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五十七章 求上門   
  
第二百五十七章 求上門

在王陽臨走的時候,丁羽也是給王陽交代了一些事情,外家功夫和內家功夫最後都是殊途同歸的,但問題是很多人都把外家功夫給練岔了,所謂的窮文富武,這個話絕對的不假,沒有絕對的財力支持,想要練武,這里面有很大的問題.

為什麼這麼的,就好像是練就外家功夫一樣,需要有專門的藥膏,這些藥膏雖然不是天寶精華,但很多都是名貴的藥物,只有這樣不斷的讓身體吸收這些藥膏,才不至于讓你練就外家功夫的時候,損害到自身.

不然的話功夫沒有練成,倒是把自己的身體給練壞了,那就稍顯有那麼一些悲劇了,而這樣的情況呢?還真的就是屢見不鮮,甚至于很多的外家都受限于這一,至于內家功夫呢?一方面是受限于師承方面的原因,再者就是不如外加功夫那麼的速成.

丁羽把問題講給了王陽聽,至于他會怎麼來理解,這個問題就不是自己能夠關心的了,不過讓丁羽稍微沒有想到的是,王陽還真的就去練散打了,整個過程嗎?倒是沒有鼻青臉腫的,但問題是隔天的時候,也是捂著自己的腰去看老爺子.

王璞看著≮♂≮♂≮♂≮♂,m.≠.c※om自己的孫子,甚至把老花鏡也是摘了下來,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才很是好奇的問道,"你這是怎麼了?摔了?還是過度了?"

聽了爺爺的話,王陽好懸沒有一口噴出來,爺爺的這個玩笑開得稍微有些大了,自己還從來都不知道爺爺如此的'不正經’.這個話有些開玩笑的,其實王璞當然知道自己的孫子干什麼了.自己還真的就是有些緊張.

王陽扶著自己的腰坐了下來,有痛苦的樣子."爺爺,讓盛爺爺幫我請個人唄,我去請的話,人家根本就不認識我是誰,我也是聽介紹的,不然的話我這兩天上床都費勁!"

看著孫子的狀況,王璞也是笑了起來,"怎麼?這兩天有些煩躁?就想出來這樣的方式來摧殘自己嗎?我覺得你這樣的方式稍微的有些問題,運動運動不是什麼壞事.但是適可而止,有那個時間的話,可以看,更好的陶冶情操!"

"爺爺,你饒了我吧!"王陽的這個話多少有那麼一些沒大沒的,當然了這個更多的是因為先前時候爺爺的刺激所導致的一個結果,所以這個話略顯放肆,"先前的時候還能夠看進去一些,但是這兩天.的時候,我甚至都有把書給生吞活剝的意思!"話的時候,王陽也是抻著自己的手臂拿了一個蘋果在自己的手里面.

"心性還是差了很多!"王璞也是教育的到,"需要調節.不要老是動粗的!"完了之後,王璞也是拿起來老花鏡戴上了,然後注視的看著報紙.至于孫子跟自己提及的事情呢?王璞好像沒有在意的意思,但實際上面卻是同意了.

自己的這個孫子承受了相當大的壓力.這個事情自己能夠不知道嗎?剛剛的步入社會罷了,就面臨著這樣的巨大壓力.沒有崩潰就已經是相當的不錯了,自己對此也是有那麼一些擔心,他會不會陷入到這個黑暗當中,走不出來?

但是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貌似情況還不錯,也就是練散打的時候被摔了幾下而已,也沒有什麼大毛病,所以不需要有什麼心疼的地方,讓他好好的釋放這個方面的壓力,比什麼都強.

在這一上面,王陽跟丁羽這個孩子是沒有辦法比擬的,丁羽這個孩子是從戰場上面走下來的,生死之間的壓力絕對要超乎想象的,自己也是從戰爭年代走過來的,也上過戰場,自己清楚其中的滋味,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承受的住.

更何況丁羽這個大孫子所在的部隊還相當的不一樣,加上他這些年的經驗,所以他可以很好的把控住自己,在這一上面王陽就差了很多,雖然從就家教嚴格,但也是蜜罐子里面長大的,基本上沒有經曆過什麼所謂的風雨.

兩個人成長的環境有著本質上面的差別,所以這個對于事情的處理也是用著截然不同的方式,不過好在呢?王陽對于他的哥哥還是比較信服的,他現在這個時候至少是有一個榜樣放在了那里,這個對于家里面來,絕對的好事.

王璞見過太多的事情,兄弟兩個人為錢,為情,為權反目成仇,這樣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但是丁羽這個孩子呢?還是相當有擔當和肚量的,不是他一的脾氣都沒有,相反這個孩子的脾氣嗎?還真的就不.

也正是因為看到了這些,所以現在除了女婿袁成林知道之外,其他人對于這個方面的事情知曉的還真不多,沒有辦法的事情,不是老爺子不想在家里面公開這個事情,但是涉及到了方方面面,所以還是需要謹慎一.

"丁羽,在醫院了嗎?"聽到王建國的電話,丁羽也是有些驚喜,有那麼一段時間沒有見過自己的這位三哥了,今天這個太陽還真的就是從西邊出來了?

"在呢?"聽到丁羽這麼的,王建國也是嗯了一聲,"等我一會,我們去辦公室找你!"

放下來電話沒有多長的時間,王建國就帶著兩個人來到了丁羽的辦公室,看著進門的順序,丁羽也是沖著王建國笑了一下,"三哥!"這個話倒是讓先前走進來的兩個人感覺到了些許的親切,雖然這個親切不是針對他們的.

"來了!"王建國也是打了一招呼,隨即指了一下身前的兩個人,"我的同事,家里面的人出了狀況,省里面沒有辦法下這個方面的判斷和結論,是要轉到京城這邊來,但是暈頭轉向的.連個床位都拿不到!"

聽著王建國的話,丁羽也是笑笑.開玩笑一樣,雖然掛號有那麼一些問題和狀況.但對于王建國王三哥來絕對不是什麼問題的,看著進來送水的陶金,丁羽也是指了一下門口,隨即陶金也是把門給關上了.

丁羽也是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讓大家都坐了下來,隨即也是看了一眼王建國,看著王建國頭之後,也是低聲的到,"我先看一看病例吧!這個帶了吧!"

等看清楚病曆之後.丁羽的嘴巴也是抿了起來,隨即也是看向了自己的這位王三哥,眼神當中多少帶有了些許問詢的意思,"這個情況略顯有那麼一些特殊了,病人呢?現在在什麼地方了?"丁羽這個顯然是有那麼一些言不對題的意思.

王建國也是微微的咳嗽了一聲,"別整那些沒用的,有什麼話直,都不是什麼外人!"

"很麻煩,我需要見到病人.詳細的了解一下情況,病曆上面的這些,只不過是直觀的了解一些情況而已,並不代表什麼.究竟是惡性的,良性的,這個問題恐怕誰都沒有辦法下這個保證的,需要看一看再!"

"病人的情況非常的特殊.省里面走不開!"雖然沒有直接的提及這位的身份,但是卻在這個時候明了這一.話的這位呢?就是王建國帶過來的人,看著也算是比較的年輕吧!從面貌上面來看.應該不超過四十歲的.

"丁羽,這個事情你能不能接手下來?"王建國也是略顯擔憂的到,甚至稍顯有那麼一些急切,狀況顯然是不太一樣.

"接手下來不是什麼大問題,現在唯一不確定的就是病情究竟是什麼,從檢查的情況來看,特別的巨大,我的神呀!這麼長的時間我還真的就沒有看過這樣的報告,從道理上面來,這個情況不太正常,至少身體檢查應該是有所提及的!"

"先前的時候父親因為工作方面的事情耽誤了,這段時間感覺有明顯的不適,但是父親在飲食等方面很是注重的,平常的時候也沒有喝酒的嗜好,對于煙沒有太多的依賴,怎麼會出現這個狀況呢?"

丁羽看著略顯激動的病人家屬,也是耐心解釋的到,"這個跟喝酒和吸煙沒有太多的關系,喝酒和吸煙只不過是誘因,主要還是看病人個人的身體條件和素質,重要的還是這一,我需要看到病人,相信的檢查一下,這個時間不會特別的長!"

病人的家屬看了一眼王建國,王建國也是抿了一下自己的嘴,"丁羽,咱們兄弟之間也沒有其他的了,病人的情況有些特殊,你看能不能夠做好某些方面的措施?"

丁羽擎著自己的下巴看著王建國,看了半天之後這才放下來自己的手,"三哥,單獨的聊兩句!"話的時候丁羽也是要站起來,但是王建國卻沒有這個意思,"丁羽,有什麼話直就了,這個事情你能不能辦?"

丁羽這個時候也是站在了窗口的位置,有些不解的看著王建國,"三哥,這個事情不是能不能辦的事情,醫院從上到下,不用我吹噓,大體上面都會賣我一個面子,就算是日後真的出了事情,誰也不能夠把我給怎麼樣?不管是老校長,又或者院長,甚至是再往上,多讓我回去在鍛煉半年的時間,僅此而已,但是三哥你擔這麼大的干系,好嗎?"

丁羽也是絲毫的不客氣,直接的就把這個事情里面的一些問題和狀況給了出來,自己又不是什麼孩子,一些問題還是能夠想明白的.

"這件事情我會解決!"

"怎麼解決?"丁羽也是冷冷的哼了一聲,"你以為你是誰,現在多少人盯著你,你不要跟我你回來的事情,誰也不知道?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這樣的問題,還會牽扯到其他的方面!我覺得這件事情需要跟伯父商議一下."

"我這一次回來是因為士毅兄,他的一個堂兄弟在英國出了些許的事情,那個是你的大本營,不要跟我這個事情你擺不平,主要是涉及到了商業方面的糾紛!我們這邊只要求這個事情能夠有一個公平的解決."

"你就作死吧!"丁羽也是沒有好氣的了一句,完了之後.也是神色不善的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兩個人,哼了一聲.隨後也是吐了一口氣,"晚上的時候給我電話吧!我現在沒空.你知道我不喜歡那樣的地方!"

看著丁羽的樣子,王建國也是吐了一口氣,隨即也是拉著另外兩個人第一時間的就出了丁羽的辦公室,出了丁羽的辦公室,王建國也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隨即也是拿了一盒煙出來,不過想了想,又踹進自己的兜里面,這里畢竟是醫院來著.

"這孫子.還真的脾氣見長!"出了醫院,王建國也是給自己了一根煙,那邊的華士毅也是有些擔憂的到,"建國,我知道這個事情你擔了很大的干系,還有你看這位丁醫生,是不是需要准備一什麼,有什麼話,你直!"

"別.千萬別!"王建國嘴里面的煙差一就掉落下來,"士毅兄,你對丁羽可能不太了解,這位呀!對錢沒有什麼追求.對于所謂的權利也沒有太多的追求,就是對于學術方面比較的癡迷,你要是送錢.這個純粹就是打臉,千萬記住了!不然的話就真的挽救不了."

"不能吧?"華士毅也是看著王建國.自己對于王建國家里面的情況也算是知曉的比較清楚,雖然王建國是過江龍.但是自己的家里面好歹也算是地頭蛇,這里面的厲害關系呢?還真的就很難清楚,這樣的事情呢?你好我好大家好.

"這個家伙跟平常人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反正我對他多少有那麼一些打怵!"王建國也是有那麼一些略顯忌諱的到,"起來我的這位兄弟呀!當初的時候也救過我的命,不過你要真的他有什麼喜好,貌似還真不多,要不去給他買兩個核桃和手串吧!"

"核桃和手串?"華士毅一時之間還真的就沒有反應過來,倒是旁邊的人好像想起來了什麼,"三哥,核桃和手串這個會不會顯得太不誠意了,文玩核桃和手串的價格這兩年雖然起來了一些,但是不是有些太落了下乘呢?"

"禮輕意重,對于丁羽來,喜好就好,跟其他無關!"

晚上的時候,丁羽也是應約來到了地方,地方是王建國安排的,他畢竟也算是京城的地頭蛇了,來到了這里,就跟來到了家里面一樣,"來了?"王建國也是沖著丁羽招呼了一下自己的手,看得出來,是真的沒有把丁羽當做外人.

重新的上了一桌,隨即王建國也是遞給了丁羽一瓶礦泉水,看著那邊的華士毅也是有那麼一些目瞪口呆,不給倒酒也就算了,給一瓶礦泉水算是怎麼一回事情,"這個家伙有毛病,反正我認識他這麼多年,從來都沒有看過他喝過酒!"

"事情吧!"丁羽也是對華士毅頭,"我這邊已經跟醫院方面打過了招呼,這邊沒有任何的問題和狀況,我只能夠保證醫院方面的情況,但是其他的就跟我沒有什麼關系了,醫院這邊沒有其他的問題,但是需要有一名家屬陪護,最多不能夠超過兩名!"

王建國也是看向了旁邊的位置,隨即也是舉起來了手中的酒杯,"這一次的事情給你添了不少的麻煩,事情來得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突兀了,所以也沒有什麼太多的准備!"完了之後,杯中酒一飲而盡.

那邊的華士毅兩個人也是跟著的飲了杯中酒,"丁醫生,這一次的事情讓你為難了!我自罰三杯!"完了之後,也是擺了三個杯子在自己面前的位置,也是不容分的給自己倒上了,丁羽則是看向了王建國,嘴角的微笑呢?有些玩味.

等華士毅喝完了酒之後,王建國這才勸阻的到,"士毅,不要這麼的見外!"完了之後,也是重新的看向了丁羽,"我兄弟,英國方面的事情呢?他們違約在先,因為是老客戶了,所以在一些條約上面沒有太顧忌,但是沒有想到那幫家伙如此的不講究!"

丁羽笑了一下,"我跟英國方面是有那麼一些來往,如果生意方面沒有太多問題的話,我可以幫這個忙,但是我需要問詢一下具體的情況!"話的時候,丁羽也是刻意的看了一下時間,現在的時間還是比較合適的.

隨即華士毅也是對旁邊的堂弟使了一個眼色,隨即一干的資料也是被拿了出來,丁羽看了兩眼,了解了具體公司的名稱,隨即也是給莉莉那邊打了一個電話,問及一下具體的情況,至于後續的調查嗎?不是一時一刻就能夠完成的.

放下來電話之後,丁羽也沒有太多的客氣,自顧的在那里吃著東西,看得華士毅也是眼睛直條,這位實在是太有個性了,不喝酒,來了之後就一直的吃東西,先前的時候自己還有些奇怪,建國的排場太多,原來不是這個原因.(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五十六章 指點    下篇: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切良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