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五十二章 身體好了,比什麼對重要   
  
第二百五十二章 身體好了,比什麼對重要

"果然是這樣的!"王陽也是略帶不滿的說了一句,這個嘀咕呢?也算是自己的一種發泄,"哥,你這樣的去做,真的好嗎?"如此的說,就已經是在嚴重的表示自己的不滿了.

誠然兩個人沒有一起長大的,在感情上面呢?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薄弱,但是在知道了自己這位哥哥的消息之後,王陽在對待自己哥哥的問題上面,還是非常慎重的,甚至是表現的相當恭敬,但是得到的結果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

倒不是說自己的哥哥對自己不好,還真的就不能夠這麼的說,主要是自己這位哥哥的性格實在是太過于的冷淡了,跟對待丁叮呢?完全就是兩種態勢,這一點讓自己多少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滿意,甚至在對待王莉二姐上面,也是差了丁叮不少.

不過就在王陽恍惚的時候,丁羽也是開口了.

"好不好這個問題,誰也沒有辦法去評斷的,我就是一個小人物,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身份不能夠說明任何的問題,同時所謂的血脈也不能夠證明任何的問題!"丁羽很是一本正經的跟王陽說到,這個也算是知心話了.

王陽也是有些不解的看著自己的哥哥,"哥,我從你這個話語里面聽聞到了不同的意思,你對家里面的人不放心,是這樣嗎?我覺得你的這個想法有點問題!別的問題我不敢保證,但是你的身份問題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或許是我個人太多疑了,不過是個人的一點想法和看法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丁羽沒有繼續的跟王陽提及這個方面的事情,"說一說你的事情吧!既然做了這麼的工作,想必應該有些其他方面的想法吧!說來聽聽!"

王陽依舊還是有些懷疑的看向了自己的哥哥,沉思了一段時間之後才緩緩的說到,"家里面的錢已經夠用了,以往的時候沒有這些用度,一樣過得很是不錯.就算是有其他方面的想法,哥哥你給與的股份分紅,也足夠家里面的開銷了,但是先前時候哥哥你給的錢就浪費了!"

"然後呢?"

"我准備把這筆錢借貸出去.然後把股份抵押出去,然後用抵押出去的這個錢進行投資,我知道這麼的說有些異想天開,但是我覺得是一種方式,所謂的常規生意.對于王家和蘇家都不是那麼合適的,需要走非尋常路!"

丁羽注視的看著自己的弟弟,"膽子很大,不過我覺得你成功的可能性是沒有的,不是說你商業上面的投資是不是能夠成功,這是另外一回事情,而是你怎麼樣說服三位老人家,這個問題我覺得沒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聽到哥哥如此的說,王陽也好像是撒氣的氣球一樣,直接的就癱軟在那里了.所以就好像小狗一樣,可憐巴巴的看著丁羽,希望他能夠給自己出個主意,這個也是自己來這里最為主要的目的所在,希望老哥能夠伸出手來,幫自己一把.

"不要給我設置這樣的陷阱,我先前的時候就已經明確的說過了,我是絕對不會摻和到這個事情當中去的,這個跟拿錢完全就是兩回事情,家里面的外公,爺爺和奶奶對此可以說是非常的清楚.你有什麼想法那個是你的問題,明白?我覺得我解釋的很清楚了."

"不明白!"王陽的聲音也是有那麼一些高,自己的哥哥究竟是什麼意思,王陽甚至都已經感覺有那麼一些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憤怒了.

"不明白那麼就去想明白了.沒有人會告訴你為什麼,你想不明白的話,還怎麼在這樣的場合里面混跡下去,會被人吞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來的,入門的第一課,想要什麼東西.就要付出什麼樣子的代價,就是這樣!"

嗯?王陽立刻往後縮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哥哥,這個話算是什麼意思?想要什麼東西就要付出什麼樣子的代價,但問題是自己現在有什麼樣子的東西是能夠拿到談判桌上面,而且還值得自己的這位哥哥看重的呢?

貌似根本就不存在這樣的東西呀!反正現在這個時候王陽有那麼一些看不明白這里面的門道和現實,丁羽也是搖搖頭,自己的這個弟弟還是太年輕了,他的背後有著太多的東西可以拿到談判桌上面了.

他是王家的嫡系,同時還是蘇家的人,背後站著三個大巨頭,這個其實就已經很能夠說明問題了,再者就是他現在是這個事情唯一的知情者,所有的事情都會由他來執行和完成,這個重任也是被他扛在了見上面.

但問題是現在捧著金飯碗的王陽卻是在要飯,這個就不能不讓丁羽感覺有些許的失望了,身在福中不知福,自己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一些什麼是好了,讓他有點這個方面的教訓是應該的,看他什麼時候會領悟了.

這個問題呢?丁羽是不會主動點明的,想了想,丁羽也是走進了自己的書房里面,拿著一本很厚的書走了出來,"如果有機會的話,讀一讀原版的,可能會更為的有趣一些,這個是翻譯版的,里面的很多內容都已經不符合這個時代了,但是如果能夠讀懂的話,會起到難以估量的作用,你現在應該很是需要!"

國富論?讓自己看這樣的書籍,而且還是如此厚的一本書,但是丁羽卻是笑了笑,"不是說咱們國內就沒有這個方面的書籍,但是過于的高端了,甚至于我現在這個時候也是看的一知半解的,有些方面根本就不懂!"

"不能吧,老哥,你這個是在跟我看玩笑!"

"你以為文明是怎麼發展的,而且中國的文明發展了幾千年的時間,靠的是什麼,讀不懂並不代表著不存在,存在即合理,這個是唯心主義,而且還是形而上學的唯心主義,你呀!說句難聽一點的話.差的太遠了!"

"我又不是什麼書呆子,更何況我又不是金融專業畢業的!"

"這個跟金融有什麼關系嗎?你上高中的時候就已經學習過的!"丁羽也是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兩眼,"算了,跟你扯這些沒有什麼卵用.回去好好的看看書吧!也許能夠起到所謂的奇效,不過誰知道呢?也許你就是一個榆木腦袋來著!"

說話的時候,丁羽的手機也是想了起來,看著來電顯示,丁羽也是一下子就站了起來.說了兩句話之後,也是突然的樂了起來,"你在那里呆著,我去接你!"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沒有理會王陽的意思,直接的就去屋里面拿了自己的外套,然後讓司機開車,王陽看著離去的哥哥,也是搖頭,看著手里面的書.王陽也是打開看了兩眼,里面是密密麻麻的筆記,自己有點頭疼呀!

自己以前的時候還真的就沒有怎麼看過這些專業性的書籍,家里面倒是不少,自己的老爹很喜歡,但是自己看了兩眼之後,留下來太深的印象了,沒有想到現在卻需要舊事重提!

明仔的母親很多年都沒有來過京城了,雖然說兩座城市之間的距離並不遠,但對于老太太來說.世界真的是太大了,連市里面自己都很多年沒有去過了,更別說來到京城了,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眼暈.倒是小丫頭略顯有那麼一些興奮.

丁羽這邊是用最快的速度趕到的,看著坐在那里的三個人,也是快步的趕了過去,"沒看見大爺呢?"明仔也是笑了一下,"我爸留在家里面看家,雖然徒窮四壁.但依舊還是有那麼一些不太放心,所以就沒有跟著過來!"

"上車!"丁羽先前的時候就給陶金打了電話,自己是休息了,但陶金是沒有太多休息時間,不過也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操勞,畢竟她的身份是丁羽的助手,對于這一點大家還是給了很大的一個面子.

丁羽第一時間就把老太太給接到了醫院這邊來,家里面什麼時間去都可以,但是醫院方面就不一樣了,丁羽把老太太的身份證給要了過來,隨即也是讓陶金辦理入院的手續,"走我的賬,不要給老太太看賬單了,注意一下!"

陶金當然知道明仔是什麼人,對此也是點點頭,不需要有太多的廢話,給老太太安排了房間,辦理住院的手續等等,甚至于陪護都已經請好了,至于剩下來的事情,完全就不用明仔擔心了,看得明仔也是有那麼一些目瞪口呆的.

在醫生做簡單的檢查的時候,丁羽也是跟明仔一同的來到了外面,"工作那邊什麼情況?還滿意吧?你這個家伙真的是太悶了."

明仔的第一時間就是想要去掏煙,不過看著走廊里面的醫生,也是尷尬的一笑,隨即點點頭,"工作很好,這兩天還在培訓的過程當中,需要間隔一段時間才能夠正式的入職,不過待遇方面跟入職已經一樣了,我跟高捷聯系過了!"

"他現在的脾氣可是有些大,絕對不會給你太多的好臉色!"

"嘿嘿,好一頓的罵呀!不過我倒是心甘情願的接受了!"明仔的心性顯然是跟過去有些不一樣了,檢查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就是一些簡單的複查而已,具體的還需要等到明天之後,更何況這里也沒有什麼可以擔心,有陪護的照顧.

隨即丁羽也是拉著明仔和小丫頭一同的來到了四合院這邊,小丫頭看著四合院里面的狀況,有些拘束,倒是在四合院里面玩鬧的兩個小家伙,看著小丫頭,明顯有些好奇.

"家里面的兩個小崽子,天天胡鬧!"丁羽也是摸了一下小丫頭的腦袋,然後推了一把,"去玩吧!你們應該能夠晚到一起的!"雖然說年紀有些差別,但都是小孩子來著,開始的時候小丫頭還有那麼一些拘束,但是沒有多長的時間,就達成了一團.

"羽毛,太胡鬧了!"看著自己家里面的瘋丫頭,明仔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好意思,丁羽卻是根本就不在乎的樣子,伸手阻攔了要過來的明仔,"讓他們玩吧!小孩子家家的,玩鬧在一起沒有什麼不好的,你呀!少見多怪的!"

晚上的時候,丁羽准備的很是豐盛.不過自己家里面的兩個小崽子就沒有那個福分了,他們的這個年紀還是太小了,無法享用這些東西,不過小丫頭倒是沒有這個方面的擔心.她看到桌子上面的東西,眼睛都已經放光了.

丁羽依舊沒有喝酒的意思,晚上的時候明仔有那麼一些不能夠自已,喝著喝著就開始痛哭了起來,哭的那叫一個稀里嘩啦.小丫頭看著自己的父親,有些不明所以,倒是丁羽讓家里面的保姆領著小丫頭離開了,反正她已經吃飽了.

早上周明迷蒙的時候,就感覺到有人來到了自己的身邊位置,雖然說昨天晚上喝的很多,但是該有的清醒還是有的,"爸爸,叔叔說帶著我一起去看升旗!"周明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倒是沒有宿醉醒過來的其他感覺.

沒有多長的時間.周明就已經收拾好了,而那邊的丁羽也是鍛煉完畢了,周明也是注意到了丁羽的鍛煉,甚至注視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這些動作和鍛煉的方式,就算是原來在部隊里面,自己也根本就完成不了的.

小丫頭對此很是興奮的原因很是簡單,雖然津城跟京城相聚不遠,但是自己從來都沒有來過這里看過升旗,對于自己來說.那是很神聖但又是非常遙遠的事情,所以有了這樣的機會之後,自己非常的興奮和激動.

雖然說腿部有殘疾,但是明仔還是堅持的抱著自己的女兒.對于明仔來說,這更像是一種堅持,一種信念,丁羽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升旗了,但是每一次升旗給予丁羽的感觸都是不一樣的,甚至于升旗過後.兩個人也沒有立刻的就離開.

不過小丫頭已經跟著保姆離開了,至于究竟是怎麼安排的,這個問題丁羽還真的就沒有去過問,讓小丫頭過得快樂一點就好,對于丁羽來說,這個是自己僅能夠做到的事情,又不是什麼難事,很平常的.

隨即丁羽和周明兩個人一同的來到了醫院,檢查的結果呢?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這里沒有什麼事情,有什麼狀況的話,我這個大活人還在這里呢?更別說這里還有陪護,保證比你這個大孝子還要更加的照顧周到!"

"不是那個意思,就是感覺太麻煩你了!"

"扯淡,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對于我來說,這個並不是什麼麻煩的事情,回去之後好好的工作,小丫頭我讓保姆帶著她去玩了,要是允許的話,多玩兩天,現在剛剛的上幼兒園而已,我覺得沒有什麼的,你呀!把心放到肚子里面,我保證不會把她給賣了的!"

安慰了明仔之後,丁羽又跑到了另外的一家醫院,今天胖子的父親要出院,基本的療養已經結束了,剩下來的嗎?就會回去之後的休養了,從現在所了解到的情況來看,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可以說,這個是最好的一個結果了.

"小丁,你這個還親自的來一趟,這可不好!"胖子的父親恢複的很是不錯,精神狀態非常的好,旁邊胖子的母親這段時間貌似也是挺了過來,看著丁羽,也是不由的就抓著丁羽的手不松開了,激動的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是好了.

丈夫的情況自己都看在了眼睛里面,這個來了京城之後,可以說所有的一切都是丁羽一手在辦理的,這個可不是錢的問題,人情欠的太大了,當初的時候家里面的胖子只不過是仗義執言的說了兩句話而已,沒有想到竟然有這樣的回報.

"阿姨,你的年紀也不小了,這樣的情緒激動對于你的身體沒有太多的好處,這個回去之後還是需要精心的調養,從現在來看,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定時複查就好了!"

胖子的父親也是故意的握了一下自己的拳頭,"這個在醫院里面,嘴里面都要淡出來鳥了,回去之後就算是不能夠大吃大喝了,也要滿足一下口腹之欲!"

"口腹之欲的事情我看就算是了,我聽胖子說,你們家的大孫子可是要出世了,依我看,天大地大,還是家里面的崽子最大,這個才是最為重要的,是不是?"

說話的時候,胖子的父母也是得意的笑了起來,而這個時候醫院方面已經辦理好了所有的手續,所有的一切都封在檔案袋里面,這個也是因為丁羽的特殊關系存在,不然的話人家認識你是誰呀!還等人給你辦理?自己沒有腿呀?

但是因為丁羽存在,所以誰也沒有去提及這個方面的事情,畢竟丁羽實在是太特殊了,誰也不能夠的去忽視,結果可能會非常的嚴重!(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五十一章 茫然    下篇:第二百五十三章 試探的意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