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八十六章 如何處置?   
  
第二百八十六章 如何處置?

放下電話的時候,軍子也是把手機給扔到了一邊的位置,順手撤了一下自己的領口位置,感覺微微的有那麼一些緊呀!倒是旁邊的中年人,看著軍子的狀況,也是順手拿起來桌子上面的酒,暗紅色的酒水映襯在酒杯當中,顯得有些鮮豔!

仰頭灌了一杯下去,軍子拿著酒杯苦笑了一下,"四叔,我跟丁羽呢?沒有什麼聯系,這個家伙是一個怪人,背後的勢力過于的強硬了,都盛傳他背後站著軍方,但是究竟是誰呢?大家還真的就不清楚,但是就我所知,夏陽和鍾芸他們兩個人是栽倒他的手里面了!"

倒酒的中年人,面色也是微露苦澀,隨即又是拿著酒瓶示意了一下,"軍子呀!我也是剛剛的來京城不長時間,對于這里的情況並不是非常的了解,賠錢,賠車,這個我們認,畢竟這個事情是我們鬧出來,但是誰都不希望把事情鬧大了不是?"

"丁羽如果這麼的去想就好了,他跟圈子里面的人呢?不太一樣,反正我是聽聞過一些消息!"說話的時候,也是端著酒杯抿了一口,不過這一次卻沒有要一飲而盡的意思,"四叔,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玉家的那位大小姐先前的時候訂婚了!"

嗯?這個事情自己還真的就聽說了,不過這樣的事情呢?自己還真的就不夠資格,自己倒是想去來著,"倒是聽說過!但是知道的不多."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更何況是當著軍子的面.

"我知道丁羽跟玉家的那位大小姐好像有些矛盾,但是他訂婚的那一天,丁羽出席了,而且看這個意思呢?彼此之間倒是化干戈為玉帛了,究竟是因為什麼我不清楚,這個是我知道的有限的線索!"

玉家?四叔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不由的感覺有些頭疼,如果說讓玉家出面的話.那麼就需要讓小帥的父親出面了,自己的面子是絕對不夠的,但是小帥父親的面子夠嗎?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太好說呀!

"軍子,能不能夠想其他的辦法?"很顯然.但凡有一絲的可能性,他也不想把小帥的父親給搬出來,那樣的話恐怕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說話的時候,也是伸手入懷.

不過軍子也是直接的就架住了他的胳膊.完全就是不容拒絕的態度,"四叔,你這樣的話就沒有什麼意思了,我如果說是沖著這個來的,今天就不會坐在這里了!"

看到軍子的樣子,中年人也是苦笑了起來,"這麼說來,我只能是跪求丁羽了!豁出去我這輛老臉了,畢竟小帥是我帶過來的,出了什麼事情.我應該承擔這個責任!"

"四叔,看來你對丁羽還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了解,這個家伙跟常人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從常理來說,他就算不是圈子里面的人,至少跟圈子掛邊吧!但問題是基本上就沒有怎麼聽聞過他跟圈子里面的人來往,特立獨行!"

其實這個話語當中的潛意思呢?就是告知這位四叔,你呀!別說是跪求了,能不能夠登門這個都是兩說著的事情,還是省省吧!

兩天的時間一晃而過.這兩天的時間里面,這邊也不是沒有找人,甚至于玉家也是找到了,但問題是玉明月根本就不理這個茬.甚至于小帥的父親都找到了玉清,完全就沒有任何的作用,聽說話的意思,玉清對于這個年輕人,也是相當的忌憚.

夜路走多了,遇到了鬼了.通俗一點的來說,就是這個狀況.

安傑帶著司機和律師來的時候,那位中年人早就到了,旁邊還跟著兩個年輕人,看見安傑的時候,也是微微的一愣,不是當事人呀!安傑看到中年人的時候,也是一愣,甚至于眉毛也是跳動了兩下,然後也是往他後面的位置看了過去.

站在那里的中年人在看見安傑目光的時候,眼睛當中也是流露出來些許異樣的神采來,因為從他的眼睛當中呢?閃現出來些許的不可思議,雖然說是轉瞬即逝,但還是被自己把握到了,不過自己對于面前的這位呢?還真的就沒有任何的印象!

安傑率先的躬身,"你好,我是丁家的管家,我來全權的處理這件事情!"雖然已經認出來了面前的這位余四爺,當初的時候省找代辦接待的時候,自己'有幸’在旁邊跟著,但是沒有想到,今天兩個人竟然面對面的坐在了一起.

隨即旁邊的律師也是打開了文件,安傑把手里面的清單遞了過去,並沒有什麼所謂的盛氣凌人,表現的很是平淡,但越是這樣呢?余紅就感覺自己的心里面壓力越大,對面是沒有太多的表現,但越是這樣,就說明事情越是有問題呀!

清單上面寫的非常清楚,車損還有人員的安置等等,倒是沒有任何訛人的狀況,但是余紅還是遞了一張一千萬的支票過去,安傑並沒有接,而是笑笑,看著余紅想要繼續掏支票,安傑也是出聲的說到,"我們不訛人,就事論事!"

"做錯了事情,總需要有所表示的!"余紅也是面帶微笑的說到,"如果說羽少有什麼要求的話,我們定當盡力!"

安傑隨即也是寫了一張支票,轉手也是給了余紅,"我只是做事的,請不要為難我!"說完了之後,安傑的態度也是突然的一變,"肇事的賠償完結了,說點其他方面的事情,快過年了,先回去好好的過個年!"

余紅微微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後槽牙,自己已經聽出來了這個話語當中的意思了,我讓你們回去過個年,好好的過個年,省的人家說我們不近人情,但越是這樣呢?就越是表示丁羽對于這個事情的態度,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小帥的!

安傑緩了一口氣,然後慢悠悠的說到,"兩個選擇,第一個是,他們當天晚上開的車作價,包括改裝的費用在內,一百倍的代價,捐獻給慈善組織.具體的方式我們不過問.第二個是這些費用除以一萬,得到的數字呢?就是去里面蹲著的天數!我想我已經說得很是清楚了."

話說完了,表達的也算是滿清楚的,余紅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已經快要炸開了.而後面的幾個年輕人,也都是有那麼一些目瞪口呆的,這都是什麼條件呢?就算是玩人也不用這樣吧!不就是撞了一輛車嗎?太欺負人了.

余紅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怒不可支,第一個條件根本就沒有辦法答應下來,先不說有沒有那個錢.這個錢一旦要是拿出來的話,會讓所有人都嘩然的,但是第二個條件呢?也同樣的讓人感覺沒有辦法接受,這等同于斷了這些孩子的路!

還沒有等余紅反應過來,那邊的律師已經站了起來,跟安傑示意了一番之後,也是率先的離開了,根本就沒有要理會余紅的意思,而安傑呢?也是整理了一下面前的東西,不過收拾好了東西之後.安傑並沒有離開,而是微微的停頓了一下子.

"記得當初余四爺,還很是喜歡喝董酒?"

嗯?余紅的眉毛不由的就是跳動了起來,隨即流露出來異樣的光芒來.而坐在後面的年輕人呢?也都是一愣,他們貌似很少看到這位四叔喝酒,就算是喝酒貌似也沒有什麼所謂的挑剔,但是他們面前的管家呢?卻是一口道明了這個情況,讓人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大家都喝酒,不過喝得更多的是洋酒,對于國內的酒水認識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而安傑對此倒是有點研究,畢竟董酒實在是有那麼一些特殊,跟其他的茅台或者是五糧液完全就是不同類型的白酒.

"現在已經不怎麼喝酒了,沒有想到還會有人記得!"看見安傑看向了後面的位置.余紅也是轉身看了一眼,隨即小帥他們走向了遠處,"不知道怎麼稱呼!"

"安傑!余四爺貴人多忘事!"安傑這麼的說呢?倒也不是機鋒,"當初尷尬的時候,余四爺倒是伸手相助過,對于余四爺來說可能事順手而為之.不過對于我來說,卻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恩情,我倒是一直的都銘記在心!"

嗯?這是什麼狀況,難不成對面有其他的意思不成嗎?不過余紅也是打著哈哈說到,"記不得了,可能是時間過得太久了,不過還請安管家你多見諒,小孩子不懂事,冒犯了羽少,我這個當長輩的,不能夠旁觀視之!"

"不可能!"安傑也是直接了當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問題,"這個是拿大少的生命在開玩笑,如此的處理已經是相當的寬容了!"說到這里的時候,安傑也是抿了一下自己的嘴,"余四爺,這個事情還沒有鬧大了,鬧大的話,會爆炸的,炸的很多人粉身碎骨!"

看著余四爺有些不太相信的樣子,安傑也是笑了一下,"玉家先前的時候有人來過了,玉大小姐跟他的未婚夫一起來的!我負責招待的!"

這番話讓余四爺的嘴角微微的有那麼一些抽動,自己已經聽明白話語當中的意思了,這個事情呢?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甚至于玉家都需要低頭,由此可知這個背後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狀況了,絕對是惹不起的,所以還是消停一點的好!

"安管家,其他的事情呢?都可以接受,但是這個孩子還都青春年少的,犯下來了過錯,但是大家都希望他們能夠通過這一次的錯誤呢?認識到自身的問題,真的一棒子都給打死了,實在是太可惜了,你說呢?"

安傑注視的看著面前的余紅,好一會之後才淡淡的說到,"余四爺,我倒是可以替你問一聲,會是什麼樣子的結果我不清楚,甚至會不會出現其他的變故,我也不清楚,你要試一試嗎?"

一番話倒是讓余紅感覺有些猶豫了,自己並不是非常的清楚面前安傑的身份,但是能夠感覺的出來,兩個人所身處的位置都差不多,但是很快的余紅也是做出來了決定,隨即也是對安傑點點頭,現在不是遲疑的時候.

"不後悔?"看著余紅的狀況,安傑也是點點頭,隨即拿出來自己的手機,"我是安傑,大少在嗎?需要多長的時間.我這邊已經快要完畢了,不過我欠他們其中一位一點情誼!"

陶金也是愣了一下,"安傑,這個事情現在知道的人還不是很多.你確定你要插手?你知道這個會是什麼樣子的後果嗎?先別說我這邊了,就算是老爺子和老太太那邊都不會饒了你的,就更別提其他人了,後果會非常的嚴重!"

"我還沒有那個膽量做這樣的事情,只不過對方選擇了第二個條件.但是後續應該怎麼來處理,這個問題比較的麻煩,我要知道大少的意思!不能夠擅自的做這個決定!"

哦!陶金也是了然的模樣,丁羽出了車禍的這個事情呢?自己先前的時候知道,也把消息彙報了上去,當時的情況自己也是有所了解的,那幫家伙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不像話了,幸虧車很是牢固,加上司機臨機的處置不好,不然的話?哼!

在自己看來.這一次是絕對不能夠輕饒了他們,絕對不是吃一點苦頭的問題,一定要刹住這個風氣,至于在這個過程當中會不會出現其他的問題,這個並不是自己應該去關心的!

"我知道了,不過大少恐怕需要等一段時間了,剛剛會診去了,什麼時間能夠回來我不太清楚,不過我會第一時間轉達的!"

放下電話的時候,安傑也是噓了一口氣.然後則是老神在在的坐在了那里,雖然說自己說話的動靜並不是很大,但問題是這里的環境還是很安靜的,完全就沒有任何的喧囂.所以余紅多少也是聽到了一些.

等安傑放下電話的時候,余紅也是拿出來手里面的香煙,對安傑示意了一下,安傑看了一眼,接過來了香煙,也沒有等余紅給打火.而是自己拿出來了打火機,並不是高檔的不得了的打火機,非常的普通!"我記得當年余四爺你也是抽煙的!"

余紅看著已經微微起身的安傑,也是猶豫了些許的時間,"有勞了!"倒是一直在後面的小帥,看到了情況之後,也是找服務生要了一個煙灰缸,然後送到了這邊的桌子上面.

看著走過來的小帥,安傑看了一眼,"坐吧!"這個讓小帥有些意外,隨即也是看向了坐在了對面的四叔,等自己的這位四叔點頭了之後,這才在四叔的身邊位置老老實實的坐了下來,"長大了,我記得先前來的時候,還是一個小孩子,玩的一手好傳奇!"

傳奇,這是什麼東東?余紅對此還真的就不太了解,倒是小帥抬起來自己的頭,努力的想要回憶著什麼,貌似有幾年都不玩了吧!畢竟出來的網游呢?太多了,自己也已經沒有了玩傳奇的那種感覺和刺激了.

"余管家見過小帥?看起來對小帥很是熟悉!"余紅也是試探著的說道.

"見過,當年的時候我也是初出茅廬,陪著小帥玩了幾天的傳奇,然後才坐穩了位置,也幸虧余四爺你的提點,所以才得以混跡下去,不過已經駐京辦已經有很多年了,沒有想到會在這樣的場景之下,遇到余四爺!"

"你是大眼鏡!"小帥好像想起來了什麼,甚至于整個人也是微微的感覺有些興奮!

"看來小帥的記性不錯!"安傑也是笑笑,"不過當時的時候戴眼鏡是為了裝一裝樣子,後來摘了之後,倒是變了很多,不過沒有想到小帥你也是變了很多!"

說話的時候,余紅的電話也是突然的響了起來,看著來電顯示,余紅對安傑報以歉意的微笑,第一時間也是站了起來,往遠處走去,自己剛才的時候還想著有沒有什麼辦法脫身,畢竟這位安管家可是說了一些事情,自己需要打探一下!卻沒有想到機會來的如此之突然.

看見余紅走了之後,安傑也是看向了小帥,"不用這麼的看著我,就是換了一份工作罷了,其性質跟余四爺差不多!"說完了之後,臉上面的申請也是一變,"你的這件事情鬧得有點大了,玩的太過了!"

"眼鏡哥,我真不是故意的,當時的時候太沖動了,車不是我撞的,但是這一次的事情是我組織的,所以這個責任我需要來背著!"

"不要對我有任何的指望,我頂多能夠說上兩句話而已,但是起到多大的作用,連我自己都不是那麼的清楚!"安傑並沒有因為以往的情況就表現的大包大攬,"這個事情的背後藏匿了太多你看不見的東西!"

"我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先前的時候感覺已經有些忘乎所以了!"

"有這個認識是好事,但是我需要說一句,你還需要承受你放縱自己的代價!"對此,安傑說的很是直接,沒有任何的猶豫,"這是一定的,至于最終會是什麼樣子的代價,這個問題我不知道,看情況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五章 突發事故    下篇:第二百八十七章 猶未可知的結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