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四十四章 詳談   
  
第二百四十四章 詳談

袁成林也是明白了,今天為什麼岳父和岳母要跟自己談及這個方面的問題,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家里面日後都不會有經濟方面的問題了,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說的太明白的!

家里面給與自己的暗示已經夠多了,不過袁成林也是有那麼一些懷疑,自己的那個侄子究竟是做什麼的呢?所謂的醫生應該就是一個隱藏的身份吧!其背後應該還有其他的身份呢?普通家庭成長的,但是跟軍方的關系密切,完全不掛邊.

袁成林感覺有那麼一些不能理解呀!不過就聽見老爺子繼續的說到,"我跟丁羽這個孩子已經達成了這個方面的協議,這個事情呢?暫時是不會宣揚出來的,家里面的人知道就可以了,現在所有的事情都是由王陽出面擔著!他是最為合適的人選!"

自己倒是看過了王陽的打扮,倒是非常的不錯,至少給人的第一印象非常的舒服,一點都不張揚,而且顯得非常的沉穩和低調,有內涵,但是很多的事情並不能夠看外表,不過這個事情袁成林還真的就准備說點什麼.

"爸,陽陽能夠承擔這個責任嗎?"袁成林也是真心的問及這個話的,並不是說袁成林對于王陽有什麼意見和想法,這個話是出于對王陽的一種擔心,畢竟王陽才剛剛的步入社會."這個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把王陽的前途給毀了一大半的,合適嗎?"

王璞的表情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苦悶,"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王陽是最為合適的人選,不僅僅是咱們家,還有蘇家,除了他,其他人都不妥,至少現在是不妥的,再者一方面.丁羽那個混蛋他沒有這個方面的意思!我....."

袁成林也是當做沒有聽到最後的那句話,自己的老岳父顯然不是發牢騷這麼的簡單,不然的話是不會爆粗口的,這個還真的就是難得一見.自己已經有很多年都沒有聽到岳父這麼的說話了,實在是不容易呀!

"他極力的劃清跟家里面的關系?"

"倒也不能夠這麼的說,但對于家里面的態度呢?稍顯有那麼一些值得玩味,讓人有那麼一些說不清楚,不然的話我跟你媽也不會如此的來處理這件事情!"

看著爺爺看向了自己.王陽也是緩緩開口說道,"先前我對這個事情比較的向往,但是接手了之後,才發現事情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輕松,這些產業壓在身上面,壓力真的是太大了,我今天上午的時候去見了哥哥,被教訓了一頓!"

袁成林看著王陽,"我對于你哥的事情不了解,就聽聞了一些事情.那些並不能夠成為判斷的依據和條件,如果有時間的話,應該一家人坐下來好好的吃頓飯,好好的聊聊!"

王陽看向了自己的爺爺和奶奶,在他們表示同意了之後這才說到,"父親和母親都已經見過了,姐姐也是見過了,先前的時候哥哥特意去了一趟父親那里,他的一個戰友死了,情況比較的特殊.當天的時候我在場,軍區直屬的特種大隊,至少一個排的人,全副武裝的在那里戒嚴.不過更像是防備什麼的!"

這個話也是讓袁成林認識到了什麼,家里面不是說沒有其他方面的想法,但問題是下不了這個時候,誠然這個人是親孫子,甚至是長房長孫也是同樣的如此,"他還是軍方的人?"

"不是了.但是軍方當初的時候占據了一些先機,所以把丁羽給搶在了自己的手里面,這個孩子的手里面有一個特殊的權利,他跟英國方面的關系非常的好,有進出英國的特殊豁免權,比所謂的外交豁免權更加的特殊一點!"

聽到岳父這麼的說,袁長林也是越加的有興趣了,自己的這個侄子還真的就是非同凡響呀!自己知道他的年紀一點都不大,但是在這個年紀就做出來這樣的事情來,實在是太不一般了.

"究竟因為什麼不回家?難道有其他的顧慮嗎?"

老太太也是苦笑了起來,"誰也說不清楚究竟是因為什麼,這個話先前的時候是不敢問,現在是不能問,小家伙還是比較孤傲的,性格方面呢?稍顯有那麼一些淡然,對于任何事情都是如此,我一直都希望看一看他在部隊里面的評估報告,但是始終都沒有機會!"

"蘇家也不行?"因為知道岳丈親家的關系,所以袁成林也是多問了一句.

老太太搖搖頭,雖然說蘇家是軍方的人,自己的那位親家當初的時候在軍方也是一頭大老虎,但是分屬的性質是不一般的,所以調查一些平常的情況還可以,像是自己大孫子這樣特殊的狀況,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了.

"陽陽,看來你只能是硬著自己的頭皮往上沖了!"

王陽也是笑了一下,笑的有些勉強,隨即在爺爺和奶奶的示意之下,也是走了出來,看著坐在那里的姑姑,也是抓起來一個打皮的蘋果,自顧的吃了起來,王慧看著自己的侄子,又看向了一下那邊的房間,"你小子出息了呀!"

"姑姑,你就別嘲諷我了,我現在都不知道如此的自處了!"雖然說是自己的姑姑,但是有些事情呢?自己是不能夠說的,姑父說了是另外一回事情,雖然說今天跟姑父談及這個事情,就沒有要瞞著的意思,但是這個消息卻不能夠從自己這里走漏出去,這是規矩.

王慧當然也沒有要去問及的意思,自己也是這個家庭里面長大的,對于方方面面的情況也是知曉的差不多了,既然侄子沒有說,自己也不會去問及的,真的要是問及的話,只能是讓彼此之間顯得非常的尷尬,侄子到底是說還是不說呢?

自己只需要等候一段時間,要麼丈夫會告知自己,要麼父親和母親會嚴厲的警告自己的,就是這樣的,沒有什麼不一樣,自己早就已經習慣了.

"爸,陽陽好像真的受到了些許的打擊.以往的時候都是很開懷的,現在貌似背負的壓力稍微的有些大?"袁成林也是試探的說到,因為自己也是真的看出來了,王陽這個孩子.現在還算是能夠撐得住,但是能夠撐多長的時間,就不清楚了.

"丁羽先前的時候跟我提及過這個方面的問題,他可以把陽陽給安排到高盛那里,你覺得合適嗎?"王璞也是感歎的說了一聲.袁成林也是抿了一下自己的嘴,高盛代表了什麼意思,自己倒是非常的清楚,那是一個深潭.

高盛這樣的地方,如果說王家的人摻和了進去,到時候很難解釋清楚,雖然說那里絕對是能夠鍛煉人的地方,但究竟是走向云端,還是落入地獄,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太好說.不過丁羽這個孩子也是夠狠的,竟然想要把自己的弟弟送到那樣的地方.

"如果說沒有王家的這個身份,我倒是希望如此,鍛煉鍛煉倒也沒有什麼不好的!"王璞也是給這個事情定了盤子,袁成林猶豫了一下,也是點點頭,高盛那邊倒是一個非常好的鍛煉場所,並不是誰都有這樣的機會.

"現在陽陽捧著這個金飯碗,雖然不身在鬧市了,但是這個危險性還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的.這個也是陽陽感覺害怕的原因!"

"這個並不是最主要的,主要是丁羽這個孩子的意思很是清楚,甯可讓這些錢打了水漂,也要讓陽陽鍛煉鍛煉.反正他就是這樣的態度,現在就看家里面坐什麼樣子的選擇,吃利息和分紅倒是足夠家里面的開銷了!"

"這是一個很大的難題,蘇家對于這個事情是什麼意見?"畢竟這個不是一家的事情,而且就算是一家的事情,家里面的人意見可以在老爺子和老太太在的時候達到統一.但是當老爺子和老太太不在的時候,還能夠統一嗎?

"現在蘇家還不太知曉這個方面的情況!"說完了之後,王璞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老伴,兩個人對視的看了一眼,"當初你的事情,他送來了一張兩億三千萬的銀行支票,剩下來那三千萬,被用來還賬了,後來他又送來了一張支票,老蘇頭感覺心里不平衡,所以丁羽也是送了一張等價的支票,倒是讓老蘇頭一下子坐蠟了!"

說到這里的時候,王璞也是笑了起來,袁成林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能夠理解,蘇老的脾氣有些火爆,這個自己是知道的,但是卻沒有想到這個年紀了,竟然還小孩子心性.

"這個完全是拿錢不當錢呀!"雖然說自己經手的資金是海量的,但是家里面的存款真的要是說出來的話,貌似連零頭都沒有,這個是真的,因為在這一點上面,家里面的規矩非常嚴!

"他背後的勢力和財力究竟是怎麼樣的,我真的不了解,不過他前兩天的時候去了一趟韓國,跟韓國的sk鬧了一下,sk低頭了,跟三星的李健熙見過面,具體都涉及到了什麼,不太清楚,反正這個家伙沒有要說的意思!"

袁成林也是感覺自己有那麼一些牙疼,相對而言,李健熙更加的出名,但是sk可是韓國能源的代表,能夠讓sk低頭,這個背後的勢力究竟有多大,這個靠的絕對不是手段這麼的簡單,想到這里的時候,袁成林也是長長的吸了一口氣.

了解的越多,就越是感覺自己的這個侄子太不一般了,簡直就是非人類,"爸,他是一個醫生,這個是他的掩飾身份?"

"不,這個是他的正是身份,工作非常的出色,先前老瞿的手術就是他摻和其中的,也是那個時候你媽突然的發現了他,這個事情老生常談了,沒有什麼意義.他的下屬究竟都有誰,不清楚,完全的不清楚,露在明面之上的人太少了!謹慎的跟什麼似的!"

"能夠確實他的身份嗎?"

袁長林的這個話有兩層意思,丁羽能夠拿出來這麼大的一筆錢財,是很值得懷疑的一件事情,再者就是丁羽王家血脈的身份,這個也能夠確保嗎?

"這兩件事情沒有任何的問題!"王璞也是點了一下頭,"不過我也是有那麼一些懷疑,這個小心謹慎的稍微有些過頭了,為什麼?說不准,對于任何人都有那麼一些要防著一手的架勢,我對此的懷疑呢?是因為他在軍方的訓練嗎?但是找不到任何的線索呀!"

袁成林看著自己的岳父和岳母."軍方對于這個事情是什麼態度?"

"知道,但是絕對不會拿到明面之上的,最早的時候軍方根本就不知道丁羽的身份,他是王家的孩子.不過經過一些列的運作之後,軍方現在肯定是知道的,但就算是知道了,他們也會裝作不知道的,丁羽也是這個意思!"

袁成林現在貌似已經勾畫出來了這個脈絡.丁羽這個孩子沒有回家的一部分原因呢?是對家里面沒有太多的感情,另外一方面呢?也是出于對王家的一種保護,看來這個孩子內心對于王家還是有那麼一些感情的,血脈的關系,畢竟不一般.

簡短的把該說的事情都說了,也算是給自己的女婿交底了,有些問題呢?不是先前的時候不讓他知道,而是時機真的不合適,現在這個時機到了,那麼該說不該說的.都已經讓袁成林明白了,既然已經是家里面的人了,就不需要有什麼隱瞞.

其實袁成林也知道,家里面遲早會跟自己談論這個方面的事情,只不過自己沒有想到這個信息量是如此之大,這個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出乎預料之外,沒有想到這個支援竟然會是家里面的長房長孫,這個可不僅僅是意外驚喜這麼的簡單呀!

當初的時候自己也是在考慮這個方面的問題,背後支持的人究竟是誰,老爺子究竟跟支持的那一邊達成了什麼樣子的協議?畢竟自己已經在這個大家庭當中了.所以需要站在這個大家庭的角度來考慮問題.

但是今天這個真相擺在了自己面前的位置,驚喜來的真是太突然了,突然的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恍然不知所措了已經,對于老爺子當初做出來清廉的選擇呢?自己是沒有任何反對意見的.甚至舉雙手贊成.

自己看過太多太多這個方面的典型了,為此而倒下來的人舉不勝數,原本的時候自己還擔心老爺子會想的有些糊塗,甚至是偏差,現在想來,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羞愧的.虧對了老爺子的培養和期望呀!自己簡直就是一頭豬,怎麼能夠懷疑老爺子呢?

"如果說這個事情已經定下來了,我覺得應該培養一下陽陽了,但就這麼的讓他去闖蕩貌似不是那麼一回事情,兩眼一抹黑的,有那麼一些不太像話!對于陽陽來說,我覺得也是不負責任的一種表現,而且我覺得國內不是最好的選擇."

"說說你的看法!"

"國內的體制不合適,而且極其的容易為人所詬病!"

簡單的兩句話,但卻是相當的說明問題,"是呀!國內的體制極其的不合適,而且極其的容易為人過詬病!"隨即老爺子也是把丁叮的那個產業給說了出來,王璞聽了之後,也是琢磨了一陣,倒是一個不錯的產業,但問題現在進場,已經晚了.

"從了解的情況來看,讓丁羽主動的放棄,這個不太可能的,這個是他給妹妹的嫁妝,其他人進場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想要打丁叮這個孩子的注意,那麼勢必會讓他極其的不滿意,而不滿意的後果可能就會稍顯嚴重!這個事情沒有商量的余地."

三個人在房間里面好一陣的議論,從房間里面出來的時候,天色早就已經暗淡了,最為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他們並不是這個方面的人才,甚至是沒有太多的認知,就坐在房間里面討論,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王陽晚上躺下來的時候,沒有任何的睡意,是真的睡不著,把手放置在自己腦後的位置,自己依舊還是在想著自己哥哥跟自己提及的事情,這個問題一直都困擾著自己,但就算是到了現在,依舊還是沒有能夠找尋到答案.

晚上回來的時候,自己隱約感覺到了一些狀況,但是從現在來看,情況跟自己想象的貌似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這里面應該還有著其他方面的狀況,絕對是這樣的.

但是一晚上的時間,沒有任何的收獲,早上起來的時候,王陽的眼圈有些發黑,想的東西稍微的有些多,一時之間呢?又稍顯有那麼一些雜亂,所以還真的就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是好了,看著爺爺和奶奶,王陽也是很恭敬的問候了一聲早安.

"昨天晚上的時候沒有休息好?"

老太太雖然說年紀大了,但還是比較的敏感,王陽也是苦笑了起來,現在這個時候自己能夠睡好才奇怪了呢!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山一樣的壓力向自己鋪面而來,沒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感覺挺容易的,但是實際上面呢?自己甚至都有那麼一些後悔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家庭談話    下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拒絕的態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