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三十三章 找平衡   
  
第二百三十三章 找平衡

蘇泉出去的時候怒氣沖沖,但是回來的時候呢?卻是沾沾自喜,甚至是得意洋洋的樣子,軍方的領導在知道這個事情的時候,也是微微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後槽牙,當初做這個決定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了肯定會是這樣的後果.不會有其他的意外.

其他人可能不會這麼的去做,也不敢這麼的去做,但是蘇泉是誰呀!這個跟年紀的大小沒有任何的關系,被揍的那位呢?只能是忍氣吞聲,不能夠有任何的言語,不然的話會揍的更凶一些.蘇泉這個家伙完全就是不講道理的,重新鑲牙是必須了,而且還是滿口的,基本上就沒有任何的剩下.

不過也難怪,這個事情被揍的那位呢?純粹就是背了黑鍋,這個事情是上面所做出來的決定,舅舅調查外甥,這個事情被知道了,那還了得,蘇泉這個家伙沒有拿槍都已經算是高抬貴手了,要是再往前兩年,呵呵!還真的就不太好說.

這件事情是不會被爆出來的,其實上面這麼的安排呢?就是希望蘇家在知道了這個事情之後,就不要過于的聲張了,你蘇泉都已經把人給打了,還想怎麼樣?這件事情是有那麼一些小問題,但是問題既然已經得到了解決,還是需要回歸到正規上面.

丁羽做完了手術的時候詢問了具體的狀況,醫院方面並沒有其他方面的安排,也就是說丁羽可以下班了,對于這個問題丁羽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小奇怪,不過卻沒有要去詢問的意思,因為跟以往的時候有著相當的不同.

以往的時候絕對不會讓自己如此的空閑,雖然說丁羽的來頭不小,但問題是既然身處在這個環境當中,你就不要想著所謂的偷懶了,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患者多的會讓你連上衛生間的事情都沒有.

這個甚至跟時間沒有任何的關系,在家里面的小縣級市.晚上的時候基本上是不會有手術的,除非是特殊情況,但是在京城在這一畝三分地上面,別說是晚上了.凌晨和早上的都有,而且還是一個接著一個人的,多不勝數.

更何況丁羽也不完全就是做手術,在空閑的時間自己還需要看病曆,做實驗和研究,在這個問題上面.丁羽可能要稍微的吐槽一些,因為國內對此並不是非常的重視,因為當醫生之後,被壓縮的時間太多了,所以對後者也是有心無力.

但是丁羽就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自己不需要對于工作之外的其他事情做太多的考慮,這個節省了自己很多的精力,同時呢?自己的身份又給自己創造了很少的便利條件,這些問題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要去否認的意思,因為事實就是這樣的.

坐在車上面.丁羽也是猶豫了一下,隨即也是讓司機去了外公的醫院那邊,先前的時候母親已經跟自己打過了招呼,自己如果說不過去的話,稍顯有那麼一些不懂禮數,雖然說自己不過去的話,誰也不會說什麼的.

下車的時候,丁羽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即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戴眼鏡的目的呢?有那麼一點點裝深沉的意思.丁羽的眼睛很好,可能是為了掩飾自己眼里面流露出來銳利的目光吧!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

但恐怕除了丁羽自己,沒有人能夠解釋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來到房間的時候.母親正在跟外公談論著什麼,丁羽也是微微的躬身,"外公,你好,媽,你好!"

說話很是公式,不過蘇元還真的就沒有當做一回事情.很是高興自己的兒子能夠過來.也是站起來把兒子給拉到了自己的身邊來,"剛才還跟你外公說起你的事情來,不過你也是的,就這麼的把兩個孩子給扔在了家里面,有點不太像話!"

丁羽有那麼一些意外和疑惑,怎麼上來就是提及孩子的事情呢?不過丁羽也是嗯了一聲,"工作比較的忙,不過兩個孩子也是比較的懂事,好在基本上每個都有空閑的時間陪著他們,所以一切都還好吧!更何況還有保姆."

既然母親提及了這個事情,丁羽也是順著這個話繼續的說了下去,但是說了沒有幾句,房間的門就有一次的被推開了,看著進來的人,蘇元也是喊了一聲三哥,丁羽也是跟著的喊了一聲三舅,這個倒也沒有什麼難開口的,挺正常.

蘇泉看見自己妹妹的時候,也是打了一個招呼,先前妹妹來的時候,自己就已經知道了,不過沒有想到丁羽這個孩子也在,這倒是挺意外的,就是不知道他是自己的來的,還是妹妹帶著過來的,畢竟這樣所代表的意義是不一樣的.

幾個人坐在一起的時候,蘇博臣倒是顯得很高興,蘇泉也是偷眼看了看自己的父親,趁著自己的妹妹出去的時候,也是看了一眼丁羽這個外甥,"我今天把老胡給揍了,我想這幾個月的時間,他都需要老老實實的在醫院躺著了!"

老胡是誰,丁羽並不是很清楚,但是三舅當著自己的面提及這個事情,丁羽貌似也是認識到了一些什麼問題,但卻沒有太多的表示,甚至于事情就跟他沒有任何的關系一樣,老神在在的坐在了那里,甚至給人的感覺,稍顯有那麼一些冷漠了.

"丁羽,這個事情好像是因你而起的!"

丁羽也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就那麼的坐在那里而已,這個也算是自己態度的一種表露,事情既然都已經發生了,現在再去提及,貌似對于自己來說並沒有任何的意義,自己現在倒是能夠理解,為什麼晚上的時候會下班這麼的早了?

蘇泉看著自己外甥的樣子,也是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自己的這個外甥比想象當中的還要更加的冷靜呀!"有人跟我說,你這一次去韓國鬧出來的事情呢?只不過是掩蓋的,其真實的目的是你去見了一個人!"

丁羽的表情依舊是沒有任何的變化,還是老樣子,甚至于現在這個時候也沒有做出來任何的回應,有些事情自己去做了,這個是事實,但現在可不是男子漢.唾一口唾沫一個釘的問題,真

的要是承認了,那個純粹就是在給自己找這個不自在.

這里面涉及到了諸多的問題,自己在背後充當了利益的黑手.這一手的操縱呢?帶來的利益是巨大的,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忽視的利益所在,不過好在丁羽對于這個方面也是極端的重視,但是架不住這個利益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大了.

就算是百般的藏匿,多少還是露出來些許的馬腳來.就算是這些所謂的馬腳,也是讓一些人感覺有那麼一些動心,但是暴露出來的東西呢?對于整體的利益來說,完全就是冰山一角,甚至就是鳳毛麟角的東西罷了,完全不值得一提.

在跟孫英男見面的時候,自己就預料到了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這一次受影響的國家比較的多,誰現在這個時候冒出來,那麼絕對是出頭鳥.會被直接打死的.自己的舅舅呢?是軍方的人,他想要知曉一些情況,這個不奇怪.

但是三舅對于其中的情況並不是非常的了解,如果說真的把自己知道的都告知他,那麼絕對不是在幫他,而是在害他,甚至于還會害了自己,當然也包括了跟這件事情有關的很多人,所以這個事情呢?自己是不會有任何的態度表示.

蘇泉看著自己的外甥,自己都已經把事情給點的很是清楚.但是自己的外甥為什麼一點這個方面的表示都沒有,這個稍顯有那麼一些奇怪,是因為自己的父親在這里嗎?又或者說這里面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但是他既然不想談及這個方面的問題,那麼自己也不會過于的去逼迫什麼.反正上面也就是暗示了一下而已,至于丁羽這個孩子究竟會說還是不會說的,這個問題另當別論,也不是說一定就要知道這個答案的.

而對于丁羽來說,現在誰都沒有這個方面的直接證據來證明這一點,既然沒有證據能夠證明什麼.那麼其他人就拿自己沒有任何的辦法,暫時透露出來的那些東西呢?在一定程度上面,也可以很好的替孫英男進行一定的掩護.

暴露出來的東西呢?不一定就是真的,但也不一定就是假的,更何況現在孫英男所結交的關系也是錯綜複雜,沒有什麼人敢直接的對她出手,那樣的話被捅破的就是整個利益的圈子,這個圈子究竟有多大,駭人聽聞.

蘇博臣一直都是在注視著自己的這個外孫,從他進來之後,自己就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面,兒子提及了兩件事情,但是自己的外孫呢?既沒有掩飾的意思,也沒有解釋的意思,從他的面部表情和動作,完全就沒有任何的體現.

這個孩子的沉穩還真的就是超乎想象的,這個可不是說你意志堅定就可以做到的,完全就是兩回事情,自己經曆過的事情也不少,但是像這個孩子的,還真的就是太少見了,特別是他這個年紀的,更是鳳毛麟角,少之又少.

"我聽說你給老王頭那個家伙兩億三千萬,甚至于事後還給了另外一部分錢貼補家用?"

丁羽明顯的愣了一下,這個動作表現的相當明顯,丁羽是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外公竟然會跟自己提及這個方面的事情,這個明顯讓自己沒有任何的准備,外公這麼的說,算是什麼意思呢?一時之間,丁羽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些不太夠用了.

更何況當著自己外孫的面提及錢的問題,這個才見了幾面呀!就算是愛財也不至于這個樣子吧?丁羽感覺不解的也正是這一點,外公究竟是什麼意思?

旁邊的蘇泉也沒有想到父親竟然會提及這個方面的事情,說話的時候,蘇元也是走了進來,但是蘇博臣根本就沒有要理會的意思,"你說吧!為什麼老王頭有,而我沒有,怎麼個意思,你給我說清楚了!我難道比他矮一等?"

"我知道了!"丁羽並沒有任何激動的表現,這個回答呢?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輕描淡寫,蘇元看著自己的父親,又看了一眼自己的三哥,有些話呢?現在這個時候說出來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方便.至少場合是不太合適的.

蘇博臣本來還想激怒自己的這個外孫,但是看他的樣子,貌似對此很是不在意,你也看不出來他是不是生氣.貌似一點反應都沒有,這個讓蘇博臣感覺有那麼有那麼一些不太高興,自己的外孫並沒有順著自己的脾氣來,竟然采用這樣的方式把自己給頂了.

你滿意還是不滿意的給一句痛快話,但問題是丁羽什麼表示都沒有.這個讓蘇博臣有些氣堵,隨即神色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對頭,看著老爺子的樣子,蘇泉也是對自己的妹子使了一個顏色,趕緊撤吧!老爺子的倔脾氣又上來了.

蘇元看著自己父親的樣子,也是歎了一口氣,也說不上自己的父親究竟像誰了,都已經這麼大的年紀了,怎麼跟幼兒園里面的孩子一樣呢?別人家有的,他就一定要有.沒有就是不行,自己已經看明白這個意思了.

父親對于錢呢?並不是很看重,他看重的是這個外孫對于這個事情的態度和分量,都已經是老家伙了,你爺爺有的,我這個當外公的也必須要有,就是這麼的簡單,沒有其他的為什麼?

出來的時候,蘇元也是跟自己的兒子解釋的說到,丁羽的表情也是有那麼一些愕然.自己的外公是不是有些太爭強好勝了,都這個年紀了,還想著這樣的問題,丁羽也不知道現在這個時候應該說點什麼是好了.這個原因令人太無語了.

"你外公這個人呢?有的時候太過于的敞亮了,你姥姥在世的時候,對于這一點可以說是相當的不滿意,家里面的這些工資呢?基本上都貼進去了,都給這些老戰友,老戰士貼進去了,說了也不聽!"

丁羽點點頭."我知道了,我會處理的!"多余的話呢?也就沒有必要解釋了,太羅嗦,太麻煩,且沒有任何的實際意義.

倒是房間里面的蘇泉看著自己的父親,"爸,你這個時候就跟孩子提及這個方面的事情,是不是稍

微的有那麼一些不太合適呀!有的時候也得需要站在孩子的角度好好的想一想."

蘇泉的話很是清楚,你跟王老爺子兩個人掙一時之長短,這個沒有什麼問題的,但也不能夠拿丁羽這個孩子使勁,是吧!本來這個關系就稍顯有那麼一些尷尬,這個事情鬧出來之後,你讓丁羽這個孩子的心里面有什麼想法?

"我是他外公,管他怎麼想的!他可以不進這個門,我又沒有逼他!"蘇博臣倒是一點都沒有想讓的意思,其實在內心的身處呢?蘇博臣也是認識到了自己提及這個話題呢?有些過于的冒失了,但是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太激動了,孩子找回來了.

但問題是王家竟然瞞著自己,甚至于連自己的女兒都瞞著自己,這個讓蘇博臣感覺非常的不高興,而不高興的結果呢?就是蘇博臣也是使了小性子,你高興不高興的,這個我管不著,但是我反正是心情不太舒暢,你看著辦吧!

丁羽回到了家里面之後,也是著手開始處理這個方面的事情,這個事情對于自己來說未見得就是什麼難事,自己給與了兩種方式,一種呢?是把錢放到銀行里面,爺爺那邊多少,外公那邊就多少,利息基本上就夠額外花銷的.

另外一種方式呢?自己每個月給外公一定的補貼,不過對于第二種方式呢?丁羽感覺還是有些不太合適,還不如直接的就把錢都給了,至于外公他老人家怎麼去想,這個問題自己不想去關心,也輪不到自己去關心.

甚至于第二天的時候,丁羽就把有關的問題給處理好了,丁羽來的時候,正逢中午,除了勤務人員之外,倒是沒有什麼人會在這個時候來訪,丁羽來的時候,外公已經吃過了東西.

蘇博臣也是頗有那麼一些意外的看著自己的外孫,丁羽也是把手里面的一個檔案放置在了旁邊的物品櫃上面,"我昨天晚上回去的時候清理了一下賬目,兩邊的老人呢?都不是不偏不倚的,先前的時候出現了特殊狀況,所以不在其中了!"

對于外孫做出來的舉動,蘇博臣也是深深的看了一眼.

昨天的時候呢?自己說的只不過就是氣話而已,更何況那個也不是小錢,但是你今天就過來把錢放在了我的面前,這算是什麼意思,過來打我臉的嗎?我蘇博臣一輩子靠什麼活著,無非就是一個臉面!(未完待續.)

...

上篇:第二百三十二章 厚此薄彼    下篇:第二百三十四章 顏面盡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