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八十二章 根子源頭   
  
第二百八十二章 根子源頭

那位叫郭憲的發生了什麼情況,丁羽並不是非常的清楚,不過隔天的時候這位上了手術台,這個事情自己還是知道的,畢竟先前的時候見過,自己在走進手術室的時候,看著在外面等候的諸人就知道是什麼狀況了.

不手術的話,跑到這個地方來干嘛?不過因為並不是同一台手術,所以丁羽也就是知道這位進了手術室,其他的情況不了解,也沒有太多想要去了解的必要.

倒是站在外面的李寸樁看見了丁羽之後,也是沖著自己的那位劉老哥使了一個眼色,"劉老哥,那位就是丁羽丁醫生,我的功夫不到家,所以真的就沒有看出來太多的東西來,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比較的好交朋友,但還真的就沒有找出來這位的來頭!"

劉俠也是眯縫著自己的眼睛看了一段時間,隨即微微的翕動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也不知道是因為醫院的味道有些刺鼻,還是門口有那麼一些涼的緣故,劉俠也是揉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神色複雜的看著已經離開的丁羽,微微的搖頭.

自己也算是老江湖了,基本的江湖經驗還是有的,自己剛才看向那位丁醫生的時候,聞到了些許刺鼻的味道,雖然不是那麼的濃重,但還是有些許的感覺.這個絕對不是當醫生開刀沾染的味道,而是死人的鮮血沾染在身上面的刺鼻味道.

雖然味道很是淡然了,但對于自己來,還是能夠感覺出來.這個醫生看著很是年輕的,但是他的身上面怎麼會沾染如此的味道?如果自己的猜測沒錯的話.那麼他絕對不會默默無聞的,畢竟也算是圈子里面的人!

"宋彪宋師弟怎麼的?"劉俠也是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他這位丁醫生非常的不好惹乎.能交好呢?是最好的,如果不能夠交好的話,也不要交惡,他沒有具體的原因,看樣子也是有那麼一些為難!"李寸樁也是簡單的了兩句,"我昨天的時候倒是去找過他,挺冷漠的一個人!"

"哦?能夠讓你出來這樣的話,還真的就是不容易,年輕人有代溝♁♁♁♁,m.※.c∽omstyle.tt;吧!"

李寸樁搖頭."還真的就不是這樣的,劉老哥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比較的好玩,反正看著順眼的基本上都能夠成為朋友,但是這位呢?話的第一感覺就是拒人千里之外,至少給與我個人的感覺是這樣的,當然了,我也有問題!"

對于先前的狀況呢?李寸樁也沒有要掩飾的意思,"我原本的時候想著,這位年紀輕輕的.功夫這麼的好?至少能夠幫著郭憲架過這個梁子,但是沒有想到這位年紀輕輕的,江湖經驗倒是非常的老道,可能是因為這個方面的緣故.所以對于我相當大的意見!"

"你呀!讓我你什麼好呢?太想當然了!"劉俠也是有那麼一些擔心的到,"人家是不跟你一般見識罷了,真的要是一言不合.動手的話,你能出來一個什麼?你朋友多.能夠找人助拳,人家就不能?"

李寸樁也是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當時的時候就想著救郭憲了,其他的問題沒有多考慮!"這話的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在意的味道,混跡江湖這麼多年,人情關系還是有那麼一些的,方方面面都還是很給自己這個面子.

"我都已經不是一次跟你過這個方面的事情!"劉俠也是勸慰的到,"從這位丁醫生行走的步伐就能夠看得出來,他的功夫絕對是登峰造極的那一種,我們都是練武之人,所在在衣食住行方面呢?不由的都會帶有一些特性的動作,但是這位丁先生基本上跟常人無異了!"

李寸樁對于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是注意,畢竟他的功夫雖然到了一定的程度,但是相聚劉俠還是差的太多太多了,完全就不是一個層次上面的,"我好像聽師傅提及過這個方面的一些問題來著,不過時間太久遠了!"

"與常人無異這一真的是太難了,不過這個還並不是最為主要的,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這個方面的感覺,他的身上面多少還帶有了些許血腥的味道,並不是很濃重,是不是因為當醫生的緣故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覺這個味道有刺鼻!"

嗯?李寸樁也是神色驚詫的看著自己的這位劉老哥,嘴角的肌肉也是有些抽動,"不能夠吧!如果他身上面真的有刺鼻的血腥味,那麼在圈子里面不可能默默無聞的,但是我這些年好像從來都沒有這個方面的消息,有不太可能的!"

劉俠也是頭,"我也是感覺挺奇怪的,如果是圈子里面的人呢?不可能默默無聞的,除非他是另外一個圈子里面的人,不過另外一個圈子,貌似也沒有這個方面的消息!"

郭憲手術的時間比較的長,而劉俠則是一直的等在了外面,期間也是打了幾個電話,拜托自己的一些朋友打探一些丁羽的有關消息,都已經是現代社會了,這個應該不是什麼難事的,但是直到自己徒弟的手術結束了,貌似也沒有太多的消息.

"劉伯伯,我打探的消息呢?他曾經服役過,然後當醫生去了,然後就沒有具體的消息了!"電話打過來的時候,郭憲都已經做完了手術,"不過從了解的情況來看,應該是隸屬于軍方的人,這樣的人不太好惹!"

"放心就是了,主要就是不太了解他的身份和背景,想要交好,但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下手!"劉俠也很是明白,隸屬于軍方的人,他們的這個圈子呢?更為的嚴謹一些,也更為的血腥,難怪自己打探不到太多的消息.

其實自己這邊也有很多人想要進入到那個圈子當中,但問題是那個圈子對于選人的標准實在是有那麼一些過于的嚴格了.俠以武犯禁,這個話並不是白的.特別是現代的社會,就更是如此了.但是進入到了那個圈子當中,身上面就有了特殊的身份.

"劉伯伯,你這麼的我就放心了,郭師兄的情況怎麼樣?有什麼消息嗎?"

"我昨天晚上時候來的,已經看過了,問題倒也不是那麼的大,剛剛的做完了手術,有什麼狀況的話,我再給你電話!"

之所以長話短.是因為劉俠看見了李寸樁面帶憂色的走了過來,劉俠也是問了一句,"什麼情況,郭憲那邊有什麼問題嗎?"

李寸樁臉上面的表情呢?略顯有那麼一些為難,想了想,也是把劉俠給拽到了一邊的位置,"我剛剛從其他人那里得到了消息,先前的時候郭憲替人出頭,所以才鬧出來了這個事情.好像是了大話!"

"情況怎麼樣?等郭憲他自己吧!不過還要多謝人家手下留情,不然的話恐怕就等不到我來了,事情是他鬧出來的,那麼他就應該承擔這個責任!"劉俠這個話的時候.表情略顯有那麼一些嚴肅,李寸樁呢?也是暗自的咬了一下牙!

自己知道這個事情的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為難.因為自己了解這位老哥哥的脾性,但是不呢?事情現在鬧得有些大了.自己也真的是被逼于無奈呀!

晚上的時候時間有那麼一些晚,不過丁羽依舊沒有離開醫院.自己需要等著做一個手術,不過對于王陽和寶兩個人來,合約已經簽訂了,而且看情況貌似也是非常的不錯,所以他們也是准備找丁羽慶祝一下!

不過剛剛來到醫院的時候,就跟某些人打了照面,跟著後面的人看到了王陽他們一行,也是哎呀了一聲,跟在王陽和寶身後的人呢?也是眯縫著自己的眼睛看了一眼,什麼也沒有,依舊是跟在了兩個人身後的位置.

"師伯,就是他們,那天的時候就是那個家伙動的手!"跟著後面的人也是眼尖,王陽聽到喊聲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寶也是不解的往後看了一眼,不過兩個人都沒有任何要停步的意思,跟這幫孫子較勁,沒有什麼意思的,跟何況都不認識這幫家伙是誰?

不過兩個人剛剛的擁進丁羽的辦公室,劉俠和李寸樁等人也是跟著走了進來,坐在那里的丁羽有些詫異,怎麼回事?怎麼一下子擠進來這麼多人呀?"就是他們動的手,就是後面那個大個,郭師兄就是被他給放倒的!"

丁羽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隨即也是用手敲了敲桌子,"出去!"聲音一都不干脆,有些低沉,但是王陽和寶兩個人,下意識的就是一哆嗦,甚至于整個都是往後縮了一步.

因為辦公室是套間,丁羽的辦公室外面是陶金辦公的地方,地方並不是很大,不過王陽和寶兩個人也沒有在這里停留,而是去了走廊,"寶,怎麼回事?我有摸不到頭腦呀!本來挺高興的,怎麼鬧了這麼一出出來?"

寶也是用手撓了撓自己的頭皮,倒是後面的那個大個子站了出來,"寶少,先前簽協議喝酒的時候,有人來鬧場子!"

"我想起來了!"隨即寶也是脾氣上來了,"我這幫孫子是不是也太不講究了?"隨即寶也是簡單的了一下當天的事情,"當天不是簽了協議嗎?我找人吃飯,挺高興的一件事情,結果遇到了肖承國那個孫子了!"

話的時候,劉俠和李寸樁兩個人也是訕訕的從里面走了出來,剛才在里面的時候,丁羽也就是了一句話,但是兩個孩子,連口氣都沒有喘,直接的就出來了.劉俠和李寸樁也不能夠在里面待著呀!畢竟正主又不是丁羽.

"我徒弟不懂事,我這個當師傅的面上無光呀!"

劉俠這個做派對于王陽和寶兩個人來,都有那麼一些稀奇,倒是後面的大個也是站了出來,"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是馮春!"

可是寶有些不願意了,用手拍了一下馮春."大春,往後面站一站!"隨即也是往前走了一步."這位大爺,馮春動手呢?是因為我了話.不過這個話我當時的時候是對肖成國那個孫子的,既然大爺你來了,冤有頭債有主,不知道大爺你什麼意思?"

瞅著這個話就知道,這位絕對不是什麼武林中人,完全就不懂里面的規矩,而這個馮春呢?句難聽一的話,就是一個保鏢罷了,高級一來.私人助理,但是從自己徒弟身上面的傷勢就能夠看得出來,這個馮春不是一般人.

能夠讓馮春這樣的人當保鏢,面前的這個年輕人的身份好像不簡單,劉俠一輩子風風雨雨的,經曆的事情太多了,不過還沒有等話,就有人走到了王陽和寶的身邊位置,"三少,寶少.下面的車被人砸了,好像挺嚴重的!"

王陽聽了之後倒是有那麼一些止不住自己的笑意,晚上的時候倒是沒有開自己的那輛車,跟寶一同坐車過來的.車被砸了,這樣倒黴的事情寶都能夠遇上,自己怎麼能夠不開心一下呢?寶這個臉色倒是有那麼一些難堪!

不過難堪歸難堪.如果還是原來的紈绔子弟,寶可能直接就發飆了.一輛車多少錢自己並不是十分的看在眼里面,但是這個面子丟了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但問題是這里可是醫院,自己不給醫院面子,但是需要給大表哥這個面子吧!

"你這是個倒黴孩子!"王陽也是在旁邊樂不可支,"剛剛的賺了兩個糟錢,你這個家伙就兜不住了吧!按我呀!活該!給你了都不為過!"

話的時候,丁羽也是從里面走了出來,外面走廊站在不少人,丁羽也是來到了王陽和寶兩個人的面前,看著兩個人的樣子,"想要打架呢?找個背人的地方,這里是醫院,我回來之前,把這里給我清理乾淨了,就你們兩個人!"

完了之後,丁羽也是轉身離開了,一直等丁羽走了,寶也是樂了,甚至都要扶著旁邊的牆壁,是真的樂不可支."誰剛才我是倒黴孩子來著,和著今天不是我一個人倒黴呀!得,爺我今天高興!咋老板姓呀!今兒真高興!"

旁邊的王陽也是罵了一句,倒是不遠處的值班護士,看著這個情況,也是放下心來,看著已經遠處的丁羽丁醫生,眼睛里面也是不住的冒星星,真的是太帥氣了."跟你這個孫子在一起了,真他媽的倒黴,本來今天請吃飯的!"

寶樂過了之後,也是重新的看向了劉俠和李寸樁那邊."老爺子,我呢?子一個,不太懂事,人傷了,所謂的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我給你們賠,反正今天也是挺高興,不要讓這些不高興的呢?影響了大家的情緒!"

而這個時候,有人也是在李寸樁的耳邊嘀咕了兩句,很顯然也是把寶認出來了,練武的這個圈子呢?三教九流都有接觸,形形色色的人基本上都認識,先前的時候不知道寶的身份,但是架不住這個人多呀!

李寸樁的心里面也是微微的咯噔了一下子,難怪先前的時候下手那麼黑,那麼重,感情這位是屬于皇親國戚的那一種,那麼旁邊的那位呢?要知道他可是一個勁頭的埋汰寶少,這個關系肯定是不一般的那一種.

這兩位也就算了,先前時候辦公室里面的那位丁醫生呢?要知道丁醫生了一句話,這兩位簡直就跟孫子似的,溜溜的從里面走了出來,這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甚至于這個身份和來曆比面前的這兩位,更加的讓人駭然.

難怪先前的時候話多少有那麼一些沒有忌憚,不是沒有原因的.

劉俠先前的時候呢?還真的就打算好好的道一番,自己的徒弟是不是做錯了,有自己動手的,貌似沒有別人動手的份吧?而老兄弟幾個人呢?也是這個意思,但是李寸樁把事情一,自己的心里面的這口氣就泄了.

自己的徒子徒孫不少,都仰仗著自己吃口飯,如果是上門砸招牌這樣的事情,自己什麼都需要道道,甭管是什麼身份,但是今天來了呢?知道了身份之後,人家也沒有要怎麼樣的意思,所以現在反輪到自己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句難聽的話,民不與官斗,特別像是他們這樣混飯吃的人,如果就是江湖同道的話,把這個臉找回來,但問題這個並不是江湖同道,弄不好自己的場子就被砸了,所以還是把這個誤會直接的就給解開比較的好.

"我原以為是砸門的,沒曾想是個誤會,爺們做事,敢作敢當!"

"哦,老爺子敞亮!"寶也算是混跡過幾天的時間,"本來打算晚上請客的,不過臨時遇到事情,我們哥兩個可能需要忙上一段時間了,不過位子我已經訂了,老爺子賞個臉?"(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一章 江湖中事    下篇:第二百八十三章 江湖事江湖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