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八十四章 操心事   
  
第二百八十四章 操心事

"我聽說陽陽這個孩子做出來了一定的選擇?"打電話給丁羽的是蘇元,她對此也是有那麼一些擔心,畢竟是當媽的,有這個關系是應該的.

再者呢?就是家里面的其他人貌似都不適合出面來問及這個方面的問題,特別是當著丁羽這個孩子的面來問及這個問題,所以蘇元也是站了出來,她是最為合適的人選.

"PE和VC有很大的區別,一個是風險投資,一個是私募股權投資,不過兩者的界限呢?稍微的有些模糊,VC還能夠好一點,PE在國內的發展稍顯有那麼一些混亂,摻和進來的人呢?魚龍混雜的!"丁羽也是解釋的有些複雜和專業!

"聽的不太懂,簡單一點的來表述!"

"王陽的方向呢?VC吧!可能會比較的辛苦,但是高風險意味著高回報,頂多就是賠錢罷了,並不會牽扯到其他方面的問題和狀況,更何況讓他更深入的了解這個行當里面的一些狀況,也是有好處的,但是PE嗎?他最好不要摻和其中!"

坐在蘇元旁邊的王長林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他已經聽明白了這里面的意思了,畢竟作為領導,還是需要跟世界溝通和掛鉤的,對于小兒子的選擇呢?自己還是很高興的,大兒子雖然說一直都沒有摻和其中,但是始終都關注著,這一點自己也很是滿意.

如果說他不關注的話,能夠說出來這些東西來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只不過這些關心呢?有的時候不太好去表達罷了.

"算了,我也鬧不明白,不過小羽呀!你弟弟呢?這一次也算是初出茅廬,錢多還是錢少這個問題呢?家里面可能不會太在乎,但是不希望他出現其他的問題,你這個當哥哥的,必要的時候還是需要把把關才是!"

丁羽微微的沉默了一下,隨即也是出聲的說到."我不會摻和其中的!這個是王陽自己的選擇,他為此付出一定的代價可能會更好一些,有了經驗和教訓才會印象深刻!"

"你!"蘇元好懸一口氣沒有上來,本來挺高興的一件事情.被丁羽這個孩子一說,讓自己這個氣真的是不打一出來,要知道所有的事情都講究一個開門紅的,但是丁羽這個孩子呢?他的腦袋瓜子里面究竟都在想著一些什麼東西?

自己都已經開口跟兒子這麼的說了,但是那里想到兒子竟然給自己撅了回來.這一刻蘇元也是感覺想到的辛酸!

蘇元一生氣,也是把電話扔給了旁邊的丈夫,不過隨即蘇元也是醒悟了過來,孩子是有脾氣,但是自己這個當母親的,也不能夠跟著來小性子呀!但是等自己伸手准備拿電話的時候,丈夫已經把電話給拿在了手中.

"嗯,我倒是支持你的想法!"王長林也是面露滿意的神色,"陽陽這個孩子剛剛的步入社會,這個毛都沒有捋齊呢!更何況現在呢?還不知道是不是成功.不要給他過高的這種期望,對于他的成長沒有太多的好處!"

"我這邊還有事情,你和我媽休息吧!"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不容分說的就掛斷了電話,讓王長林下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從道理上面來說,丁羽的這個做派呢?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禮貌,甚至是有那麼一些不太理智,但是丁羽還真的就這麼的去做了,沒有任何的猶豫.

聽著電話里面的忙音.王長林也是無奈的苦笑了一下,敢掛自己電話的人不是說沒有,但問題是自己的兒子掛了自己的電話,讓自己如何是好吧!更何況這個事情還是自己的妻子鬧出來的.其實大家都沒有錯,只不過是關心的方向不一樣罷了.

看著妻子的狀況,王長林也是伸出來自己的手,攬住了她的肩頭,其實大家的出發點都是好的,妻子也是希望小兒子能夠更好一些.大兒子呢?同樣也是如此,但是彼此處理這件事情的方式不太一樣,所以也是造就了矛盾的出現!

等哭完了之後,蘇元有些心疼,又有那麼一些埋怨的說到,"這個孩子也是的!"說出來這個話的時候,蘇元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好意思,雖然說夫妻這麼多年了,但是這個事情呢?說起來還是跟自己有著相當的關系!

不過隨即蘇元好像也是想起來了什麼,隨即也是坐直了自己的身體,"你有沒有跟孩子提及過年的這個事情?這個再有不長的時間就是新的一年了,過了新年再過二十多天就是農曆新年了!這個事情恐怕需要抓點緊!"

王長林搖搖頭,"這個事情我不太看好,咱們家老大的那個脾氣你也不是不知道,有的時候實在是太任性了,不是說勸慰兩句就可以的,別說你我了,就算是老爺子和老太太他們兩位,也未見得能夠起到什麼作用呀!"

其實王長林明白自己的妻子是什麼意思,趁著大過年的,把孩子叫回家里面,家里面的人呢?見一見,倒不是說要爭奪什麼,給這個孩子的名分定下來,然後....但是這個事情在王長林看來,還真的就是不太好去處理,老大的這個脾性呀?哎!

跟家里面的人呢?說近不近,說遠不遠的,老是保持在一個適當的位置了,連自己這個當父親的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就更別提其他人了,有些問題呢?順其自然吧!

但是不管怎麼樣?王長林也是給王陽打了一個電話,"你媽先前的時候給你哥打了一個電話,不過我倒是聽說小寶和肖成國打起來了,是有這麼一回事情嗎?"

沒有關心王陽的投資情況,而是關心其他人打架,王陽也是轉動著自己的腦筋,"爸,這個事情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夠聽懂,這麼的說吧!我做的是VC,而肖成國呢?他做的呢?有點四不像,說是PE,但是里面有著諸多的水分!"

"我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就因為分歧不同?"

"肖成國跟小寶有點其他方面的糾葛!加上跟我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對付.所以就鬧了起來,其實事情不能夠說是很大,不過從這個事情之後呢?彼此恐怕就真的站在了不同的利益和角度來看問題了,這是一定的!"

"就是打個招呼了?"王長林也是別有心思的說到.王陽也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爸,這個事情我自己能夠應對,有什麼問題的話,我自己扛著也就是了!"

"臭小子!"王長林也沒有說其他的話."你自己用點心,不過注意自己的身體,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至于其他的嗎?可是排在這個之後了!硬性要求,不得拒絕!"

王陽在受教訓的時候,丁羽卻是在請客吃飯,明仔也是絲毫的不客氣,並沒有因為丁羽身份上面的變化就顯得有多麼的不安,不過喝著喝著的時候,這個家伙就開哭了.哭的那叫一個稀里嘩啦呀!簡直就跟河水決堤了一樣.

家里面的勤務人員呢?也是遠遠的看著,倒是管家安傑看著哭的稀里嘩啦的明仔,心下也是一震的感歎,因為自己是家里面的管家,所以對于明仔的情況也是有所了解,當初的時候自己也算是其中的一員,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就是這樣的感覺.

在當時的情況之下,自己很是希望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好好的哭一場,但是轉過頭來呢?又需要面臨生活上面的壓力.不是你說不堪重負,就可以放棄的,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情!

丁羽也沒有要怎麼去勸慰的意思,因為自己也很是了解.其實大家的要求並不高,就是想要有一個安穩的生活,也就足以了,但問題是這樣的生活甚至都有那麼一些滿足不了!有一句怎麼說的來著,人窮百事哀!

其實明仔這一次過來呢?是給丁羽送新年的禮物,畢竟再過兩天的時間就要到了."羽毛,我爸和老媽親自給你做的,你要是喜歡的話就自己吃,不喜歡的扔到垃圾桶里面,就是一點心意!"因為喝得有點多,所以明仔也是顯得婆婆媽媽.

丁羽則是在明仔把東西拿過來的時候,就已經給擺在了桌子上面,明仔沒怎麼吃,畢竟是送給丁羽的,而丁羽則是吃的一包歡樂,明仔也是非常的開心,"工作怎麼樣?"

"有盼頭了!"明仔也是舉起來手中的酒杯,"小丫頭本來也想跟著來的,不過臨行的時候有點感冒了,她還刻意的讓我問你好!年紀不大,這個心眼倒是不錯,不過最近長的有點胖了,也是有那麼一些鬧人了,原來不這樣的!"

"小丫頭抽頭比較的快,我們都已經是老青瓜皮了吧?"丁羽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閑心,竟然陪著明仔在這里胡鬧,這個在安傑的眼里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同尋常.

自己來到了四合院之後,很少能夠看到大少有如此放浪形骸的時候,實在是太自律了,就好像是一個機器人一樣,但是今天呢?竟然陪著這位在這里大吃大喝不說,甚至連原本時候的看書和鍛煉都放棄了,太難得一見了.

"原本的時候我也想過,生了這麼一個玩意,究竟有什麼用?"明仔又是一口酒灌了下去,"不過當你抱著她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是太不一樣了,就算是天塌下來了,也覺得是無所謂的事情,是真的,你也有孩子,你肯定知道!"

"兩個小家伙太胡鬧了,不在那邊了嗎?"說話的時候也是瞟了一眼不遠處,"幸虧你來了,不然的話看見了我,非要我哄著睡覺不成!"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搖搖頭,言語當中充滿了溺愛,又有那麼一些小興奮的感覺,反正孩子也不在身邊了,吹噓兩句不算什麼的.

晚上的時候,明仔被丁羽灌得有點多,喝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把他扶到了床上面休息,不過在回來的時候,丁羽也是跟旁邊的安傑交代的說到,"明天的時候他肯定要偷摸的走,你去收拾一下東西給他帶上,給家里面的孩子和老人,他這個家伙無所謂的!"

"是,大少爺!"

想了想.丁羽也是停下來自己的腳步,"這個家伙臉皮比較的薄,東西不用太多了,再過兩天就要元旦了.倒是給他的父母和女兒再准備一些禮物!"

安傑也是點點頭,這樣的事情本來是自己應該操心的,但是沒曾想大少爺的心思竟然如此的細膩,很顯然大少爺對于這樣的情況尤為的關注,這個戰友呢?也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戰友.感情真的是太不一般了.

要知道也不是沒有其他人在四合院這邊吃飯,但是很少能夠看到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就算是三少來了,大少也不會這樣的,倒不是說三少的位置要低一些,不是這樣的,只能說彼此之間的感情親屬有那麼一些問題的.

快到元旦了,四合院這邊還真的就稍顯有那麼一些忙碌,至少對安傑來說是這樣的,在中國.人情往來這個是非常正常的一種狀況,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更何況大少爺今時今日的地位,這個來客就更顯多一些.

還有就是禮尚往來的事情呢?都是需要安傑親自的來處理,就算是自己不能夠親自的前往,但是這個禮數上面必須要到位,要自己有什麼作用,不就是干這個的嗎?不過對于安傑來說,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行家里手的意思.

畢竟自己當初的時候在省駐京辦工作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面的一些門道呢?自己還是掌握了一些,所以自己處理起來這些事情,也是得心應手,不過這段時間呢?也是有那麼一些不能夠顧及自己家的丫頭.

好在父母也在了.倒也不是那麼的麻煩,彤彤恢複的不錯,自己也就放心了,所有很多的心思呢?也都是放在了自己的日常工作上面,後顧無憂了之後,處理起來事情.自然也是精神十足!甚至于整個人都變得不太一樣了.

下午的時候,安傑沒有了什麼事情,也是拿著采買的清單去選購,畢竟四合院這邊的人手還是有那麼一些不足,自己已經分派出去很多了,但有些呢?還是需要自己去親力親為,這個是自己個人的態度問題.

采買的東西還真的就不少,不過好在呢?都已經標識過了,所以就是稍顯有那麼一些繁瑣罷了,更何況自己的身後還有司機,兩個人系統的合作,配合起來還真的就不是什麼難事.

"喲,這不是安大處長嗎?"

安傑回頭看了一眼,"楚主任你好!"安傑也是跟不遠處的人打了一個招呼,倒是忽略了先前的時候跟自己打招呼的那位,先前在機場的時候他的說話就顯得陰陽怪氣的,不過安傑現在已經過了那麼中二的年紀了,倒是跟這些人當中的頭頭打了一個招呼.

站在那里的楚方和也是打量了一下安傑,看一個人的時候,首先要看他的氣質和氣度,跟當初離職有著明顯的不一樣了,精氣神十足,還有就是他身上面的這個裝束和打扮,可以說是把自己這邊的所有人都給比了下來.

楚方和是不會用老陽光來看人的,自己坐在這個位置上面,在某種角度來看,跟坐在了火山口上面差不多,為人不圓滑一點的話,很難在這個位置上面長久的.而安傑的事情呢?自己當初的時候也是有所聽聞的,不過自己沒有插手.

站在自己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呢?就是安傑冒的太快了,為人處事都沒有太多的問題,但是有一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功高震主,所以也是被人給擰了,貌似聽說也是在京城這邊混跡著,生活並不是非常的好.

但是從他現在的情況來看,如果說他過得都不太好的話,那麼自己等人活著那叫什麼?窮要飯的不成?而且自己也是注意到了,安傑的手上面因為拿著東西的緣故,手腕處一塊並不怎麼顯眼的手表也是露了出來.

跟自己先前在商場看到的那一塊可以說是一模一樣的,要知道那塊手表的價錢自己看了都感覺有那麼一些咂舌,但是現在卻是戴在了安傑的手上面,用一句俗話來說,這絕對是攀上了高枝的那一種,不然的話敢有這樣的打扮?

"安傑,有時間的話,一起坐一坐吧!"楚方和也是率先的伸出來自己的手,自己已經看出來了,這位曾經的下屬呢?絕對的飛上枝頭了,但究竟是飛到那個枝頭上面?就真的不是那麼的清楚了,也沒有聽聞過有關方面的消息.

但是不管怎麼樣?反正當初的時候又不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就算是將來也找不到自己的頭上面來,會不會自己先防備一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更何況這里可是京城呀!

所以楚方和率先的伸出來了自己的手,不管怎麼樣?至少給自己留了一個機會,用到還是用不到的這個另當別論,但是多個朋友多條路,少個朋友多堵牆,特別是在自己工作的單位,就更是如此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三章 江湖事江湖了    下篇:第二百八十五章 突發事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