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三十九章 攤牌   
  
第二百三十九章 攤牌

王璞還真的就非常擔心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自己的這個孫子不跟自己提任何的條件,但是隱約的呢?也是把這個條件擺在明面之上了,雖然說我身上面流著的是王家的血,但是這個問題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不需要拿出來.±頂點小說,

對于王璞來說,這樣的情況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難以接受,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呢?畢竟是自己的親孫子,而且還是丟失多年的親孫子,但是現在呢?因為利益的關系,竟然讓自己舍棄這份感情,這個滋味真的不是一般的難受.

雖然說政治從來都沒有任何的親情可言,講究的都是利益,但是丁羽畢竟是親孫子,這個恐怕也是自己的老伴沒有趕過來的原因,因為她根本就沒有辦法面對眼前的這個情況,自己真的是挺奢望丁羽這個孩子,能夠跟自己說道說道的.

既然自己的爺爺沒有什麼話說,丁羽也是轉頭看向了自己的弟弟,"你准備入手什麼行當呢?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考慮?是投資?還是分紅?"

王陽也是看了看自己的爺爺,對于這個問題呢?自己的准備並不是非常的充分,"我希望大哥你能夠給與我一些指點,我在這個方面並沒有什麼經驗!"就不要在大哥的面前裝什麼大拿了,純粹的班門弄斧!

"我也沒有!"丁羽的態度非常的堅決,"如果說是醫學方面的,我倒是可以給你一些參考建議,但是經濟方面的嗎?宏觀的問題我可能有些研究.但是具體到一定程度了,我就是莫可奈何了.不過我在高盛那邊倒是可以給你安排一個位置!"

"不行!"還沒有等王陽說話,老爺子率先的就表示了拒絕.高盛是什麼性質的公司,老爺子的心里面可以說是非常的清楚,不用自己的大孫子,如果說家里面真的願意,王陽在高盛占據一個位置還是不成問題的,但是味道就真的變了.

"隨意!"丁羽也沒有看向老爺子的意思,"我會轉移一部分股份出來,至于王陽你究竟要轉到誰的名下,這個問題我管不著.至于將來的時候,你究竟要怎麼的去參與和管理,這個問題也全部的都在于你自己!"

錢對于丁羽來說,還真的就不是什麼問題,所以自己還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面的擔心,不過到現在為止,彼此之間還真的就沒有談論到具體的數目問題,這其實是一個相當微妙的問題,究竟拿出來多少是合適的呢?

這個數字實在是不太好去確定.多了的話,丁羽這個孩子可能承受不住,畢竟他的錢也是掙回來的,他不是開印鈔機的.但是少的話,對于整個家族有沒有太多的影響力,中間的這個平衡很難去拿捏.

而丁羽在這個問題上面也沒有太多的發言權.為什麼這麼的說,因為丁羽對于家里面的情況同樣也是相當的不了解.誰知道家里面需要多少的用度?丁羽並沒有切身的經曆過這個方面的問題,所以他自己也拿定不了這個主意.

反正丁羽現在是沒有要開口的意思.你老人家既然已經說了這個話,想必這個心里面應該是有數的,自己等老爺子開口就好了,"從現在的社會發展程度來看,家里面的用度和開銷可能會非常的大,一年可能需要這個數字!"

看著老爺子樹立起來的食指,丁羽也是點了一下頭,"如果說一年這個數字,百分之十的收益比例,十倍的價格,這應該是一個比較准確的數字,我就按照這個來准備了,不過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不過時間不會特別的長!"

這個話說的相當霸氣,不就是錢嗎?我有!

"我說的是一個億!"

"我又沒有說是一千萬!"丁羽的聲音很是平淡,王陽在旁邊也是聽的有那麼一些心驚膽戰的感覺,自己的甚至都感覺有那麼一些坐不住了,雖然說大哥跟爺爺之間的說話沒有任何的火藥味,但是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控制不住這種恐懼.

丁羽並沒有表示過自己的財力究竟有多麼的雄厚,完全就沒有這個方面的必要,老爺子提出來了這個條件,丁羽一次性的付清,本來丁羽就不欠王家和蘇家什麼的,有血緣關系那又怎麼樣?難不成就代表了一切嗎?

跟丁羽這個孩子之間的談判可以說是非常的順利,甚至是超乎想象的,但也正是因為談判的順利,讓接下來的事情呢?有那麼一些不太好去決斷了,該怎麼跟丁羽這個孩子說接下來的事情呢?至少老爺子感覺有那麼一些難以開口.

要知道跟丁羽這個孩子談判,在一定程度上面,王家和蘇家就已經對丁羽關上了一扇門,至于另外一扇門呢?雖然說還沒有徹底的關上,但貌似也是半掩了.

但是站在感情的角度來說,現在這個時候老爺子感覺很是虧對丁羽這個孩子,他還是期望丁羽能夠提出來一定的要求來,至少顯得公平一些,讓自己的心里面也顯得好受一些,但就算是到了最後,丁羽依舊沒有開這個口.

在自己的爺爺離開了之後,丁羽也是去了自己的書房那邊,生活還是要繼續的,也沒有跟平常的時候有什麼兩樣的地方,甚至于第二天早上的時候,丁羽就把手里面的東西交給了家里面的勤務人員,"王陽來的時候,把東西給他就好了!"

說完了之後,丁羽就上班去了,畢竟涉及到了不菲的錢財,丁羽不可能第一時間就把所有的東西都轉給王陽,這個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需要做一定的准備,這些事情丁羽都交代給了孫英男,自己也知道勤務人員肯定是把事情彙報給了爺爺和奶奶,可以理解.

雖然說他們在這里工作.但是實際上面呢?不能夠算是自己的人,如果說這麼的去想.可能就會感覺好受一點了,這個當然是心理上面的安慰了.有的時候需要一些精神上面的麻醉,可能感覺更加的舒服一點.

有關的事情,丁羽是不是真的一點想法都沒有呢?其實在丁羽看來,這就是一個交易而已,只不過是彼此的雙方面呢?有著比較特殊的一種關系,之間有著親情和血脈的牽扯,但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牽扯,才會有這樣的交易.

王家和蘇家的選擇,絕對不會太輕易的.不然的話也不會等了這麼多年的時間,這些年以來,王家和蘇家都是一條腿走路的,這個過得可以說是相當的清苦,其實清苦一點倒也沒有什麼,主要是一條腿走路,跟兩條腿走路的步伐是不一樣的.

王璞回到了家里面之後,略顯有那麼一些落寞,一直等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還是感覺到了些許的不爽,那個臉陰沉的跟什麼似的,老太太看著自己老頭子的樣子,也是把稀粥放置到了他的眼前位置."想的開一點就好,丁羽這個孩子還是很識大體的!"

"哎,就因為識大體.所以我才感覺有那麼一些別扭,如果說他稍微的不識大體一些.你說會是什麼樣子的情況,我倒是很希望他能夠跟我耍賴!當時的時候我極其的希望能夠發生這樣的事情.總覺得他是一個孩子,有任性的權利,但是沒有呀!"

"丁羽這個孩子太懂事了,或者說看得太明白了,同時也是有那麼一些太理智了,你想讓稍顯不太理智,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困難,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說到這里的時候,老太太也是停頓了一下,"有些事情這個孩子雖然沒有說,但是試探一下總歸是沒有太多壞處的,你覺得呢?"

王璞看了一眼自己的老伴,也是琢磨了一陣,隨即點點頭,當初的那件事情雖然說一個巴掌拍不響,但問題是馬家和宋家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過分了,簡直就是把自己的大孫子往死里面整呀!這個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過分了.

一直以來王家都沒有任何要出手的意思,並不是說大人不記小人過,絕對不是因為這個方面的原因,而是因為丁羽並沒有這個方面的意思表露,現在機會來了,王家覺得有必要替自己的大孫子找回來這個場子.

王家這個一發力,宋喬喬的父親離開的就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對了,其本身多少是有那麼一些問題的,雖然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但是這個足以造成一定的影響,要知道這個事情本來應該是省里面內部處理的,但問題是宋喬喬的父親卻被叫到京城這邊來.

雖然說這個消息還沒有廣泛的流傳,但對于整個宋家來說,已經足以造成震撼性的影響了,而宋家這個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疑惑,這股風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吹過來的呢?

從年紀上面來說,宋喬喬的父親並不是很大,至少還是比較有前途的,現在突然的鬧出來了這樣的事情,對于整個仕途的發展會是一個致命的打擊.如果說本身沒有什麼問題的話,那麼也就算了,但問題是他的身上面還真的有些許的問題.

宋喬喬父親的生活並沒有被限制,就是配合有關的調查,剛開始的時候宋家還沒有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但是當馬家馬玉田的事情被牽扯出來的時候,宋喬喬的父親貌似也是一下子的就醒悟了過來,馬云田的事情讓自己的印象很是深刻.

年前的時候,他好像被某個年輕人給教訓了,雖然說就是幾句簡單的話而已,但真的是顏面盡失,自己聽聞這個事情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心下也是咯噔了一下子,但是隨後的一段時間都沒有任何的情況發生,自己也是放下心來.

但是現在兩個人一起的被提及了,涉及的事情竟然是所謂的陳年舊賬,這里面的意味真的是太清楚了,很顯然丁羽伸手了,如果說不是丁羽伸手的話,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和狀況.

但是宋喬喬的父親對此也是有那麼一些懷疑,如果說丁羽就認識一個大少和公子哥.可能會對自己的工作造成一定的影響,但是現在對自己調查.這個是丁羽做不到的,體制之內.自然有體制之內的規則,這個是不會被打破的.

規則跟法律的性質有那麼一些不同,甚至比法律還要更加的嚴格一些,如果說丁羽並不是體制之內的人,他是做不到這一點的,但問題是就自己的了解,丁羽並不是體制之內的人,這個就讓自己感覺真的是太疑惑了,丁羽究竟是什麼人?

自己甚至都已經快要記不清楚當初時候所發生的事情了.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久遠了,久遠的讓自己需要好好的去回憶一下,當初的時候丁羽好像跟自家的女兒打的火熱來著,後來發生的一些列事情呢?貌似也是脫離了軌道.

本來就是女兒情長的事情,但是馬云田那個家伙好死不死的把這個事情上升了一個高度,直接的摻和到了政治當中,雖然說從政治的角度來看,他們取得了成功,但卻是以犧牲丁羽的前途為代價的.丁羽當時的時候甚至都沒有辦法參加高考.

丁羽家里面的條件可能還好一點,但是不能夠參加高考,對于他個人來說,絕對是人生最大的打擊.前途沒有了,後來只能是去當兵了,至于後續的一些問題呢?自己也就不是那麼的了解.但是現在人家農奴翻身把歌唱了.

輪到自己和馬云田兩個人倒黴了,現在的調查只不過是開胃菜罷了.甚至于這個調查呢?都只不過是一個警告而已,也就不到兩天的時間.宋云明的一些問題已經調查的差不多了,但是卻沒有給與任何的結論.

兩天的時間,只不過是給與宋云明這個小小的提醒而已,你身上面的問題呢?還沒有完全的調查清楚,但是你畢竟還有工作在身,所以現在先回去工作吧!不過隨時等待著有關部門的調查,差不多就是這麼一個樣子.

宋云明回到了父親那里,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一些什麼是好了,家里面可以說是相當的焦急,在自己被調查了之後,但是現在又突然的回家了,是不是意味著就沒有什麼狀況了呢?很多人都用期盼的眼神看著宋云明.

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父親,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喬喬你跟我來!"隨即也是推著自己的父親一同的進入了書房當中.

"事情的經過我已經差不多搞明白了!"說完了以後,宋云明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在這個過程當中涉及到了馬云田,就差指名道姓的提及這些問題了!"

聽到父親這麼的說,宋喬喬臉色立刻的就是一白,她已經明白了父親說這個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了,等了這麼多年,現在這個報應終于來了,宋喬喬也是坐在那里,不發一言,宋家的老爺子看著自己的兒子和孫女,也是感歎了一聲.

事情的大致情況自己是知道的,馬堅一直都在京城了,這個年紀貌似已經不小了,家里面的喬喬都已經工作有幾年的時間了,但是馬堅呢?一直都沒有工作的意思,究竟是因為什麼,自己的心里面多少還是清楚一些的.

"有解決的途徑嗎?"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麼就不要想著去逃避了,沒有任何的意義,眼前的問題呢?還是想著怎麼來解決,這個才是最為關鍵的,但究竟要怎麼的去解決,這個問題,宋云明的心里面一點的底氣都沒有.

自己又一次的想起來了,先前的時候馬云田被丁羽罵的跟孫子一樣,但是馬云田卻是什麼話都不敢去反駁,原本以為自己已經調走了那個地方,但是現在看來,這份仇恨既然已經結下來了,想要化解這份仇恨,絕非容易的事情.

"你跟丁羽還有聯絡嗎?"

被問及的宋喬喬搖搖頭,隨即極其不想提及,但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沒有什麼聯系,前些年的時候聯系過,但沒有什麼結果.不過丁羽這段時間倒是在京城了,胖子前兩天的時候過來了,他的父親生病了,丁羽給一手安排的,不然的話我也不知道!"

宋云明的眼睛微微的一亮,那可是自己的老下屬,甭管有用還是沒用的,這個關系總能夠牽扯上,還有就是胖子,他跟自己的家里面好像還有那麼一些聯系來著.

"你去看一看吧!畢竟在京城這邊了,不去看一眼,有些說不過去!"

宋喬喬看著自己的父親,"要把馬堅一起叫上嗎?"這個話說的宋云明臉色也是一變,可以說是相當的難堪,這個話跟戳自己的心窩子沒有什麼區別.

自己又一次想起來了當年的事情了,當年的時候自己硬生生的逼迫著自己的女兒做出來了選擇,在自己看來,利益至上,政治高于一切,但是現在呢?有沒有後悔?(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信號    下篇:第二百四十章 報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