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八十三章 江湖事江湖了   
  
第二百八十三章 江湖事江湖了

丁羽回來的時候,王陽和小寶兩個人已經干完活了,這個時候正在外面等著呢!不過也是有那麼一些小累,沒有辦法的事情,整個走廊呀!全部都是腳印子,就他們兩個人人,大春倒是想要伸手幫忙,但是看了看寶少的眼色,也是算了!

不過自己也不能夠就這麼的瞅著呀!下面的車被砸了,自己還是處理那個問題吧!讓人過來給拖走了,至于去哪里修理這個問題不需要操心,不過別等一會的時候沒車,那樣的話可就鬧得稍微的有些大發了.

郭憲是自己打傷的,不過自己當時的時候已經留手了,確切的來說郭憲有那麼一些不守江湖規矩了,你強出頭不成,被自己放倒了,然後把自己背後的師傅給拽了出來,寶少呢?是看在大少的面子上,不然的話?哼!

不過這件事情呢?那邊應承了下來,並不代表著事情就真的已經完結了,因為寶少和三少並不是武林中人,所以這個事情呢?跟他們說不著,雖然說明面之上聳了,但是實際上面呢?這個問題還是被放置在了那里.

原本只不過是紈绔之間的爭斗罷了,但是現在呢?事情的性質已經變了,變成了彼此之間的意氣之爭了,看情況再說吧!反正對上郭憲呢?自己是真的沒有把他給放在眼里面,不過那個矮壯的老爺子,自己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把握.

如果說能夠撐到幾十招之後,自己就不會有任何的懼意,但問題是自己能夠撐過二十招,甚至是十招嗎?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把握,別看這些前輩的年紀大了,但是這口氣還是有的,絕對不可以小覷.

丁羽做完了手術,都已經快要八點了,說起來這個時間還真的就不太早,看著地面.還是很光潔的,在燈光的照射之下都能夠把人影給發出來出來,丁羽也是點點頭,表示滿意.

"我晚上的時候還沒有吃東西.你們兩個一起?"

要知道原來的時候來找大哥,可是從來都沒有這樣的待遇呀!今兒這個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隨即一行人也是去找了一家火鍋店,正兒八經的老京城火鍋,丁羽他們三個人一桌.其他人一桌,不是講究,主要是有些事情需要說.

丁羽並不是老京城人,對于吃的方面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講究,但是怎麼吃呢?還是知道的,毛肚,羊肉,青菜,最後才是雜面,不過王陽和小寶吃的是芝麻燒餅,人各有一好,誰也沒有要去強迫誰的意思.

重要的是大家都算是家里面的人.沒有什麼所謂的隔閡,也不需要弄虛作假,更何況大少還真的就很少在外面請人吃飯,更何況還是刻意的邀請他們兩個人,有點小興奮.

丁羽沒有喝酒的意思,王陽和小寶兩個人也沒有喝太多,又不是什麼外人,高興就好,而且今天丁羽也沒有擺任何的臉色,這個倒是讓王陽和小寶兩個人感覺先前的功夫沒有白做呀!

說著說著.也是提及了晚上時候發生的事情,小寶也是搖搖頭,"大哥,我雖然說現在沒有改邪歸正.但至少已經嘗試去改了,跟著他們胡鬧沒有什麼意思,以前的時候不是沒有掙過錢,但是那個錢拿得不踏實,花著不舒坦,現在就不一樣了!"

丁羽也是一樂."吃點苦才知道原來糖是真的甜,這個很正常!我說過你們的事情我不摻和,不過今天這頓飯呢?你們兩個人請,我挺高興的!"

一番話說出來,王陽和小寶兩個人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這個話說的他們可是相當的提氣,別看他們現在挺得意,但他們距離成功還早著呢?甚至于連剛剛上路都算不上,但是一直以來對他們都是'另眼相看’的哥哥突然說了這樣的話,這個激勵讓他們感覺信心十足,甚至有那麼一些熱血沸騰的意思.

不過吃過飯之後,丁羽倒是沒有要跟著他們兩個人瞎胡鬧的意思,自己還是回去休息吧!王陽和小寶兩個人也是了解自己的這位哥哥,沒有這個方面的喜好,自然也不會去強求.

不過在上車的時候,丁羽也是對一直跟著他們身後的保鏢招了一下自己的手,"大春是吧?"看著大春點頭,丁羽也是注意的看了兩眼,"跟誰學的功夫?"

"家傳的,後來當兵入伍又學了一些!"

"王陽和小寶他們兩個人不是江湖中人,對于這里面的門道不是那麼的清楚,江湖事江湖了,給王陽和小寶的這個面子沒有鬧起來,這個就已經是不容易了!"說完了以後,丁羽也是說了一個手機的號碼,"你去找他老人家吧!江湖的事情還是需要用江湖的手段!"

"謝謝大少!"大春是真的感謝,要知道自己多少有那麼一些孤家寡人的意思,畢竟自己的功夫是家傳,可是家里面的人基本上都已經下世了,自己倒是有其他的傳承,但問題是根本就拿不出來,現在大少給了自己的這個電話,就是給自己撐腰的意思.

"事情到此為止就好了!"看著離去的大少,大春的心里面很是清楚,這個事情自己知道也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方面呢?甚至包括了三少和寶少,他們還是不要知曉,畢竟這個是江湖中事,他們的層面應該是跟肖成國相互的對踩.

劉道長是隔天的時候知曉這個消息的,丁羽親自給自己打了電話,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大春,也是笑著的點點頭,然後讓他下場,大春有些疑惑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這位老爺子,並沒有什麼所謂的道風仙骨,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老頭子.

但是下場一搭手之後,這個情況立馬就變得不一樣了,試了兩手劉道長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我已經很多年都不走動了,認識的人呢?活到現在這個時候也是寥寥無幾,不過站出來給你小子撐個場子還不成什麼問題,正好我的一位師兄今天來京!"

說完了之後,也是親自的動手寫了帖子,"你拿上我的帖子,去請劉師傅和李師傅到我這里來.我負責招待他們兩位!"

"多謝前輩!"看著大春的樣子,劉道長也是笑了笑,"有緣再說吧!"自己已經看出來了大春的意思,但是剛才的時候自己也是順勢用腳勾了一下.並沒有讓他跪下來,畢竟自己對于他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了解.

劉俠和李寸樁兩個人在拿到帖子的時候,也是在房間里面坐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先前的時候在醫院把事情給按了下來,主要是給那兩位大少的面子.這樣的人得罪不起,但是跟大春之間的問題呢?江湖事!

但是沒曾想,自己這邊站出來了,那邊也不是什麼善茬呀!還沒有等自己有所動作的時候,人家就把帖子給送過來了,這個要是不去的話,這個名聲可就壞了,更何況人家是正大光明的送帖子過來的.

"劉大哥,沒聽說過呀!"李寸樁看著帖子,"跟你好像還是本家來著!"

"人家亮山門了.不能不接呀!"隨即也是歎了一口氣,李寸樁明白這個是什麼意思,畢竟郭憲呢?是他的徒弟,在這個圈子里面,徒弟不是說隨便收的,那個真的是當成了自己的兒子在養,甚至于有的還會養老送終!

事情的經過都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但也正是因為了解的差不多了,所以這個事情才尤為的麻煩,不占理不說.而且還被人家給揍趴下了,更是丟人,現在劉俠站了出來,但是人家也不是孤家寡人一個!

等來到了地方之後.看著四合院,李寸樁也是吸了一口氣,自己也算是老京城人了,窮文富武,一般功夫有成的,家里面呢?都是有兩個糟錢的.因為練武實在是費錢,但是家里面有兩個錢是不假,但是並不代表著李寸樁同樣也能夠擁有著這樣的四合院.

老京城的人對于四合院都有一種特殊的感覺,李寸樁就是如此,但是在後海這邊,擁有著這樣的四合院,李寸樁感覺自己的財力還是差了不少的,更何況因為奧運會的緣故,這個四合院的價格就跟火箭似的,升的那叫一個厲害呀!

"來了?"劉道長也是站在了門口的位置,看著兩位客人,也是抱拳,不過這個抱拳呢?跟普通的抱拳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劉俠看得很是清楚,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到面前的這位竟然會是一位道士.

"劉道長?"

"都已經行將就木的老頭子了,請!"劉道長也是非常的客氣,也沒有其他的什麼外人,所以這個表現呢?自然是隨性一些,等進入到四合院里面,看著里面的布置,劉俠和李寸樁也是對視的看了一眼.

等兩個人來到屋子里面的時候,發現屋子里面竟然還有一個人,進來的時候陽光有些暗,不過對于劉俠和李寸樁兩個人來說還都不是什麼問題,劉俠看清楚來人之後,也是一驚,"田道長?"

"哦,原來是你們兩位!"田師閑也是點點頭,隨即也是看向了那邊的劉道長,"師叔,你坐!"說這個話的時候,也是親自的扶著劉道長坐了下來,看得劉俠和李寸樁兩個人也是有那麼一些不知所措了.

先前的時候就覺得是一個糟老頭子罷了,但是那里想到根本就不是這樣的,連田道長都需要尊稱一聲師叔,這是什麼來頭,要知道田道長的師傅可是總教練呀!功夫總教練,國內也就獨此一份罷了,自己這等人呢?只有仰望的份!

看到了田道長之後,劉俠下里面的小合計徹底熄滅了,原來的時候因為自己來了,不僅僅是替徒弟撐腰,還要揚名立萬,但是這兩位道長一站出來,這口氣徹底就歇了,別給自己找什麼不自在了.

京城果然是藏龍臥虎之地,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面,劉俠也是有那麼一些擔憂,自己是不找人家的麻煩了,但是反過來呢?人家要是找自己的麻煩,應該怎麼來處理呢?

比勢力比不過,比財力也是相差甚遠,至于功夫?更別提,難道只能是叩頭認錯嗎?要真的是那樣的話,自己這張老臉還要不要了?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更何況自己也算是一個練武之人,練就的可就是這口氣呀!

"我這個老家伙呢?除了吃喝也就沒剩下什麼了,今天難得有朋友自遠方來.粗疏一點怎麼說來著,好吃好喝好招待!"劉道長倒是一點的都不顧及,而那位田道長對于自己這位師叔的情況也是視而不見的.

道家也不全部都是吃素的,門派的分別不一樣,田道長有所顧忌.但是劉道長卻已經沒有了這個方面的顧慮,至于劉俠和李寸樁兩個人就更是如此了,四個人也是坐在了一張桌子上面,這頓飯吃的時間呢?稍微的有些長了.

大家坐在一張桌子上面,這個事情也就是到此為止了,小孩子打架的,把其他人給牽扯進來就沒有什麼意思了.站在劉俠和李寸樁兩個人的角度來看,這個已經是相當的給面子了.

人家都已經如此了,如果說劉俠再不識好歹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亮真家伙,你覺得會怕嗎?那位田道長坐在那里,對于劉俠來說,就已經是一座山了,根本就翻不過去的上,何況事情本來他們就不占理的.

離開的時候,劉俠也是謝絕了相送,是真的別送了,其實際的意思呢?就是給他們留點臉,至少還能夠走回去.不然的話,真的就羞于見人了.

"不是凡人呀!"李寸樁也是感歎了一聲,先前的時候喝了不少酒,沒有卻沒有要醉的意思.就是有點上臉罷了!"不過六哥,我覺得這個事情回過頭來想一想,貌似有點問題呀!"

劉俠也是搖搖頭,"我多少能夠猜測到那位丁醫生的來頭了!這個事情到此為止吧!郭憲的事情等他能起來了,我給大家一個交代!"

李寸樁心下也是一寒,"會不會太重了.郭憲的情況可是有那麼一些嚴重,沒有兩三個月的時間恐怕站不起來的,更何況這件事情他已經受了教訓,低頭認個不是也就算了,小孩子不懂事,有些毛手毛腳的,我們也是從哪個年紀過來的!"

"無故出手,技不如人,又是砸車,又是起哄的,人家不跟我們一般見識罷了,我們就算是再不識好歹,也需要給人家一個交代的,不然的話就可能是滔天大禍!"劉俠說話的時候,並沒有任何的長籲短歎,"所以必須要有一個交代呀!"

李寸樁也是感歎了一聲,這件事情從根子上面來說呢?不太占理,事後有鬧了這麼一出,雖然沒有過于的聲張,但是這個面子上還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好看的,哎!這個也沒有辦法的事情,人家已經很給面子了,別不識好歹!

不過李寸樁想的呢?更多一點,從郭憲出了事情到現在,肖成國一直都沒有任何的動靜,誠然你家世不凡,但是也不能夠不聞不問的,是替你出頭的,好嗎?很顯然這位肖少呢?並非良人呀!這個跟那位寶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事情的背後也許寶少不清楚,但是人家場面話說的很好,也確實擔起來了一定的責任,能屈能伸,而那位肖少呢?這個名聲恐怕自此就壞了,說句難聽的話,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又不是你一家,貨比三家來看,你肖家差的太遠了.

而且劉哥處置郭憲呢?在另外一個層次來看,不僅僅是給眾人一個交代真的簡單,甚至于直接的就把肖家的名聲給傳播了出去,當然了這些都是潛規則,只要是行當里面的人呢?都不會捅破的潛規則.

誰要是捅破了這個規則,那就是砸大家的飯碗,這樣的人會被整個行當的人給排斥的,輕一點的打死,重一點的話可能都會直接的拆招牌,甚至連你祖宗的牌位都可能給你砸了,千萬不要以為這個是開玩笑!

"劉哥,這樣的話事情會不會太大了?"

"沒事!"劉俠也是毫不在意的樣子,"我們只解決我們自己的事情,至于他人的事情嗎?那個跟我們無關!"說話的時候,也是瞄了一眼李寸樁,李寸樁也是點點頭,都是這個行當里面的人,誰也別說誰!

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事情的對錯呢?很難分清楚的,但是出了事情之後呢?就需要認呀!不能夠慫包.

不過李寸樁同樣的清楚,這個事情對于這位劉老哥來說,同樣也是一個打擊,心高氣傲的來了,但是這個回去嗎?多少有那麼一些灰溜溜,這口氣憋得可是有些難受!(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二章 根子源頭    下篇:第二百八十四章 操心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