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四十九章 老戰友   
  
第二百四十九章 老戰友

隔天的時候,蘇泉也是把調查到的情況給了自己的外甥,畢竟是自己的外甥,這點小事情對于自己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這個調查呢?也不是想象當中的困難,對于丁羽來說,他已經離開了部隊,但對于自己來說,順手之勞罷了.

"金,你親自的去調查一下,不要驚動他們,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找到情況,了解一下具體的情況!"丁羽的這個說話,態度有些嚴肅.

對于丁羽的言語,金也是用力的點了一下頭,看得出來丁羽對于這個事情不是一般的在乎,究竟是因為什麼,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說不清楚,反正事情已經交代給了自己,剩下來就看自己究竟要如何的來處理了.

丁羽對于明仔他們幾個沒有聯系上,還是有那麼一些掛懷的,確切的來說是對自己前世的一種緬懷吧!當初的時候自己就孤獨的一個人,不想讓任何人知道自己的情況,至于究竟是為什麼,可能是害怕別人知道吧!

有些害怕,又有那麼一些期盼,非常矛盾的心理,你也說不出來究竟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況,明仔他們的情況可能跟此差不多,丁羽不希望他們被遺忘了,至少背後還有大家,大家原來的時候都是一個鍋里面,一起出生入死.

這個話絕對不是說一說這麼的簡單,是真的替彼此擋子彈的那一種,大家的性命呢?有的時候甚至都不是握在自己的手里面,而是握在隊友的手里面,因為在戰場上面,都想做到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但是怎麼可能的事情?

所以就需要相互的配合,相互的信任,稍有閃失,你丟失的就不僅僅是戰友的小命,同時還有你自己的小命.這樣的交情呢?很難用語言來形容!

等了沒有兩天的時間,金就把三個人的情況給發送了過來,明仔和阿福已經找到了,兩個人的境況不太一樣.至于芝麻嗎?聽說是出國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清楚,反正金是沒有太多的消息.

明仔所在的地方距離京城還真的就不是很遠,竟然就在津城了.要是開車的話,恐怕都不用兩個小時的時間,回想一下,明仔這個家伙說話的時候,好像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津城口音,也不知道是原來的時候這樣,還是後來改的!

早上的時候,丁羽起的很早,兩個小家伙也沒有什麼事情,帶著他們去吃狗不理包子.至于他們這個年紀能不能吃到嘴里面,這是另外一回事情,就當做是去看風景了,反正自己也是休息,就當做是帶著兩個孩子出去玩了.

來到了津城之後,丁羽就跟孩子們分開了,讓保姆帶著他們去玩就可以了,自己則和金去看自己的戰友去了,來到了地方之後,丁羽也是下車等候在那里.早上起來的比較早,所以來到了這邊還沒有到上班的時間.

"家里面的情況屬實嗎?"

站在丁羽身後的金也是點點頭,"屬實,老婆跑了.他帶著父母和女兒一起過,父母沒有什麼養老和退休,孩子上幼兒園了,所以家里面一切的負擔都壓在了他的身上面,除了工作之外,家里面還有一些土地.風評很好,但就是家里面太窮了!"

沒有多長的時間,就看見遠處零零星星的走過來一些人,看見丁羽的身邊停靠的那輛車,也是議論紛紛,就算是進入到了廠子里面,也是不住的回頭,那輛車實在是太紮眼了,等了沒有多長的時間,金也是上前了一步,"就是他!"

看見從遠處走過來的人,丁羽也是歎了一口氣,走路的時候一步一拖,很顯然腿部有著不小的問題,要知道當初在部隊里面,也是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捉龍的角色,但是現在呢?竟然頹廢成這樣了,如果金不指給自己看,自己甚至都很難認出來了.

想一想當初時候自己的處境,貌似沒有比這個好到那里去,當時的時候自己也是過得混混僵僵的,好在還有一份工作,雖然說很是疲憊,但至少能夠讓自己忘卻很多的東西,但是明仔現在的狀況,比自己當初的時候更顯有那麼一些淒慘.

明仔完全就沒有注意到不遠處的情況,母親的病情有些重了,還有就是女兒上學的問題,學費也是有些多,自己如果說身體健全的話,倒是沒有太多的問題,但是身上面的傷情也是比較的重,止痛片對于自己來說,完全就是家常便飯.

不過很快明仔就感覺有些情況不對,雖然說離開部隊已經有一些年頭,但是自己敏銳的感覺並沒有消除,至少還保留了一些,所以很快也是發現了走向自己的人,雖然說是應對著陽光,但對于明仔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

在部隊里面的訓練,已經讓自己學會如何的來應對這樣的陽光,等看清楚來人的時候,明仔微微的一愣,隨即整個人的神情也是大變,緊張,甚至是有些嚴肅,隨即也是裂開了自己的嘴一笑,笑的多少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淒苦.

丁羽看著他身上面的工作服,倒是沒有什麼嫌棄的意思,兩個人注視的看了看,明仔也是努力的想要使自己站的更直一些,但是自己的腿沒有太多的辦法,丁羽隨即也是給了明仔一個擁抱,兩個人有些年沒見了.

"我去請個假!"明仔看了一下時間,隨即也是對丁羽報以歉意的笑容,這個在部隊里面鐵骨錚錚的漢子,在面對現實生活的時候,依舊還是低下來自己高貴的頭顱,沒有辦法的事情,又不是為了自己一個人.

丁羽也是點點頭,雖然說自己給明仔可以准備更好的工作,但是不要去觸碰那顆早就已經支離破碎的玻璃心,每個人都是有自己的自尊心的,自己對此可以說是太了解,渴望幫忙,但是絕對不接受所謂的饋贈.

等了二十多分鍾的時間,明仔才拖著自己的腿從里面走了出來,丁羽依舊還是站在原來的地方,根本就沒有要上車的意思.隨即丁羽也是從自己的兜里面掏出來一盒香煙,打開之後遞了過去,"有點麻煩?"

"沒有什麼事情,班長說這段時間工作挺忙的.如果可以的話,下午還需要回來!"隨即明仔也是接過來丁羽的香煙,煙的檔次很高,至少對明仔來說是這樣的,"當年我們抽雙喜來著.現在很多地方都找尋不到了!"

"我車上面有,還有幾瓶玉冰燒,當年時候偷著去外面買的,前段時間老鬼死了,當年隊伍里面的人能夠找尋的基本上都找尋到了,但是除了你,阿福和芝麻!"

"老鬼死了?"明仔的嘴角也是微微的抽動了起來,"哎,我和他是一起出來的,我的腿瘸了,他貌似也沒有好到那里去.怎麼死的?"話很是平淡,但依舊還是能夠感覺出來,明仔有那麼一些激動,但是激動過後呢?也是無奈!

"都已經解決了,老鬼整個人都已經廢了,所以被人給偷襲了,不過我讓所有下手的人都給老鬼陪葬了,基本上是沒有任何的落下!"說這個話的時候,丁羽也是親自的給明仔把煙給點上了,"也就能做這麼一點事情了!"

"什麼時候變成富二代了?"說話的時候.兩個人也是上了早就已經等候在那里的車,車是丁叮的,丁羽借了過來,雖然說過去的時間稍微的有些長.但是這款車依舊還是非常的豪氣,至少是霸道十足的那一種,世面上依舊不太多見!

"有一段時間了,不過富一代可能更好一些!"上了車之後,丁羽也是看了一眼略顯拘束的明仔,"我妹妹的車.我的車太低調了,怕你不太習慣!"丁羽這個話略顯有那麼一些看玩笑意思,"本來是要一起過來的,但是兩個小家伙跟著保姆去玩了!"

"嗯?你都有孩子了?什麼時候結的婚?"

明仔也是微微的一愣,口氣多少有那麼一些熱乎了起來,"沒有結婚,婚姻的問題涉及到了諸多的狀況,反正現在孩子是有的,你女兒今天在家了,幸虧我來的時候有准備,不然的話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難堪!"

丁羽車後面放置了不少的東西,吃的用的都有一些,沒有什麼紅豔豔的鈔票,那個東西是真的沒有,很快金也是把車行駛到了明仔的家門口,從外表來看,明仔的家略顯有那麼一些破舊,行駛過來的時候,村口貌似沒有太多的人,時間有點早.

不過丁羽的這輛車還是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特別是看到行駛到明仔家門口停下來的時候,大家也是紛紛的議論起來,說什麼都有.很快一個小丫頭也是晃晃悠悠的從家里面走了出來,看見了自己的父親也是撲了上去.

"叫叔叔!"

小丫頭抱著自己的父親,頭發稍顯有那麼一些枯黃,一看就知道屬于營養不良的那一種,丁羽上下摸了一把,自己的身上面還真的就沒有帶什麼禮物,"這個叔叔叫的讓我感覺自慚形愧,禮物等一會給你補上,好不好!"

"好!"小丫頭倒是一點都不認生,而這個時候金已經把後面的車廂給打開了,里面堵得很滿,"來的時候也沒有准備什麼東西,就是一些吃的跟用的!"丁羽打量了一下這個家,家里面真的很窮,甚至于連門窗框都還是木頭的.

在現代的社會,這樣的情況還真的就是不太多見,看著從里面出來的一對老夫妻,明仔也是抱著自己的女兒喊了一聲,"爸,媽,這個是我的戰友,過來看看!"

"你們好,我是明仔的戰友,我叫丁羽!"丁羽的態度非常的恭敬,一點輕浮的意思都沒有,老兩口看著停靠在門口的這輛豪車,看著搬下來東西,隨即又是看向了自己的兒子,兒子對此倒是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你好,你好,明子,讓你戰友家里面坐!"丁羽對金點點頭,隨即也是一同的走進了房間,看著炕上面擺著的書本,丁羽也是笑笑,明仔也是把自己的女兒扔到了炕上面,讓她把東西收拾一下.

雖然說身體條件不太好.但是老太太還是讓老頭洗了一些水果過來,水果不是很大,甚至有點已經有黑點了,但是丁羽並沒有在乎.拿起來吃了一個,神情一點做做的意思都沒有.

而小丫頭看著金搬進來的東西,眼睛也是一亮,趴在炕上面,也是指著箱子喊道."肉肉,肉肉!吃肉肉!"丁羽也是一愣,隨即也是笑了起來,把小丫頭抱在自己的懷里面,"好,中午咱們一起的吃肉肉!"

看著小家伙開心的樣子,丁羽也是對金點點頭,剛才的時候都已經說過了,自己會給小丫頭補上禮物的,這個事情說到做到.絕對不能夠含糊過去,自己也是當父親的,有些話當著孩子的面既然說道了,就不能夠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你做飯吧!"丁羽看著明仔,也是故意的說到,當初在隊伍當中,他就是充當著廚師長的工作,這個手藝應該沒有被扔下來吧?"東西我可是給你准備好了!"

"行!"隨即丁羽陪著老太太和小丫頭坐在炕上,沒有多長的時間,金就大包小包的拎著東西走了進來.看著炕上面的禮物,小丫頭也是歡鬧的蹦了起來,這個甚至是幼兒園都沒有的好東西,只有在電視里面才看到過.

想了想.小丫頭也是磨蹭著下地,身子趴在炕邊的位置,兩條小腿先著地,然後扭著自己的小身子出去,好一會才走了進來,竟然是去重新的洗漱了一番.甚至還把自己的衣服都給換了,然後抱著玩具就不撒手了.

"哎,明子是一個苦孩子,當初的時候家里面還不錯,誰曾想好好的人回來之後,竟然瘸了,而我有拖累了她,這個小不點跟著我們算是受罪了!"

"吃點苦不算是什麼,男人嘛?有的時候吃點苦受點累,這個也算是人生的一種經曆,沒有這樣的經曆是沉澱不出來了,先前的時候大家都在找他,但是一直找不到他的關系在那里了,明仔也是的,也不跟兄弟們打一個招呼!"

丁羽陪著老太太說了比較長的時間,在這個過程當中,又是加深了一步對明仔的了解,雖然說距離中午還早得很,但是這個飯菜很快就被擺在了桌子上面,簡直比過年的時候還要更加的豐盛,小丫頭已經開始不住的咽口水了.

但就算是這個樣子,手里面還是死死的抱著自己的洋娃娃,不肯撒手.

"羽毛,家里面沒有什麼好招待的!"說話的時候,明仔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丁羽則是很不在意的搖頭,"當年的時候在泥水里面都能夠吃得下,現在坐在炕上面,就吃不消?而且這樣的飯菜還不豐盛?太見外了!"

對于丁羽能夠坐在自己家里面吃飯,而不是出去吃,明仔的心里面可以說是相當的感激,看著戰友開過來的豪車就知道,他不差出去吃一頓飯這個錢,這個就已經不是面子這麼簡單的事情了,完全就是情義.

"現在做什麼,這樣的豪車都開上了?"

給丁羽倒酒的時候,丁羽謝絕了,明仔也沒有太奇怪,當初在部隊里面的時候,一方面是因為年紀,,另外一方面他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面的喜好,沒有想到這個毛病到現在依舊是沒有任何的更改,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堅持呀!

"從部隊里面出來之後,混跡了兩天的時間,弄了一個大學的文憑,後來去京城的國企待了一段時間,然後讀醫學,現在當醫生了!"丁羽也是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的情況,具體的問題沒有說清楚了,畢竟還有明仔的父母和女兒還在.

"學醫了?"明仔好像是想起來了,"記得你好像說過來著,你父親就是醫生!"

"嗯,也算是了卻他的一個心願吧!"丁羽也是笑著的說到,"學醫的時候,做了一些其他方面的生意,後來老鬼出了事情,就你們三個人沒到,大家也是感覺非常的不放心,也不知道你們三個人究竟是怎麼了!"

說話的時候,小丫頭也是拿著自己的小勺子,滿臉油光的在吃東西,要是按照一般的情況,小孩子是不允許上桌的,但是丁羽在飯桌擺上的時候,就沒有讓小丫頭離開,一直都給摁在自己身邊的位置.

看著她吃飯的樣子,丁羽也是多吃了兩口,但也就是淺嘗即止,因為中午的時候,自己一般不怎麼吃東西的,不過早上的時候嗎?因為來的太早,兩個小家伙吃了東西,但是自己這個當父親的,還真的就沒有沾染太多.(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四十八章 軼事    下篇:第二百五十章 但求心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