英男想要表達的意思,這幾年的時間,丁羽一直都保持著低調,就是因為這個壓力太大了,沒有想到最後還是沒有能夠藏住,有那麼一些功虧一簣的意思.

不過好在就是露出來一些苗頭罷了,背後呢?還是沒有暴露的太多,如果說真的要是暴露太多的話,現在這個時候恐怕就不會邀請自己去參加那個會議了,這簡直就是一定的,既然邀請自己參加了這個會議,那麼就表示沒有什麼狀況.

當然了懷疑這簡直就是一定的,如果說不懷疑的話,會讓自己參加這個會議嗎?甚至于自己還不好拒絕,因為拒絕呢?在某種程度上面就意味著要站在很多人的對立面,丁羽現在這個時候還沒有絕對的勢力跟大家叫板.

別看丁羽在這幾年的時間里面,攫取了相當大的利益,但問題是跟那幫家伙相比較,還真的就不太好說,人家都已經是雄霸多少年的財團了,至于福布斯上面的那些人嗎?丁羽只能是用呵呵兩個字來形容,因為那個就是用來給人看的罷了.

能夠藏匿在這個背後的,才算是真正的富人,如果說能夠把所謂的財產清算清楚,在某種角度來說,根本就算不上所謂的富人,這個話說的可能稍有那麼一些偏頗,但還是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意義的.

就拿丁羽來做這個例子好了,能夠調查到丁羽的資產嗎?還真的就是非常的有限,除了京城這邊的四合院之外,可能也就是國外有幾棟房子罷了,所謂明面之上的東西也就這麼多了,但是實際上面呢?丁羽的資產究竟有多少,恐怕丁羽自己都說不清楚.

如果就從明面之上來看,丁羽算是有錢人嗎?一丟丟吧!但如果說真的要是把丁羽所有的資產都算一算的話,那麼這個數量恐怕要嚇死人的.

"大家對我們的態度是好奇?還是略顯興奮呢?"這個話是丁羽自言自語說的.

坐在前面的司機金,則是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因為這個事情自己還真的就不了解,至少孫英男沒有給與自己這個方面的暗示,所以情況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不得而知呀!(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零二章 歡聚    下篇:第三百零四章 心有不甘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