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三十四章 顏面盡失   
  
第二百三十四章 顏面盡失

"看樣子,你好像不是一般的有錢呀!款爺?土豪?地主?"

蘇博臣對于錢呢?未見得就會看在眼里面,更何況面前的人是自己的外孫,這個錢呢?先前的時候自己是有那麼一些氣不過,並沒有其他的什麼想法和狀況的.←頂點小說,

丁羽也是坐在旁邊的沙發上面,看了一下手表上面的時間,"我知道你老人家想要表達什麼意思,你看不慣我的作風和做派,我能夠做到兩個老人之間一碗水端平,已經很不容易了,更何況這個水是不是端平,還不好說,其他人的事情,我關心不著!"

"我記得你好像是軍隊培養出來的,在軍隊里面你就學了這些東西?"

"這是另外一回事情,如果硬生生的講在一起,那就是混淆概念,甚至是偷換概念,我不覺得你老人家這麼的說有什麼意義和價值!"丁羽表現的很是冷淡,不過冷淡的背後呢?也是有那麼一些無畏的意思,"我能夠做到的,我盡力的,我做不到的,也不強求!"

蘇博臣看著自己的這個外孫,自己都已經這麼的說了,但是他的態度依舊還是表現的很堅決,同時呢?從這里面自己也是看到了另外一點,這個孩子表現的太過于理智了,這貌似並不能夠算是一件好事來著,至少自己是這麼的去看.

太理智的人就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把所有的一切都藏在了心底,從來都不輕易的表達,濃情!另外一種呢?就是薄情,甚至是無情,但不管是那一種,都是讓人感覺到了些許的擔心.畢竟丁羽還只是一個孩子而已,而作為長輩呢?自己應該關心一些.

"你這樣的心態不太好!"蘇博臣也是換了一種態度來跟自己的外孫對話,因為自己能夠感覺的出來,自己的外孫根本就沒有把這筆錢放在心上面,甚至于完全就是不在意的,他想的東西跟別人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

丁羽又一次的看了一下手表."因為太年輕了吧!可能沒有那麼多的經曆,所以在一些問題的處理上面,自然欠妥,如果有什麼地方不對的話,外公你多見諒!"

見到風頭不對,丁羽也是立刻的就轉變了自己說話的口吻,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見風使舵的意思,坐在床上面的蘇博臣也是不由的嘴角抽動了起來.

自己的這個外孫,聰明,甚至有那麼一些狡猾.對于事物有著自己的判斷,同時肯定自己的判斷,對于他能夠成長到這個地步,自己是高興的,但問題這個表現呢?稍微的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喜,還有就是洞悉事物的能力,有些過于的突出.

自己只不過是想要表達某個方面的意思,但是卻被自己的這個外孫以最快的速度東西.然後第一時間就堵上了這個所謂的缺口,並沒有因為彼此之間身份的差異.就顯得不好意思,或者是靦腆等狀況,完全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是真的不太好對付呀!想了想,蘇博臣也是突然的說到,"我聽你三舅說起過你跟軍方有過一定的合作,你的手里面好像還有一個什麼特殊的豁免權!"

在聽到自己外公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丁羽也是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隨即再一次的看向了自己的手表,然後也是緩緩的站起來,"外公,我醫院那邊還有一個手術在等著.時間真的是有些來不及了,你好好的調養身體,我有時間再來看你!"

丁羽的說話,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客氣的意思,這個也是讓蘇博臣萬萬沒有想到,等回過味來的時候,丁羽早就已經走了,看著進來的勤務人員,蘇博臣的眉毛也是皺在了一起,自己是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小家伙竟然還有如此的勇氣!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是誰嗎?更何況自己從身份上面來說,還是他的外公,他就這麼的一走了之,實在是太不像話了,蘇博臣感覺有那麼一些生氣.

太不把自己當做一回事情了,自己的年紀不小了,但貌似還真的就沒有見過幾個當著自己的面敢如此的家伙,自己的這個外孫貌似有那麼一些'屈指可數’呀!

但生不生氣的,丁羽都已經走了,現在生悶氣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隨即蘇博臣也是給王璞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其目的就是要質問一下,究竟是怎麼教育的這個孩子,怎麼這個孩子在大是大非面前,一點道理都不懂呢?

王璞在接了電話的時候,也是有些失神,特別是聽聞自己的親家提及的這個事情,自己也不知道應該說一點什麼是好了,只能說自己的親家對于情況是真的不太了解呀!所以有那麼一些過于的想當然了.

其出發點是好的,但是忽略了一些具體的情況,要知道丁羽這個孩子本來對于這邊的感情就稍顯有那麼一些淡漠,老蘇這個家伙太想當然了,自以為是家里面的孩子,就可以無所謂的,但是事實的情況並不是這個樣子的.

雖然說丁羽從血脈上面是家里面的孩子,但是在感情上面來說,丁羽對于王家和蘇家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認同感,這個話說的可能有些過分,但是實際情況就是如此的,從他毫不猶豫的把錢拿過來,就能夠看出來其中的一二來.

他拿了兩次錢給家里面,一次是解決成林的事情,一次是為了貼補家用,這兩次拿錢,他說其他的什麼話了嗎?如果說丁羽是家里面的孩子,那麼他拿錢可能會非常的痛快,同時還會很關心的,但問題是丁羽一點關心的意思都沒有.

在這一點上面,跟他的養父和養母形成了最為鮮明的對比,甭管忙還是不忙,丁羽固定了每個星期都會給家里面打一兩次電話,甭管有什麼新奇的東西,第一時間都會想到家里面.相對于他拿出來的錢,電話和新奇的東西實在是不能比.

但是這個態度呢?是不一樣的.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用所謂的大仁大義來壓迫丁羽這個孩子,這個不是弄巧成拙嗎?所以王璞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好了,難道就你老蘇的品行高,其他人都不如你嗎?

不過這樣的話呢?王璞也不想過于的去解釋.解釋了又能夠怎麼樣?這個誤會已經造成了,本來彼此之間的關系就稍顯有那麼一些微妙,現在這個狀況恐怕就更是難以處理了,哎!放下了電話之後,王璞看著自己的老伴,苦笑的搖頭.

"老蘇太心急了!"王璞看著自己的老伴,也是有些苦惱的說到,"我本來想著就是帶著孩子去看看這個老家伙,然後逐步的讓丁羽這個孩子接觸家里面的人.這畢竟是需要一個熟悉的過程,但是那里想到老蘇呢?竟然想一口吃成胖子!"

老太太也是揉了一下自己的眉心位置,"很顯然當初的時候這個事情是欠考慮了,誰能夠想到老蘇這個家伙老混球,竟然跟年輕的時候一樣,竟然還如此的魯莽,現在的問題就是這個孩子究竟會怎麼去想,這是很關鍵的問題所在呀!"

"怎麼想的?"說話這個時候.王璞的心緒也是有那麼一些小激動,本來一切的計劃都是好的.但是偏偏自己的親家那邊出現了問題和狀況,都已經這麼大的年紀了,還如此的爭強好勝,你說你圖什麼呀?

王璞有那麼一些埋怨的意思,但是這個話又沒有辦法直接的跟蘇博臣提及,本來身體狀況就很是一般.現在跟他提及了,只能是亂上添亂,所以還是安穩一下比較的好,等這個事情暫時先平靜下來再說吧!

兩個人的年紀都有那麼一些大了,這個頻繁的跑過來跑過去的.身體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承受不住,而丁羽這個孩子呢?貌似也根本就沒有任何要串門的習慣,指望著他能夠來這里,還是算了吧!幾乎是不太可能的.

丁羽並沒有把自己外公的事情放在心上面,但對于蘇博臣來說,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心病,等下午自己的女兒來到了這里的時候,蘇博臣也是思量了一陣,隨即把這個事情說給了自己的女兒聽,畢竟他是孩子的母親.

"中午的時候,丁羽這個孩子來看我了,我的表達方式呢?可能稍微的有些太直接了!"蘇博臣說話的時候,倒是沒有什麼猶豫的意思,這個也是性格使然,"我覺得孩子既然有這個能力了,那麼在一些大是大非上面,應該表現的大度一些才是!"

蘇元聽了自己父親的話,也是愣神了一段時間,隨即面露苦澀的說到,"爸,你怎麼能夠這樣呢?"說完了之後,也是感歎了一聲,"丁羽這個孩子跟其他的孩子不一樣的,公公和婆婆那邊對于丁羽的態度,可以說是謹慎小心,因為這個關系就跟玻璃一樣,太脆了!"

"我哪里想到會是這個樣子?"蘇博臣也是嘀咕的說了一句,"先前他們兩個人帶著孩子來見我,我以為王家藏了這麼長的時間,這個關系應該很好才是呀!所以這個心下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舒服,根本就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

"這個孩子對于家里面的態度呢?我這個當媽的也不太好去評述,甚至是有那麼一些複雜的感覺!"蘇元也知道,暫時先穩定住自己父親的心緒,他的年紀比較大了,至于兒子那邊呢?自己再想其他方面的辦法.

"老王頭也是的,這個不是故意的嗎?明知道是這樣,還領著來這里,現在好了,我鬧出來了笑話,丟不丟人的!"

看著父親的樣子,蘇元也是有那麼一些想笑,但是卻又沒有辦法笑出來,"爸,公公那邊呢?也是看你的身體不好,更何況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所以也就沒有那麼多的想法,至于丁羽那邊,我會跟他說的!"

"嗯!"隨即蘇博臣也是把先前丁羽放在這里的一個袋子給拿了過來,"這個是他中午送過來的,我這個老家伙雖然說有些爭強好勝的,但是對于錢呢?還真的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看在眼里面,你看著處理吧!"

蘇元打開看了兩眼,隨即又是把東西放在了那里."爸,丁羽這個孩子的脾氣有的時候也是稍顯有那麼一些倔強的,這些錢是不少,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天文數字,但對于他來說,恐怕未見得會放在心上面的.家里面的開銷也不少,你還是留著用吧!也算是孩子的一番心意."

其實蘇元對于自己兒子的情況也不是那麼的了解,但是四合院的情況自己也都是看在了眼里面,所以有著自我的一些判斷,而且這個孩子把這個錢給拿了過來,恐怕就不會收回去的,畢竟一碗水就算是端不平,也要看著平衡一些.

"我還從來都沒有因為家里面的小字輩,而這樣過!這個臉都丟乾淨了!"

蘇元給自己的父親洗了水果.然後勸慰的說到,"這個孩子真的是太特殊了,所以出現了這個方面的問題,倒也不是不能夠理解,先前的時候我也是有那麼一些想不通,這個孩子怎麼會這個樣子呢?不過現在也是看的開了!"

等晚上的時候,醫生又一次的給蘇博臣檢查了一下,問題不會很大.再觀察兩天,如果說沒有什麼狀況的話.那麼就可以回家休養了.這樣的毛病住在醫院里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必要,而且保健醫生時常的跟進,沒有什麼問題的.

蘇元晚上趕回到四合院的時候,自己的兒子並沒有回來,這個不太可能是躲著自己的,自己的兒子嗎?其他方面的問題有可能.但是這個問題又不是那麼難以面對的問題,沒有必要.

一直等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時候,蘇元才見到了自己的兒子,自己醒來的時候,兒子正在跟孫子和孫女在那邊玩鬧著.起的是不是也太早了一些?要知道自己的年紀也不算小了,所以這個睡眠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少,但是他們三個起的這麼早,算是什麼鬼?

"什麼時候回來的?"

丁羽把兩個小家伙給安置好了之後,這才轉過頭跟自己的母親說到,"凌晨的時候來了一個手術,做完了手術之後才回來了,回來之後都睡了,我也就沒有打擾!"

對于自己這個大兒子的工作,蘇元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滿意,但是這個不滿意呢?還沒有辦法說出來,畢竟是兒子自己的選擇,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兒子在一些問題的處理上面非常的自主,這個是自己所不能夠去隨意摻和的.

"我昨天下午的時候去看你外公了!"

趁著吃飯的時候,蘇元也是跟自己的兒子提及了一下這個方面的事情,說話的時候,也是相當注意自己兒子的臉色,但是結果是讓自己頗為失望的,因為自己兒子的臉上面沒有任何的變化,很顯然,這件事情並沒有引起來他多少的波動.

"哦,我中午的時候去看過他老人家了,順便跟他提及了一些事情!"既然母親不願意提及,那麼丁羽也是主動的說了有關方面的事情,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沒有什麼大礙,對于我自身也沒有太多的影響!我也不想讓兩方面的老人有其他的想法!"

"哎,我說的並不是這個意思!"

蘇元看著自己的兒子,也是有那麼一些無奈,"你外公對于你的狀況並不是很了解,對于你爺爺和奶奶帶著你過去這個事情,多少是有那麼一些看法的,總覺得家里面的人都瞞著他,所以有那麼一些小脾氣,老小孩了!"

丁羽看著自己的母親,微微的點了一下頭,"我知道的,沒有什麼大礙,外公的性情比較的正直,我聽過外公的一些事跡!"丁羽對于這個事情的而態度呢?也是讓蘇元感覺有那麼一些無奈,因為自己明顯的就感覺到了其中的隔閡.

如果說丁羽生氣了,自己反倒可能會感覺很是高興,但問題是這個孩子沒有任何不高興的表現,這個就頗為的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擔心,這個裂痕一旦產生的話,想要解開,就不是那麼的容易了,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

這個事情你說怨誰嗎?丁羽這個孩子略顯有那麼一些敏感,這個是正常的,換做是任何一個人,站在這個孩子的角度上來,他都會表現的相當謹慎,甚至是有那麼一些拘謹.而公公和婆婆也完全就是好心,沒有其他的意思.

當然了父親的性情就是那個樣子,貌似也不能夠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卸到他的身上面去,這樣的去做也是相當的不合適.

"你外公的年紀有些大了,在一些問題的處理上面呢?還是老式的家長式作風!"蘇元不想這個事情引起來自己父親跟自己兒子之間的尷尬,所以自己盡量的要圓滑一下其中的氣氛,效果怎麼樣?現在還不清楚,但是自己需要努力的去做.(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三章 找平衡    下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突如其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