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四十一章 後悔了   
  
第二百四十一章 後悔了

在回濱城的路上面,宋云明也是給自己的老同事馬云田打了一個電話,意思很簡單,下午的時候我就會到濱城,晚上的時候一起吃個飯吧!有些事情想要聊聊.

聽到宋書記的電話,馬云田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的感覺心中一慌,說不出來的一種感受,自己也是交代了一下工作的問題,連秘書都沒有帶,就跟司機一同的去了濱城那邊.

見面之後,也沒有太多的寒暄,都已經是老同事了,這個關系實在是太相熟了,所以也就沒有必要有過多的客氣了,看著要倒酒的馬云田,宋云明直接的就把酒給接了過來,然後親自的給馬云田倒了一杯酒,看得馬云田也是感覺有些不妙,那個拿筷子的手都有些晃動了.

倒了酒之後,宋云明也是敬了一杯酒給馬云田,"這一次我是被人叫回去的,被人給警告了,如果說我不警醒的話,那麼下一次可能就是省里面的警告了,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提及到了你!"

"我?"馬云田也是緩緩的把手里面的就被給放了下來,"對,提及到了你,不過看樣子我貌似也是跑不了的,但主要的問題並不在我的身上面,不然的話也不會問了兩天的話就回來了,事後,喬喬去找了丁羽!談了一些問題!"

馬云田也是不由的一哆嗦,酒杯里面的酒也是被灑出來了一些,"姚億錦,也就是胖子的老爹在京城那邊手術,丁羽負責安排的,都是喬喬的老同學,所以喬喬刻意的去醫院堵著丁羽,但是兩個人聊得好像有些崩,至少是不太愉快的!"

"是丁羽的出手,已經好多年了!"

宋云明並沒有理會馬云田的感慨,"雖然談的不愉快.但是這一次的事情並不是丁羽出的手,不過跟丁羽多少有那麼一些關系,他背後的勢力可能是為了討好他,也可能是因為其他的原因.所以試探性的把我給拽了進去!"

馬云田的嘴角開始微微的抽動了起來,當年的時候對于自己來說絕對是一個機會,對于自己來說,丁羽那個小家伙是不是討厭,對自己沒有太多的影響.在當時的時候,他就是一個可以被利用的對象,僅此而已.

後來的結果呢?只不過是因為情勢所致,不否認自己有那麼一些影響,但是那又怎麼樣?

可是誰曾想,這才幾年的功夫呀!丁羽突然的就翻身了,真的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但問題是現在根本就不到三十年的時間呀!雖然說丁羽一直以來都沒有太多的動作,但正是因為沒有太多的動作,才尤為的顯得有那麼一些過分.

自己的兒子回國之後.就一直的在京城那邊呆著,什麼動作都不敢做,原來的時候自己沒有考慮明白這里面的問題,現在這個時候自己總算是想明白了,自己的兒子在一定程度上面就是被保護了起來,不然的話,就可能會出現白發人送黑發人.

但問題是自己的兒子就這麼的留在京城這邊,整個人都已經廢了,天天無所事事的,而且他從小的時候對于學習呢?就不是那麼的上心.所以讓他沉下心來,這個事情根本就不現實的,沒有工作,也不能讀書學習.整個人還能夠干什麼呢?

丁羽是沒有把這個報複放在自己的身上面,但是卻作用在自己兒子身上面,自己奮斗了一輩子,為了什麼?自己的年紀也不算小了,這輩子已經走過去很大的一段了,日後呢?還是需要看自己的兒子.但是自己的兒子呢?卻被丁羽給廢了.

其實這個就是丁羽明擺著的報複,但問題是誰也說不出來一個什麼來,因為兒子是被父親給硬壓在了京城,不是特殊的情況,絕對不允許出離,現在兒子可能還不太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貌似還過的很是逍遙.

"什麼條件?"

"丁羽對于這件事情是不會出手的,我覺得這個事情目前來看還是真實的,沒有那個必要的.喬喬跟馬堅之間的婚約就算了!"宋說出來這句話的時候,也是滿嘴的苦澀,隨即一仰脖,把酒杯里面的酒水,全部都給干了.

"你說,我們當初的時候是不是做錯了這個事情?"宋云明感覺有那麼一些苦悶,"我女兒走了,沒有絲毫留戀的走了,我辛苦給安排的工作給辭了,然後不認我這個父親了,我當時讓她去見丁羽,這個考慮是有那麼一些欠缺了!"

"喬喬走了?"馬云田也是驚呼了一聲.

"對!"宋也是苦笑了起來,"昨天走的,我也不知道去了那里,我知道的時候都已經走了,工作也辭了,我這個父親是有那麼一些不太稱職,原本的時候沒有這個方面的感觸,但是現在我都不知道回去之後怎麼去面對她媽了!"

"不會的,喬喬是一個懂事的孩子!"馬云田的心情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畢竟這個事情還涉及到了自己,雖然說丁羽沒有要追究的意思,但是卻一直的在背後的盯著,這種滋味真的是太難受了.

"不是會不會的意思,她就是一個丫頭,也沒有經曆過什麼所謂的風雨,現在就一個人,我已經讓人去找了,但是這個丫頭走的時候那叫一個決然呀!當著我和我父親的面說的這個話!"看著馬云田,宋云明也是很悲哀的說到,"你知道我當時的感覺,心都碎了!"

一頓酒下來,兩個人就在那里感慨了,在酒店里面,馬云田醒酒之後也是在考慮著這個方面的問題,宋云明說的話呢?不能不信,但也不能夠全信,不過丁羽身後的勢力開始對自己有興趣了,這倒是真的了.

也就是說自己需要謹慎謹慎再謹慎,不要給其他人抓住任何的把柄,不然的話自己恐怕真的就要出問題了.但是這兩年自己明顯衰老的有那麼一些厲害,工作方面的事情對于自己來說,壓力不算是特別的大,但是丁羽給與的壓力,讓自己感覺身心俱疲.

當初的時候.自己覺得做這個選擇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因為當時,看丁羽就跟看所謂的小螞蟻一樣,完全就是不在乎的態勢.但是現在呢?丁羽看自己,是不是也是同樣的如此,莫欺少年窮,自己也算是真正的領會到了這一點,但是悔之晚矣.

讓自己感覺尤為可笑的是先前對于丁羽的試探.自己在丁羽父親那里動了一點手腳,看著好像是冠冕堂皇的,但是實際上面呢?只不過是最後的遮羞布而已,其行為完全就是在掩耳盜鈴,丁羽肯定是把所有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面.

但是丁羽什麼都沒有做,丁羽完全就把自己當做了台下的看客,看著台上面的小丑自顧的表演,如果說今天不是宋書記戳破了這個氣球,自己依舊還是沉寂在這個美夢當中,可能永遠都不會醒過來的.

但是現在醒過來又能夠怎麼樣呢?自己甚至有一種擔心和害怕.如果說自己真的選擇了辭職,那麼丁羽會把下手的目標放在誰的身上面呢?這個問題馬云田甚至有那麼一些不敢去想,自己現在多少有那麼一些明白了.

丁羽不動他們,不是寬恕,反而是一種懲罰,當初的時候不就是因為身份的緣故,碾壓了別人嗎?現在我讓你們繼續的留在位置上面,但是現在的留任,更多的是一種煎熬,完全就好像是置身于水深火熱之中.

沒有任何掙紮的機會.就好像是自己的兒子馬堅一樣,他的下場是什麼,馬云田可以說是看得非常的清楚,馬云田多少想明白了.什麼時候自己的煎熬結束了,也許馬堅就可以被放出來了,這就是一種相互的制約.

這一手真的是太陰狠,太毒辣了,但是馬云田卻沒有任何的辦法,丁羽可以說是鯉魚躍龍門了,跟自己的層次完全就不一樣了.自己家里面的那點勢力呢?起到的作用太有限了,更何況這個資源也不會傾斜到自己身上面太多.

現在這個時候除了認栽,沒有其他任何的辦法,要知道丁羽還沒有動手的意思呢!如果說丁羽真的要是動手了,到時候又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情況,馬云田甚至是有那麼一些不敢想象,那種未知的恐懼,緊緊的包裹著馬云田.

想清楚一些事情之後,馬云田覺得宋書記說的那些話反而更為的真實一些了,喬喬那邊肯定是承受不住這個壓力了,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在如此的恐懼之下,沒有崩潰這個都已經是實屬不易,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之下,脫離這個家庭,也算是一種解脫.

而宋書記肯定也是想明白了這里面的問題和狀況,女兒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了,已經快要崩潰了,而崩潰的結果是什麼,不言而喻,宋家如果說真的想要找尋自己的女兒,怕找尋不到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不敢去找尋呀!

找尋之後,面臨的打擊可能是鋪天蓋地的,宋家的那位老爺子對此恐怕也是看的很清楚,所以也就默許了這件事情,哎!這都是怎麼鬧得呢?

當時的時候就做了一個所謂的選擇而已,但是帶給自己的卻是如此之傷痛,馬云田從來都沒有後悔過自己所做的事情,但是在丁羽的這個問題上面,自己是真的後悔了,自己當初的時候明明可以用其他的手段的.

但是世間沒有所謂的後悔藥呀!自己也就只能是看著事情發生在自己的面前,但是卻無可奈何,第二天早上的時候,馬云田又一次的去見了宋書記,兩個人相互的看了看,眼里面都是流露出來些許的感慨來,看來大家都是同路中人呀!

"丁羽不在意,因為他不需要有任何的在意,我們在他的眼睛當中,跟螞蟻沒有太多的區別.但是他身邊的人會不在意嗎?有的時候無聲的威脅才是最大的恐懼,我希望這個是我們的錯誤判斷,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相互勉勵,好自為之吧!"

兩個人之間的話並不多,簡單的兩句而已,隨即也是分開了,馬云田離開了濱城,自己要在第一時間趕回去,市里面還有其他的工作在等著自己.

不過在回去的路上面.馬玉田也是跟家里面的父親打了一個電話,這個時候父親應該起床了吧!"爸,是我,馬堅跟宋喬喬婚約的事情取消吧!這個事情我已經跟宋書記的談過了.談的還算是不錯,但是我怕孩子面子上過不去!"

老爺子也是感歎了一聲,"你領悟到了就好,這個是你一生道路上面犯下來最大的一個失誤的,既然你今天說了這個話.我也就不瞞著你了,這個也是我這些年一直都疏遠你的原因,手段太下作了,為了一己私欲毀了一個人,心性的問題太大了!"

既然自己的兒子說了這樣的話,老爺子也是覺得這個事情應該有一個交代了,也沒有讓馬云田繼續的說話,老爺子緩緩的說到,"你總是覺得我很偏心,家里面的資源根本就沒有任何要倒向你.這里面的原因諸多,不過現在也就沒有必要去解釋什麼了"

"爸,我讓你失望了!"

"不是說你讓我失望了,而是我害怕,我不敢往你的身上面傾斜任何的資源,你知道為什麼嗎?我是真的害怕,你的行為太冒失了,太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了,到時候你所牽連的人就不止你一個人了,好了.多余的話就不說了,馬堅這邊我會說的!"

"爸,這個孩子被我給慣壞了,我當時的時候太急切了.所以一時走上了岔路,而馬堅在這樣的影響之下,也是出現了很多方面的狀況,我不希望這個孩子日後跟我一樣,也許老老實實的做一個普通人,也是一種幸福!"

"我會親自的去找丁羽談談這個問題的.不知道這張老臉是不是有用?"老爺子也是哼了一聲,"其實給不給這個面子都不重要了,這個事情還是需要給畫上一個句號的,至于其他方面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不敢想,也不能想,你明白嗎?"

放下來電話的時候,馬云田感覺苦澀不已,原來的時候自己因為是政治觀念的原因,所以家里面的資源都不往自己的身上面傾斜,從跟自己的說話來看,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主要是因為自己做的事情,讓父親過于的失望了,這才是根本.

這麼多年以來,父親沒有提及這個問題,而自己也沒有任何的醒悟和領悟,知道今天自己跟父親說了那樣的話,父親才提及了這里面的原因,是自己醒悟的太晚了.

老爺子跟自己的兒子通完了電話之後,也是讓人把自己的孫子給找了過來,看著他的樣子,老爺子也是歎了一口氣,"我准備去找丁羽談一談?"

馬堅也是宿醉的模樣,根本就沒有醒過來的意思,早上回來的太晚了,還沒有睡下,就被爺爺給叫了過來,丁羽,馬堅的腦海里面也是閃現過一絲的疑惑,但是稍縱即逝,看著自己這個孫子的樣子,老爺子也是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自己的這個孫子已經是徹底的廢了,沒有工作,天天燈紅酒綠的,甚至是有那麼一些胡作非為,因為他沒有任何的目標,也沒有任何的動力,混混沌沌的,看著自己大孫子的樣子,老爺子也是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我是馬堅的爺爺!"丁羽看著來到自己辦公室的老爺子,也是愣了一下,隨即也是點點頭,"馬爺爺,你好!"然後站起來,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面前,然後又是坐回倒了自己的面前位置,態度非常的恭敬.

看著丁羽,再想一想自己的孫子,哎,都是一樣的孩子,為什麼差別這麼的大呢?

"我的年紀已經很大了,這些年我也很少出門,走不動了!"這個話說的有氣無力的,但是在丁羽看來呢?這個威脅貌似有些太過了吧!不過丁羽也是點點頭,表示聽明白了,這個話語當中的潛意思.

"當初的事情呢?怎麼懲罰他馬云田,這個我沒有怨言,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不折手段,得到什麼樣子的下場都不為過,但是馬堅就是一個孩子,他已經頹廢的不成樣子了,這些年一直的都被關在家里面!"

"我在里面待了六七年的時間!"既然你是來談條件的,那麼我也說一說我的條件好了,也沒有什麼虛偽的意思,很是直白的就說出來了其中的問題和狀況,"你老人家的意思呢?"

"太長了,我怕我活不到那麼長的時間!"說話的時候,也是拿起來面前的那杯水,那個手顫抖的有些厲害,要知道水杯里面的水根本就沒有滿,但是拿起來的時候,杯里面的水撒的哪兒都是,但是老爺子沒有在意,丁羽也沒有在意的意思.(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四十章 報複?    下篇:第二百四十二章 告一段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