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五十六章 指點   
  
第二百五十六章 指點

丁羽現在這個時候還真的就沒有要搭理王陽的意思,對于自己來說,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剩下來的事情呢?看王陽自己的能力和表現了,自己如果說繼續摻和進去的話,就真的有那麼一些不太像話了,自己又不是保姆.

王陽等了一上午的時間,甚至于還有時間在自己哥哥的辦公室里面小憩了一段時間,昨天晚上是真的沒有睡好,反正老哥的辦公室不小,而且還有床,平時的時候是用來檢查的,但是今天給王陽用來休息了,現在的王陽也沒有什麼所謂的嫌棄.

陶金看著躺在里面的王陽,也是下意識的撇了一下自己的嘴,難怪一個上午的時間都沒有看見丁醫生回辦公室,原來這個原因出在這里,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有意思,不過這位響當當的三少,也是挺有意思的.

"我哥呢?"睡得還不錯,就是味道有些不太對,不過也是無所謂的!其說話的態度呢?也是真的不把自己當做外人!反正誰都了解誰!

"丁醫生還有其他的工作沒有處理完畢!"陶金對于這位三少的態度呢?說不上好,但也說不上不好,不過卻沒有任何要奉承的意思,王陽也是哼了一聲,然後大刺刺的就坐在了陶金對面的位置,"沒看出來,小丫頭片子的脾氣不小!"

陶金看了兩眼王陽,知道他這個家伙是閑的無所事事,所以故意的想要調戲自己,所以自然也沒有任何的好臉色,"三少,你覺得我在丁醫生的身邊時間長呢?還是你在丁醫生身邊的時間比較長?有的時候縣官不如現管!"

"喲,還真的就沒有看出來,原來是一朵帶刺的玫瑰呀!"王陽這個時候也是翹起來自己的二郎腿,有些紈绔的意思,"姐姐,這麼說來你對我大哥是有那麼一點意思了.看來我需要跟我哥哥說一說,有人准備當孩兒他娘了,這是一件大事呀!"

陶金這個時候也是柳眉橫立,這個王陽的嘴實在是太花花了.他怎麼能夠這麼的說呢?陶金也是不甘示弱,然後跟王陽斗起嘴來了,王陽對于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精通,而陶金呢?雖然說在某些方面表現優異,但是在這個問題上面.相差王陽甚遠,完全不是對手.

等丁羽回來的時候,看著陶金戚戚然的樣子,倒是王陽第一時間就站了起來,對著自己的哥哥笑了一下,丁羽剛剛的從手術室那邊過來,同行的還是另外一位醫生,一直以來呢?丁羽的這個團隊都沒有要組建的意思.

醫院方面對此有些上心的同時,也是有那麼一些擔心,這個是多方面的.因為丁羽來醫院也是有那麼一段時間了,他就算是想要摸底,這個也快差不多到時間了.

是因為丁羽太矜持了嗎?貌似不應該是這個方面的原因,醫院方面也是有人有了這個方面的意向,但問題是丁羽始終都沒有任何要表態的意思,醫院覺得老是這麼的耽擱下去,不是那麼一回事情,所以也是想要詢問一下丁羽的態度.

"向主任,稍等片刻!"隨即丁羽也是看了一眼門外的位置,王陽也是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沖著自己的哥哥和身後的那位醫生笑了一下,隨即也是小聲的跟陶金告饒,然後一溜煙的就跑了,跑的那叫一個快呀!

"丁醫生.來醫院也有一段時間了,覺得怎麼樣?"

"氛圍良好,競爭也是比較的激烈,學術氣氛比較的優異!"場面上的話,丁羽還是會說的,更何況自己來這里呢?也不是為了所謂的一官半職.這個對于自己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跟國外的醫院比較來看,各有優劣,有些問題不能夠忽視,但同樣的,我們的一些長處也是他們所沒有的,需要他們重視!"

概括的說了一些問題,但是沒有太多的實際意義,向天華接過來丁羽送過來的礦泉水,也是笑著的點頭,"醫院在很多方面,還有進展的空間,硬件設施的建設,這個不能夠落下,但同樣的,作為醫生,我們同樣的也不能夠有任何的落後!"

這個話語已經表露的相當清楚了,丁羽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先前的時候我跟柳醫生和左醫生搭台的時候,出現了些許的小問題,不過解決的非常好!"

聽到丁羽這麼的說,向天華也是微微的一愣,這個事情自己知道,不過具體的情況呢?自己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清楚,不過能夠從丁羽的嘴里面說出來這兩個人,是不是就意味著,丁羽對于他們兩個人比較的看好呢?

"柳醫生是醫院培養出來的,至于左醫生,我記得他是院長的學生!"先把這個厲害的關系說一下,至于究竟要怎麼的挑選,這個問題你來拿主意,我只會提供一個參考性的意見,就是這樣,我絕對沒有任何要干預的意思.

丁羽這個時候則是拿出來自己的筆記本,翻出來兩頁,看了一會才慢慢的說到,"下個月的五號,哈佛總院那邊有一個考核,霍普金斯教授的助手沃克教授負責,他是一個比較嚴格的人,我有推薦的名額,不知道誰願意去試一試!"

丁羽的話讓向天華神情一怔,隨即臉上面也是露出來狂喜的表情來,因為這樣的事情可是相當的不多得,所以自己的表現也是稍顯急迫,"具體涉及到了什麼項目?"

"沒有器械師方面的,這個考核只有醫療組方面有這個權限,其他人都沒有,主要是醫生,助手和麻醉師這三個行當的,如果有人願意去試一試的話,我覺得是一個不錯的嘗試,好不好的這個另當別論,成不成功也是無所謂的,總歸還是需要去看一看!"

既然丁羽能夠說這個話,那就說明他對于這個事情有著絕對的把握,不然的話他是絕對不會開這個口的,但究竟去多少人合適,這個問題還是需要跟院里面的領導好好的商議一番,這個事情絕對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

自己也是審視的看了一下丁羽,他對于這個事情貌似根本就沒有要放在心上面的意思.對于他來說貌似就是小事一樁,這個實在是有那麼一些讓人感覺難以捉摸呀!

"這件事情我來處理,不過最終可能還需要丁醫生你親自的審核!"對于這個問題,向天華還是很清楚的.甭管推薦的結果是什麼,最終做出來這個決定的人還是丁羽,這簡直就是一定的,而且這個考核呢?也絕對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

"這個問題不在乎于我,我也是醫院的一份子.當初的時候老校長在我出去的時候,可是跟我好一番的說到,我始終都記著的!"這樣的話從丁羽的嘴里面說出來就是不一樣,向天華也是一笑,自己也是老校長的學生呀!

"好了,咱們師兄弟就不要在這里自吹自誇了,當師兄的多問一句,這個考核都涉及到了什麼方面的問題,不能讓咱們醫院的人出去丟人吧?"

"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當初的時候我看過兩次考核.是屬于內部的考核,考究的是整個團隊的配合,而且是實際操作,沒有所謂的演練,過程當中可能會出現其他方面的問題!"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向天華有些不太相信的看著丁羽,這個不是真的吧?丁羽則是點點頭,"是真的,我當初也遭遇過這樣的情況!"說完了之後,丁羽好像想起來了什麼.隨即也是打開了自己的電腦,把兜里面的u盤給插了上去.

從里面找出來一份兩分鍾的視頻,給向天華看了兩眼,等看過了之後.丁羽才緩緩的說到,"這是內部教學視頻,不對外流傳的,我因為跟霍普金斯教授的關系比較特殊,所以能夠看到一些資料,這還是相對簡單的!"

這尼瑪還是相對簡單的.不是開玩笑吧!"我這個當師兄的,經曆的手術也不算少了,但是這樣的情況還真的就沒有遇到過,這個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開玩了!而且站在我個人的角度來說,這樣的行為是不是有些太過了?而且這樣的情況也是難得一遇."

"這個是醫療組特殊的考核方式,也算是彼此之間相互較量的一個過程吧!通過考核的話,會有一個三個月左右的交流和培訓過程,這算是一個小小的獎勵吧!"

說到這里的時候,丁羽也是笑了一下,"畢竟是在人家的地頭上面了,我們的專家在一些手術上面未見得就比這幫美國佬差,甚至于比他們還要更加的優秀,但是奈何基礎設施和醫療設施方面,這個所處的層次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這個上升的高度就不是我們能夠解決的!"

向天華很是明白丁羽說的這個究竟是什麼意思,不過隨即向天華也是一笑,"這麼說來,這一次就是一個小范圍的?"

"差不多,不過我不准備推薦其他的人選了,本來就已經是很麻煩的事情了!"丁羽感覺自己的暗示已經足夠了,至于自己的這位師兄,是不是能夠聽明白自己所要表達的意思,那麼就另當別論了,不過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不錯.

丁羽跟向天華兩個人談論完畢之後,王陽偷摸的又進來了,總不能夠讓自己白來這里一趟吧!"哥,我可不知道她來了,這個事情不能夠怨我!我可不是想要故意的打擾你!"

對于王陽的話,丁羽並沒有什麼要反駁的意思,只是注視的看著他而已,看得王陽都感覺有那麼一些發毛了,"哥,我沒有什麼不對吧!"

"你有沒有什麼不對,這個問題我不清楚,但是我能夠做到的呢?基本上都已經做到了,至于你應該怎麼去做,這個問題在乎于你,而不在乎于我,我想我的表達已經夠清楚的!"

王陽也是很理解的點頭,"哥,我明白你是為了我好,但問題是我現在感覺有些迷茫,昨天晚上的時候基本上就沒有睡著,腦袋里面老是想著這個事情,壓力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大,不知道老哥你究竟是怎麼排解這個壓力的,所以過來取經了!"

嗯?丁羽對此還真的就沒有想到,所以也是歪著自己的腦袋看著王陽.好一會之後,這才緩緩的說到,"這個問題我還真的就是感覺挺意外的,我在英國醫學院的時候.有一個競爭的對手和朋友,他叫查理,我教給他調解的方式是打架!"

"打架?"王陽的眼睛差一點掉落地上面,這個顯得有那麼一些太粗暴了吧!自己倒也不是沒有打過架,很是正常的事情.那個男孩子不打架?那個滿滿的都是青春的回憶呀!

但問題是跟自己提及這個問題的人可是哥哥,竟然慫恿自己去打架,這個實在是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不能夠被理解,是不是稍顯有那麼一些太誇張了呢?而且這樣的事情放置到現在,略顯有那麼一些不合時宜.

"當時的時候我是屬于被挑戰者,因為用其他的方式,都沒有辦法壓制他略顯有那麼一些暴虐的情緒,他當時的情況跟你現在的情況有些不一樣,但同樣都是壓力沒有辦法排解,打斯諾克,高爾夫等等.這些略顯貴族的運動根本就是扯淡!"

王陽看著自己的哥哥,然後試探的說到,"酒精和女人?"

丁羽也是笑了一聲,"我不推薦這樣的方式,因為酒精和女人屬于麻醉的方式,而不是最好的排解方式,這是兩個概念的東西,而且用酒精和女人這樣的麻醉方式,容易對自己造成相當大的依賴性和危害性,這個是為我所排斥的!"

王陽神色詭異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不是吧!哥,我覺得站在你這樣的位置上面,酒精和女人對于你個人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問題的.難道你也把控不住自己嗎?我稍微的有些不置信!是真的不太相信的!"

"我對于酒精沒有太多的興趣,對女人倒是有興趣,不過我覺得這個只是人生的一部分而已,至于你自己如何的來解決,我覺得酒精和女人可以調節,但是你這個年紀未見得能夠把控的住.再者就是所謂的腎上腺素,不要沾染太多!"

"就好像你比我年長多少是的!"王陽也是非常不滿的說到.

"從生理的年紀上面來說,我確實比你大不了多少,但是從心理上面來說,你差的太多了,你沒有經曆過的事情也太多了,我不給你任何的推薦方式,但是我可以把其中的厲害說給你聽一聽,這沒有什麼問題,畢竟我是一個醫生!"

"聽了你的一番廢話,感覺到是好多了,我約人練散打,要不要過過招?"說話的時候,王陽還是可以的比劃了一下,丁羽也是笑笑,王陽也是白了白自己的眼睛,對于自己來說,老哥的這個動作實在是太挑釁了.

但問題是自己可是見過'世面’的人,當初在家里面的時候,老哥的那個動作讓自己看到可以說是目瞪口呆的,這個還不要提及後來在醫院里面的一些動作,當然還有老哥跟他戰友之間的那個較量,自己都是有幸目睹.

也正是因為這個方面的原因,所以自己對于散打呢?有了些許的興趣,想要達到自己老哥的那個程度,自己沒有太多的信心,但是耍帥應該沒有太多的問題吧!更何況還可以強生健體來著,是不是這個道理?

"老哥,什麼時候用空的話,倒是指點一下我吧!"

丁羽側著自己的腦袋看了半響的時間,"我倒是認識幾個這個方面的人,窮文富武的,你真的准備好了嗎?練武倒是一個不錯的消解方式,我覺得對于你來說,未見得就不合適,可是我擔心你吃不了這個苦!"

"比練習散打還要好嗎?"

"散打,屬于外家功夫,散打的強弱呢?很大程度上面由使用者的體能所決定的,截拳道,少林拳等等吧!這些都是屬于外家的功夫,容易上手,但也就是強身健體而已,在這一點上面跟內家拳相比較有很大的差距,內家拳重于連氣,但是需要的時間可能比較的長!"

"所以呢?"

"你倒是可以從散打入手,反正現在的這個情況練就所謂的內家拳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合適,有時間的話,我倒是可以陪著你練一練所謂的散打,讓你深入的了解,放心,我可以讓你一只手,兩只腳的,打到你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王陽神色懷疑的看著自己的哥哥,對于這個問題呢?自己還真的就是不太相信,就算是老哥你很是厲害,但是讓自己兩條腿,一只手的,這個是不是也太不把自己當做一回事情了.

"哥,我覺得你這個是在給我下套,不過這個事情我記下來了,我先聯系兩天,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效果,順便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這兩天腦袋亂的有些過于的厲害了,我甚至都不知道應該去做一些什麼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五十五章 最終決斷    下篇:第二百五十七章 求上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