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三十七章 不太認同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不太認同

"這個孩子是不是有錢,這個問題我還真的就不是那麼的羨慕,但是看著這個孩子滿屋子的書籍,以及那個雜亂的樣子,我是真的感覺相當欣慰!"

蘇博臣是真的感覺非常的欣慰,特別是在聽說了丁羽這個孩子的一些狀況之後,更是感覺這是一個好孩子,一個非常上進的孩子,現在家里面的這些孩子們呢?能夠在這個年紀就認識到這個問題的,恐怕還真的就沒有幾個,屈指可數.

"對了,他沒有結婚的打算嗎?你這個當媽的應該關心一下才是!"

"我問過了,他對于這個方面的態度可以說是比較的曖昧,我跟這個孩子之間的接觸也不是那麼的長,所以這個問題也沒有好過多的去提及,總是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的,說多了擔心,說少了,貌似也是有些擔心!"

蘇元當著自己父親的面,也是說出來了自己的擔憂,實際的情況就是如此的,並不是說自己這個當母親的一點都不關心,而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開始下手,這個才是最為麻煩的.

坐在那里的蘇博臣想了一陣,也是有那麼一些為難,不過還是堅持的說到,"不管出現了什麼情況,丁羽是咱們家的孩子,這個事情是不能夠否認的,老王頭在這個問題上面還是不能夠欺騙大家的,有些問題也應該擺在桌面之上了!"

聽到父親這麼的說,蘇元的嘴角也是抽動了兩下,"我試過,效果非常的不好,公公和婆婆是最先試探的,他們根本就沒有取得想要的結果.現在就算是周緣彼此之間的關系,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難以為繼,這個孩子始終就是不冷不熱的!讓人難以下手!"

說話的時候,門口那邊也是有勤務人員走了過來,很是怪異的樣子."蘇老,大姐,外面來了一位老爺子,說是大少爺的故舊,好像是溜達過來的!"

嗯?蘇博臣看著自己的女兒.蘇元也是搖搖頭,自己在四合院這邊入住的時間並不是很長,更何況自己對于孩子的情況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了解,勤務人員對于這個事情也是感覺挺為難的,畢竟蘇老爺跟大姐在這里了.應該怎麼處理?

說話間,劉道長也是慢慢悠悠的走了進來,手里面還拎著東西,看到四合院當中的蘇博臣和蘇元兩個人,也是微微的一愣,不過也是點頭打了一個招呼,隨即也是拎著手里面的東西去了丁羽的書房,一點都沒有要客氣的意思.

沒有一會,劉道長也是從書房這邊走了出來,手里面空空如也.劉道長這個時候也是打量了一下蘇博臣和蘇元兩個人,先前時候自己打過了電話,丁羽接的電話,他在醫院那邊動手術,讓自己把東西放在書房就可以了.

但是他還真的就沒有告訴自己,四合院還有外人來著,看著這個老人,氣度也是非凡,坐在那里,虎踞龍盤的.至少能夠感覺出來一些,劉道長也是呵呵一笑,"不知道這里還有客人,我剛才給丁羽打了電話.他從手術室里面剛出來!"

說完了之後,劉道長也是打量了一番,"不知道老哥你跟丁羽?"

"親屬!"

聽到老爺子這麼的說,劉道長微微的一愣,有些不太相信的看著蘇博臣蘇老爺子,眼睛里面流露出來很是疑惑的表情來.丁羽家里面的情況自己差不多都是知道的,兩個人都是一個地方出來的,不過想一想,恐怕是什麼扯上什麼關系的親屬吧!

"你好!我姓劉,老道士一個!"老道士並沒有介紹彼此之間的關系,因為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拿捏不准,自己對于這個名義上面的師侄也不是那麼的了解,不過能夠感覺出來師侄出于內心的尊重,這一點自己還是有那麼一些感知的.

"沒聽小羽提及過?"蘇博臣也是試探的說到.

"我在後海那邊住,離這里倒是不遠,不過一般不怎麼過來!"劉道長也是很謹慎的說到,"回來沒有兩年的時間,故土難離,如果就是我這個老頭子,恐怕很難在京城這邊生活的,還是多虧了丁羽,給了我一個安頓的地方!"

蘇博臣明顯是不太相信的,一個老道士而已,至于讓自己的外孫安頓嗎?還有就是自己的外孫怎麼跟一位老道士牽扯上關系了,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是以前的時候從來都沒有聽聞過的,感覺非常的稀奇,家里面這個方面的東西貌似也不多.

竟然來了,好不容易多了一個了解自己外孫的機會,蘇博臣是絕對不會放棄這樣的機會,但問題是劉道長對于丁羽知道的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更何況對于這位丁羽的親屬呢?劉道長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些防備的意思.

兩個人談的倒是不錯,但是對于這個結果蘇博臣並不是非常的滿意,不過對于這位劉道長呢?貌似也是有了些許的興趣.

而丁羽在醫院方面做完了手術之後,也是端著准備好的咖啡喝了一口,處理了一下病理,然後丁羽又是做了一定的總結,做手術是一個過程,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需要不斷的去找尋自己的問題所在,說實際的,就是要吹毛求疵.

只有這個樣子,丁羽才可能更快更好的去攀登高峰,中國的醫生不在少數,特別是外科醫生,天天的手術統計起來,也是一個天文數字,但是沒有多少人會在自己做完了手術之後,去考慮和總結自己在手術當中的得失問題.

當然了這個可能也是人生的一種經曆不同,如果說丁羽沒有那樣奇特的經曆,他也不會這麼的去做,但問題是丁羽有著相當特殊的經曆,所以他對自己的要求堪稱苛刻,外人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看不懂,丁羽為什麼要這樣.

不過看不懂是看不懂,卻不妨礙大家對于丁羽的欽佩,他的年紀並不大,但是其動手能力絕對的高超,而且在應變方面有著自己獨特的理解.從來都沒有看見他在手術台上面有任何慌亂的表現,他站在那里,無形的就給了大家一種勇氣和鼓勵.

其實這些呢?受影響的只不過是一部分人而已,其實質的問題就是丁羽完全沒有去觸動其他人的利益.相反還給其他人帶來了更大的利益,這個也是讓丁羽以最快速度站穩腳跟的原因.

還有就是丁羽的態度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孤傲,自己懂得問題從來都不私藏,不懂的問題,也從來都不不懂裝懂.這個也是讓醫院方面的一些老專家憑空增添了很多的好感,大家也願意跟丁羽相互的交流.

跟陶金簡單的交代了一下,丁羽也是離開了醫院,驅車去看了一下胖子的父親,上午的時候一直都在做手術,中午甚至連飯都沒有吃,根本就沒有那個時間,出來的時候也就是喝了一杯咖啡而已,但是丁羽還是去了胖子那邊.

"檢查的結果怎麼樣?"看見了胖子之後,丁羽也是沒有打什麼招呼.大家都已經是非常的相熟了,"我上午的時候有兩個手術,剛剛的忙完,醫生怎麼說?"

"基本上已經確診了,景醫生會全權的負責這個手術的!"

丁羽微微的點了一下頭,胖子也是明白了過來,"先前的時候來人找了景旭景醫生,好像是要做什麼手術吧!聽說他的手比較的高,這個時候應該在手術室那邊了!"

隨即丁羽也是把手里面的一個盒子遞給了胖子,"我從家里面帶過來的.等一會我要回去,家里面來了一位師叔,好像有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景旭什麼時候從手術室那邊出去.我去看一看叔叔,完事有什麼狀況,你給我電話!"

"羽毛,不用來回的跑,你這樣的,我都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了!"

"沒事.在我的地頭上面了,有什麼事情都算我的,這個我要是回去了,那個就是你的地頭上面了,要是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可絕對不會太客氣的!"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拍了拍胖子,然後兩個人一起的走向了病房那邊.

問候了一些情況,丁羽也是站在醫生的角度解釋了一下其中的原因,站在醫生的角度,丁羽則是在寬慰病人和家屬,希望他們能夠有這個方面的信心,不然的話這個心理上面的壓力太大,也會對病情造成一定的影響.

在醫院這邊逗留了一段時間之後,丁羽才折返回到四合院那邊,而這個時候已經到了飯點了,看著在院子里面談論的兩位老爺子,丁羽也是問候了一下,"外公,你來了?師叔,怠慢了!"

這個話一說出來,劉道長也是一愣,神色懷疑的看著丁羽,隨即好像也是想起來什麼,表情有些驚詫!而蘇博臣則是看了兩眼劉道長,自己外孫的師叔,這個算是什麼輩分?難不成自己外孫的身上面,還有著自己不知道的一些情況嗎?看樣子是這樣的.

隨即丁羽也是拉著自己的那位師叔進了書房,"他是你的外公?親外公?"

丁羽也是點了一下頭,"有一段時間了,我一直都沒有跟家里面說,這個事情就暫時的放置在那里吧!"丁羽在第一時間就把整個事情給定性了,劉道長也是苦笑了一下,這個事情呢?自己還真的就不太好去摻和.

"東西我給你放那里了,費了好大的勁!"

丁羽看著擺放在那里的東西,"師叔,麻煩你了!"東西是費了相當大的功夫,這個人情自己需要領,有些事情,不能夠單單的站在自己的角度考慮問題,還需要從其他的地方來考慮問題的,多為其他人想一想,不是什麼壞事.

"少說這樣的話,我就不在這里吃飯了,感覺有點別扭,我們家那口子還等著我呢?"隨即劉道長也是從懷里面拿出來一本冊子遞給了丁羽,"拿著吧!"這個東西才是最為根本的,也是劉道長一直等著丁羽的原因,不然的話早就走了.

丁羽親自的把劉道長送出了門口,然後也是回到跟兩個小家伙玩鬧著,晚飯還沒有准備好,蘇博臣趁著這個時間也是詢問的說到,"沒聽說你還有這樣的一層關系!我雖然說知道你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知道的東西可不少!"

"我的一位師叔,道家的人.不過多少年之前就已經還俗了,我找到他的時候,都已經是病患不堪的躺在躺上面,好不容易才休養過來.我也就是給安排一個頤養天年的好地方罷了!"

丁羽的這個解釋貌似一本正經,但是蘇博臣是什麼人,也是冷冷的哼了一生,自己對外孫的這個行為非常的不滿,甚至是相當的不喜.表面是給與了自己一定的解釋,但是實際上面呢?這些都是自己能夠調查到的,根本就不需要他如此的說.

可是自己想要知道的,毛都沒有,對于外孫這樣的行為,蘇博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是好了,就當做不知道吧!因為看得情況就明白了,他是不願意透露這個方面的消息,年紀才這麼點,怎麼會如此的謹慎小心?

更何況都是家里面的人.你至于這個樣子嗎?究竟是誰防備誰?自己是他的親外公,難不成還能夠害了他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你小子呀!還真的就不是省油的燈!算了,也懶得說了!我跟你三舅了解了你的一些情況,但是很顯然這些了解是不夠的,軍方有意識的把你的一些資料都給封存了,能夠做到這個地步的,說明你的軍方的心目當中,位置還是很重要的!"

"有點小用處吧?"丁羽也是略顯應付的說到,"大家禮尚往來罷了,其實並沒有什麼見不得光的東西.可能是因為對我關心的人太多了,所以也是鬧了這麼一出!"

所答非所問,這個就是丁羽,並沒有因為蘇博臣的身份.就顯得有多麼的拘謹,依舊還是老樣子,"你就這麼扯吧!家里面呢?除了我跟你三舅之外,其他人並不是很清楚,你什麼時候見一見家里面的人,想好了之後告訴我一聲!"

丁羽的話語已經到了嘴邊了.不過想了想,還是咽了回去,自己還真的就不想多事,特別是面對外公他老人家,不管怎麼說都是自己的長輩,有些事情呢?還是需要退讓一點比較的好,不要整的跟斗雞一樣,那樣的話就不太好了.

看著自己外孫的樣子,蘇博臣也是點點頭,自己倒是沒有太多的期望,不過外孫的表現還是很不錯的,至少是相當的給自己面子,這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如果說他真的要是說點什麼的話,自己還真就未見得能夠受得了.

至少從心情上面來說,是有那麼一些受不了的,不過丁羽好像及時的忍住了.但是從這里面呢?還是能夠看出來一些問題的,他對于王家和蘇家,都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認同,誠然王家和蘇家的勢力非凡,但是那又怎麼樣呢?

人家不喜歡,牛不喝水強按頭,這樣的事情倒是可以去做,但問題是起到什麼作用呢?特別是在這樣的事情上面,蘇博臣已經試探過了,在這個問題上面,自己的外孫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給面子,讓自己險些下不來台.

要知道那個可不是小錢來著,自己這個外孫說拿出來就拿出來了,這個絕對不是什麼豪爽,這個背後有太多的意義了,所以蘇博臣現在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棘手,自己不太好繼續的去試探自己的外孫了,情況很是危險.

如果說再試探下去的話,自己的這個外孫說不定就真的翻臉了,到時候可就不僅僅是丟人這麼的簡單了,涉及到諸多的狀況,所以蘇博臣也是有那麼一些觀望的意思,而自己的外孫呢?也是絕頂聰明,他並沒有任何的表現.

不張揚,也沒有什麼要得意的意思,表現的太平淡了,但越是這個樣子,就越是讓蘇博臣感覺到自己的這個外孫不太簡單,如果說現在丁羽這個孩子有其他的表現,那麼自己可能順水推舟,但問題是他沒有其他的表現,這就讓自己難為了.

做還是不做的,丁羽這個孩子可能都不會說什麼,但問題是所有的事情他都是看在眼睛里面,哎,到底這個孩子是怎麼教育出來的呢?多少還真的就遺傳了王老頭那個家伙,都是鬼精鬼精的,一肚子的鬼主意,但問題是從來都不肯有太多的表露.

在這一點上面是真的像,不過這個小子也不是一點都不像自己,至少他在軍方里面混跡過,而且聽說混跡的還很是不錯,只不過因為特殊的原因退役了,不然的話現在絕對能夠接過來蘇家的衣缽,可惜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關心    下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信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