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六十八章 心里面不太舒服   
  
第二百六十八章 心里面不太舒服

不過在武明宇剛剛的來到四合院這邊,丁羽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本來我是想親自的送明宇過去的,但是我這邊突然出現了其他的事情,所以也是耽擱了下來,讓明宇先過去了,晚上的時候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去你那里吃飯!"

三伯的說話很是和睦,聽的出來,他對于這個事情還是略顯有那麼一些歉意的,丁羽倒是沒有說什麼,不過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到武明宇竟然是三伯的人,但就算是這個樣子,並不代表著丁羽就一定能夠理解,這個是兩回事情.

放下電話的時候,丁羽也是看了看坐在自己面前的武明宇,"介紹一下吧!我的資料你應該已經看過了,但是你的資料呢?三伯並沒有說,以後可能還需要相互的溝通,當然了,如果沒有什麼說的就算了,我知道你的名字是武明宇就已經夠了!"

"武明宇,少校!先前的時候做的大多數是文書方面的工作!有些許的研究!來之前,聽領導介紹過丁醫生你的情況,不過並不完全的了解,需要在進一步的工作中進一步的了解!"

說話的時候,武明宇也是注意的看著丁羽,上面給與自己的工作方面可以說是非常的明確,自己也知道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丁羽對于這番介紹呢?並不是非常的滿意,因為實在是有那麼一些過于的含糊了.

不過自己還是需要給三伯這個面子的,當然了跟家里面有一定的關系這個是一方面,最為主要的呢?是來源于後世的一種尊重和尊敬,甚至是有那麼一些小崇拜,因為三伯做出來的事情,真的是讓人拍手稱快!

不過自己倒是留意過,武明宇的年紀不大,但是一點都沒有要張揚的意思,而且眼神貌似也是比較清明的那一種,弄了這麼一個人過來.有點意思了.

丁羽的書房里面略顯有那麼一些雜亂,這個是武明宇看到之後的第一印象,"書房一般不許其他人進入,這里面除了一些醫學方面的資料和我的隨筆之外.主要是涉及到了商業方面的一些機密,我對于這一點比較的在意!"

微微的點了一下武明宇,至于他究竟是不是明白,這個問題彼此心造不宣,上面把武明宇給安排在自己的身邊位置.這個不由的讓丁羽感覺到了些許的憤怒,不管這個事情怎麼的來解釋,都是有那麼一些說不通的.

晚上的時候,三伯也是親自的到訪,來的人並不多,三伯就是帶了一個警衛而已,並沒有其他的什麼人,來的時候丁羽的家里面都已經開飯了,武明宇並沒有離開,而是一直的都待在了那里.對于他來說,也是稍顯有那麼一些別扭.

飯桌上面就三個人,看得出來大家對于丁羽的飯量還是有所領教的,桌面上的飯菜看著好像有些浪費,但是等到了最後呢?就好像是秋風掃落葉一樣,被清理的一干二淨的.

"我沒有想到他們會把明宇給掉了過來,打了一個時間差,我知道消息的時候已經晚了!"

丁羽臉上面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想了半天之後這才緩緩的說到,"三伯.你的意思呢?"

這個反問可以說是非常的有意思,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代表了丁羽的油滑,這個問題我是有我自己的想法,但問題是三伯你對這個事情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明宇是一個苦孩子.本性也沒有任何的問題!"

"三伯,站在我個人的角度來說,這一次的行為可不僅僅是刺探這麼的簡單,這個已經開始攝入到我的核心問題了,這個對于我個人來說,是不能夠忍受的!更為確切的來說.我不相信任何人,我只確信我自己的判斷."

"這個是戰場的法則嗎?"

"我受到的訓練是這樣的,但問題是我現在已經不是戰士了!"丁羽的態度表露的很是堅決,當然了這個時候武明宇也沒有坐在一邊的位置,現在的他,身份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尷尬.

"這樣的行為不太好,但是可以理解,不過看的出來你的產業布局好像有些太大了?"說話的時候,中年人也是有意的指出來了這個問題.

"三伯,不是說我不相信軍方,我是軍方培養出來的,這一點毋庸置疑,但問題是在一些問題上面,總會有瑕疵的!"丁羽並沒有直接的點明,但是大家都明白這個是怎麼一回事情,有一次不太愉快的合作,那麼誰保證不會有下一次呢?

"明宇這個孩子我了解,還算是比較的正直,但你這個混小子可是有點不著調,明宇相對而言還是一根小樹苗,說不好就容易著了你的道!"說話的時候,也是略顯挑釁的看了一下丁羽.

丁羽也是一笑,"如果說是這樣的話,倒是沒有什麼問題,既然三伯你都這麼的說了,我這個當晚輩的要是再不識好歹的話,就太不識抬舉了!"

事情好像是應承了下來,但是在回去的路上面,中年人也是把武明宇給帶上了,"跟在丁羽的身邊呢?多做,多聽,多看,但是少數,這個混小子可不是什麼善茬子,你來的時機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不合適了,所以這個印象不能夠說太好了!但是丁羽並不是什麼小肚雞腸的人."

"三叔,我先前的時候倒是聽說過丁羽,但貌似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

"嗨,這個混小子才是真正的藏而不露,你可能也看過他的一些資料,我告訴你,你看到的資料只不過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你也是一名軍官,而且也經受過一些特殊的訓練,但是你受到的訓練跟他經曆的是不一樣!"

並不需要解釋這個不一樣究竟是什麼,但是很顯然武明宇已經明白了過來,"比你想象當中的還要更加複雜!"看過了丁羽的一些資料之後,中年人也知道,丁羽就差最後一腳了,就可以進入到那個門里面了.

進入到了那個門,就基本上是有進無出了,或者說站著走進去,被抬著走出來.但是在最為關鍵的一步,丁羽被人硬生生的給弄了出去,這個事情甚至讓軍方都感覺相當的惱火,好好的一個苗子被折了.放在誰的心上面都有那麼一些受不了.

"這個背後牽扯到的事情讓我感覺到些許的擔心,三伯,這個是不是就是沖著你來的?"

"不用太擔心了,不過在丁羽的這個問題上面呢?你還是需要好好的揣摩一番,雖然說你們兩個人的年紀相仿.但他已經走在了諸多同齡人的最前頭了,留在他的身邊未見得就是一件壞事,但是需要你好好的去把握!"

坐在自己的書房里面,丁羽也是給自己的助理發了一個消息過去,自己沒有想到這個事情會來的如此突然,這對于自己來說還真的就是有那麼有些難為.

武明宇的進駐勢必會對自己造成很大的影響,甚至會成為掣肘的存在,這個跟武明宇是哪個方面的人沒有太多的關系,而且在現階段呢?自己還沒有辦法掐斷跟孫英男之間的聯系,所以自己就需要通過助理來安排一些事情了.

畢竟自己跟孫英男謀劃的事情牽扯到太多太多了.如果說真的要是泄露了任何的風聲,丁羽感覺自己的小身板,還是很難抵抗的住,就算是自己的背後有王家,也未見得能夠挺得住,自己現在最為需要的就是時間呀!

"這麼快的就安排了人過去,而且還是武明宇,這個有問題呀!"

坐在家里面的老太太在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感覺到了這個事情出現了變故,而且還是相當大的變故.直接的就往四合院里面安插人,這個對于丁羽這個孩子來說,可不僅僅是挑釁真的簡單,而且丁羽這個孩子能夠接受嗎?

王璞的臉色也是有那麼一些難堪.自己把東西給呈現上去,是為了國家著想,但是卻沒有想到有些人卻是動了歪心思,而且這一手呢?會出現很多的問題,首先安排進去的人呢?是老三的人,這個勢必會讓老三和丁羽這個孩子的心里面都有隔閡.

再者就是老三和家里面的情況呢?會不會因為這個出現其他的變動.這個也是問題的所在.

其實這些對于丁羽來說,都還沒有放在心上面,重要的是自己現在的位置讓自己不能夠出現任何的問題和狀況,畢竟牽扯太大了!

早上來到醫院的時候,看著坐在那里的陶金,丁羽也是打量了一段時間,隨即用手敲了一下她的辦公桌,然後順勢的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面,沒有多長的時間陶金也跟著的走了進來,"不要告訴我說你什麼都不知道!我是不相信的."

陶金也是有些蹙眉,"這個事情我是昨天晚上的時候得到的消息,軍方對于這件事情沒有什麼太多的興趣,至少是不想往里面摻和的,不過軍方的態度是這樣的,並不代表著所有人的態度也是這樣的,這是兩個問題!"

"還有呢?"看著陶金欲言欲止的樣子,丁羽也是跟著的問了一句.

"從其他方面得到的消息來看,這個好像是對你的一次試探,軍方是這麼判斷的!武明宇是軍方的人,但他不能夠代表著整個軍方."消息已經傳遞過去了,軍方對于這件事情沒有任何的想法,畢竟跟軍方並沒有太多的關系,雖然說去了四合院的那位有軍方的身份,但並不代表著一切,相信丁羽是可以理解的.

"知道了!"對于陶金的回答,丁羽還是感覺很滿意的,軍方給予了自己可靠的回答,甭管是真的還是假的,都已經說明了一些問題的,丁羽也不是傻瓜,當然也清楚,軍方不可能就這麼的讓自己欠著這個人情的.

"我需要用一筆錢!兩年期吧!"

"喂,我說你是不是有些太過于的現實,稍微的矜持一下不行嗎?"丁羽也是略顯'不滿’的說到,這個自己剛剛的有這個方面的意思,陶金也是順杆往上爬呀!這樣的行為可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好!

"本來先前的時候就打算提及這個問題了,但是您這兩天工作有些忙,所以也就沒有著急!"說完了之後,陶金也是注視的看著丁羽,這個事情是不容拒絕的,你要是答應的話.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出去工作了.

丁羽點了一下頭,陶金也是拿著自己的東西出去了,當然了也是把今天的安排表放到了桌子上面.丁羽吐了一口氣,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好對付呀!軍方對于自己的態度呢?看著好像是不冷不熱的,但實際上面也是相當的關注.

他們已經表露自己的態度了,剩下來就看自己的選擇了,這筆錢對于丁羽來說.還真的就不是什麼問題,至少影響並不會特別的大,誠然陶金並沒有提及具體的數目,但是丁羽的心中還是有著自己的合計.

丁羽把一個戶頭給了陶金,里面的資金呢?不在少數,你們軍方看著處理吧!至于最後究竟是怎麼一個情況,這個問題就不是我需要去操心的

軍方倒是沒有想到丁羽竟然會如此的開明,戶頭里面的錢已經查過了,非常的乾淨,來曆也沒有任何的問題.而且里面的錢呢?對于軍方來說,應急是最好的一個選擇,看得出來,丁羽在這個方面還是比較會做人的.

軍方在這個事情上面,也就是表示了一個態度而已,而丁羽呢?也是表示了自己的態度,既然不是軍方伸的手,那麼你好我好大家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的原則就是這樣的.

丁羽這麼快的就跟軍方達成了協議,甚至于彼此之間都沒有任何要見面的意思,這個多少還是出乎了一些人的預料,確切的說大家根本就沒有往這個方面去想.因為這個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默契了.

軍方才不會傻呵呵的把這個事情給暴露出來,開玩笑一樣,先前的時候去了丁羽四合院的那位,身上面可是有著軍方的身份,顯然有人想要拿軍方當槍使,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誰也不是白給的.

對于丁羽來說,軍方沒有摻和其中,是為數不多的好消息,自己現在這個時候還真的就是有些擔心,如果說軍方摻和進來的話,對于自己的掣肘更大一些,換句更為實際的話來說,自己的利益會受到相當大的影響.

軍方的態度呢?證明了他們是可靠的合作伙伴,雖然說先前的時候發生過不太愉快的事情,但這個也是丁羽故意設置的一個小陷阱,還真的就不能夠把所有的責任全部的都歸結到軍方的身上面,這個是兩回事情.

"感覺這個小子冷靜的有些不太像話呀!"

老太太對于自己的孫子還是有那麼一些了解的,正因為有所了解,這才有那麼一些擔心,這個孫子不要看不言不語的,但是這個肚子里面的心眼恐怕不是一般的多.

坐在躺椅上面的王璞也是嗯了一聲,對于這件事情呢?他也是感覺挺鬧心的,雖然說先前的時候有過這個方面的意思,但是卻不曾想會是這麼一個結果,這個不是典型的好心辦壞事嗎?反正自己的心里面極其的不舒服.

自己的心里面都不舒服了,自己的大孫子能夠感覺舒服了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但問題是自己的大孫子沒有任何的態度表露,就好像這個事情沒有發生在他的身上面一樣,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你們放心就是了.

但越是這個樣子,王璞的心里面就越是沒有這個方面的底氣呀!

自己的那個大孫子絕對不是什麼善茬子的,這個真的要是惹出來了什麼事情的話,恐怕就真的要落入到某些人的算計當中了,這個事情還是需要給他提個醒的,但是這個話讓王璞來說,還真的就是有些不太好意思,甚至是有些尷尬.

畢竟這一次的事情,他需要負主要的責任,因為這個事情完全就可以避免的,但是自己先前的時候是真的有那麼一些按捺不住了,所以也是把事情鬧到了如此的地步.

現在反過頭來跟自己的大孫子談及這個事情,這算是什麼,先是給了一記大耳光,然後再給一個甜棗吃,誰能夠保證他的心里面沒有其他的想法和意見,本來他對于家里面的事情就有其他的意見,現在嗎?哎!

但是這件事情呢?趁早不趁晚,真的要是等自己的大孫子鬧出來了什麼事情,再出來收場的話,可就有些晚了.

而且這件事情呢?讓王璞也是感覺到了些許的小意外,上面不應該這麼快的就做出來這個方面的決斷,會不會是因為丁羽這個孩子的身份已經暴露的緣故呢?如果說是這樣的話,這個問題還真的就值得去深究一下.(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還是我來吧!    下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平和的態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