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是頭一個   
  
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是頭一個

看著醫院這邊的情況,丁羽也是放下來手中的咖啡,陶金親自給自己打的電話,諸位醫生已經是相當的忙碌了,急救室里面的人可以說是來來回回的,"什麼情況?"

在來的路上面,丁羽也是問詢了一下,陶金鼓了一下自己的嘴,"大主任讓我給你打一下電話,好像是誰家的孩子鬧出來的車禍,重傷的有兩個,其他的傷勢都還可以控制,重傷的兩個人已經在搶救了,但是車禍的孩子還在那里撐著呢!"

得,丁羽已經明白什麼意思了,這樣的破事又給壓在了自己的身上面,不過丁羽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在意,很快的也是來到了急救這邊,里面也是傳出來罵罵咧咧的聲音,看著一些唯唯諾諾站在外面的護士,丁羽也是搖了一下頭,都是慣出來的毛病呀!

這里是醫院,不是你們耍威風的地方,想要耍威風的話,不要來來這里,把這里當成什麼地方了?不知道的還因為是他們家開的呢!

眾人看見丁羽的時候,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氣,隨即一位護士長也是來到了丁羽的身邊位置,"丁醫生,里面這位太橫了,看樣子是很大了,眉骨這邊好大的一個洞,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沾染的淤泥,縫合不是什麼問題,但是里面的這位有些激動!"

丁羽也是對護士長笑了一下,隨即也是看向了陶金,"誰家的孩子?這麼大的威風呀!倒是真的要好好的見識見識,先前的時候還真的就沒有見過事情,挺稀奇的!"

要知道這里是醫院,不是其他的什麼地方,跑到這里來撒野,腦袋是不是糊塗了?又或者是進水了?不過等丁羽進來之後,看著坐在那里的那個家伙,好懸沒有笑出來,這個樣子實在是有那麼一些過于的淒慘了.丁羽也是低著頭順了一下自己的眉毛.

臉上面大半部分都已經被血給沾染了,甚至于還有凝結的跡象,不過從流血,還有整個人的狀況來看.問題不是很大,活蹦亂跳的,丁羽也是注視的看了一段時間.

丁羽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拽了一把手術刀出來,然後在手上面就好像轉筆一樣,來回的轉動著.然後眯縫著自己的眼睛細細的打量著坐在那里的人,"說起來除了醫患之外,我還真的就很好看見有人來到了這里之後,還像螃蟹一樣,張牙舞爪的!"

"你誰呀!"坐在那里的年輕人看著丁羽手里面的刀,說話的聲音雖然很大,但多少能夠聽出來些許的打怵來,並不是誰都能夠這樣的玩刀,太出神入化了!

"你呢?要是不想救治的話,那里來的.從那里走,不要影響到醫院方面的正常工作,想救治的話,那麼老老實實的給我躺著,不要告訴我說,你爹究竟是誰,跟我沒有什麼關系,既然躺在這張病床上面,那麼就老老實實的,還有什麼不明白嗎?我想我解釋的很清楚!"

本來坐在那里的家伙.聽了丁羽的話之後,也是猶豫了些許的時間,然後也是躺在了床上面,丁羽對旁邊的同事也是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手.不過還是需要率先的給他檢查一下,丁羽用手在他的身上面來回的嗯了一下,問題不是很大.

"沒有什麼狀況,哎!我說,像你這麼堅強的人,用麻藥嗎?"

旁邊的醫生都已經快要止不住這個笑意了.這個不是故意的刺激人家一樣嗎?躺在床上面的這個家伙明顯是喝多了,有那麼一些上頭了,這個時候也是怒目的看著丁羽,硬聲的說到,"不用,這點傷小爺也就是一咬牙的事!"

"給他記下來!"丁羽也開始處理傷口,這個沖撞的還是比較厲害,諾達的一個窟窿,還在沒有收到其他的損害,如果好好的縫合,不會留下來什麼傷痕的,站在丁羽的角度來看,應該是這樣的.

而整個縫合的過程當中,躺在病床上面的這位也是時不時的就要抽動一下,里面的一些組織都需要給清理乾淨了,甚至包括一些肉都給剪除了,那個就是硬生生的往下剪,雖然不大,但是架不住根本就沒有打麻藥,那個真的是活生生的開干呀!

"嗯,還不錯,沒給你們家丟人!算是你爹媽的種!"

丁羽也不知道是從那里來的閑心,現在這個時候竟然有這個心思調戲床上面的這個家伙,而躺在床上面的這位,這個時候已經酒醒的差不多了,或者換另外一種方式來說,被活生生給痛醒了,這幫'畜生’是真的下手呀!

說不給自己打麻藥就真的不給自己打麻藥,千萬不要讓自己抓住把柄,不然的話自己真的要把這幫孫子給生吞活剝了,"那是,小爺是什麼人?頭掉了碗大一個疤而已,更何況就是一個一個小小的洞而已,小意思!"

說話的時候,這位也是盯著丁羽看著,完全就是想要把丁羽給刻畫下來的意思,這個孫子真的他媽的陰險呀!當著眾人的面硬生生的擠兌自己,在沒有用麻藥的情況之下,就這麼的把傷口給處理了,自己痛的心都揪揪在一起了.

"是呀!挺堅強的!"看著已經快要縫合完畢的傷口,丁羽也是點點頭,這樣的處理對于丁羽來說,完全就是小兒科的東西,先前的時候,為什麼把丁羽給拽過來,主要是丁羽不害怕得罪人,特別是這樣的'二代’!

這樣的人呢?其實是相當的麻煩,處理不好的話,方方面面的問題,會讓你非常的難受,但是丁羽呢?就不存在這個方面的問題,這個跟所謂的醫患還不一樣,大主任對此也是相當的無奈了,所以也是把丁羽給拽了過來.

不過就在丁羽欣賞這位傷口的時候,門口那邊也是傳來了一陣很是急切的聲音,然後一些人也是沖了進來,不過丁羽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依舊是在做最後的處理,"小寶,怎麼樣了?"

丁羽根本就沒有要回頭的意思,依舊專心的在處理著傷口,"病人家屬.請情緒平複一下,病人暫時沒有看出來有太多的問題,如果不放心的話,等傷口處理完畢之後.可以再去做一下檢查,現在請不要影響我們工作!"

"醫生,怎麼傷口這麼大呀!"說完了之後,好像又注意到了什麼,"醫生.他身上面怎麼出了這麼多的汗呀!是不是有什麼其他的狀況?"

"傷口縫合的時候,病人不太清醒,酒喝的有些多了,當時的情況之下,很難掌控麻藥的計量,而且當時的時候病人的情況比較特殊,需要著手開始處理,沒有辦法繼續等待,不過病人的表現很是相當的不錯,傷口處理的很好.日後恢複也會比較的快!"

等都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之後,旁邊的護士也開始接手了,丁羽也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工作,然後把手套摘下來,順勢打量了一下進來的人,也就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而已,並沒有其他的表示,這位的縫合已經基本上完成了,剩下來的事情跟自己無關.

出來的時候,丁羽也是看見了站在門口的大主任.貌似正在跟某人說著一些什麼,看見丁羽出來的時候,也是刻意的打了一個招呼,丁羽也是笑著的點點頭.用手勢比劃了一下,自己樓上面還有一個手術在等著自己來著.

站在大主任身邊的人也是注意到了這個情況,自己很是了解自己的這位老同學,站在這個位置上面,而且還是在跟自己說話,特意的跟一個年輕人打招呼.這個有些不同尋常,"哦,剛才給小寶縫合傷口的醫生,我們這里恐怕也就只有他能夠壓住這個場子了!"

嗯?"哎,小寶有些驕橫了,家里面的老爺子慣得有些太厲害了!"

"人沒事就好,我聽說這一次的事情跟小寶沒有什麼關系,乘車回來被撞了,而且還被撞成了那個樣子,心里面有點委屈,這個是可以理解的,應該沒有什麼狀況的,不放心的話,等一會沒有什麼狀況了,再做一個全身的檢查!"

先前的時候為什麼讓丁羽來處理,而不是自己親自的去處理,不是說自己不能夠處理,還真的就不是這個方面的原因,主要是當時的時候小寶這個孩子還沒有清醒,自己過去了安撫不成的話,鬧起來自己還真就不夠丟人的.

所以也是刻意把跑出去喝咖啡的丁羽給喊了過來,畢竟也是老同學的孩子,交到其他人的手里面還真的就是有些不放心,這個還沒有結婚呢!那麼大的一個窟窿,真的要是影響到了面容,將來結婚會受到影響的.

不然的話這樣的小處理怎麼會勞煩丁羽呢?不過丁羽也是沒有什麼說的,來到了地方之後,也是乾淨利落的處理了問題,自己一直都是在外面看著,丁羽這個小家伙,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狠辣,連麻藥都沒有給打.

自己看得也是驚心不已,不過想一想先前時候被小寶踹出去的兩名醫生,自己又感覺丁羽的處理方式呢?還是比較讓人認同的,醫院又不是你家的,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既然你不贊著預定的方式來,那麼就不好意思了.

丁羽對于這個理念貫徹的很是透底,不過小寶那邊就比較的遭罪了,等安置妥當了之後,也是跟著來到了病房看了看,倒不是在乎所謂的賠償,只要人沒事就好了,先前的時候好好的折騰了一番,這一會也不折騰了.

不過在這個之前呢?必要的檢查還是做了,沒有什麼問題,看著熟睡在床上面的小寶,大家也是笑笑,"人沒事就好了,這個就是最大的喜事,年紀輕輕的,折騰折騰的,也不算是什麼壞事!"既然都已經檢查過了,大家也就放心了.

至于躺在床上面的這位呢?現在沒有精神,也沒有那個精力去折騰了,被丁羽給搓弄了一番之後,這位也是徹底的萎靡了下來,現在也不叫喚了,就是不知道醒過來之後,又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狀況,是真的不得而知呀!

不過丁羽那邊就比較的煩躁了,自己下午的手術比較大,自己倒是跟著醫院的老主任學了不少的東西,站了三個小時的時間.老教授一點都沒有體虛的表現,看得丁羽也是佩服不已,自己能夠站的住,是因為身體條件不錯.

但是老主任能夠站的住.卻是長時間身體力行的一個結果,而老主任在整個收拾的過程當中,動刀真的可以用行云流水來形容,拿真的是一種藝術,相對而言.丁羽在這個方面還是能夠感覺出來差異的,畢竟人家吃過的米比自己吃的鹽都要多.

丁羽並沒有因為自己師從名師,就表現的有多麼的孤傲,在這一點上面,醫院方面的一些醫生可能更能夠說明問題,畢竟都是在一個醫院里面,而且相處的時間也不是一天半天了,丁羽還是很好的表現了一個醫生的素養.

雖然說有點所謂的小特權,但是大家都明白這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都是一個圈子里面的人.誰也不會說一個所以然來的,你要是想要從丁羽的身上面找毛病,很多人會不答應的,為什麼,丁羽帶給了大家不菲的利益,這就是原因所在.

如果說你同樣的能夠像是丁羽一樣,為大家帶來這樣的利益,你可以享受所謂的'特權’,就是這麼的簡單,但問題是誰能夠像是丁羽一樣.站在如此的位置上面,可以說根本就沒有,丁羽還是稍顯有那麼一些特殊了.

做完了手術之後,丁羽也是跟老主任交流了一番.不過等丁羽回到辦公室的時候,看著坐在外面的人,也是有那麼一些好笑的感覺,陶金正坐在那里整理醫案,對于坐在她旁邊的這位代答不理的,而年輕人看見丁羽的時候.也是眯縫著自己的眼睛.

"醒了?"丁羽貌似一點擔憂的意思都沒有,隨即也是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陶金也是用眼角的余光的看了一眼,看著他跟著丁羽進去辦公室,也是嘴角微微的一翹,多少有那麼一些不屑的意思,就這樣的?還來自己這里顯擺呀?不知道天高地厚!

"先前的時候喝得有點多了,加上發生了車禍,所以這個精神上面有些緊張,聽說是你親自的動手,所以我過來想要表示一下感謝!"說完了這番話,也是大刺刺的坐在了丁羽的待客沙發上面,然後略有挑釁的看著丁羽.

"好吧!我已經知道了!"丁羽表現的很是冷淡,看了一下時間,隨即也是開始做今天的手術整理和總結,貌似對于面前的這個年輕人根本就沒有要在意的意思.

"沒看出來,你一個小醫生下手還真的狠?我聽說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可以用麻藥的?"雖然沒有把話給說清楚了,但是意思表露無遺,我是來找你算賬來的,你硬生生的把肉給剪下去,老子活生生的受罪,這個場子一定要找回來.

丁羽抬頭看了一眼,表情非常的鎮定,手下面也根本就沒有要停止的意思,隨即也是低下頭來,注視著自己寫的內容,"砸場子來了?自從我來到我這里之後,找我出診,辦事的人不少,但是砸場子的,你還真的就是第一個!"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豎起來自己的大拇指,看這個架勢,挑釁的味道十足.

"怎麼?聽這個話的意思,這個場子咋不得?"同樣的這位呢?也是喜好不想讓!

"沒有!"丁羽也是笑笑的說了一句,"別說是砸場子,就算是你在這里動武也是無所謂的事情,不過後續的事情會怎麼樣?這個我就不敢保證了."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用手里面的圓珠筆指了一下,"曾經夏陽和鍾芸兩個人對我出手,但是現在這個時候他們是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如果你覺得你能夠擺得平他們兩個人,有這個絕對的勢力,倒是可以掰手腕!"

看著想要說話的年輕人,丁羽搖了搖自己手里面的圓珠筆,"我剛才說的就是第一點,第二點,你現在在醫院了,你的腦袋上面還有傷勢,實際一些的來說,除非你出了京城,不然的話我讓你這個傷三五個月都這樣,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本來還坐在那里的家伙直接的就站了起來,自己是來砸場子的,但是那里想到,還沒有等輪到自己發飆,就被人家給上了一課,而且這一課貌似還有那麼一些深刻呀!這位不會是來真的嗎?

"我只不過是給你闡述一些道理而已,至于最終的結果是什麼,不得而知!"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用圓珠筆指了一下門口的方向,"門在那邊,我想你應該會認識的,然後走的時候把門關好了,老老實實的在病床上面躺著,也許用不了兩天就可以出院,不然的話,你會知道,長時間躺在病床上面是一種怎麼樣的痛苦!明白?"(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六十章 好久不見!    下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給面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