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六十六章 進一步了解   
  
第二百六十六章 進一步了解

"國內對于有關的問題非常的重視!"說完了之後,也是注意的看著丁羽,臉上面的表情略顯有那麼一些猶豫,"國內的經濟發展,出口占據了相當的比重,特別是美國那邊,是我們最大的貿易順差來源,這會引發一些列的問題!"

"問題都已經出現了,只不過是現在表露出來的並不是那麼的嚴重,但是歐洲和美洲都已經快要亂成一鍋粥了,而整個亞洲呢?貌似也不會好到那里去,這是一次世界范圍內的經濟危機,我想這麼的來說,不會有什麼問題!"

"你小子的膽氣可是有點足呀!就這麼的想對亞洲出手?"

丁羽想了一陣搖搖頭,"其實最好出手的方向是英國,但問題是我跟英國的關系比較的微妙,如果真的出手的話,可就不僅僅是不顧忌臉面的問題了,到時候撕破臉都有可能,加上我跟英國方面的合作比較多,可能會繼續的合作下去!"

"知道了,還有呢?"中年人已經聽明白丁羽想要表達的意思了,丁羽不方便出手,但是並不代表著其他的方面和勢力也同樣的不會出手,這是兩回事情.

"至于亞洲嗎?我跟韓國方面的人談過了,主要是他們對此非常的謹慎,我先前的時候去拜訪過李健熙李會長,同時跟樸女士達成過有關的協議,雖然只是口頭上面的協議,但是我覺得為人嗎?還是誠信一點比較的好!再者就是日本了!這個可能會是一個出手的方向."

話不需要說到太明白了,點到為止就好了,至于這位三伯能不能夠明白自己的意思,這個就另當別論了,雖然說只不過是第一次見面,但是該說的都已經說了.

"我了解過你小子的一些狀況!"說過了之後,也是感歎了一聲,"說起來我也算是半個軍人了,不過我沒有上過戰場,這個有些遺憾!"然後深深的看了一眼丁羽.

自己來的時候就深入的了解了一下丁羽的有關情況.這個不了解不知道,真的翻閱了他的資料,也是嚇了好大的一條,資料里面很多都是他入伍和入伍之前的資料.入伍之後的資料比較的少,自己感覺驚駭的還是他入伍之後的一些情況.

其經曆的可不僅僅是生死這麼的簡單,在當時的情況之下,如此的年輕,甚至可以說對整個社會的認識和認知還沒有達到一個完整的程度.讓他去經受重重的考驗,他可不僅僅是通過了這麼的簡單,甚至達到了相當優異的地步.

當然了自己也會注意到,其資料的一部分對于自己甚至還處于一個保密的狀態,自己完全就沒有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一群人,竟然默默的為國家付出了這樣的貢獻.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丁羽這個孩子從里面走出來,完全就是一個意外,相對而言,能夠從里面出來的人呢?可以用屈指可數來形容.就算是出來了,也基本上就是非死即殘的那一種,自己看過了其他隊員的一些情況,囫圇的沒有幾個.

這個指的並不是丁羽原來所在的部隊,特指的像是受到丁羽一樣訓練的那些人,可能也是因為在軍方受訓的一些原因吧!就算是回到了社會上面,他同樣的表現優異,這一點比較的奇怪,因為跟他一樣受到訓練的戰士,很多都是不適應的.

這里面的原因呢?恐怕不是自己能夠說出來的.自己的著重點還是了解丁羽,然後跟丁羽這個孩子建立進一步的聯系,就好像他先前時候所透露出來的消息一樣,三星的李健熙是誰自己還是知道的.至于那位樸女士的話,也在關注當中.

透露出來的消息呢?讓自己感覺到了些許的震撼,這個其中肯定是牽扯到了一些利益方面的纏繞,中年人猶豫的想了一段時間,"對于那位樸女士就這麼的看好,要知道她才剛剛的落選!受到的壓力可不小."

丁羽微微的一笑.並沒有就這個問題有更多的言語,自己透露出來的東西已經夠多了,好東西還是需要給自己留點,甭管是因為念想,還是因為其他的什麼原因,總之需要有所矜持.

坐在丁羽身前的中年人也是笑了一下,"國內在這個方面的損失不小,不過大家對于這個方面的認識稍微的有些不同,跟你想法一致的人,但是貌似沒有誰覺得這個問題會嚴重到如此的地步,你的這個設想呢?步調稍微有些大了!"

"讓時間去驗證吧!"丁羽對此並不是非常的在意,自己已經盡了自己的努力,至于努力之後的結果會是什麼,這個問題就不是自己應該去關心的.

中年人當然也是注意到了除了自己看過的文檔,文件夾里面還有其他的文檔,可以說是密密麻麻的,中年人也是指了一下,丁羽又是一笑,這一次笑的多少有那麼一些含蓄的感覺,"總歸需要給自己存點家底呀!說起來還是暴發戶!"

"這個稱呼可是有那麼一些過于的謙遜了,不是嗎?"

丁羽背後的這個勢力究竟有多大,國家方面還真的就沒有辦法去調查,甚至于就是調查不出來,因為所有的一切從最開始的時候,就藏匿的非常深,等大家開始注意的時候,所有的一切基本上都隱藏的差不多了.

至于明面之上的那些東西嗎?基本上就是丁羽展示給大家看的,而丁羽這個孩子展示出來的東西,究竟占據了總體的多少呢?恐怕除了他本人之外,沒有人能夠說的清楚.

老太太看著從書房里面走出來的兩個人,從他們的面部表情上面就能夠看出來其中的一二,其實讓自己去做菜,只不過就是一個推辭罷了,兩個人聊得很好,對于自己來說,就已經是達到了目的,恐怕這個也是老頭子的目的.

在丁羽這里吃了晚飯,三伯率先的離開了,不過走的時候,略有期盼.可是老太太卻沒有絲毫的含糊,帶著你來就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了,你吃完了之後,還要拿.這個就稍顯有那麼一些過分了,老太太的臉色也是有些難看起來.

不過老太太卻是留了下來,看這個意思,今天晚上是想要把丁羽這里給搬空了.丁羽對此顯得有那麼一些不太在意,甚至于本人都沒有留在書房里面.忙碌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隨即老太太也是把資料都給打包給拿走了.

不過臨走的時候,也是勸慰自己的大孫子說的,"家里面對于你三伯還是很看好的,走的路途呢?也是非常的沉穩,不過你爺爺曾經說過,你三伯屬于外圓內方!"

丁羽聽了之後,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心里面也是合計開來,外圓內方嗎?這個詞形容起來貌似並不是非常的准確.不過這個事情自己也不好去說什麼,畢竟知道的只不過是前世帶過來的經驗而已,並沒有其他的.

老太太看著自己的孫子,"我看你的狀況好像有些不太對呀!家里面對于這個事情的考慮呢?可能對于你來說,稍微的有些牽強了,也沒有跟你仔細的交流過這個方面的事情,但是時間真的太急了,畢竟事情發生的有些太快了!"

丁羽依舊還是老樣子,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你也看不出來他究竟是怎麼一個意思.反正老太太是沒有從自己這個大孫子的臉上面找出來任何自己想要的東西來,也沒有辦法從他的眼睛當中看出來任何的變化,一切對于丁羽來說,都好像很是正常來著.只不過看著正常罷了.

在回去的車上面,老太太也是拿出來了手機,不要以為老人家就不使用這個了,相反老太太在這個方面還是比較的新潮,"老三呀!你跟我說一下,丁羽這個孩子在里面究竟是受到了什麼樣子的訓練.這個年紀不大的,怎麼給人的感覺一點'人氣’都沒有呢?"

電話那邊也是一陣的沉寂,"阿姨,這個涉及到了一些機密,不過你的身份知道這些呢?倒也是可以的,不過多了我也不太方便,我說一個簡單的例子吧!就是天天的照鏡子,最後達到的目標呢?就是不管從心理還是生理上面,需要達到同步."

"這是訓練什麼?"老太太感覺有那麼一些不能夠理解,那邊的中年人並沒有解釋太多,放下來電話的時候,也是感歎了一聲,對著鏡子訓練只不過是丁羽訓練當中的一個日常罷了,當然了這個日常有別于其他的隊員,因為丁羽本身就是特殊的一員.

想要達到生理和心理上面的平衡和同步,這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人是有感情的,又不是機器人,但問題是在丁羽的訓練科目當中,這只不過是很基礎的一向,至于其他的嗎?聽了之後會讓人感覺頭皮發麻,簡直就是不人所能夠駕馭的.

這個也是為什麼軍方不把這些人放出來的原因所在,在一定程度上面,他們這幫家伙甚至就是一群機器人,跟普通人有著太多的差別了,把這些人放到社會上面,那個就是對廣大的人民群眾不負責任,除非是非死即殘的那一種.

但是同樣的,非死即殘的那一種呢?他們的心理上面又很難承受這樣的打擊,絕大多數從里面出來之後就徹底頹廢了,完全醒悟不過來.

所以出了丁羽這麼一號之後,軍方對此也是格外的關注,但是關注歸關注,其實際的意義並沒有多少,就自己的了解,軍方也試過其他的人,可以說沒有任何的效果.

丁羽這個孩子真的是太獨特的,甚至是獨一無二的那一種,在他的身上面呢?只能是找到特性,而找不到所謂的共性,這個恐怕也是軍方一直都沒有成功的原因吧!不要問自己究竟是怎麼知道的,這個事情誰也不會說出來.

其實軍方打丁羽的注意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誰看見了都是有那麼一些眼紅的,但問題參加到這個實驗當中的人不少,但是最後卻沒有一個成功的.在某種程度上面來看,讓這些人服從命令,這個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其他的嗎?還是差了不少的.

軍方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有那麼一些抹不開這個臉面,有心想要去找丁羽取經,但又有這個方面的擔心,所以這個事情呢?也是一直的就拖在那里.這個也跟丁羽那個孩子有一定的關系,因為他實在是太沉寂了,沉寂的讓人都快讓人無奈了.

老頭子看著從車上面搬下來的東西,眼睛也是一下子的就亮了起來.甚至親自的指揮家里面的勤務人員,讓他們把資料都給規整好了,隨即也是看向了自己的老伴,這才問了一句,"那個混小子就沒有說什麼.不像是他的作風呀!"

"哎,這個孩子呀!應該怎麼評價他呢?為人好像不是非常的圓滑,也不是長袖善舞的那個類型的,但你要說他不知道變通,貌似還真的就不是這個樣子的,跟老三談了很長的一段時間,老三那邊貌似也是得到了想要的一個結果!"

"還有其他的事情?"王璞也是敏銳的發現了其中的問題,自己的老伴貌似有些精神不在狀態當中了,"老三現在是書記處的書記,而且原來的時候也算是軍方的人.所以能夠接到到這個孩子的一些資料,他說的一點,讓我感覺到了些許的驚懼!"

"什麼意思?"說話的時候,王璞的眼睛也是快要眯縫到一起了,本來張開的手也是不由自主的握成了一個拳頭,老頭子雖然說跟這個大孫子交流的不多,但是老太太卻是相當的清楚,這個大孫子在老頭子的心目當中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位置.

"老三的意思,小羽現在的狀況受到了在軍隊里面的諸多影響,當初他的受訓是非同一般的.能夠出來的人,基本上都是非死即殘!"

聽到這個話的時候,王璞的手也是緊緊的握在了一起,甚至于汗水都不由自主的冒了出來.隨即王璞也是把自己的拳頭給松開了,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這個事情就這樣吧!問了也不會有任何的結果的,而且這個是他當初的選擇!"

"我擔心的不是這個事情!"老太太也是語重心長的說到,"當初的時候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我們都非常的清楚.我還那句話,以現在小羽這個孩子的能力,他不可能一點都不去問及當初的事情,只看他想不想而已!"

"你的意思是說,他在暗中已經開始了,是這樣嗎?不過我沒有聽說有什麼跡象?"

"這個還用看跡象呀!"老太太也是苦笑了一下,"你看看他處理馬家和宋家的事情就知道了,先前的時候他對馬家和宋家出手了嗎?根本就沒有,甚至連一點這個方面的興趣都沒有,但是馬家的那個孩子好幾年的時間都待在了京城,院門都不敢出,整個人都頹廢了,還有宋家的小丫頭,我可是聽說離家出走了!"

王璞聽了這個話之後,也是扭了一下自己的嘴,當初的時候的爭斗純粹就是政治上面理念的不同,本來這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那邊有人動了壞心眼,究竟是誰呢?自己的心中有數,大家的心中也有數.

這個問題都已經這麼多年了,現在給翻弄出來的話,勢必會引發很多的問題的,有些曆史是不能夠隨意去翻弄的,當時作為當事人的大孫子,他在這個問題上面會怎麼的去想,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太好說.

不管丁羽這個孩子究竟是出手了,還是沒有出手,馬家和宋家低頭了這個事情,家里面還是知曉的,馬堅為什麼會出來工作,原因很是簡單,馬家的那個老頭子豁出去了,直接的就去醫院威脅了丁羽,如果丁羽不答應的話,那麼他就會躺在丁羽的辦公室里面.

不管是妥協還是其他方面的什麼原因,丁羽把這一篇給揭了過去,至少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是這樣的,用了這樣的手段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馬家真的是山窮水盡了,沒有了任何的辦法,反正就剩下來一條命了,用小命拼一把好了.

好在丁羽也沒有要趕盡殺絕的意思,所以大度的抬了一把手,反正兩個當事人也已經沒有了什麼意思,留著他們也沒有任何的興趣了,放他們出去吧!

但就算是這個樣子,馬家和宋家還需要感恩戴德的,為什麼?如果說丁羽一直都抓著這個事情不放手的話,馬家和宋家也是無可奈何,畢竟當初的時候是你們伸手在先的,所以我動手在後,這個就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了.

從這里面呢?也是能夠看得出來,丁羽這個孩子的隱忍究竟是有多麼的可怕.

當初的時候丟棄了他的事情,他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的,雖然說長久以來,一直都沒有這個方面的消息流傳出來,但是誰能夠保證丁羽在這個背後什麼動作都沒有,只不過是沒有顯現于人前罷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六十五章 善緣    下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還是我來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