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份請帖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份請帖

余紅雖然說沒有再露面,但是卻讓人一直的都盯在醫院這邊了,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的就是讓余紅等到了,畢竟安傑不可能一直都不來看自己的女兒,至少這個時間還是有的,不過來的時候呢?也是到了中午,看情況,安傑在現在這個時間段,也不是一般的忙!

"安管家!"從醫院這邊出來的時候,余紅也是恰好從車上面下來,安傑看了一下自己手表上面的時間,"車上說吧!"自己的時間還真的就是有些趕,余紅也是吃驚和啞然,這個就讓自己上車,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隨性了?

不過對于這個邀請,余紅還真的就沒有辦法拒絕,車上面的司機對此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態度彰顯,就好想是木頭一樣的坐在了那里,在安傑說了具體的地點之後,也是發動了車.

"余四哥有事?"

余紅現在多少已經清楚了安傑為什麼會讓自己上車了,時間緊迫只不過是一個說辭罷了,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呢?安傑對于自己的定位可以說是非常的清楚,可能背後有什麼顧慮吧!所以也是把自己交到了車上面來.

"先前的時候多虧了羽少寬宏大量,但是大家覺得這個事情還是有愧羽少,不過貿然的上門,肯定是有著諸多的不妥,大家商議來說也是委托我,向羽少表示誠摯的道歉!"

是不是聽明白了?余紅並不是很清楚,但是這個環境當中,畢竟不是就自己跟安傑兩個人,還有一個司機在,所以自己需要說的更加的委婉一些,自己希望安傑能夠聽明白自己想要表達的意思,在自己看來,安傑應該會聽懂的.

安傑還真的就聽懂了,不過聽懂了是一回事情,怎麼表述又是另外一回事情.想了一陣,安傑才慢悠悠的說到,"余四哥,車禍的事情呢?已經過去了.大少爺未見得會放在心上面,讓那些孩子們知道知道教訓也就可以了,大少爺不會在這個方面浪費太多的精力!"

安傑同樣表達的很是含蓄,這個也是實情,因為大少爺真的不會在這個方面表示太多的關注.但是大少不關注,並不代表著其他人同樣的不關注呀!問題需要區別的來看,至于余紅是不是理解,看他的面部表情就知道了.

在安傑表示了想法之後,余紅臉上面的表情也是微微的停頓了一下子,他多少已經想明白了,丁羽是不會追究這個事情的,做錯了事情,那麼受到了懲罰也就是了,但是丁羽不追究了.至于其他人會不會追究,這個問題不好說了.

"安管家!"余紅的神情也是有那麼一些急迫,丁羽不追究了,這個是好事,但是其他方面如果說真的要是追究起來的話,恐怕麻煩就是天大的.

安傑也是搖搖頭,"余四哥,不是我不幫忙,我就是一個小小的管家而已,幫不上什麼忙的.打鐵還需要自身硬!"說這句話的時候,安傑也是對余紅點點頭,情況很是簡單,自己也表達的很是清楚了."老爺子和老太太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等車停下來的時候,安傑也是沖著余紅點點頭,"余四哥,我還有其他的事情!"端茶送客的意思,至于你是不是明白,無所謂的事情.余紅下車之後,看著離開的安傑,臉頰上面的肌肉也是不住的聳動著.

上了自己的車之後,余紅也是打了兩通電話,"我剛才的時候試探了一下安傑安管家的看法,丁羽丁醫生對于這件事情未見得會放在心上面,但是他背後的勢力對此可能會有一些看法,甚至會影響到您的,我的意思是小帥不要在家過農曆新年了,讓他現在就過來!"

"現在就過去?"電話的那邊,也是傳來了一陣歎息的聲音.

"現在就過來,至少表明了對于認錯的態度上面,還是比較積極的,丁羽丁醫生的名聲是不顯,但是就我了解到的情況,四九城這邊還沒有太多人會不給他面子的,這其中還包括了玉家,甚至于玉家的人在知道了消息之後,還主動的上門了!"

"我讓他今天下午坐飛機回去,剩下來的事情你來處理!"電話那邊的這位,也是第一時間就做出來了決斷,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

丁羽是真的沒有那個閑心來關注這個方面的事情,對于自己來說,這樣的刺激雖然說是近些年來為數不多的一次,但是很顯然這樣的刺激不足以讓自己的神經跳動起來,甚至于連所謂的開胃菜都算不上,如此,也就好像是吃過了早餐一樣,消化了,也就沒有了.

"這是什麼?"接過來金遞過來的請帖,丁羽也是好奇的問了一句,話是說了,但是丁羽手上面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金呢?也根本就沒有要應答的意思,這個助理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沉悶,等看清楚了里面的內容,丁羽的眉宇的跳動了一下.

"英男的意思?還是那位黑人總統的意思?"

"應該是那位黑人總統的意思,或者說是他背後幕僚的意思,畢竟先前的接觸呢?只是表層的,他宣誓成為總統呢?總需要相互的接觸一下,至少是需要在某些方面達成一定的合作,還有就是試探一下彼此的態度!"

丁羽琢磨了一陣,"他什麼時候宣誓?"

"20號,不過在這個之前呢?會有一個內部的小宴請,就是你手上面的這張,就我得到的情報來看,得到邀請函的人絕對不超過二十個!但是能夠確定身份的人呢?絕對不會超過一巴掌的,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想不到的'普通人’."

丁羽也是笑了笑,"宴請這些人呢?絕對是有原因的,是什麼原因導致他發出來這個邀請呢?對此我倒是感覺有些許的興趣,英男怎麼說?"

為什麼會問金這些問題?因為這些事情呢?是沒有辦法通過電話來交談的,電話是不保密的,這是一定的,甚至于這些問題呢?都是金親自跟孫英男面談的,現在只不過是通過金表達出來罷了,所以才會有了丁羽的這個問話.

"就現在得到的情況來分析,兩個方面的原因.第一個就是宣誓就職總統,不能夠就是喊兩句口號的,肯定是有著自己一攬子的計劃,經濟是首要的問題所在.特別是次貸危機的情況之下,第二個嗎?是撤軍的計劃,這個是幕僚方面透露的!"

下午的時候,丁羽離開的比較早,不過卻沒有回四合院.而是跟金一同的離開了,這個情況還真的就是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去的地方一點都不特殊,就是金的住所罷了.

"這麼的說來,我們是被懷疑的對象了!"坐在椅子上面的丁羽,倒是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之所以沒有坐在沙發上面,是因為沙發會讓自己過于的放松,而現在放松現在並不是最好的選擇,自己需要冷靜的來思考一些問題.

"被懷疑只是一方面.畢竟我們的動作已經是相當的小心了,就算是被懷疑,看到的也只不過是微不可及的一部分罷了,主要還是因為我們的勢力可能膨脹的有些快了,而且您站在了背後的位置,恐怕已經讓美國方面感受到了壓力!"

"英男對此是什麼意見?"

"去見一見不見得是什麼壞事,我們的轉移大致上面已經完成了,給那位新上任總統一個面子,也是未嘗不可的事情,至少對我們來說不是什麼壞事.更何況我們支持他上台,總需要相互的接觸一下,放棄些許的利益,是為了爭取更大的利益!"

"如果說不是對我們所知頗深.那麼就是想要對我們有所了解,畢竟英男這些年的發展有些快,我想這位總統可能更想知道,站在背後的人呢?就是是我自己,還是說代表了國內?這倒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不過撤軍的事情.已經定下來了?"

金也是點頭不已,"畢竟代表著不同的黨派,留下來的爛攤子,我想上任的黑人總統是不會視而不見的,軍火商乃至他們背後的財團在戰爭當中大發橫財,但是留下來了無數的坑給這位新上任的總統,每個人對于這樣的事情都會有些氣憤的!"

"氣憤恐怕只是一方面!"丁羽也是有些好笑的說到,"還是擔心自己的實力不夠吧!所以才會召集了一干人等,不過他就不怕大家不賣他這個面子!"說到這里的時候,丁羽也是搖搖頭,"哎,小家子氣了,大家應該會賣他這個面子的!"

"就情況的判斷,這位總統的上台,有可能在一些方面表示的比較強硬,甚至會出現清算的情況,那邊黨派的日子不會太好過了,不過很多的時候,大家會把這個記在前任總統的賬目上,畢竟留下來的確實是爛攤子!"

"我會提前兩天的時候到!"丁羽也是做出來了決定,隨即金也是拿出來了收集到的情報,沒有電子版的,完全就是文字版的,丁羽看過了一項,金就會做全權的處理,放置到碎紙機當中只不過是整個過程的一部分,隨即用特殊的液體侵泡,等完全成為紙漿之後,再做下一步的處理.

完全就是徹底銷毀的那一種,就算是得到了這些紙漿也沒有任何的作用,根本就恢複不了的,丁羽看過了這些資料之後,也已經是相當的晚了,回去的路上面,丁羽也是一直的都在考慮著這個方面的有關情況.

丁羽跟金的會面呢?還是引起來了一些人的注意,雖說丁羽的助理不少,但是核心方面的人,貌似只有金一個人,因為只有他接觸到了丁羽的核心機密,他完全就是丁羽的心腹,這一點是大家都公認的.

他雖然說是在丁羽的身邊,但是卻沒有住在四合院,甚至還刻意的跟丁羽保持了一定的位置,甚至跟四合院也是保持了一定的位置,這個讓國內方面感覺不是那麼的滿意,但是不滿意也沒有任何的辦法,至少是不能夠對金動手的.

晚上丁羽跟金的見面肯定是涉及到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但究竟是什麼,沒有人能夠說的清楚,反正到現在位置是沒有發現任何的動作,丁羽跟金見面了之後,各自都離開了.從丁羽的身上面是找尋不到任何的東西,但是從金那里也沒有找到有價值的東西.

金已經離開了住所,但問題是里面干乾淨淨的,碎紙機里面沒有任何的殘留.甚至于馬桶那邊也沒有絲毫的殘留,處理的太乾淨了,絕對是這個方面的老手.

但越是這個樣子呢?就越是說明問題稍顯有那麼一些嚴重,丁羽回來之後,也是把請帖放置在了自己的書桌上面.自己還是在考慮著去美國的事情,這個事情已經定下來了,但是見面之後呢?又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情況呢?

丁羽沒有在意請帖的事情,但是王陽來到書房的時候,倒是注意到了,自己不是有意的,主要是過來拿兩本書,看到桌子上面的請帖,也是感覺挺好奇的,在自己的印象當中.貌似自己的老哥受到的邀請不少,但是真正參加的呢?好像也就是玉家的婚禮了吧?

不過請帖上面呢?全部都是外文,要是放置在以往的話,王陽可能還真的就看不懂,不過王陽也就是看了兩眼而已,就是一個請帖,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王陽也沒有放在心上面,隨即拿著自己挑選好的書,直接的就離開了書房.

元旦的時候.丁羽也是詢問了一下安傑,雖然說中國人對此並不是非常的看重,但好歹也算是新年吧!自己問詢的就是禮物方面的一些問題,安傑倒是很好的處理了有關方面的問題.沒有任何要含糊的意思.

丁羽也是給泰熙打了一個電話過去,"你不過來嗎?我一個人可是有點小孤單!還有你送給我的禮物,貌似有點不妥吧!為什麼兩個小家伙的禮物比我還要多!"

"歐巴!"電話那邊的金泰熙也是哭笑不得,這個不是典型的小孩子一樣嗎?自己也知道是故意的,自己先前誠摯的道歉過了,不是自己不想過來.而是有著諸多的情況,不過自己已經保證過了,農曆新年的時候,一定提前!

"好吧!原諒你了,對了,我過兩天的時候可能要去一趟美國,處理一些公務方面的事情,你要一起嗎?"兩個人在電話里面膩歪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當然了其中也少不了兩個小家伙的,他們這段時間貌似有些很'放肆’.

"元旦了,要過來嗎?不要總是跟你們家的那個曹振混跡在一起,出來見見光也好!"

"沒有興趣!"丁叮很是直接的就表示了拒絕,讓丁羽也是有那麼一些無話可說,至于這麼的直接嗎?好歹給自己留那麼一點面子吧?不過丁叮都已經這麼的說了,丁羽還能夠怎麼樣?倒是丁叮聽著自己哥哥歎氣的聲音,也是咯咯的笑了起來,"哥,不至于吧!不是這麼小氣的人吧!我是真的有事情,要不我找個時間給你補上?"

這邊的丁羽也是翻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聽到我的心聲了嗎?細碎!"

"是嗎?沒聽見呀!"丁叮也是絲毫的不含糊,想要打自己的注意,門都沒有呀!"我跟曹振這邊還有其他的事情,就不打擾老哥你了,有什麼事情的話,電話聯系,哦,先要跟你說一聲新年快樂,這個話應該還是有的!"

聽著丁叮要掛電話的意思,丁羽也是趕忙的說到,"行了,不跟你扯淡了,給老爹和老媽打一個電話,省得你忘記了,別說我沒有提醒你,你要是忘記的話,這個後果會非常的嚴重!"

放下了電話之後,丁羽也是不由的笑了起來,這段時間她過得可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神秘,不過都已經是大丫頭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

看著走進來的安傑,丁羽也是放下了電話,安傑也是把咖啡放置到了丁羽的面前位置,"看你的樣子,好像有什麼事情?"

"小帥回來了,一行人也是全部的都進去了,具體的事情也都已經處理完畢了,速度好像有那麼一些超乎想象了!"說這番話的時候,安傑還是表示的很是謹慎,"先前的警告呢?好像起到了不菲的作用!"

丁羽愣了一下,這個事情早就被自己拋之腦後了,不過自己也明白了為什麼會這樣的,要麼就是那邊感受到了什麼,要不就是家里面施加了壓力,就是這樣,不會有其他的原因.

隨即丁羽也是搖搖頭,"讓他們在里面吧!對于他們來說也是一次改正的機會!家里面的事情呢?我也說不清楚,不過大過年的,我貌似也沒有地方去!"其實丁羽對此還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別扭,但是不管怎麼別扭,這個關系都擺在了那里.

更何況家里面這麼的去做呢?也是擔心自己的緣故所造成的,所以自己也不好去說什麼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七章 猶未可知的結果    下篇:第二百八十九章 幾乎是絕無可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