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八十一章 江湖中事   
  
第二百八十一章 江湖中事

"丁醫生,樓下的王主任剛剛打了電話過來,讓你過去做一個會診!"電話是陶金接的,看樣子也是比較的急,不然的話陶金也不會如此的冒失.

看著離開的大哥,王陽也是注意的看著陶金,"那天給你綁上,讓你也嘗嘗蹦極是什麼滋味?"說完了之後,也是挑釁的看著陶金.陶金也是冷冷的一哼,"蹦極太小兒科了,高低空跳傘,深海潛水我都玩過!幼兒園的家家還是比較的適合你!"

說完了之後,陶金也是扭著自己的小屁股走了,但是王陽這個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些炸開了,因為陶金看自己的眼神,就跟看弱雞差不多,人家玩的那個東西,跟自己想要去試一試的東西,完全就是兩個性質的!

不過現在還真的就不是生氣的時候,但是自己不能夠一個人死呀!所以王陽也是給小寶打了電話,但是根本就沒有人接,直到這個時候王陽才想起來,自己好像把小寶給頂在了前面的位置,他現在恐怕還是不省人事呢!

"王主任,你找我?"

"來,給看個病號!"說著,也是把丁羽拽進了一個病房,看著病床上面躺著的這位,丁羽的眼睛也是眯縫了一下,面前的這位,身上面倒是看不出來有太多的變化,但是那個小臉白的跟紙一樣,"這個就是病號!"

丁羽並沒有任何要上手的意思,反而是看向了病房里面的其他人,注視打量了一段時間之後,轉而看向了王主任,"主任,這個情況咱們看不了!"

嗯?這個話不僅僅是站在那里的王主任,甚至于房間里面的其他人也是把目光放在了丁羽的身上面,丁羽直到這個時候才上前,現實看了一下病人的情況,檢查了能夠十分鍾的時間.隨即也是對主任搖搖頭,"主任,這個情況咱們治不了!"

"什麼意思呀?"王主任也是感覺挺奇怪,來人是拖了關系的那一種.而且還是自己沒有辦法拒絕的那一種,自己請了丁羽過來,丁羽竟然給了自己這樣的一個答複,這算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這里面有什麼隱情不成?

丁羽想了一陣.隨即才緩緩的說到,"不是不可以開刀,但是開刀之後需要承擔一個後果,那就是整個人都廢了!"對此丁羽也沒有太多需要顧及的地方,"這個活其他人可以接,但是我不能夠接手,也不敢接手!"

說完了之後,丁羽突然的豎起來自己的拳頭,對著房間里面的抱了一下自己的拳頭,"小子才疏學淺.這樣的事情做不了,還請見諒!"

王主任聽的很是糊塗,但是房間里面的其他人可是不糊塗,大家細細的打量著丁羽,這位很是門清呀!進來之後看了兩眼,就把事情給挑明了,但是以前的時候沒有見過呀!至少在四九城里面沒有聽說過他的名號來著!

進來之後,雖然沒有亮山門,但是卻把里面的門道給說清楚了,不是凡人呀!

要知道房間里面的人呢?基本上都是江湖中人.圈子里面有什麼問題和狀況的,大家都會相互的通氣,省的出現其他的問題和狀況.這位小年輕進來之後,也就是看了一眼.就能夠斷定情況,只有兩種原因,要麼是他干的,那麼他手里面有活!

看著丁羽要往外走的時候,站在門口的一位中年人,也是搭了一個下手.丁羽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手臂也是伸了出來,一繞一纏,然後輕輕的一送,跟丁羽搭手的這位中年人凌空就飛了出去,好在房間夠大,不然的話真的就會砸在牆上面.

房間里面的人都是驚呼了一聲,這個剛剛的搭上手呀!還沒有怎麼樣?就被送了出去,這個沒有一定的功夫是根本就做不到的,至少房間里面絕大多數的人是做不到的,而這個年輕人呢?才多大呀!竟然有這樣的功夫?

不少人看著離開的丁羽,眼睛都是明亮的跟燈泡一樣,這手功夫真的是太俊了,四九城里面沒有聽說有這樣的人,至少在眾人的印象當中是沒有的.

等丁羽離開了之後,房間里面的諸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時之間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意思,還是床上沙發上面的一位老爺子看著剛才向丁羽伸手的中年人說到,"長鳴,什麼路數的!"因為長鳴剛才的時候跟丁羽動手了,他不可能不知道.

"太極,好像還有其他的功夫!"長鳴並沒有受傷,就是被人給推了一下而已,但是自己還是臉色有那麼一些漲紅,剛才的那個年輕比自己小了不知道多少,雖然說自己沒有太多的防備,但是被人家一下子給推了出去,太丟人了.

丁羽回到自己辦公室的時候,王陽已經走了,丁羽對于先前的病人倒是沒有太多的在乎,但是並不代表著病房里面的人對他同樣的也不在乎呀!既然是用的太極的手法,那麼就可以去找人了,但是找了好大的一氣,貌似也沒有什麼結果.

京城方面的派系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更何況就是想要打探一個人而已,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問題是大家對于這位的根系呢?還真的就沒有打探到太多的情況!

太極分很多種,但是這個醫生如此的年輕就可以來上這麼一手,絕對的出身名家,更何況他對于其中的門道還是如此的清楚.但是一番打探下來,竟然沒有任何的後果,這個實在是有那麼一些不可思議,這位究竟是什麼來頭呀?

找了半天的時間,也沒有弄清楚這位究竟是什麼來頭,這個就有那麼一些可笑了,但是病床上面躺著的這位呢?依舊半死不活的.看著走進來自己辦公室的老者,丁羽也是對陶金示意了一下,這個事情她就沒有必要跟著上手了,不是她應該過問的!

"形意李寸樁!"雖然說是老者,但是這位的精氣神還真的就是不一般,站在那里,四平八穩的,氣勢十足,丁羽也是伸手做了一個邀請的收拾.等這位坐下來之後,這才莫不在意的說到,"情況我已經看過了,想要保住病人.沒有誰敢接手!"

"還請教!"丁羽搖搖頭,"山野村夫罷了,沒有那麼多的講究,也沒有那麼多的客套!"顯然丁羽並沒有要交代自己來曆的意思,開玩笑一樣.你問我就說呀!你算是那個廟里面的和尚?我為什麼要搭理你!

李寸樁也是感覺挺詫異的,這位叫做丁羽的醫生,絕對的有功夫,而且還是很高的功夫,從他把長鳴給凌空推了出去,大家就知道這位的功夫絕對的不一般,但是四九城里面大大小小的人都打聽過了,根本就沒有打探到這位的消息.

就算是從耗子洞里面鑽出來的,你也應該有一個傳承吧!而且用的是太極的功夫,也就那麼幾家而已.但問題是幾家里面都沒有人提及過丁羽這個人,甚至根本就不知曉,這個就相當的奇怪了,這個家伙究竟是從哪個石頭縫里面冒出來的.

而且這位在京城的同道中人,貌似給人的感覺有些怪,大家都是'一家人’,不至于彼此之間的關系如此的生疏吧?應該更加的親近一些才是.

先前昌鶴被人給傷了,就讓大家感覺一頭的霧水,現在又突然的冒出來了一個丁羽,還真的就是讓大家感覺有那麼一些懷疑.雖然說京城是藏龍臥虎之地,但是這兩件事情不由的讓人產生一定的聯想,所以也是有了李寸樁過來拜訪丁羽.

但是那里想到丁羽根本就沒有要攀交情的意思,這個多少讓李寸樁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高興.不過丁羽想了一陣,隨即用手敲了敲桌子,"我跟形意宋彪有些許的交情!但就算是這個樣子,這個人我也不能夠治!"

丁羽並沒有把這個原因給解釋的太清楚,因為自己確信站在自己面前的李寸樁明白自己的話是什麼意思,從傷者身上面的情況能夠看得出來.絕對的留手了,不然的話早就打死了,但為什麼留手沒有打死?這里面的門道丁羽很是清楚,所以也是沒有要摻和進去的意思.

說一句難聽的話,無非就是恩怨情仇,但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沒完沒了的,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更何況在武林這個圈子里面,有的時候拳頭大就是道理,周而複始的,今天兒子替父親複仇,明天孫子替爺爺複仇的,沒個盡頭.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丁羽並不想摻和到其中了,自己要是伸手了,那就是架梁子,也就是把這個恩怨給接到自己的手上面來,說一句難聽的話,無仇無怨的,甚至于連一點交情都沒有,憑什麼自己要去伸手?自己打遍天下無敵手?

"宋彪?"李寸樁翻弄了一下自己的記憶,對此自己好像還真的就是有些印象,至少這個名字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熟悉,很快的李寸樁也是想起來了這位究竟是誰了,"英國的宋彪宋師兄?"

喲,還真的認識!丁羽微微的點了一下頭,"我跟他有些許的交情,至少打過一些交道!"雖然攀上了關系,但是丁羽還是先前的那個樣子,"病床上面的那位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我不清楚,但是伸手就是忌諱,這一點想必大家都清楚!救活沒有問題,但是救治是另外一回事情!"

"丁醫生,郭憲現在還沒有醒過來,我們也不知道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狀況!"李寸樁盯著丁羽看了一段時間,自己跟宋彪並沒有太多的交情,但是聽自己的一位師兄提及過一些情況,難道這位丁羽是外來的和尚,有可能的,但是像他這麼門清的人還真的就不多.

其實李寸樁也明白丁羽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有人架梁子了,那麼自己再伸手就無所謂,但是沒有人架梁子,自己是絕對不會伸手的,至于病床上面的這位嗎?活倒是能夠活,這個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自此嗎?功夫就全部的都廢了.

但是李寸樁他們的心里面也是有顧慮的,郭憲的功夫還是很到家的,但是看他身上面的狀況,幾乎就是被人家一個照面給放倒了,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人還真的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更何況誰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個狀況,誰敢架梁子?

不是過命的磕頭兄弟.誰也不會亂伸手的,每個行當都有每個行當的規矩,你要是伸了手,那個真的會出現打生打死的局面的.不是開玩笑的,丁羽已經把話說的很是明白了,李寸樁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自己有些不夠光明磊落.

從辦公室出來之後,自己也是給自己的師兄打了電話.聯系一下宋彪,大家都是練形意拳的,敬的都是同一個祖宗,所以自然能夠說上話的.

"宋師兄,打擾你了!"

宋彪跟國內有聯系,但是這個聯系呢?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沒事,我聽說丁羽提及了我,沒有想到我這張老臉在他的面前還有這個面子,不容易了!"

"宋師兄.情況呢?我簡單的跟你說一下!"李寸樁也是說了一下,然後也是有些試探性的聞到,"宋師兄,不知道這位丁羽丁醫生出自誰的門下?功夫很是不一般!"

"這位羽少呀!是一個奇人,我跟你師兄是老兄弟了,換帖子過命的交情,所以我才跟你說這個事情!"說到這里的時候,宋彪也是停頓了一下子,"他的功夫究竟是出自何門何派,這個問題我還真的就說不好.但肯定是道家的功夫."

"宋師兄,連你也不清楚他的來頭?"

"我還真的就不清楚他的師門傳承,不過跟他倒是有過一定的交流,他的個性屬于比較淡漠的那一種.不太喜歡熱鬧,如果可以的話,盡量的交好,就算是不能夠交好,也不要交惡,我不覺得這幫老兄弟當中誰能夠得罪的起!"

宋彪的這個話說的還是很透底的.這位丁醫生得罪不起,一方面是因為不清楚他背後的來頭,但這個還不是最為主要的原因,重要的是宋彪都能夠感覺這樣的壓力,由此就可見一般了,李寸樁也是表示了感謝.

原本的時候打算讓丁羽出面,但是現在來看,這個關系根本就不到位,這位宋師兄呢?刻意給自己介紹清楚,但是想要讓他來請丁羽,這個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的說話足以所有的問題了,我在這位丁醫生的面前,沒有什麼太多的面子,說穿了,就是這麼的簡單.

放下了電話,李寸樁也是找了其他的老兄弟,大家倒是打探到了一定的消息,這位丁醫生的來頭貌似有些大,想要從醫院和官方下手,是不太可能的,反過來人家想要找他們的麻煩,這個倒是有著相當大的可能性.

練武的跟行醫的,基本上就是一家,磕磕碰碰這個是常有的事情,只不過現在跌打醫生嗎?已經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用鳳毛麟角來形容,一時之間呢?還真的就找不到比較不錯的,所以也是把郭憲送到了醫院.

但是那里想到醫院里面也是有高人的,而且明確了其中的問題和狀況,想要治療可以,但是治療的前提就是這個人以後不用想著練武了,功夫完全就會被廢棄掉的,這個決定誰也不敢替郭憲下.

好在快要到晚上的時候,郭憲也是自己醒了過來,雙眼迷蒙的看著房間里面的諸人,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出來,臉色依舊是有那麼一些蒼白,"哎,總算是醒過來了!"

郭憲掃視了一下眾人,也是用細不可微的動作點點頭,算是給大家打過了招呼,也算是表示了自己的感謝,張了張嘴巴,還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有心無力,也是哎呀了兩聲,不過最終還是沒有能夠說出話來.

"好了,先別說話了,你這個讓人給傷了,晚上的時候你師傅就過來了,你先好好的休養了,等有了力氣,咱們再說話!"李寸樁也是安慰著郭憲說到,郭憲也是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身上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感覺,有點麻木了.

等了差不多兩三個小時的時間,房間的門也是被推開了,看著走進來的人,李寸樁也是率先的站了起來,"劉老哥,你來了!"進來的這位老人,個頭不高,但是身材非常的壯實,也是拱手抱拳,"給李老弟和諸位師弟添麻煩了,當哥哥現在這里說一聲謝謝!"

"這個話太客套了,郭憲下午的時候醒過來一次,醫生給看過了,動手術什麼時候都可以,但這個並不是最為主要的,你先看看情況再說!"

矮壯的老者,也是來到了床邊的位置,看著徒弟身上面的這個傷勢,這個眉頭也是皺在了一起,"這算是什麼意思,挑釁嗎?"

"我也不太清楚,先前郭憲倒是醒過來了,但是沒有說話,也說不出話來,我們也是沒有辦法,所以才把劉老哥你給請了過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章 小圈子    下篇:第二百八十二章 根子源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